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顾安然陆楠州(顾安然陆楠州精彩美文)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顾安然陆楠州最后结局如何

qingyu 2023-12-05 20:30:22 19
qingyu 2023-12-05 19
点击阅读全文

百姓虽不知风萧两家之事,但那日顾安然身着嫁衣被棺材相迎是事实,他无法否认。

陆楠州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顾安然身边,足足看了她一个时辰。

“宸儿……”萧太傅握住他的肩膀:“若不然,让清染回家吧。”

他并非不认顾安然为儿媳,而是此时的萧家已经配不上她了。

陆楠州垂眸,握着顾安然的手轻轻摩挲着:“这里便是她的家。”

萧太傅沉默了,他了解陆楠州,此刻他心中一定是乱做了一团了……

一小厮突然急匆匆的跑来:“老爷,风少夫人她……”

他话还没说完,柳馥兰便手拿圣旨走了进来:“萧太傅,皇上有旨,顾安然护国有功,如遗愿入风家祖墓。”

萧太傅一愣,却见李庆已打断将顾安然抱起来了。

“滚开!”陆楠州突然暴怒,将李庆的手掀开:“不准碰她!”

他将顾安然半抱在怀,头埋在她的肩窝处,不愿让人看见此时满眼都是泪水的他。

怀中人的身体如同盔甲般冰冷,但陆楠州却觉得只有抱着她才能感受到一丝暖意……

李庆乃习武之人,岂会在意他这点力气:“难不成萧府要抗旨不成?”他冷言嘲弄道,目中满是鄙夷。

“放手吧。”柳馥兰看着陆楠州颤抖的双肩,语气虽愤却也带着可惜:“她用十二年的时间爱你,你从未肯给她一句回应。如今她走了,你现在顿悟更是多余了。”

陆楠州呆住了,柳馥兰的话无疑戳到了他的痛处。

十二年,人的一生有几个十二年,而顾安然唯一一个十二年给了他,他却将她这最为珍贵的十二年扔掉了,等他再想捡起来时,却已经不见了。

李庆趁着陆楠州愣神之际,将顾安然从他怀中抱走,与柳馥兰离开了太傅府。

陆楠州依旧保持着抱着她的姿势,任萧太傅怎么喊都没有反应,猛然间,他起身将胸前的绣球扯落在地,疾步奔了出去。

“宸儿!你去哪儿!?”

第十四章 你配不上

顾安然陆楠州(顾安然陆楠州精彩美文)免费阅读-小说顾安然陆楠州最后结局如何

待陆楠州跑至府门外时,柳馥兰和李庆早已带着顾安然驾着马车走了,他骑上马,一刻也未停留奔向将军府。

奈何此时的将军府大门紧闭,好似是为了故意阻挡他一般,陆楠州直直的站在府外,雪渐渐覆盖在他的头上肩上。

他好像听见了柳馥兰的哭声,好像也听见了棺盖挪动的声音,他抬起赤红的双目望向那一丈多高的府墙,紧握着双拳。

曾经顾安然就是一次次的殪崋爬墙偷跑出去找他的,她的小手上总是有很多伤痕,但她每次都会笑嘻嘻的背到身后。

“吱——”的一声,府门突然开了,一披着墨色披风的男子缓缓走到陆楠州面前。

“陆楠州。”

陆楠州眼光慢慢放在眼前之人脸上,看着他眉眼中的熟悉感,他蹙起了眉头:“陆北尘?”

他、顾安然还有陆北尘三人儿时总在一处玩,只是没过几年陆北尘家中遭贬黜离开了京城。

陆楠州不关心陆北尘何时回来的,他只在意为何他会从将军府中出来:“你为何在这儿?”

陆北尘眼中还带着泪,他无奈苦笑:“清染为国战死,我自是来看她最后一眼。”

陆楠州闻言,心更是一窒。

陆北尘对顾安然与陆楠州的事略知一二,他看着双目无甚神采的陆楠州问道:“后悔了?”

陆楠州不语,他后悔,但他说不出来,他也更不会对陆北尘说。

见他沉默,陆北尘冷然一笑:“清染肯放下你上战场,除了迫不得已,或萧也因为明白了你不会真心待她。”

陆楠州眉目一拧,眼中的怒火几欲让他想出手。

而陆北尘丝毫不理会他的愤怒:“十二年了,她痴情十二年,换来这么结果根本就不值得。”

陆楠州被他这句话如同一把刀扎在他的心上,他怒视着陆北尘:“我与她的事,你还是这么多嘴!”

从儿时开始,他们三人都是陆北尘护顾安然,顾安然护陆楠州这种玩伴关系。

陆北尘曾对顾安然说陆楠州不会喜欢她,但顾安然只是笑着摇摇头,陆楠州也因为这点,对陆北尘总抱着一种莫名的厌烦。

以至于每次看见顾安然与他走在一起,便会故意的不理顾安然。

本来温和的陆北尘瞬时就怒了,他嘲笑道:“我至少从未将清染的一片好心置于东流水中。”

“你从小便嫌弃她,她帮你搜寻名书,只因掺杂一本禁书你便骂她愚蠢,为你打架你却骂她粗俗鲁莽……陆楠州,你把清染的付出看的一文不值,而现在你的后悔也同样一文不值。”

“若我不曾走,我还是会劝她放弃你,因为你根本配不上她。”

“住口!”

陆楠州额上青筋暴起,一拳将陆北尘打倒在地。他抓住陆北尘的衣襟,又是一拳砸在他脸上,暴怒的声音中竟带着慌乱:“我配不上,你就配得上吗?”

陆北尘嘴角滴着血线,看着失控的陆楠州,眼中的讽刺更加明显。

“陆楠州,你现在的模样不是你最看不起的吗?”

第十五章 若她还活着

陆楠州挥向陆北尘的拳头陡然停住。

他何时会出手伤人了?因陆北尘一句他配不上顾安然吗?

陆北尘将他推开,擦去嘴角的血,冷眼看着呆滞的陆楠州:“清染若是还活着,被厌恶的便是你了。”

陆楠州动手打人,他心中也有几分诧异,陆楠州世代都是书香名门,他爹还是皇上的老师,整个萧家都固守着一个“礼”字,这也是当初他对顾安然有偏见的一个原因。

陆楠州撑着雪地,缓缓站起来,一双黑眸中满是比以往更甚的冷漠:“若她还活着,你以为你就有机会了?”

陆北尘冷哼一声,转过身去:“你我再如何争,她都是回不来的。”

话毕,他走了,只留下一个微颤的背影。

是啊,她回不来了……陆楠州只剩满心的酸涩和疼痛,转过身去静静的看着将军府。

雪越下越大,陆楠州却像府门外的石狮一般站着一动不动,等萧太傅命人来寻时,他已倒在了雪中,落雪也掩盖了他大半个身子。

“少爷!少爷!你醒醒啊!”小厮又急又慌。

陆楠州苍白的嘴唇颤抖着,似是意识不清的唤着:“雁,清染……”

“快!快送少爷回去,叫大夫!”

将军府内。

小厮丫鬟们跪地抽泣着,柳馥兰跪在一旁,火盆中的火照在她憔悴不堪的脸上。

一丫鬟将顾安然曾经穿过的衣服拿了过来:“少夫人,小姐的衣服……”

柳馥兰抬眸望去,被人搀扶着站起来,声音已经嘶哑:“给我吧。”

“娘。”风珞宇扯着她的粗布衣,声音清脆:“姑姑呢?我要看姑姑。”

柳馥兰含泪看着棺内的顾安然,棺一盖,风珞宇恐怕再也看不到顾安然了。

她擦着泪,看向管家:“抱他去看吧。”

风珞宇被管家抱了起来,趴在棺沿上认真的看着顾安然,他小小的手想去摸顾安然:“姑姑,姑姑,娘,姑姑睡着了吗?”

柳馥兰闻言,捂着嘴将头偏到一边:一连失去三个亲人,她比受重伤还要难受煎熬。

萧久,她才艰难的扯出一个笑,抚着风珞宇的头:“宇儿乖,姑姑累了,所以睡着了……宇儿要记住姑姑的模样,不能忘了姑姑知道吗?”

风珞宇努着嘴,直勾勾的看着顾安然,他才不会忘记姑姑呢,可姑姑都已经睡了好久了啊。

管家摇头叹气,欲将风珞宇放下来,谁知他紧紧抓着棺沿不肯松手。

“宇儿要看姑姑!”

柳馥兰微微蹙眉,语气也严厉了些萧:“宇儿,怎么不听话了?”

风珞宇立刻泪眼汪汪起来,他看向棺内的顾安然,平时柳馥兰凶她顾安然都会出来护他的……

柳馥兰已身心俱疲,无力再去管风珞宇的任性,她手中拿着顾安然的衣服,默默垂泪。

突然,风珞宇惊叫起来:“娘!姑姑醒了!姑姑醒了!”

柳馥兰只当他年幼乱说,抬起暗淡的眸子对管家道:“抱他去睡吧,等明日一早出殡。”

“是。”管家将吵闹的风珞宇抱走后,厅中便只有外头呼呼的北风声。

柳馥兰将衣服轻轻放在顾安然的头边,而后抚着顾安然冰冷的脸颊轻泣。

“呼……”猛然,细细的呼气声和手掌的一股热气让柳馥兰一颤。

“……清染?”

第十六章 中毒

顾安然只觉浑身麻木,左臂也在隐隐发痛,只是最难受的还是心口的沉闷。

“咳咳咳……”她咳出几口浊气,才缓和了这快要压的她窒息的感觉。

“清染!”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