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孟茜陆星移(孟茜陆星移)免费阅读-孟茜陆星移小说免费观看

putao 2023-12-06 21:24:10 12
putao 2023-12-06 12
点击阅读全文

陆星移摇了摇头,落寞说:“太晚了。”

这时,阿紫突然冲了过来,一脸警惕望着陆星移,问:“你们刚才说什么了?!我告诉你,你别想挑拨离间!我们对尊主可忠心着呢!”

陆星移没再说什么,只拖着满身伤痕离开。

身后,还传来阿紫嘲讽的话语,“你这个二愣子,也敢单独跟这道貌岸然的妖僧说话,小心中了他的圈套!”

陆星移步伐没变。

心中却苦笑。

瞧,连他唯二亲近的人都这样恨他,可见孟茜有多厌恶他。

自作孽,果真疼彻心扉……

第21章 他死了更好

七日之后,孟茜守约跟着陆星移去往咸都。

因知道陆星移有渡她的执念,所以,孟茜一路上故意高调出行。

而陆星移也确实如他所说,一直跟在她的轿子边,充当护卫的角色,路上袭击孟茜的各路人,都被陆星移挡走了。

如今,孟茜一行人已经到了距离咸都最近的驿站,而前来诛杀孟茜的人空前的多。

一波接一波,想车轮战似的从四面八方攻过来,而孟茜这边,只有陆星移一人守在屋前阻挡。

“尊主,我们还是不出手吗?”阿青心情极其复杂。

已经一天一夜了,陆星移本就重伤为愈,如今明显有了疲态。

总是知道陆星移是仇人,但出于男人的惺惺相惜,阿青是佩服陆星移的。

就连一向看陆星移不顺眼的阿紫都难得没有抬杠。

唯有孟茜,她的眼里自始至终都没有温度。

只冷情说:“不必,都已经到了江国,他死了更好。”

孟茜陆星移(孟茜陆星移)免费阅读-孟茜陆星移小说免费观看

恰巧,陆星移逼退了一波人,飞身到了孟茜身边,把她刚才说的这句话,一字不漏听进耳里。

他的脸色瞬间煞白,差点没有站稳。

心底更是涌向一阵又一阵绝望,可哪怕知道靠近她会有多痛,但他还是朝她走了过来。

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般,柔情问着:“汐儿,我们现在出发如何?”

孟茜冷冷瞥了他一眼,却说:“不如何。”

话音一落,陆星移神色明显慌乱,急切说:“汐儿,你不是答应了我——”

孟茜却冷笑打断,“我答应跟你来江国,可没有答应跟你回咸都!”

陆星移顿时满脸颓败。

“汐儿……”他沙哑喊着,乞求望着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劝。

她不愿意踏入咸都,便更不愿意进入灵闵谷,可她如今瞧着厉害,身体却已经承受不了几次月圆之夜的发作了。

他要她回来,不过是想救她。

可孟茜却朝他走近,冷笑低问:“陆星移,这你就受不了了?你那曾想过,我的族人化成灰烬的时候我有多难过?”

她一次又一次信他,可结局却一次比一次惨烈。

她永远都忘不了,当初眼睁睁看着巫旭他们消失的绝望和无力。

她恨。

望着孟茜眼眸浓烈的恨意,陆星移更是心疼万分。

“汐儿,对不起……可你的族人耗尽心血保下你,绝不是让你这样折磨自己!”

孟茜勾唇无声讽笑,“陆星移,你不必说这些冠冕谈话的话哄我,没有用的。”

说着吗,她的神色骤冷:“你们欠我的,欠巫氏一族的,一丝一毫,我都要你们还回来。”

撂下话,孟茜便飞身离开。

阿青和阿紫两人立即跟上。

来接应孟茜的下属早已经在驿站不远处等着。

而陆星移没下狠手的那些死士都一窝蜂朝孟茜冲来!

孟茜就站在空地上,一动不动,眼眸望着这群朝自己冲来得我黑衣人,高傲冷嗤:“不知死活!”

说着,她运转灵巫之力,狠戾朝那些人击去!

红光大盛,黑衣人但凡被红光击中,连惨叫都殪崋来不及发出就全部化成了灰!

后面的一批人,惊惧望着头发飞扬,满目猩红的孟茜,都大喊着转身逃跑,“魔!她是魔——”

无一人能逃离。

陆星移也根本阻止不及,心间却突然涌出一股鲜血,细看之下,那鲜血仿佛掺杂着丝丝红光,和孟茜身上的一模一样……

第22章 亲自出马

驿站之处,孟茜和陆星移分开之后,却也进了咸都。

不过她是从南门进城的。

而灵闵谷,却在北门以北处。

十年来,她没有没回过灵闵谷一次,她愧对族人,但凡靠近灵闵谷,哪怕是外围,她都控制不了杀欲。

孟茜如今歇脚的地方,是一座恢弘的院落——名为芜苑,而后街挨着的便是她在咸都的消息据点。

后街一条街,咸都最好的酒楼,最豪华的首饰铺子,最大的书斋等等都在此处。

孟茜在院子歇了三天,终于等到阿青来报:“尊主,那刑部尚书之子已经到了书斋。”

孟茜点了点头,进屋换了一身鹅黄一群出来,她隐去了眉心的曼珠沙华花纹,装扮的也朴素。

可就是这样,越衬托她这张脸的清丽绝伦,只见她微微瞥来,眼尾扫过的余波分明清纯,却让人痒痒的,无比勾人。

阿青连忙低头不敢看。

唯有阿紫抱怨说:“尊主,那尚书之子那般德行,哪里用得着您亲自出手,我看还是另派他人去吧。”

孟茜却摇了摇头,冷哼说:“报仇,自然是亲自出马更解气。”

这刑部尚书十年前乃是江国左相,就是他伙同皇后力图拉下原本是右相的巫家,而后,那道屠族的圣旨更是他请命!

为了以及自私,对巫氏一族赶尽杀绝,这样的人比当初那昏庸的江国国君还要令孟茜厌恶!

不多久,孟茜便出现的书斋,她普一出现,拿怕带了面纱,都有无数道目光落在她身上。

扮做丫鬟的阿紫忍不住露出凶相,却听孟茜说:“你要是再不收敛,就乖乖回芜苑。”

阿紫立即敛眉,低头委屈说:“知道了,尊主。”

孟茜特地挑了一个包厢,而那刑部尚书之子就在她的隔壁,果不其然,孟茜刚坐下没多久,那人就急忙来敲门。

“这位小姐,劳烦开一下门,我似乎有东西落在这里间了。”

孟茜朝阿紫示意,阿紫才冷着脸去开门,还暗暗低骂:“不要脸的癞蛤蟆!”

待来人进来后,那眼睛黏在孟茜身上扯不下来,还自以为风度说:“这位小姐,薛为之这厢有礼了。”

孟茜不咸不淡答,“薛公子,你有物落在此间?”

薛为之马上说:“只家母祖传的一支祖母绿镯子,这可是传给我未来娘子之物,故此,我才冒昧打搅小姐。”

孟茜点了点头,“既如此,你便好生寻找。”

说着,孟茜便移步出去,还没跨出房门,就听薛为之说:“小姐留步!”

他绕道了孟茜面前,又说:“打扰了小姐雅兴,为之甚是过意不去,小姐不若去隔壁包厢稍作休息,让为之作为赔礼可好?”

孟茜故意犹豫了一会儿,果不其然便听薛为之身边的小厮说:“小姐,我家公子可是刑部尚书之子,给你赔礼那是看得起你!”

孟茜貌美,可一身打扮却朴素,瞧着不像是咸都大户人家的女儿,薛为之自然按奈不住。

孟茜心中冷笑,却暗想,这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当年他父亲薛从间逼巫氏一族落难,还见着貌美的族人想强占,生生把刚及笄的姑娘逼得自缢而亡!

如今,她也要他们尝尝家破人亡的疼苦!

第23章 离结束还远

薛为之在隔壁厢房点了迷香,这是他一贯用的手段,孟茜自然“如愿”昏迷过去,被薛为子迫不及待带去了薛府。

可巧的是,刚到家就被人叫去前厅陪客,还是他拒绝不了的。

待他回来,却发现人不见了。

薛为之大发雷霆,可却又不敢声张,只私自找人,可他却不知道,他心心念念的人此刻正呆在他父亲的书房。

而薛从间早已吓得瘫软在椅子上。

“左相,好久不见,这十年来你过的可还好?”

此时此刻,孟茜眉心的那道曼珠沙华印记流淌着血色的亮光,薛从间唇齿抖着,根本说不出一句话。

孟茜却冷着来拿继续说:“左相当初在朝堂上的嘴脸,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楚呢……”

孟茜回想起从前那丑陋一幕,手中的红光一闪,化成刀尖就朝薛从间刺去!

没有血液流出,可薛从间却抖得不听,瞬间汗湿了衣襟,他张大嘴喊着,却发不出声音。

知道孟茜觉得够了,这才解掉他的禁言术。

薛从间立即跪地求饶:“孟茜公主,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人的错,只是,求您开恩饶过我的妻儿,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孟茜冷眼望着地上不听磕头的人,心中冷意更甚,他还好意思求饶,当初屠杀巫氏一族,他可连襁褓里的孩子都尽数斩杀!

她如今杀了这些人倒是不废吹灰之力,可是就这么让他们死了可太便宜他了!

于是,孟茜说:“要绕了他们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可是你儿子请回来做客的,你就这么敢我走?”

薛从间连忙求饶:“公主看得上薛府是卑臣的荣幸,公主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孟茜这才点头。

自此,孟茜便住进了薛府最好的院子,薛从间不敢多言孟茜的身份,只对外宣称是一位贵人。

一开始府内还安宁,可不到几天传言就不对了。

薛从间的妻子摔先闹了起来,“什么贵人!我看她就是外头的野狐狸精!看我今天不把她撕碎她的皮!”

而薛为之也恨很冲来,如今他可是知道了,他心心念念的人就让叫他父亲“霸.占”了!

而孟茜却一改那天在书房的强势,只柔弱站在薛从间的不远处,微微低着头,瞧着似乎潸然欲泣,一副被强迫的模样。

而薛从间却说:“你们胡说什么,公……这位小姐是大贵之人,容不得你们编排放肆!”

“我放肆!她占了最好的院子,都骑到我头上了,你个老不死的竟然还说我放肆!”

尚书夫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putao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