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梦绾宁谢北宸目录已更新_梦绾宁谢北宸免费看完结

小婷 2024-03-01 20:45:38 13
小婷 2024-03-01 13
点击阅读全文

梦绾宁谢北宸 是畅销小说家梦绾宁的作品,它的主角是梦绾宁谢北宸,这本书百看不厌,构思新颖,本文的简介是:回忆如针刺,顺着血液流遍四肢百骸。一连数日,她都早出晚归,拜遍了周围的大师高僧。可所有人的答案只有一个——天命不可违。这日,梦绾宁刚满身疲惫地回来,便见谢北宸等着房中。对视间。

封面

《出嫁时,师傅给我种下了断情蛊》精彩章节试读

回忆如针刺,顺着血液流遍四肢百骸。

一连数日,她都早出晚归,拜遍了周围的大师高僧。

可所有人的答案只有一个——

天命不可违。

这日,梦绾宁刚满身疲惫地回来,便见谢北宸等着房中。

对视间。

他没有关心,只有质问:“你这天天出门,到底怎么样了?”

梦绾宁心头一颤,喉头涩然:“你就这么想要这个孩子吗?”

谢北宸眼中隐隐有了不耐,逼人气势压迫而来。

“这么多天了,你一直在推脱,你就这么恨我?恨到连我的孩子都不愿救?”

梦绾宁只觉得周身空气都耗尽,窒息不已。

她抿了抿干涩至极的唇,刚想说话。

就看见谢夫人带着人浩浩荡荡闯入院中,怒睨她一眼,挥手下令:“给我搜!”

谢北宸见状,剑眉一拧,起身走出。

梦绾宁跟着走出:“婆母这是作何?”

可谢夫人身后奴仆却无视梦绾宁,倏然冲向了她身后的房间。

夜色已暗。

两人周遭,一 qun 奴仆打着火把在整个院落来回搜寻,吵嚷不堪。

谢北宸并未阻止,只是沉声问:“母亲这是做什么?”

谢夫人脸颊上已经有些松弛的皮肤颤动着,瞪着梦绾宁:“如涵最近总是不舒服,我怕这妒妇做些什么,便问了大师,大师说这院子里有脏东西!”

梦绾宁黛眉一紧:“不可能!我……”

“我找到了!”

一道尖锐的婆子声打断她。

紧接着有人走出来将一个布娃娃递给谢夫人。

那布娃娃上写了柳如涵生辰八字,肚子那儿还扎了针!

梦绾宁一愣,旋即蹙眉掐诀,想算今日之事究竟因何而起。

谢夫人气得发抖,愤怒地将那东西砸到李绾宁身上,厉声呵斥:“我就知道你这毒妇没安好心,物证确凿,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梦绾宁一双眼定定看着谢北宸,神色淡然。

“北宸,卦象显示,今日之事是有人陷害我,而陷害我的人,就住在府中的西北角。”

谢北宸回望她,一双眼却幽深难测。

谢夫人指着梦绾宁鼻子:“你这毒妇还想推到如涵身上,给我把院子里的人全部拿下打死!”

就在这时,梦绾宁院中一个丫鬟忙不迭跪下磕头:“老夫人我招,我招!这都是夫人指使我做的!”

说完她看向梦绾宁,哭诉道:“夫人,您就认了吧,总不能看着我们这些无辜的人白白被打死!”

下一瞬,气狠了的谢北宸猛然抬手。

“啪”一声!

梦绾宁头重重偏过去——

脸上火辣辣的疼顺着肌肤烧进心里。

梦绾宁眩晕半晌,才反应过来谢北宸做了什么。

她微深深吸了口冰凉的空气,哑声问:“你可记得,当初在祖师爷面前求娶我的誓言?”

当年,国师继承人梦绾宁决定嫁给名不见经传的谢北宸,曾引起一片哗然。

陛下亲自下旨,太清宫关天门,将梦绾宁锁在大殿。

谢北宸在山下跪了七日,又连闯三道天门。

他几乎是丢了半条命才鲜血淋漓地来到大殿。

可见梦绾宁时,眼眸亮如星辰,虔诚在祖师爷神像前跪下。

“三清祖师在上,弟子谢北宸愿以命求一个有绾宁的未来。”

“从今往后,两心相印,万事以她为先,此生不会让她受半分苦楚,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好梦由来最易醒。

记忆如刃,将梦绾宁心脏都绞出一个大洞。

她看着谢北宸,眼尾红的刺目:“你说爱我护我,如今十诺九空……”

谢北宸脸色微微一变,语气似淬了冰:“这些年我从未负你,是你一而再挑战我的底线。”

原来他记得。

他只是不在意了。

第6章

梦绾宁眼眶发红,十指深深 kou 入掌心。

谢夫人冷眼呵斥:“无子,善妒,不顺婆母,七出之条犯了三出,早该将她休弃。”

“来人,先给我把她拿下,家法伺候!”

“还需得上报陛下,太清宫的人竟然搞这些巫蛊之术,怎担国庙之名。”

听见谢夫人的命令,周围婆子奴仆上前来围住梦绾宁。

梦绾宁只定定看着谢北宸。

他的沉默和冷眼旁观,像是剔骨刀,层层剜开梦绾宁的心。

她定了定,再也忍不住:“那便上报陛下吧,我问心无愧,何况太清宫能否担任国庙之名,也由不得将军置喙。”

周围婆子被梦绾宁的气势吓住。

谢北宸沉着脸开口:“够了,你不要脸面,我还要。”

“将夫人送到家庙祈福,没认错之前,不允许踏出半步。”

家庙常年幽冷无光,清苦无比。

不让她留在府里,是怕她对柳如涵做出什么?

夫妻一场,梦绾宁从不知,谢北宸有一天会如此防备她。

不等仆从上前,她先一步喑哑开口:“我自己走便是。”

到了家庙,谢北宸仍不放心似的,命四个粗壮的仆妇时时看着她。

从早间辰时初,到太阳落山酉时。

整整六个时辰,仆妇都压着她跪在神佛前。

梦绾宁跪到双膝青紫,不吵不闹,日日抄经。

可到了夜间,双腿却疼的无法入眠。

煎熬几日后,一向安静的家庙却热闹起来。

连看守她的丫鬟婆子都出了门。

梦绾宁有些不安地走出去,就见盛大的迎亲队伍吵吵嚷嚷进来祭祖。

“不愧是谢大将军,娶妻的场面真是壮大!”

梦绾宁心脏骤缩,白着脸上前问:“他,他不是有妻子吗?”

“娶平妻啊,这阵仗看起来比当年娶正妻时还要盛大。”

又有人感慨:“我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那梦绾宁利用国师权势压迫他不得纳妾,哪个男人受得住。”

“这两年国师闭关,没人给她撑腰了,谢家这是给她下脸呢!”

梦绾宁听着,身形摇摇欲坠。

明明是谢北宸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言。

如何又成了太清宫仗势欺人?

心脏如被利刃剖开般痛不可遏。

她再看不下去,跌跌撞撞走出。

可每走一步,便痛意噬心,神魂都宛如被撕裂一般。

梦绾宁抬手为自己切脉,才发现是体内的断情蛊发作了!

当年为了让师父同意她嫁给谢北宸。

梦绾宁吞下了门中圣物——断情蛊。

只要谢北宸不再爱她,蛊虫便会蚀骨灼心,直到她在那痛意下忘却所有前尘。

梦绾宁再也支撑不住,蓦地喷出一口血。

晕过去前最后一刻,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那个 kou kou 声声说和她一生一世的谢北宸,真的爱上了别人……

不知过了多久。

再次醒来时,已是国公府熟悉的布局。

梦绾宁艰难睁眼,就看见谢北宸倚在床边,微阖的眼睑中满是疲惫。

她一动。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