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悬疑小故事(全章节)_沈教授,躺着吧,我想研究你无弹窗免费试读

小姗 2024-06-11 17:37:29 9
小姗 2024-06-11 9
点击阅读全文

被渣之后我去酒吧宿醉,意外被人捡回去。

本以为清白不保,结果他竟然把我带回了学校实验室!

“江瑶同学,周三的课题研究做完了么?”

我醉眼迷蒙,一把拉住了对方的领带。

“可我研究的是你啊……沈教授。”

我一头扎进了男人堆里。

左边是硬邦邦的腹肌,右边是狼背蜂腰的小哥哥。

本想逃离这个荷尔蒙过于强烈的舞池,却不小心和一个人撞了满怀。

“嗝……帅哥你好!壮啊!”

“壮?”

男人眉毛一听,声音说不出的好听。

悬疑小故事(全章节)_沈教授,躺着吧,我想研究你无弹窗试读

我觉得我一定是喝高了,不然怎么会在这个地方见到沈榭。

深吸一口气,我越猫越黑:“我说的是你的胸……”

“嗯。”男人点头:“所以你还摸过别人的?”

我答不上来了,索性一把抱住了他。

闻着他身上清列的雪松香,我似乎醉的更厉害了。

“帅哥,谈恋爱么?”

“嗯?”

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他有一瞬间的迷茫。

可我却来了劲。

“跟我谈恋爱吧,谈谈甜甜的恋爱!把钱包谈空,把脑袋谈绿,把人都谈废!虽然我刚被渣男劈腿,但我其实还是很优质的……”

他低声笑了笑,有点苏。

还有点瞧不起人的意思。

“江瑶瑶,你脑袋里除了谈恋爱,是不是就没别的了?”

“啥?”

我正想拉着他问啥意思。

却被就疯狂舞动的人群挤散。

最后,我一个人在酒吧门口狂吐。

晕倒之前,我似乎看到几个老六狞笑着朝我走来,然后一个身影将我抱起。

鼻尖,是一抹熟悉的冷香……

“啊——!!”

我猛地惊醒。

周围是洁白的墙壁,身上是一块深灰色毛毯,鼻头是满满的福尔马林味道。

我慌了。

昨天醉的离谱,难道被人捡了?

不然怎么会在医学实验室里啊!!

正慌的一批,竟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沈协助?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榭,国内顶尖的医学天才,A大资深教授的唯一副手。

听说一年前被国际医学会抛出了橄榄枝,却没想到他以课题研究没完成为由,硬是又在这里耗了一年。

我倒抽一口凉气。

虽然沈榭只是个协助,但他的身份地位已经和教授同级,更何况……

他还是我的青梅竹马。

沈榭端着杯咖啡,神情冷漠的看着我。

“怎么,准你去酒吧买醉,就不允许我去?”

我小脸一红,“当然不是啊,那你怎么也会去酒吧啊?”平时他看起来很正经!

“江瑶瑶,周三的课题研究做完没?”

“……”

所以你去酒吧抓我,就是为了督促我的学习?!

我再三向沈榭保证,研究报告一定会按时交上,他才放我走。

临走之时,还把自己的大衣扔给了我。

“带你回来的路上你非要强迫我跟你发生不正当关系,还好我定力好,不过扣子被拽掉了一颗。”

“给我缝上。”

我面红耳赤,暗骂沈榭这王八蛋给我穿小鞋。

可……谁让他长的好看呢。

长得好看,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我是独生女,小时候爸妈忙生意,一走就是一星期。

没人照顾我,但我仍然一个人野蛮生长。

直到我遇见了沈榭。

那天我和同学看完电影,刚到路上就发现了有人追踪。

再怎么努力的跑,也只跑到了小区楼下。

混混将我围在墙角,正要伸手摸我,一块石子就砸向了他。

“干嘛呢?”

男孩的声音比夜风还冷,几个混混大骂着让他不要多管闲事。

可沈榭却冷笑一声,像是没听见似的,在墙角随意捡了一块板砖、一个人干废了一群。

事后,他把我送回家里,告诉我别再这么晚回家。

因为不是每一次,运气都会那么好。

我觉得那会儿沈榭在我心里,高大英勇的简直像个神明。

不然我后来怎么也学他,天天拿着块板砖不撒手。

我妈回家看到我抱着块砖睡觉,吓了好大一跳。

“你是不是发烧了?走,跟妈去医院!”

“没烧!”

我献宝似的给她看我的板砖:“这个,很6!有安全感!”

我妈嘴角抽搐着带我去看了脑科。

后来她见怎么哄我都没用,索性也不再管我。

直到郑阿姨带着沈榭来我家玩。

趁着大人不注意,沈榭眯着眼睛看我。

他似乎认出了我。

“喜欢板砖?”

我愣愣点头。

“那不给你开个瓢,还真有点可惜了。”

我刚开始还没懂开瓢是啥意思,直到沈榭抢走我的板砖,佯装要拍我。

我哇的一声哭了。

大人听见,他又眼疾手快的把砖头放在我的怀里。

于是,我哭的更厉害了。

看着沈榭痞坏痞坏的笑,我TM……

我TM从此不敢低头看板砖。

我妈对沈榭这神之一手赞不绝口,于是便做了一个无比大胆的决定。

把我寄宿在隔壁沈叔叔家里。

那会儿我才知道江、沈两家往上数三代,都是住一个胡同巷子的人。

到了我和沈榭这儿,直接就住到了一个屋头。

因为后来我睡觉抱的就不是板砖了,而是沈榭。

一个比板砖更有安全感的、翩翩少年。

下课铃猛地敲响,回忆戛然而止。

我准备把大衣给沈榭送回去。

“沈协助,扣子我已经缝好了。”

学校给沈榭安排了独立办公室,所以根本不怕被人看到。

我把大衣还给他,他却像没听到似的、继续忙着手下的事。

我盯着他近乎完美的侧脸想,沈榭小时候那么蔫儿坏的一个人,是怎么想学医学的呢?

我看的入神,连他回看我都没发现。

直到听见一声低笑。

“江瑶瑶,我好看么?”

“好看。”

我愣愣点头:“就是脖子上少了点东西。”

“什么?”

沈榭长眉一挑,似乎有些意外。

我看着他那被熨烫的无比平整的白衬衫,咽了口唾沫:“少了条……领带?”

面对沈榭眼里的迷茫,我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

忽然就靠近了他。

伸手猛地拉住他的衣领,迫使他低头。

黑曜石的眸子看向我,里面惊讶和打量都有,却仍然该死的好看。

我努力保持着冷静,“你看,有条领带的话是不是更方便我抓你,是不是更方便你低头,是不是更方便……”

“江瑶瑶,我可以自己主动的。”

沈榭打断我,唇瓣在我耳边轻轻擦过。

我脸色爆红,我在跟你说曲线救国,你老却给我打直球!

这题我不会啊哥!

作为调戏教授助手的惩罚,沈榭让我当他的小弟、跟他一起做一个新的课题研究。

就知道这个逼,不会安什么好心!!

我垂头丧气的说了这件事,可江御她们一个个激动的都快把房顶给掀了。

“沈协助的助手,这也太让人羡慕了吧!”

“助手助手,随便上手!呜……这是什么神仙办公室恋情!”

“江瑶瑶,你还真是傻人有傻福啊……”

“我看你们才傻!”

我翻了个白眼:“你们到底知不知道沈榭还有一个外号,叫医学疯子啊?”

舍友顿时沉默。

沈榭确实各种光环加身,但追根究底、这都是他自己拼来的成绩。

男人认真起来,连续通宵做研究是常有的事儿。

实验室就是他的第二个家。

我正在哀嚎,苏御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

“加油,俗话说的好,风险和收获是成正比的。”

“呜呜呜苏姐……”

“带不回沈教授的腹肌照,你就别回来了。”

“?”

接下来,我一直都跟着沈榭泡在实验室里。

他这次的课题研究很复杂,听说如果实验成功,就是他本人医学生涯中一个新的里程碑。

我没有再关注林煜,倒是他来了一次,是来还之前借走的解剖学课本的。

恋爱三年,林煜向来理所当然的占用我的东西。

可我翻开课本、看到上面的笔记被涂黑,重要的几页被撕碎,便毫不犹豫把书丢到了垃圾桶。

这等垃圾,不要也罢。

我很忙,整天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

仿佛一瞬间回到高考。

有人说走出失恋的两大法宝,一是时间、二是新欢。

我想,沈榭已经帮我找到了第一种。

我和沈榭在实验室的默契越来越足,直到有天刚到实验室门口,我感觉一阵的天旋地转。

再次醒来的时候,沈榭双眼通红的看着我。

“江瑶瑶,低血糖还不吃早饭?真有你的!”

“我……我这不是为了快点赶到实验室见你。”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