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揭示《玫瑰太妖艳顶级金主放肆吻》为何主角姜漫班纯的故事成为追文热潮的核心?书迷对他的热爱是怎样燃起的?

小花 2024-03-22 09:12:04 15
小花 2024-03-22 15
点击阅读全文

玫瑰太妖艳 顶级金主放肆吻 书中的两位主角是 姜漫班纯 ,由网络大神姜漫编写而成,这本书文笔极佳,跌宕起伏,本文主要介绍的是:姜漫眼睫抬起,白皙纤细的手指穿梭在暗红色的领结间,指腹似是无意识的按压了一下他凸起的喉结。冷白凸起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瞬,喉结上覆盖着的暧昧红痕在顶光灯下更显轶丽。姜漫笑了下,往后退了一步,一边帮他打好领结最后一个步骤一边慢慢道,“我叫,”她顿了下,乌发红唇艳丽姿容在灯下像生辉一般,吐出一个词,“kilig。

封面

《玫瑰太妖艳,顶级金主放肆吻》精彩章节试读

姜漫眼睫抬起,白皙纤细的手指穿梭在暗红色的领结间,指腹似是无意识的按压了一下他凸起的喉结。

冷白凸起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瞬,喉结上覆盖着的暧昧红痕在顶光灯下更显轶丽。

姜漫笑了下,往后退了一步,一边帮他打好领结最后一个步骤一边慢慢道,

“我叫,”

她顿了下,乌发红唇艳丽姿容在灯下像生辉一般,吐出一个词,

“kilig。”

蝴蝶。

男人没有说话,只看她两秒,忽地轻笑了一下,削薄性感的唇动了动,重复她的话,

“kilig?”

姜漫微笑,没有再说话,转身带上门离开。

身后黑色房间门合上,姜漫往前走了两步,很快脱力依靠在墙上。

她低眸,心脏顿时疯狂跳动起来。

谢聿舟。

那个男人,就是谢聿舟。

虽然她至今没有见过谢聿舟的照片,也鲜少有人知道这位新任家主究竟长什么样子。

但她此刻已经百分之百笃定,她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男人就是谢聿舟。

三次偶遇。

姜漫不知道自已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因为每一次她好像都给对方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而且如果谢聿舟在飞机上已经听到了那段话,也知道了自已的目的,后面再想拿下她简直难如登天。

姜漫平稳了会儿心跳,深呼吸几下,踩着稳健的步伐下楼。

楼下宴会厅大提琴声正在演奏,姜瓷灵还站在之前的位置,表情动作跟她半个小时前进来的时候没有任何变化。

姜漫嗤笑一声,拿了一杯香槟,到旁边角落位置坐下,打算跟大家一起等谢聿舟待会下楼。

顺便,她得思考一下,自已怎么样才能挽回在谢聿舟心里的印象。

大提琴演奏从libertngo到nocturne,将近两个小时时间过去。

宴会的主角始终没有到。

姜漫坐在角落沙发边,眼看着大厅里等待的人各怀鬼胎面色各种变换,忍不住觉得好笑。

前面姜瓷灵也早已经站的高跟鞋撑不住,面色有些发白。

谢家作为港城名流之首,谢聿舟这位新任家主上位,圈子里不知道多少人都想搭上这根高枝,这场晚宴说是接风宴,倒不如说是各家为谢聿舟办的选妃宴。

但就目前这情况看来,

谢聿舟今晚是不会出现了。

也是,他的身份,没有必要给场上任何一个人面子。

姜漫喝完手中香槟,起身迈步往前走,随手将已经空了的酒杯搁在路过的侍应生托盘中。

出门到宴会厅外,已经将近晚上十点。

港城的夜晚温度并不比京北要好多少。

姜漫一出门就迎面感觉到一股凉意袭来。

酒店门口的露天喷泉水珠些许溅落到跟前,姜漫垂眸看着自已昂贵的高定 qun 摆上的水珠,拿出手机打算打车先回自已入住的酒店。

忽然间,酒店门口的门童弯腰往后退开一步,恭敬的往前引着一辆黑色林肯车往前。

姜漫愣了下,鬼使神差的,她并没有走远,而是始终盯着那辆黑色林肯车看。

黑色加长林肯车缓慢驶过,酒店道路两侧的夜灯开着,门童穿着燕尾服弯腰鞠躬等着车走远。

7

后排车窗缓慢的降落下来,露出一张棱角分明俊美异常的脸,男人穿着白色衬衫,领口系着暗红色的领结,他姿态散漫矜贵,随手将 kou 在手腕上的一块名表递给门童。

那只手掌筋骨分明,伸出车窗外时,手指内侧位置的纹身字母一晃而过。

kilig。

真的是他。

谢聿舟。

姜漫站在原地,车子早已经驶远离开。

露天喷泉从头顶落下来,喷泉中间的圣母玛利亚像在巨大的城市霓虹灯下依旧。

姜漫回到酒店已经快到晚上凌晨。

进门前,她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往侧面的门口方向看了一眼。

房间门紧闭着,但就在昨晚,她居然就跟谢聿舟住在对面,还隔着走廊对视了。

姜漫低眸,打开门,进房间。

一进门,手机立刻响了,是班纯打过来的电话。

“宝贝怎么样,见到谢聿舟了吗?长得帅吗?有拿下他吗?”

班纯一连串的话砸过来。

姜漫将手机拿远几分,有些累,直接迎面躺在床上,

“见到了。”

她望着头顶的天花板,脑海里又出现之前在休息室那一幕。

直觉告诉她,谢聿舟很危险。

“怎么样怎么样!”班纯有些兴奋。

姜漫抿了下唇,起身往浴室走,随手扎起头发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就那样。”

班纯啊了一声,“听语气好像出师不利啊。”

姜漫没说话,只看着镜子里的自已。

她一直以来都被夸漂亮,艳丽,但是想到谢聿舟,她忽然发现,谢聿舟好像比自已还漂亮。

这种男人,怎么拿下。

耳边班纯声音还在继续,姜漫听得心不在焉,只听见最后一句,

“不过他一般只在上午十点半准时到高尔夫球场,一个小时后就会离开。”

姜漫微愣,“高尔夫球场?”

班纯嗯了一声,“对啊,我堂哥开的。”

姜漫眼睛亮了几分,“地址发我,顺便帮我弄个会员。”

那边班纯秒懂她的用意,“行。”

第二天上午九点半。

姜漫准时到达高尔夫球场。

班纯已经提前跟她堂哥打好招呼,一进门就有工作人员领着她去换衣服。

姜漫换好衣服出来。

黑白条纹相间的运动套装, qun 子 qun 摆刚刚遮住大腿,线条勾勒分明,将她的腰线和臀部都完美的展现出来。

修身运动上衣将修长的天鹅颈衬得清冷漂亮,薄薄的背脊和直角肩也清晰可见。

走出来的时候连工作人员都倒吸一口气,忍不住屏住呼吸。

姜漫随手扎起头发,带上棒球帽,取了一根高尔夫球杆,往外面绿地坪走。

她要在谢聿舟到达之前,给他留下一个深刻的好印象,扳回之前初见那两次的局面。

午时的太阳正好,灼热的光驱散了早晨的清凉。

黑色车子停在球场门口,在两侧等候多时的侍者忙不迭上车拉开车门,态度恭敬的对着里面的人俯身:“谢先生。”

首先出现在视线里的是一双质感极好的黑色皮鞋,谢聿舟从车上下来,身上的黑色西装衬得他整个人腰细腿长,却不显得瘦弱,反而力量十足。

“谢先生。”侍者颔首低眉,“已经安排好人在里面等您了。”

谢聿舟嗯了一声,没说什么,手中握着那根灰黑色的金属权杖,指腹若有若无的贴着权杖柱身,隐约能看见修长骨感的手指内侧的一部分纹身。

8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