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沈培风宋潇月(宋潇月沈培风)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沈培风宋潇月全章节在线看

qingyu 2023-12-04 16:15:21 15
qingyu 2023-12-04 15
点击阅读全文

虑”宋潇月松开沈培风一点,捧起她的脸,微笑地给予答复,“只要你想,就可以。”

“……真的吗?”沈培风凝望宋潇月的面容,以及瞥见他身后、头顶满天深邃宽容的无边无际,不由自主鼻子一酸。

“真的。”宋潇月肯定。

他唇在沈培风头发上挨一下,像一个吻,“别勉强自己,顺其自然。”

沈培风觉得很神奇,明明不该有感觉,她却真切地感受到一股温暖沿着发丝滑入心里。她视线从天空回到底面,微闭上眼,用额头和脸颊蹭了蹭宋潇月,钝钝地发出一个笼统的音节。

宋潇月暗舒口气,将人抱了抱,然后牵手,回学校。

灯光拉长影子跟在身后。

·

时间不会因为每个人有所困苦、有所留恋或悔恨就停下脚步,生活继续往前走。

周日晚上宋潇月才再次在寝室见到陈文南,周六晚上他没回来,估计和那个叫唐末的女孩有关。

宋潇月不好多打听,陈文南也不是多话的人,除了趁没有其他人时简单告诉宋潇月“那天的事不会大范围散播出去”外,别的一个字不提,宋潇月心里讶异,见陈文南笃定又沉默的样子,猜大概是用了些不能明说的手段,于是不再深究原因或过程,只再次道谢。

之后两人在寝室相处不变,仿佛心照不宣,绝口不提那天发生的事、看见的人,为对方保守秘密。

周三,陶艺馆老板通知坯体已经干了,可以来上色,沈培风和宋潇月商量了下,回复老板周五下午晚点去。

到了周五,沈培风和宋潇月一结束课程就乘地铁往陶艺馆赶。

两人几乎是双眼发亮地进店。

老板见了都忍不住调侃:“不用这么急,老板我是单身,就算你们逾期不来我也不会帮你们上色,只会不停发消息催你们。”

沈培风和宋潇月讪讪地笑。

老板拿着两人的编号卡去找,没一会儿就端着托盘出来。托盘上立着两个形态凝固的杯子,干干硬硬去除了水光亮泽,有种磨砂般的粗糙质感,却又神奇的光滑圆润,颜色朴素原始,土黄得有几分可爱。

“陶瓷烧制出来的颜色和涂上去的有出入,涂错了再改也比较麻烦,所以你们上色要想清楚,下笔小心,这是色卡。”

色卡就是一块块烧制好的彩色瓷片,三十几种颜色,缤纷满目。

沈培风宋潇月(宋潇月沈培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沈培风宋潇月全章节在线阅读

虽然上次走时两人就已经看见了对方杯子的大体形状,但隔了几天,这次来再瞟到,质地和上次大不一样,有种熟悉的新鲜感,所以沈培风和宋潇月默默对看一眼,心领神会,同时扭头,依旧秉持着“你不看我我也不看你”的信义约定。

直到将半成品交给老板重新编号以备烧制,双方才终于大胆放纵地仔细观察对方手中的物体。

沈培风做了一只高矮适中的杯子,从杯口到底面,侧看是一条直而不弯、凌厉的斜线,杯口却浅浅冒起两只风格迥异的耳朵,尖尖小小,两只耳朵下的把手更是一条毛茸茸的从宽到窄的尾巴。

如此可爱,整体配色却出乎意料,又仿佛意料之中地选择了蓝绿渐变,像森林,也像海浪,层层叠叠从上方天空留白晕染开,沉静优雅,耳朵尖两点灰影,下头还藏着腮红,似乎装酷失败,温柔羞怯通通败露。

沈培风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成这样,这是“她”,还是“宋潇月”?她只是随着手用力或放松,形状就自然而然出现在了眼前。颜色也是,她觉得宋潇月和这几个颜色很配。

而且……

沈培风眼神闪烁,强作平静,不做多余的动作吸引宋潇月注意,却又时不时暗暗瞟向身侧,似乎也矛盾地期待宋潇月能敏锐地发现端倪。

——她画了一圈彩虹在杯底。

杯子里面,圆圆一圈,一喝水就会看见,躲也躲不开。像一个限定专属、只此一家的记号。

她给他的记号。

沈培风为这个念头感到心热,敛下眼睫平了平心绪,重新抬眼时尽量把目光集中在宋潇月手里。

那是一个没有把手的杯子,高度更加修长,口径比底部略大,比直筒型多了几丝纤细精致之感,然而杯壁却并没有相对地变薄,有一定厚度,但又不至沉闷粗莽,是一种适中而微妙的协调。

整个杯身几乎不见装饰,只从顶部往下掉落两片细刀雕刻的花瓣,落到底面成了几朵懒懒散散形态各异的花,素雅洁净,娇美活泼。而颜色方面,大面积铺了浅浅桃粉,花朵略重,隐隐有黄色星点在花团间调皮眨眼。

“像情侣杯。”

宋潇月淡淡扫了个来回,总结道,尾音淡淡扬起,似乎十分满意现状。

沈培风笑他:“除了颜色哪里像了?”

宋潇月面不改色:“哪里都像。”

粉蓝最配,圆形和圆形最配,狗狗和花儿也最配。

所以哪里都配。

沈培风大概能猜到宋潇月又在心里胡说八道了一堆强行攀扯,但她默然又纵容地笑笑,顿一会儿,仿佛原本就想法一致似的,赞同道:“嗯,我也觉得。”

不论什么样,他们都最配。

烧制需要等待十五天左右,依然是拿着编号卡来取,老板询问是否需要精包装,会在普通包装盒外面多一层包装纸和丝带,两人想了想,点头要,选好花色,多付了十块钱。

回校的路上,宋潇月算时间:“大概在你生日前后能拿到。”

是前还是后就说不准了。

沈培风也跟着算一遍,说“好像是”,然后有些疑惑、有些怀疑地盯着宋潇月:“……那个是我的生日礼物?”

宋潇月呛了一声,失笑:“不是。”

“那你要送我什么?”

宋潇月神神秘秘:“生日那天你拆开就知道了。”

沈培风挽着他手臂晃一下:“有没有提示?”

宋潇月摇头,不开口。

沈培风离他远一点,但没舍得松开手,说:“小气。”

“只小气两周,很快了。”宋潇月摸她头,又把手拿到嘴边隔着手套贴了贴,笑容天衣无缝,回答滴水不漏。

44.愿今日所得,来日如常。

连续两周,就连平安夜和圣诞夜两晚一起吃晚饭,无论沈培风怎样发动攻势,宋潇月都把嘴闭得死紧,半点口风不透,保密工作堪比国家机关。

如此郑重其事,反倒勾起了沈培风非比寻常的探究和期待,甚至像是被激起了迟来的叛逆期,已经在脑海里模拟出好几种“如果礼物没那么惊艳”要怎么“嘲笑”宋潇月的一对一对话。

到生日当天,一大早,沈培风一起床就摸出手机给宋潇月发消息,宋潇月的消息比她早,零点就祝她生日快乐,沈培风边刷牙边回了谢谢和比心,下一句就问:生日礼物是什么?

宋潇月回得很快:晚上你就知道了。

沈培风差点摔了手机。

早几个小时知道会怎么样吗!

她给宋潇月回“不理你ʝƨɢ了”表情包。

宋潇月发来“我错了”和“摸摸头”。

沈培风不再回了,手机放到一边,对上镜子里一张郁闷的脸,然而片刻后,镜子里的眉眼又松松泛开,乐滋滋笑个没完。

中午时,陶艺馆老板发短信说上次做的的杯子可以取了,于是两人临时添加行程,先取杯子,再吃饭。

杯子仍然是各拿各,毕竟意义非凡,交换互赠也不能草率,不能缺了仪式感。

虽然只是两个人单独庆祝,但蛋糕并不小,因为宋潇月受托恳求沈培风分点喜气给他的室友们沾沾。

“主要是赵瑸想沾。”宋潇月说。

沈培风哭笑不得,然后选了一个六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