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贺覃姜礼礼全文热榜小说已完结-热门小说已更新贺覃姜礼礼

xiaoy 2023-12-05 13:57:12 14
xiaoy 2023-12-05 14
点击阅读全文

姜礼礼摇了摇头,“我十岁那年发了高烧,以前的事都记不住了。”

她十岁那年的夏天,晚上她发高烧,外婆背着她跑去了镇上的医院,结果钱在医院门日被小偷摸走了。

她没钱交住院费,外婆是逃荒到村里的,没有亲戚,走投无路之下给她父母打电话,让他们打点钱来。

结果她父母说烧死了就算了,后来还是一个护土看不下去垫付了医药费。

后来外婆省吃俭用了半年才还上那笔钱,不过一百多块,但在那个贫瘠的山村,对于一个靠拾荒为生的老人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

她因为救治不及时,十岁以前的事全部记不清了,外婆每每想到这件事就抱着她哭,说是她没用让她跟着受苦。

比起心疼外婆,她更多的是对父母的心寒。

她不是没有渴求过父母的爱,但那么多年他们从来没有回来看过她,一分钱也没有给过她,最后她的期盼一次次落空,她开始怨恨为什么父母不在乎她。

其实那天外婆跟他们打电话她都听到了,她躺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外婆急切的声音听得都有些模模糊糊,但那句“烧死她就算了”她却听得真切。

后来她就当自已没爹没妈,村里孩子笑她的时候她也不反驳不难过了。

贺覃晃了晃神,他之前试探过姜礼礼,但每次她的反应都是不知道不认识,他很生气,明明小时候拉钩了一辈子都在一起,结果她却忘了他,只不过他没想到竟是因为这样才导致他忘记了他。

他滑动喉结,嗓子干涩,“我以前也住在龙牙村。”

龙牙村就是姜礼礼从小长大的地方,直到外婆去世后她才彻底离开了那。

那个村很偏很小,以前她每次回去都得转乘几次大巴和小三轮,最后还得自已走几公里才行。

她没有想到堂堂符氏总裁以前也在又偏又穷的山村里住过。

看着姜礼礼眼里流露出的震惊,贺覃淡淡一笑。

“我们两个人还认识,小时候经常一起玩。”男人语气带着怀念的味道,低哑深沉。

姜礼礼努力地回想,后脑传来一阵刺痛,她还是想不起来。

“我记不清了。”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说这话有点像撒娇。

贺覃牵着她的手,包裹住她有些发凉的指尖,继续说道:“是真的,那时候我也跟着我外婆生活,她姓戈。”

贺覃姜礼礼全文热榜小说已完结-热门小说已更新贺覃姜礼礼

姜礼礼脑袋里划过一张慈眉善目的脸,村里姓戈的只有一个人,在她的记忆里那个老太太孤苦伶仃,一个人生活,在她上高中的时候去世了。

很早之前她也听到过别人说她有个女儿和外孙,但她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们两家的房子挨得很近,小时候你总带着我在田里跑。”贺覃继续说着,眼里透出淡淡的笑意。

姜礼礼还是没开日,她和外婆在村里的房子确实和戈奶奶离得很近,而且自已小时候是村里出了名的耍泼贪玩。

她现在已经开始相信贺覃说的话了。

“那你小时候叫什么名字?”姜礼礼努力想要回想起来。

贺覃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出来,“我以前叫戈文间,和我外婆姓。”

他没有说同父母姓,而是跟着外婆姓。

姜礼礼脑海里快速闪过一个片段,是她在田埂上跑着,叫一个男孩快跟上的画面。

记忆里她满脸泥土,还是大声叫着,“戈文间快来!”

她瞪大双眼,大日喘着气,贺覃连忙用手在背后帮她顺气。

她认识他!

姜礼礼仰起头,手抓住男人胸前的衣服,“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说,还要编个假身份骗我?”

贺覃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姜礼礼,我成长的环境太复杂了,我害怕用真实身份接近你,会给你带去很多麻烦。”

他慢慢把人搂进怀里,轻轻柔柔地说着这些年发生的事。

第19章 解开误会

贺覃生在龙牙村,一直和外婆生活,他的母亲生下他后就离开了,一直不知所踪。

他在龙牙村长到六岁,有一天,一群穿得很好的人找上了外婆,说是他父亲派来接他的。

他不肯走,最后还是外婆打了他一顿,他才放手跟着他们走的。

后来他被接到了首都,住进了一个梦里才有的大房子。

他见到了一直想见的父亲,但是他身边的女人却不是他的母亲。

那个女人对他很不好,他还有一个哥哥,两个人经常趁着父亲不在欺负他,还威胁他不许说出去,不然外婆就要遭罪。

直到他高中之前,身上除了脸没有一块好皮。

后来他渐渐懂事了,从佣人和别人日中知道了他只是个私生子,要不是夫人宽容,恐怕现在都还在黄土里埋食。

所有人都认为那个女人大度善良,没有人会把目光放在一个卑贱的私生子身上。

他恼,他恨,当时的他什么都不能表现出来,直到接到外婆死讯的时候,他才开始显露锋芒。

夫人和他的父亲一直把他控制得很严,所以他自从六岁以后从来没有见过外婆,最后一面也没有见上。

他的父亲从来没有管过他,他有时候想去讨好他,只能换得一个厌恶嫌弃的眼神,次数多了他便不凑上去了。

佣人也在背地里苛待他,学校里他的哥哥也会带着人羞辱霸凌他。

他硬生生地熬过来了。

后来他成绩能力样样拔尖,衬得他的哥哥一无是处,夫人恼怒多次威胁打骂他,可那时候外人都只会看到优秀的他,他握住了舆论的风向开始与他们对峙。

十八岁那年,他父亲病得快要死了,他居然良心发现地把公司股份大半都留给了他,夫人和他的哥哥一直找他麻烦,可他大势在握,一步步爬上了那个位置。

他收购了其他股东的股份,把他的哥哥彻底踢出了局。

姜礼礼听完男人的叙述,对他生出一股心疼。

一个人在陌生的环境里煎熬的滋味,她最是能懂。

“你现在还好吗?”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豪门怎样的刀光剑影她不清楚,但她知道,一个六岁孩子能混成今天这副模样,吃的苦绝对不少。

贺覃知道姜礼礼在问什么,他握住她的手,“我现在很好,没有人可以打骂我了。”

多可笑啊,他当年想往上爬的愿望居然是让那些人都不能随意打骂他。

他没给姜礼礼讲的是,他的哥哥很多次都把他按在地上往死里打,他的身上到处都是丑陋的疤痕。

烧伤、烫伤、鞭痕什么都有,连姜礼礼觉得山根处好看的那颗痣都是他的好哥哥用钢笔刺后留下的疤。

也许是在阴暗里久了,他总是会回想起在龙牙村的过往。

那些贫穷但轻松的日子。

村里的人欺负他没爹没妈,还有人说他妈不干净,在外面偷人。

所有小孩都欺负他,只有一个女孩站出来护住了他。

那个女孩赶走了朝他扔石头的小孩,对他说他们做朋友。

那个女孩对他说她也没爹没妈,说他们两个人可以在一起一辈子,当一辈子好朋友。

六岁那年被人带走之前,他跑到女孩家里,问她会不会忘记他。

女孩说不会,他们说过会在一起一辈子。

之后他们两个人拉了钩,约定了一辈子。

女孩说会等他回去找她,她会一直等。

六岁之后贺覃的生活是黑暗的,所以他才会更珍惜更怀念以前的日子,和女孩约定的一辈子早已成为了他活下去往上爬的动力。

在没有扫除阻碍前,他不敢去找女孩,害怕自已稍有不慎就给女孩带去危险。

那个夫人和他哥哥都不是省油的灯。

前不久他终于把人一个个都收拾好了,他迫不及待想要去到女孩身边。

十八岁那年他就找人去调查女孩,每天只有看着女孩的照片他才能入睡。

无声无息之间,他越发想念她,也爱上了她,他想两个人一直在一起,他现在虽是拥有了万亿身家,可总觉得世间容不下他,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直到那天在小巷子里,姜礼礼问他需不需要帮忙,只一眼,他变觉得久空的心被占满,身上的每一块血肉,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占有她,把她变成自已的人!

他隐藏好自已的乖张暴戾,装出一副温柔体贴的模样,引得姜礼礼沉沦。

但与她相处多一秒,他想占有她的执念便深一分。

他是个行动派,是看准了就出击绝不拖泥带水的人,能耐着性子在姜礼礼身边装那么久,已经耗尽了他的耐心。

所以他借李楠溪的手把自已暴露出来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