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赵泽东魏娴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赵泽东魏娴)赵泽东魏娴最新章节(赵泽东魏娴)

xiaoy 2023-12-05 10:09:39 22
xiaoy 2023-12-05 22
点击阅读全文

天起来魏娴只觉得自己有点憔悴,瞅瞅镜子,果然看见两个小黑眼圈。

  嗯,还好,不太严重。

  不过……

  “你不吃早餐吗?”魏娴拿着搪瓷杯子准备去漱口,却发现赵泽东扛着农具出门了。

  她有些纳闷,他怎么起得比她早那么多,今早有什么要紧事儿?

  赵泽东身形一顿,没回头:“嗯,唐大爷身体不好,我替他出一下工。”

  魏娴点点头:“好的。”

  两人之间莫名其妙地多了一层客气疏离。

  赵泽东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魏娴假装没看见他,闷头洗漱完毕,也扛着自己的农具上工去了。

  今天的田里,没看见唐珍珍和黄学红,估计请假了。

  只有覃晓霞在地里,见她看过来,居然朝她笑了笑。

  其余知青小队一帮子人看见她就跟见了阎王似虎,缩头缩脑,不敢瞧她。

  魏娴知道这是自己昨天的‘发疯’,打出了‘威风’,打出了‘气势。’

  这帮被唐珍珍当枪使的傻子,魏娴也不屑理会,他们不来惹她就行。

  她扛着锄头,转身去了村民分派的区,干起活来。

  一天的时间,在忙忙碌碌间就过了。

  到了收工后,记完了工分,趁着周围没什么人。

  满花又给她抓了两把青菜,还给了她一小篮子鸡蛋。

  魏娴一愣,笑着收了:“满花姐,我昨天回来晚了,还闹出了点事儿,所以带了东西,都忘了给你。”

赵泽东魏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赵泽东魏娴)赵泽东魏娴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赵泽东魏娴)

  说着,她从自己内衬口袋里拿了一只小盒子递给她。

  满花低头一看,是个圆圆的贝壳,打开一看,里面是白色半透明的膏体。

  她一愣:“是蛤蜊油啊,好东西!”

  这东西能擦脸、擦手,滋润皮肤。

  满花拿着闻了闻,小心翼翼地擦干净了手,拿着点了一下在手背上揉开:“好香啊,很多年没有用这东西了。”

  但下一刻,她把蛤蜊油推给魏娴:“这东西,我不能收,再说了,乡下人,哪里有用什么蛤蜊油擦脸擦手,没那么娇气。”

  魏娴却按住了她的手:“那我是不是也该把鸡蛋还给你,满花姐,这东西不贵,也就五毛钱,咱们也算是礼尚往来。”

  满花姐上次帮她赶走了撒泼闹事的王三姨,她还没好好谢谢满花呢。

  人情交际,说简单点,就是彼此道德水准差不多的情况下。

  你对我好,我对你好,互相之间就成了朋友。

  满花一愣,还是点点头:“好,那我收了。”

  魏娴大眼弯弯,朝她摆摆手:“我走啦!”

  看着魏娴离开,满花低头闻了闻蛤蜊油的香味,这还是上海出的呢,和其他地方不一样。

  她心里很有些情绪复杂。

  自己也是城里的姑娘,老三届的知青,没回城的盼头,不得不下嫁到村里。

  乡下日子艰难,哪怕她选了村支书的儿子,也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她已经很多年没用过什么擦脸、擦手的东西了。

  蛤蜊油的香气和擦在粗糙手背上的光泽,让她想起自己做姑娘时,在父母身边的日子。

  满花忍不住红了眼睛,魏娴真的很有些心。

  以后有能帮那姑娘的,她要多帮着点,孤家寡人嫁在乡下的难处,她比谁都清楚。

  覃晓霞进门记工分,就刚好看见满花看着蛤蜊油发呆。

  她心里轻哼一声,魏娴还真是舍得下本钱,拿唐珍珍那讹来的五块钱做了不少人情啊。

  “覃知青是要记工分吗?”满花见有人来了,立刻将蛤蜊油放进抽屉里。

  覃晓霞脸上堆起了笑容:“是啊,满花姐。”

  无所谓了,不管魏娴要收买谁对付唐珍珍,反正狗咬狗,她喜欢看。

第36章谁勾引谁

  魏娴提着一篮子鸡蛋,回了牛棚小屋。

  刚走近,就看见赵泽东光着上身,正提着井水挨个刷洗牛栏里的牛。

  水珠顺着他结实的肩膀和背部的肌理滑下来,堆积在腰窝上。

  黄昏的阳光下,男人结实性感的肌理随着他动作,像有流动光,充满爆发力。

  野性又惑人。

  魏娴脚步一顿,有些呆愣,哦,原来男人的身体也可以这么好看。

  赵泽东像脑后长了眼睛一样,头也没回地淡淡开口:“看什么呢?”

  魏娴忙一下把热呼呼的小脸转开,低咳一声:“没什么,就来说一声,今晚咱们可以吃韭菜炒鸡蛋!”

  赵泽东转脸,便看着她别开脸,脖子却是红的。

  他也没拆穿她一来就直勾勾盯着他看的事儿。

  他不喜欢别人盯着他看,但并不讨厌魏娴看自己的眼神。

  赵泽东提着刷子走过来,低头看了眼她手里这一箩筐的鸡蛋:“你去买鸡蛋了?”

  魏娴不敢抬头看他,摇摇头:“满花姐给的。”

  她垂着眼皮,可还是会看见他线条漂亮的腹肌和人鱼线,莫名其妙地脑海里一闪过他昨晚压着自己的样子。

  太近了,不要靠那么近!她看不得这个!

  她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了:“咳咳咳……那什么…我先做饭去。”

  说完,她赶紧就转身进屋子。

  赵泽东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扯了扯唇角,眼底也不自觉地闪过一点暗光。

  看到男人光着上身总是会紧张得要死,小特务应该没太多跟男人打交道的经验啊。

  那跟李延,应该相处深不到什么地步。

  这个判断,让他垂下眼,唇角不自觉弯起一点弧度。

  魏娴跑进了屋,这发热的脸才缓解了点。

  她伸手拍了下自己的额,真是没出息。

  好歹她也是结过婚的,怎么跟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姑娘一样,见着男孩子的身体就脸红!

  她摇摇头,赶紧开始洗手做饭。

  半个小时内,韭菜炒鸡蛋和两个素菜就做好了。

  她还第一次煮了一锅纯米饭!

  赵泽东进屋看着一个喷香的韭菜炒鸡蛋,两个猪油炒青菜,一小碟猪油炒辣椒酸豆角。

  他一边拿毛巾擦汗一边随意地问:“怎么,今天不炒腊肉了?”

  酸豆角是他自己腌的,魏娴倒是很喜欢的样子。

  魏娴看他已经穿上了工人背心,松了口气,把碗筷摆上:“总吃腊肉也不好,烟熏的东西容易引发癌症,青菜也挺好吃的。”

  这年头,青菜鲜嫩水灵,自带甜味,没农药,随便炒炒都相当好吃。

  以前炒啥都不舍放油,就拿个刷子沾点猪油或者菜籽油在锅子里刷一遍,就开炒了。

  现在家里好几罐子用蒜、姜一起炼出来的野猪油,炒菜特别香。

  更别提顿顿不是鱼就是肉了。

  思路打开,就不会饿肚子。

  以前她却前怕狼后怕虎,钓鱼也怕被割资本主义尾巴和坏影响,饿得跟地里营养不良的小白菜似的。

  吃不饱肚子才是坏影响!

  赵泽东洗手的动作一顿,有些疑惑:“致癌?你是说癌症吗,是谁说吃熏肉容易致癌,这绝症很少见。”

  魏娴怔了下,忽然想起来,对了,七八十年代,甚至九十年代,虽然大家都知道癌症是可怕的绝症。

  但是,很少人得这种病。

  是后来生活好了,物质丰富,加上环境污染严重、各种食物科技与狠活多了,这病就很常见了。

  她坐下来,掩饰性地轻咳一声:“这是以前我听卫生院的婶儿说的,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住在卫生院边上,那婶儿喜欢我,常带着我去她工作的地方吗?”

  其实现在卫生院哪里会管什么癌症不癌症,省医院可能都治不上几例。

  不过应该没关系吧,赵泽东就是普通的村医,最多受过几天赤脚大夫培训,也不懂什么。

  赵泽东看着魏娴,没说什么,也跟着坐下来端起碗筷:“嗯。”

  小特务没说实话呢,她懂的东西太多,哪里像普通人家的姑娘,呵。

  别人也许看不出来,在他这里真是一身的破绽。

  见赵泽东没追问,魏娴心里不知为什么倒是有些忐忑,她闷头吃起了饭。

  两人没怎么说话了。

  吃完饭,放下碗筷,魏娴一抹嘴:“你收拾下,我去一趟唐爷爷那里,给他们送点鸡蛋过去补补身体。”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是有点怕和他单独相处。

  看着魏娴提上了东西,转身匆匆就走了,赵泽东眉头拧了拧,清冷的眼底闪过莫测的光。

  她是在躲他,心虚什么?也许该找个机会再试探一下。

  ……

  魏娴这头来到了唐老和夏阿婆住的土坯房。

  还是那个半塌的样子,夏阿婆正佝偻着身子蹲在木桶前,拿水刷碗。

  魏娴看着她把两个破碗和锅子刷得仔仔细细,干干净净的。

  她心里一动,留意到夏阿婆虽然身上衣服打了许多补丁,但其实仔细看,那些衣服不脏。

  而且阿婆衣服的领口的盘扣还很精致,是一种盘法复杂的盘扣,常用在特别高级的手工定制旗袍上。

  她以前也很喜欢旗袍,所以研究过。

  “嗯,臭丫头,你站在那里干嘛呢,拿了什么好东西过来,快给我看看。”夏阿婆忽然扭头,盯着她手里的提篮嚷嚷。

  魏娴:“……”

  她收回觉得夏阿婆以前是大家闺秀的想法。

  魏娴提着篮子过去,把篮子递给夏阿婆:“我得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