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姜嘉弥周叙深连载篇阅览_姜薇柔何以琛新篇章阅读

小婉 2024-03-06 01:37:00 21
小婉 2024-03-06 21
点击阅读全文

姜嘉弥周叙深的主人公是 姜薇柔何以琛 ,是作者姜薇柔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书情节合理,跌宕起伏,姜薇柔何以琛主要描写的是:她端着精致的小天鹅蛋糕走进娱乐城最奢华的包厢,就看见何以琛和苏蜜糖。还有一对中年夫妻,好像是苏蜜糖的父母。看见那个中年男人的瞬间,姜薇柔用尽全身力气,才没有表现出异样。那是,多年前抛弃她和母亲的男人,她的亲生父亲苏成德!此时包厢内,苏蜜糖正戴着生日皇冠,打扮的如同公主一般。

封面

《姜薇柔何以琛》精彩章节试读

她端着精致的小天鹅蛋糕走进娱乐城最奢华的包厢,就看见何以琛和苏蜜糖。

还有一对中年夫妻,好像是苏蜜糖的父母。

看见那个中年男人的瞬间,姜薇柔用尽全身力气,才没有表现出异样。

那是,多年前抛弃她和母亲的男人,她的亲生父亲苏成德!

此时包厢内,苏蜜糖正戴着生日皇冠,打扮的如同公主一般。

她拉着苏成德的手撒着娇:“爸爸,我结婚以后,你真要把公司交给我吗?”

“当然了傻孩子,爸爸只有你这一个女儿,所有的一切都是留给你的。”苏成德慈爱的回道。

姜薇柔心头巨震,再控制不住手中的蛋糕,砸到了地上!

第3章

因为这场动静,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朝姜薇柔这边看来。

苏成德瞳孔一缩,低喃着:“你是……”

话到了嘴边,苏成德看了眼苏母,硬生生咽了下去。

苏蜜糖也认出了姜薇柔,顿时炸了毛。

“又是你!这可是提前一个月才能订到的蛋糕!”

姜薇柔强掩下心头的异样,垂下头道歉:“对不起,我会赔的。”

“赔?”

苏蜜糖冷嗤一声:“这蛋糕19888元,你给现金还是手机支付?”

姜薇柔一僵,半响后道:“我现在没有钱,我可以给你写欠条……”

“你在跟我说笑话吧?”苏蜜糖厌烦道,“把你们经叫来!”

姜薇柔闻言一慌,忙不住鞠躬:“对不起苏小姐,我真的会赔的……”

苏成德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而一旁的何以琛,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

最后还是苏母劝道。

“好了蜜糖,让你爸爸现在就叫人送个新的来,你过生日呢,就别生气了。”

苏蜜糖这才恼恨的瞪了姜薇柔一眼,道:“你赶紧滚出去!”

姜薇柔沉默的退了出去。

站在门外,她听着里面又响起的笑声,心口迟缓的揪着疼起来。

晚上临近下班时。

姜薇柔拖着垃圾往后巷去丢。

到了垃圾站。

一人高的垃圾桶,让姜薇柔只得费力举起手中的垃圾袋往里扔。

突然,一旁的杂物跌落,眼看姜薇柔就要被砸到。

“小心!”

一只胳膊及时拽开了她。

姜薇柔惊魂未定的回头,就看见了何以琛。

看清来人,她如触电般迅速退开。

何以琛讪讪收回手。

姜薇柔沉默的接着干活。

何以琛在一旁看着,烦躁的点起一根香烟。

他长身玉立,浑身矜贵,与酸臭的垃圾堆格格不入。

却就这样一直看着一个女人做着最狼狈的活。

看着姜薇柔又一次险些跌倒,何以琛丢下指尖香烟。

他碾碎火星,上前扶住她。

突然问道:“薇柔,你最近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姜薇柔心头一颤。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何以琛每次有求于她时,都是一样的话,先哄得自己开心,再好答应他的要求。

八年前,他需要钱创业,就给了她一个10块钱的戒指。

自己就为了他,去偷了苏成德给妈妈的一百万补偿金。

六年前,他公司出了事,需要人顶罪,就给了她一个结婚证。

自己就在认罪书上签了字,替他坐了六年牢。

姜薇柔脸色越发苍白,直直看向这男人的眼底:“何总想让我做什么直说吧。”

也让她知道知道,如今的她,还有什么是能给何以琛的?

何以琛眼神一颤,眼底闪过复杂的情绪。

他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却重重砸在姜薇柔的心上。

他说:“薇柔,你选个日子,跟我去办下离婚手续。”

第4章

姜薇柔抬眸,静静的望着何以琛。

他蹙着眉,面上似乎带着一丝不忍。

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是自己替何以琛入狱的补偿。

这件事,姜薇柔在牢里想了六年才想明白。

当年,在监狱门口,他还曾拉着自己的手,信誓旦旦的保证。

“薇柔,你放心,我等你出狱,你会是我永远的妻子。”

想到此处,姜薇柔不由轻笑了一声,眼底却闪过一丝泪花。

她淡淡应道:“好,就两天后。”

何以琛欲言又止,眼睁睁的看着姜薇柔收拾好垃圾往回走。

他望着姜薇柔的背影,静立许久,最终转身离开。

随意找了个酒吧。

何以琛要了两箱烈酒。

一瓶接着一瓶的灌下去,他意识逐渐涣散……

深夜,苏蜜糖接到电话,赶来酒吧接人。

看见烂醉如泥的何以琛,她惊讶不已。

两人在一起快三年,她从没见过何以琛喝醉过。

担忧上前搀扶起他。

却突然听见,闭着眼的何以琛低喃了句:“薇柔……”

苏蜜糖浑身一僵,脸色大变。

两天后。

姜薇柔工作满了半个月,拿到了1500的工资。

何以琛一大早就等在了娱乐城门口,见姜薇柔拎着个塑料袋出来,袋中似乎装着她的行李。

他表情微微一愣,很快掩饰过去,主动打开副驾驶座车门:“快上车吧。”

姜薇柔看着那辆百万豪车,淡淡道:“我坐公交车去。”

说着,她就朝着公交车站走去。

何以琛只得无奈跟上,挤上了公交车。

一路摇摇晃晃,何以琛皱着眉护在姜薇柔身侧。

半小时后,两人到了民政局,姜薇柔沉默的取号、排队、填资料。

何以琛忽然就想起两人结婚那天。

姜薇柔是那么快乐,她笑个不停,叽叽喳喳,而他当时却满心是公司危机。

明明已经决定让姜薇柔顶罪,却冷酷得像条蛇,连一个笑都吝啬给予……

出神间,姜薇柔那台老式的旧手机突然响起。

他回过神,就见接起电话的姜薇柔脸色突变。

接着,她不顾快排到自己的号,转头就走。

“你去哪儿?”何以琛拉住她。

姜薇柔转头看他,眼神竟带上了一丝恨意:“我妈快死了,你不知道吗?”

那恨意钉入何以琛心口。

他手一松,姜薇柔冲出了民政局。

当初姜薇柔入狱,他答应了要替她照顾姜母。

但姜母恨透了他,几次被骂得狗血淋头后,他便没有再上过门。

听见姜母快死了。

何以琛的心沉沉往下坠。

……

姜薇柔失魂落魄的赶到了医院。

她一路问过去,终于在一间重症监护室看见了昏迷中的姜母。

病床上的姜母,浑身插着管子,以前150多斤的女人,瘦得只剩一把骨头。

姜薇柔踉跄着一步步走近,跌坐在姜母身边。

“妈。”她哑声喊,几乎不敢触碰。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