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衡芜刘子睿新出一本好看的小说-衡芜刘子睿小说免费赏阅完整版(衡芜刘子睿)

xiaomeimei 2023-12-07 11:06:44 20
xiaomeimei 2023-12-07 20
点击阅读全文

衡芜慌张的想偏开头,想说的话下一秒被男人炙热的唇堵了回去。

记忆突然变得混乱,身体的反应也骗不了人。

衡芜迷迷糊糊间,发现她被刘子睿轻轻放在床上,在她略微清醒的最后一秒,听到男人暗哑的在她耳边低声道:“别怕,你大病初愈,我会小心的。”

月上枝头,夜风呜咽。

可房间里的温度却持续上升。

第二天陈直发现自家老板难得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迟到了。

上午十点,刘子睿睁开了眼,身边的女人正睁着眼看着他,清澈的眼里满满都是他的身影。

他嘴角漾开一抹宠溺的笑意,然后将手覆了上去,暗哑醇厚的嗓音响起:“玥玥,别这样看我,我受不住。”

手心感觉到一阵痒痒的感觉,应该是衡芜眨了下眼。

刘子睿的心里仿佛也痒痒的,他另一只手不自觉顺着光滑的背慢慢下移,下一秒他怀中的人突然退开。

衡芜瞪着眼睛看他,像是在控诉。

“刘子睿,这就是你口中的‘小心’?”衡芜几乎是咬着牙问。

刘子睿看着她锁骨处那几点极深的吻痕,无言以对。

他坐起来,被子滑落的一瞬间,衡芜立马将目光投向了别处。

刘子睿靠近,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轻声道:“玥玥,我这两天要出差。”

“这么突然?去哪里。”衡芜问道。

刘子睿面不改色:“法国那边有个项目需要我实地考察。”

衡芜戳了戳他坚实的胸膛,嘟哝道:“去吧去吧,我带着臻臻睡主卧不知道多开心。”

刘子睿立马拒绝:“不行。”

衡芜看他,男人眼里闪过一道异色,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

衡芜刘子睿新出一本好看的小说-衡芜刘子睿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_笔趣阁(衡芜刘子睿)

下一刻,衡芜的拳头砸在了他身上。

刘子睿穿戴好跟衡芜下楼吃饭,江奶奶坐在客厅,见两人下来,脸上的笑容更加和蔼。

衡芜倒有些害羞了,不敢直视老人家那双睿智的眼。

“玥玥啊,等你们复婚了我就回老宅,不在这打扰你们年轻人了。”江奶奶对她说道。

衡芜惊道:“奶奶,不用的!您就住在这。”

江奶奶道:“不啦,还是老宅住的舒服,要不是当初你和辰北离婚,我也不会一把年纪了还要来陪着这臭小子,以后有你在,我就放心多了。”

衡芜上前去握住老人的手,轻声道:“奶奶你放心,我会好好陪着辰北的。”

第38章

当天下午,刘子睿便去出差了,衡芜则是开始着手准备找工作的事情。

坐在车上,刘子睿问道:“机票订好了?”

陈直回道:“订好了,但是下了飞机,还要坐三个小时车才能到花小姐的家。”

刘子睿闭上眼,沉声道:“没事。”

自从衡芜的父母出现在公司展现出那副嘴脸之后,刘子睿心里便有了疑惑。

只是当时跟衡芜之间太多误会,他没有精力去管那么多。

而那天,在学校门口,看着衡芜跟父母的对峙,感受着衡芜在怀里痛苦的抽泣,刘子睿才意识到,原生家庭带给她的伤害有多大。

他已经决定跟衡芜共度一生,在此之前,他必须解决掉那对吸血鬼父母以及那个烂赌鬼弟弟。

是的,在陈直的调查下,衡芜父母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她要钱,不过是因为花安染上了赌瘾,一百万远远超过县城里一套房子的钱,但对于赌徒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

刘子睿到达衡芜家乡时,已经是晚上了,他看了眼天色,跟陈直找了一家酒店直接住了进去。

看着酒店里简陋的设施,刘子睿有一瞬间的不适。

正巧这时,衡芜的视频打了过来,刘子睿赶紧接通。

屏幕上的女人带着一副无框眼镜,瞬间将刘子睿带回了两人一起共事的时候。

“这么晚了还不睡,等着给我打电话呢?”刘子睿站在窗边问道。

衡芜看着他这边黑漆漆的一片,奇怪的问道:“你在哪啊?为什么那么黑?”

县城不比都市,冬夜的这个点,还亮着的灯寥寥无几。

刘子睿叹了口气,道:“这边太冷了,很多人都早早的睡了。”

“那你要注意保暖,别感冒了。”衡芜说道。

看着她关切的样子,刘子睿觉得酒店条件差也不算什么了,笑了笑说道:“玥玥,最多三天,我一定回去。”

“工作重要,没关系。”衡芜笑眯眯的,将视线挪到旁边,说道:“臻臻,要不要跟爸爸说说话?”

一阵窸窸窣窣后,臻臻的脸在屏幕上急速放大,她童稚的声音传来:“爸爸,今天我考试得了第一名,而且还被选上了班长哦。”

“真的啊,我们臻臻真棒,等爸爸回去一定好好奖励你。”刘子睿笑道。

臻臻笑得开心极了。

看着屏幕里的母女,刘子睿感觉自己身体里涌出了无限动力,他轻声道:“你们两个早点睡,我把事情做完了就回去。”

“好,在外一定要注意身体。”衡芜说完,便按下了挂断键。

刘子睿这一晚,睡的意外的安稳。

次日醒来,刘子睿神清气爽的走出酒店,等在车边的陈直有些意外的问道:“江总,看起来,您昨晚睡的不错?”

刘子睿扭了扭脖子,对他笑了笑,说道:“还行。”

陈直纳了闷了,酒店里供暖不足,他昨晚睡的都不算安稳,老板到底是怎么睡着的。

看着陈直纳闷的样子,刘子睿大发慈悲的开口了:“陈直,早点找个老婆吧。”

陈直:疑惑不解且自闭。

酒店离衡芜的家不远,是一片老式的职工住宅,刘子睿带着陈直走到四楼,便听到里面乒乒乓乓的声音,还夹杂着几句不堪入耳的话。

“没钱?衡芜不是在大城市工作吗?不是嫁了个富豪吗?你们去找她要啊!”

刘子睿站在门外,眼神倏的冷了下去。

第39章

陈直很有眼力见的上去敲门,里面的吵闹声一下子消失无踪。

过了一分多钟,才有人过来开门,是花母。

“你……”花母看到门口站着的两人,先是一愣,随后就是狂喜。

“他爸,女婿来了,快快快,泡茶。”花母朝屋里喊道。

然后又伸出手来拉刘子睿。

刘子睿侧身躲过了她的手,直接迈入了屋内。

家里的设施比较陈旧,看得出来这个家很久没有换过新物件了。

墙壁上也有着斑驳的痕迹,不知道是漏水还是发霉,反正看上去黄黄黑黑的。

刘子睿不易察觉的皱了下眉。

这时,花父端着一个纸杯出来,对刘子睿说道:“女婿,先坐,中午在这吃饭吧?我出去买点菜回来,你喜欢吃什么?”

“不用了。”刘子睿冷声回答。

这时,花父花母才察觉不对,花母有些紧张的问道:“那个,衡芜没跟你一起回来吗?她是不是做错什么让你不开心了?你放心,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任打任骂,随你处置。”

刘子睿的心猛然升起一股怒意和心疼。

他深爱的人,就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不受父母重视,努力飞向更大的天空,却还要因为血缘的羁绊而被捆绑住翅膀……

“姐夫,听说你是首富啊?我最近手头有点紧,能不能给点零花钱花花?”花安嬉皮笑脸的直接坐在了刘子睿身边。

就在他的手要搭上刘子睿的肩膀时,陈直适时按住了他的手。

“干什么?”花安不爽的问道。

陈直冷淡道:“先生,我们江总不喜欢别人碰他。”

花安瞬间炸了:“他可是我姐夫,我姐姐最疼我了,什么都愿意给,姐夫,你那么喜欢姐姐,肯定也会对我好的吧。”

说到后面,他语气没有那么激烈,而是带了点讨好。

“你姐姐疼你,什么都愿意给你?”刘子睿突然反问。

花安立刻说道:“那当然,从小到大,不管我想要什么,姐姐都会给我。”

花父见刘子睿越发难看,下意识的说道:“小安,别说了。”

刘子睿冷冷的扫了一眼过去,上位者的压迫瞬息而至,花父心里一惊,赶紧收了声音。

“那你给过衡芜什么?”刘子睿看向花安问。

花安眼里闪过一丝茫然,随即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姐那么能干,哪里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他的漠视,让刘子睿觉得怒火快要压制不住,他揪过花安的领子:“她加班到深夜的时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meim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