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三年抱俩,冷硬军官别太宠试读新篇版完结版小说免费赏阅_三年抱俩,冷硬军官别太宠试读新篇版(林阮周傅川)小说免费最新章节(林阮周傅川)

小婉 2024-03-05 10:33:19 18
小婉 2024-03-05 18
点击阅读全文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 三年抱俩 ,冷硬军官别太宠 林阮周傅川 试读新篇版》,是以林阮周傅川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林喜喜”,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他就站在门口惶然,这一次,连进去阻止的资格,都没有,任由林阮一点一点消散自己在汀兰华府的痕迹明明前两天,两人还是最亲密的夫妻,在这间房子,做尽最亲密的事情再到现在,两人相处连普通朋友都比不上,不,周傅川清楚林阮的性格,她若是讨厌一个人,会彻彻底底的排斥周傅川意识到林阮现在讨厌他时,面色惨白,整个人更加陷入痛苦之中,头也痛的不行“林阮”周傅川唤她名字,“我们两个一定要到这个地步吗?”林阮合...

【全文阅读】三年抱俩,冷硬军官别太宠试读新篇版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_三年抱俩,冷硬军官别太宠试读新篇版(林阮周傅川)小说免费最新章节(林阮周傅川)

第16章


敲定林阮婚礼需要的礼服后,秦深和迟非陪着周傅川去试衣服。

女士留在会客区等候。

林阮、苏月和宋浅坐在一起,安然和安悦坐在一起,如同两个阵营,隔开很远的距离。

很安静,没有一个人主动说话。

店长拿着iPad走到林阮身边,半蹲在地上,和她交流婚礼当日的细节。

两人说到一半,周母的视频电话拨了过来,于是乎,变成了三人的线上交流。

没说一会儿,老爷子和周父也加入了镜头之中。

家里人对这场婚礼极为看重,一切事宜早准备好,只等周傅川执行完任务,有时间回来参与。

“软软,你记的宾客名单给我一下。”周父在视频电话中嘱咐。

周家人注重仪式,所有的婚礼请柬皆是由周老爷子和周父手写,两人的书法极好。

“嗯,爸爸,我知道了。”

林阮乖巧应下,她这边的名单简洁,只差远在陵县的生母没有通知。

她的心思在新家庭中,或许不一定有空来,若不是举办婚礼需要,林阮也不想打扰。

简单说了两句,周母让她和周傅川记得后天回来,便挂断了电话。

婚礼定在七月七日,下周二,时间不算久,要做的事情很多。

林阮这段时间也是医院、学校、家里三头跑,她手上的事情重要且多,哪怕是结婚,也要挨着前两天才能休全天假。

周傅川他们很快出来,让林阮帮着看了看,觉得合适就定下了。

一行人从店里出来,天色隐隐泛黑,周傅川请客吃饭也不小气,直接定了豪庭的包厢。

过去的时候,菜已经上齐,进包厢时碰见几个熟人,一并被请了进来。

他们这群人向来喜欢在豪庭聚会,遇见几个朋友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

人多了,吃饭时间也变久,苏月和宋浅不似这帮人时间自由,两人明日都有事情,吃过饭后便要先回家。

林阮看了看身边正和别人交谈的周傅川,起身送两位好友下楼,在楼下见她们上了车,拍了车牌号才坐电梯上去,回包厢前,先去了厕所。

天气热,喝水喝的多,上厕所也上的勤。

豪庭装修奢华,连地面上都铺了定制的羊毛地毯,踩在上面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两边摆放了不少清新绿植装饰,林阮上完厕所,不想过快回包厢,倚在一颗大柠檬树边,安静的数柠檬。

这棵树叶子繁茂,林阮偏瘦,被遮的严严实实。

因此周傅川和安然过来时,并没有发现她。

林阮起初也没有看到他们,也不是她故意偷听。

如若不是安然生气的声音太过暴躁,或许林阮根本不会注意。

偏偏恰好的是,林阮所站的位置正好是周傅川的盲角。

所以谁也没发现谁。

“傅川,你告诉我,为什么要选林阮,是谁不好,你偏偏要选她。”

安然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字字质问面前身姿修长笔直的男人。

“论年纪、家世、阅历,明明我们才是最相配的人,当初也是你先问的我,愿不愿意和你结婚,为什么最后你要娶林阮。”

“她一个孤女,拿什么和我比?”

周傅川站在安然身前,并不知道林阮也在的他,往后退了两步,和安然拉开些距离,皱着眉头冷声道:“安然,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说些没有意义的话。”

“你的确是比林阮适合成为周家的儿媳妇。”

周傅川直视无理取闹的安然,冷笑一声,“可你凭什么觉得发生了那样的事,我还能心无芥蒂的接受。”

“安然,我不是傻子,你也不要拿情分来要挟我。”

安然听到周傅川提起以前的事,脸色顿时苍白,整个人变得摇摇欲坠,像是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她喃喃道:“我不想的,是他骗我,骗我。”

“不要让别人知道,不能让别人知道。”

安然痛苦的蹲下来,形似癫狂的是捶打着自己的头部,发疯一样的不受控制。

周傅川没有法子,只能蹲下来安慰她,“没有人知道,都已经是过去了,安然,你现在过的是新生活。”

安然抬起头,泣声道:“傅川,你原谅我,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只是害怕。”

“没有人怪你,不要再多想,我让安悦陪你回去。”周傅川见她这副模样,无奈叹气。

“你先平复一下。”

林阮在两人离开之后,才从柠檬树后出来,她轻轻踢了踢站麻的双脚,目光有些涣散。

正在她发呆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软软。”

回头一看,是秦深,他从后面的包厢里走出来,不知道待了多久。

林阮对他笑笑,指着身后道:“我上厕所。”

经过秦深身边时,被他抬手拦了下来,林阮疑惑看向他。

“安然经历了些不好的事,心理上出现了些问题,你不要和她计较。”秦深说。

林阮点头,她看出来了。

情绪不稳定、紧张、烦躁、易怒......躁郁症的病症状态。

“还有事情要说吗?”

林阮问堵在她身前的秦深,她现在心情不是很好,脑子也有些混乱,想一个人待着。

秦深低头看着沉默的小姑娘,眼底闪过一抹幽光,语气却平淡。

仿佛在随便说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傅川想和安然结婚,是想过老爷子那关,去做他想做的事情,他和安然没有什么,只是觉得合适。”

“不关感情的事。”

“安然大学谈了个人渣,被骗了不少钱,还有了孩子,傅川去找她商量事情时,并不知晓,只当是安然答应了,后来安然的事无意中被揭露出来,安家一团糟,搬出了大院......”

“你知道的,我们一起长大,情分总是比一般人深厚,傅川和我当时帮着压了下来,这件事并未有太多人知道。”

“大家只知道傅川打算和安家联姻,后来因为安然出国,不了了之。”

“你将安然的秘密这样告诉我,可以吗?”林阮轻声问,“不会有人生气吗?”

秦深看着她,回答:“我只是觉得,这件事不该瞒你。”

“毕竟嫁给傅川的不是安然,是你。”

亦或者,周傅川娶你不是因为喜欢,只不过是在他需要这段婚姻时,你恰好撞了上来。

这句太残忍,秦深没舍得对林阮说。
"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