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小说长耳兔妖和他的冷酷影帝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_(长耳兔妖和他的冷酷影帝)无删全文阅读全文(小故事)

小婉 2024-06-11 19:16:55 7
小婉 2024-06-11 7
点击阅读全文

抓妖怪抓到了自己偶像,受了伤的美弱惨简直不要太吸引人!

他说他要在我家养伤,前一秒的我:嗯嗯嗯!!后一秒的我:他什么时候能滚?

这尊神走后,我以为万事大吉,结果我在网上看到他带头磕我俩CP,我把你当瘟神你居然让我给你做老婆?

正文:

我把盛珩得罪了。

其实我也不想的。

妖管局社恐小员工得罪大影帝,想想就害怕好吗!

我只想追剧摆烂,可头儿说我要是完不成任务就把我送到四川做麻辣兔头,我不想工作,更不想去四川。

于是我一直偷偷跟着盛珩,他发现我了,我哆哆嗦嗦举起捕妖网:“不不不要抵抗了。”

他一口咬住我:“带我回家。”

带一个罪妖回家,我怎么敢的呀?

“要是再没有业绩别说入编了,你马上给我收拾收拾滚蛋!”

我眼睛一亮:“滚蛋?有这种好事?!”

头儿嘴边的胡须一抖一抖的,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对啊,你滚了,垂耳兔一族全部送去四川!”

以头儿涨红的脸和砸门的力度来推断,他这次是玩真的。

我兔耳朵一下子就耷拉下来了,松松递给我一把瓜子:“要不我把我抓的两个狗精分你一个?”

我欲哭无泪:“不用了。”

“咱俩闺蜜那么多年,你别客……”

“我两个都想要。”

“滚。”

“好嘞。”

我做妖管局的探员,是被逼的。

妖管局近几年特别缺人,要求每个族群至少出一个人来凑数,啊呸,入职。

我刚成年那会儿,妖管局来人了。

我妈一脸神秘的把我拉到旁边:“想找一个同事有趣,上司和蔼,工资还高的工作吗?”

我面无表情:“不想。”

老妈眯着眼,缓缓吐出一句话:“wifi全覆盖,宿舍很凉快,不用九九六,同事长得帅。”

然后她当着我面给我冲了追剧年费VIP。

“母上大人,我回来就给你写一篇桃花源记。”

老妈一脸不舍(才怪)把我推到头儿手里,顺便拿走了我手里的半根胡萝卜。

就这样我光荣(假的)的成为了一名探员。

我这次任务是一只狐狸精,他作恶多端,伤天害理,惨无妖道,不知廉耻!

好吧,其实他就是好好的狐狸不做偏偏要做鸭。

人类和妖可是签订了友好协议的,坚决打击黄赌毒!

但这只狐狸狡猾得很,信息组的同事盯他好久了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就告诉我有条超大的尾巴,尖尖的耳朵,晚上眼睛会发光。

我:“……”

我已经在夜场KTV蹲了好几天了,夏天蚊子多,狐狸精再不出现我就要血尽兔亡了。

我一边拍着蚊子一边对着旁边大屏幕流口水。

小说长耳兔妖和他的冷酷影帝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_(长耳兔妖和他的冷酷影帝)无删全文阅读全文(小故事)

大屏幕上的娱乐新闻正在报道我的偶像,最年轻的影帝——盛珩。

有颜有才,关键听说他八块腹肌,温润如玉,腰子贼好。

唉,要是能和偶像近距离接触就好了。

我一定要问问他到底是不是真的!

“嘿嘿,珩珩,贴…贴……啊咧?”

我眼睛瞪得像铜铃,不远处那个晃着大尾巴,头上冒出尖尖耳的家伙怎么有点眼熟?

狐狸精胆子很肥嘛,夜黑风高的就敢现原形。

我抄起地上的捕妖网就要冲上去,然后……

啪叽!

摔了。

我腿软,好悲伤,我在雨里杀肖邦。

狐狸精眼睛真的在发光,阴森森的。

妈耶,他瞪我。

他冲我呲牙了。

他朝我走过来了。

我只想追个剧,头儿这是要我命啊。

我整个兔都在抖,毛都炸了。

狐狸精停在我面前,他身上散发着好闻的幽香,脖子特别红,好像在忍耐什么。

我弱弱的举起捕妖网:“不不不要抵抗了。”

他猛地偏过头,一爪子拍掉我的武器,捏着我的肩膀,粗重的呼吸扑在我脸上。

“啊——”

我们垂耳兔一族特别容易受惊,我又是其中的特例,一受惊就有流不完的眼泪。

我吓得连耳朵都收不回去了,眼睛红彤彤的,不一会儿就流了他一手眼泪鼻涕。

他身形一顿,疯狂甩手。

还是只洁癖狐。

不过他凭什么嫌弃我?他当鸭子我还没嫌弃他呢。

我趁他不注意默默往后退,谁知道这家伙突然又开始躁动了,那股幽香越来越浓,最后他的眼睛在暗夜里完全呈现出浓郁的蓝色,像是吞噬了他所有理智。

他猛地扑到我身上,对着我的肩狠狠咬了一口。

那种肩胛骨被穿透的感觉,差点没把我当场送走。

“啊,疼——”

我从鼻子里吹出一个泡泡,正正砸到他脑门上。

别看我遇到危险只会哭,这只是在为我放大招做准备,我的鼻涕泡堪比特级蒙汗药,可以放倒一头牛那种。

不一会儿,狐狸精慢慢松口了,一晃一晃的靠在我身上:“带我回家。”

带你回家?

我当场就把他推开了,

骗我可以,惦记我的钱?窗户都没有。

他整个人倒在地上,我正准备上去补一脚,幸好及时在他鼻尖处刹车。

还好今天没穿增高鞋底。

鞋底下那个尖嘴獠牙的骚狐狸怎么变成我家珩珩了?

我把脚挪开。

眼前这张优越的脸和可以滑滑梯的鼻子不是盛珩是谁?

我震惊。

盛珩居然是嘎嘎?

是我应援做得不够好还是我熬夜肝剧没效果?

他居然背着我们赚外快,而且他有这方面业务为啥不告诉我们?

啊呸!我什么也没说。

我把他带回家。

扔进刚买的狗笼子里。

我累极了,趴在笼子上就睡着了,第二天刚醒,就看见珩珩曲着那双大长腿,靠着笼子咬牙切齿的盯着我。

我低头一看,他胸口湿了一大片,而源头是我的嘴。

白色衬衣被某兔的口水浸湿,紧紧贴在腹肌上。

等等。

腹肌!

所以八块腹肌是真的!

我一激动耳朵竖起来了,我看见珩珩眼底闪过一丝嫌弃。

他的声音还是很好听,就是语气咋那么冲:“把笼子打开,我要洗澡,现在、立刻、马上!”

他音量太大,我下意识缩起耳朵挡住盖住眼睛,答:“哦!”

刚碰到锁,我突然反应过来:“那个,你现在好像是我的囚犯诶。”

他冷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打开笼子,你这只连人形都维持不住的土拨鼠!”

“骂谁呢?你这只骚狐狸!”

盛珩脸色由白转黑,从震惊到不可置信就用了三秒。

意识到说错话了,但一生要强的女人才不认输,他可以嫌弃我但不可以侮辱我的兔格。

空气凝固了好久,我仰着头其实双腿在打颤。

下一秒,盛珩抓住笼子轻轻一扯。

笼子弯了……弯……了。

卖家说好的坚不可摧呢?

我要去给差评。

他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我抖着唇,再次蒙上了眼睛。场面太血腥,我不敢看。

半会儿我身前都没动静,我缓缓睁开眼。

被身后关门声吓了一跳。

不多时,浴室里就传来哗哗哗的水流声。

我好想去敲门让他调小一点,水费很贵的。

但我更怕被打死。

虽然过程很不愉快,但至少我对偶像的三个疑问解决了俩——

盛珩真的有八块腹肌。

他一点也不温润如玉!

我在门外正扒着耳朵emo呢,身后突然响起一声重物咋砸地的声音。

浴室的水还开着,但里面却莫名安静。

“你还好吗?”

无人应答。

就这样,我听了五分钟的水流声,最后实在是心疼水费,我把门给撞开了。

地上,盛珩下半身盖着我的粉色浴巾,上身赤裸着倒在地上。

这坚实的肌肉,这诱人的腹肌,如果他躺得不那么像犯罪现场的话,还是很赏心悦目的。

我想把他扶起来,被他的身子烫得一激灵,浴室里渐渐弥漫起昨晚那股幽香。

我脑子一顿。

鼻涕泡伺候。

刚刚还眯着眼的盛珩,立马不省人事了。

为了不再被咬一口,我立马下单了新笼子。

盛珩再醒过来的时候,我还趴在笼子上,当然这次没流口水了。

他皱着眉看着我,吐出三个字:“私生饭?”

“私生饭?哪里?!”

我环视了家里一圈,再回头盛珩直勾勾盯着我。

悲伤那么大。

正在我极力解释自己不是私生饭时,他视线从我家玄关一直辗转到浴室。

什么门上贴的地上铺的全是他的海报,甚至墙上还有几张他自己都没看过的生活照。

我:“……”你听我狡辩。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