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热推新书)《南舒江斯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斯年南舒无弹窗全文阅读

2023-12-07 20:39:15 19
2023-12-07 19
点击阅读全文

《南舒江斯年免费》 小说介绍

只能看着苏宜佳把那瘫子推进了屋。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关上门,转身一巴掌挥向苏宜佳的脑袋。可苏宜佳却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脑袋微微一侧,躲开了。“你是我妈,我不能打你,但你要掂量下苏心月扛不扛揍。你若是不在意她被我打的手断、脚断,你可以再动手试试。”...

(热推新书)《南舒江斯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斯年南舒无弹窗全文阅读

《南舒江斯年免费》 第18章 免费试读

  “那我走!”苏宜佳可不会因为她是原主的亲生母亲,就惯着她。
  转身带着来的人离开,走到下一户门口时,她突然回头。
  “对了,我走了苏心月可就别想再风风光光嫁进秦家了。别说秦家,你就问问有谁家愿意娶个在姐姐的新婚夜,跟姐夫滚一起,说不定现在肚子里还揣上了秦铭晨种的女人。我想谁家的日子都不富裕,当个便宜的爹替别人养孩子,可没人有勇气吧。”
  “我的天啊!苏心月竟然敢做这种事!”
  那些守在门口凑热闹的人,怎么都没想到还能听到这种八卦。
  苏母气的身子晃了两下,一把扶住门框,指着苏宜佳大骂:“你这个畜生!你竟然敢诬陷你妹,有你这么当姐姐的吗?”
  “妈,你先让姐姐进来,有什么事等姐姐进来再说。”
  躲在后面的苏心月吓得脸都白了,赶忙扯了扯苏母的衣服。
  苏母咬了咬牙,“你还傻站在那干什么?还不滚进来!”
  “我可不会滚,要不你让苏心月表演个?”苏宜佳耸了耸肩。
  秦母和秦父看的那叫一个激动,恨不得她赶紧跟自己的亲生父母打起来。
  好让夏卫国看看,秦泽凯这个媳妇是如何的顽劣。
  这样他肯定就不会放心,让苏宜佳带着江斯年跟他们分家了。
  最后还能把江斯年的钱交给他们。
  他们可是问过了,像江斯年这种情况抚恤金都有好几千,每月还有二十来块的津贴。
  票自然也是不会少的。
  大钱和那些值钱的宝贝暂时弄不到手,但这种小钱总不能一分不给他们。
  难不成还要他们打倒贴的,养着这三人?
  可他们转头看向夏卫国,却发现他的脸上不仅没有厌弃,反而满满都是心疼。
  看向苏母和苏心月的目光,更是压着怒意。
  像是下一秒就要开口教训她们似的。
  “就你长了张嘴会说话?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当妈的吗?”苏母见苏宜佳真站在那不动,只能自己过来拽她。
  扯了下没有扯动,苏母刚想用蛮力,苏宜佳却扣住了她的手腕。
  那力气大到让她无法动弹分毫。
 南舒还勾着唇,轻笑,“我的眼里当然没有你呀!不是你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吗?怎么,不想付出,就拿五块钱给我当嫁妆的时候,就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能把苏的东西带到秦家。想要管我的时候,你就又变成我妈了?”
  这结婚可不是光拿男方的彩礼就成了的,女方的嫁妆也得跟着提高。
  他们家条件不好,但也不至于一床新棉被,两套新衣服,几个盆盆罐罐的都没有。
  原主嫁进苏家的时候,除了身上那套嫁衣是秦铭晨为了哄骗她买的,自己就带了个包裹。
  牙刷、毛巾都是在苏宜用过的,贴身的衣服,还有一套跟新嫁衣换洗的,剩下的全被苏母扣下了。
  当然苏心月肯定是不会捡她剩下的穿,她妈说是要给小舅家的闺女。
  若不是原主跟苏母有六分相像,苏宜佳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捡来的。
  她其实很不能理解原主的父母,说他们不好,可他们出去借钱都供她读完了高中。
  这两年也有不少人拿着高额的彩礼,想要把原主娶回去。
  他们虽然心动,但却肯询问原主的意见,原主说不嫁就不嫁。
  可要说好,原主就比苏心月大两岁,但家里的家务都是原主做。
  两姐妹起了争执,苏心月错的再明显,只要哭一哭,撒撒娇,便全成了原主的错。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有什么事,我们先回家再说!”苏母急的不行,只能伸出另只手来拽她。
 南舒心里揣着怀疑,这才任由着她把自己扯回了苏家。
  夏卫国刚想要跟上,苏母却挡在了门口。
  “不好意思,今天的事发生的太突然了,我们家先商量下,你们明天再来吧。”
  “我就在门口等着,你们家什么时候商量完,我们什么时候谈。”夏卫国神色淡然,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压迫感。
  苏母吓得都不太敢看他,但还想要坚持推脱下。
 南舒却道:“我既然和凯泽结婚了,那我们就是一体的,我的事他也必须在边上听着。”
  苏母是一点都不想认这个女婿,但想到心月昨晚说的那些,又默默闭上了嘴。
  只能看着苏宜佳把那瘫子推进了屋。
  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关上门,转身一巴掌挥向苏宜佳的脑袋。
  可苏宜佳却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脑袋微微一侧,躲开了。
  “你是我妈,我不能打你,但你要掂量下苏心月扛不扛揍。你若是不在意她被我打的手断、脚断,你可以再动手试试。”
  那不带一丝温度的威胁,让苏家人心生胆寒。
  苏父没好气的瞪了苏母一眼,“闹够了没有,现在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该谈的就好好谈。”
  苏母和苏心月低下头,只能老老实实走回他身边坐下。
  “苏宜佳,你说你怎么当姐姐的,竟然能让你妹妹在你丈夫家被欺负了?”苏母虽然很满意秦铭晨这个女婿,但前提条件是他没有和自家的大女儿结婚。
  现在大女儿、小女儿都曾经嫁给过同一个人,他们苏家还怎么抬的起头?
  “她有把我当姐姐就不会和她的对象算计我,更不会给我下药。腿长在她身上,你们当父母的昨天怎么不把她带走?她晚上没回去,你们为什么不来秦家找?”苏宜佳只觉得苏家的做法,完全说不通。
  甚至怀疑这算计,他们也参与了其中。
  苏母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苏心月一眼。
  去秦家摆的婚宴前,小闺女说晚上要去同学家玩。
  那家姑娘她也认识,以前经常来他们家玩,她便没当回事。
  哪知道小闺女的胆子这么大,连这种要被抓起来示众的事都敢做。
  “宜佳,你是做姐姐的,你得多让着点你妹。以后我们两个老的不在了,还不得你们姐妹两个互相帮衬,哪能有什么隔夜仇?”苏父看了看眼神深邃冰冷的江斯年,立刻收回视线,语重心长的劝着苏宜佳。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