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完本版阅读迟域苏迦妮小说免费全文阅读_(迟域苏迦妮)全本小说免费赏阅

小霞 2024-03-06 21:24:36 47
小霞 2024-03-06 47
点击阅读全文

现代言情小说《 重生不舔校草后 ,反被他求婚啦 迟域苏迦妮 完本版阅读》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迟域苏迦妮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刀上邪”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苏迦妮反应过来,牙齿咬得更用力,“不是!”迟域头发擦得差不多,不用吹,水就已经不再往下滴,他清冷的视线透过手机看苏迦妮,语气一本正经“衣服换不了,我脱衣服的样子只给女朋友看,你还不是”苏迦妮无语谁!稀!罕!看!迟域勾唇问,“背到哪了?”苏迦妮没有防备,直接就说了实话说的明显不到二分之一,最多就只剩个四分之一呵,又忽悠他迟域没拆穿,沉着声带她背剩下的那些内容,背完还带她看他之前发给她...

【全文阅读】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完本版阅读迟域苏迦妮小说免费全文阅读_(迟域苏迦妮)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第5章


白色SUV开进苏家别墅大门。

苏父和苏母殷勤上前。

“迟......”

见到车里坐着的人是林暖,苏母堆满谄媚的脸瞬间僵住,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和蔼可亲、礼貌应对。

前脚送走林暖。

苏母后脚就问,“妮妮,怎么不是迟少送你回来?”

“妈,你也说了,他是迟家大少爷,又不是我的司机,为什么要送我回家?”

“傻丫头,看你说的什么话,我不是看前两次你都坐迟少的车回来,就随口问问嘛?心情这么不好,是不是在学校没吃好?妈妈烧了一桌子的好菜,就等着你回来。”

苏母笑眯眯的。

苏父脸色不佳,看表情像是把要迸发的恼怒生生给忍了回去。

餐桌。

苏迦妮看着盘子里的帝王蟹和波士顿龙虾,轻扯唇角,笑得很淡也很冷很讽刺。他们这么明显的讨好,前世她怎么没察觉到?

苏母注意到了她的表情。

“妮妮,别黑着个脸,不是妈妈忘记你海鲜过敏。听你说迟域喜欢海鲜,妈妈以为他今天又送你回来,万一他顺便吃个饭,咱们也得讲礼貌,给人准备准备,是吧?边上还有你喜欢的香椿炒鸡蛋,多吃点?”

话音刚落,也不管苏迦妮要不要,一大勺香椿鸡蛋就盖在她的米饭上。

旁边的苏父开了口,“苏迦妮,今天就算了,什么时候你约下迟少,请他到我们家来吃顿饭。”

苏迦妮放下筷子,软嗲的声线此时很冷很尖锐,“为什么要请他来家里吃饭?”

“你这孩子,炸什么炸?让你请同学吃饭都不行?”

“不行。”

“你!”

“你俩别吵,妮妮啊,今天在学校受委屈了?火气这么旺?你爸的意思就是想感谢下迟少,毕竟他两次送你回来。”

“我强求的,谢过了,他没空。”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你爸我实话告诉你,这迟域,他不是一般的富家少爷,来头大着呢!就因为那天他送你回来,你爸我申请了几个月都没动静的贷款直接就批下来。人家审批就差没明着讲看的是迟少的面子,有这样的同学,你还不抓紧时间跟他搞好关系??”

苏迦妮面无表情地看向苏父,原来他这么早就尝到了甜头,这份恨不得把女儿焊死在迟域身边的嘴脸,她前世怎么没注意到?

她语气戏谑,“爸,你怎么知道别人批了这笔贷款不是在害你?”

“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我们苏家的生意稳得很,这笔钱是用来扩大生产的!正经用途,怎么是在害我?”

是啊,扩大生产,资金全投进去,最后行业变革,亏成大窟窿。

逮着迟域这个女婿,猛吸他的血。

苏迦妮站了起来,“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花无百日红,爸你好自为之。”

这一世,不会再有女婿给你吸血了。

“妮妮,这就吃饱了?”

“嗯,我上楼了。”

“苏迦妮,记得约迟少!!”

苏迦妮停下脚步,“不可能。我不会约他,以后都不会。”

“你!”

“老苏,别气,随她去吧。贷款你也拿到了,迟家高攀不起,我们就不去攀,好好做自己的小生意不也行嘛。”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

苏迦妮关上房门,隔开了他们的声音。

她的房间,装修粉z嫩梦幻,尽显父母对她的宠溺。

前世,她天真地以为这个家温暖又温馨。

苏父和苏母原是苏市人,年轻时结伴来京市发展,从小作坊做到中型公司,家里资产过亿,勉强算是在这里安下了家。

一家三口人,住在二千多万的双拼别墅里,请了3个保姆,2个司机。

原先她读京市附中的国际班,周围的同学家境比她只好不差。

苏父苏母的计划是让她出国读大学,但她高二见到了迟域,死活要转尖子班,走国内高考。

她卯足劲,还真进了尖子班。

苏父苏母举双手赞同。

她天真地以为父母宠她,支持她所有的想法。

前世她婚后无意间才听到真相,苏父原先想打断她的腿,苏母却劝他说国际班最多是富二代富三代,尖子班妥妥的精英和权贵子弟,攀上哪个有点交情都给他们涨人脉,两人这才达成一致。

她考上清大,正儿八经地开始猛追迟域,他们从精神和物质上鼓励她,她感动地以为父母在支持她追求爱情。

其实他们只是看上迟域的背景,眼巴巴地流口水。

哈哈哈,多么可笑。

苏迦妮一双桃花眼,瞬间染起了雾。

“咚咚咚......”

“妮妮,妈妈能进来吗?”

苏迦妮张口想说不能,苏母已经开门走了进来,嘘寒问暖,叽里呱啦,拐弯抹角地夸迟域的颜值气质,企图洗脑她。

前世,她居然觉得妈妈好开明,好懂颜狗的她!!呵!

“男人啊,在18岁这个年纪,是最吸引人的,青春,干净。妈妈都羡慕你。”

苏迦妮突然蹦出一句,“妈,不是男高就干净的,你注意做好措施。”

“………傻丫头,我开玩笑的。”

“我没开玩笑。”

“..........”

苏母装了一天的和蔼可亲和善解人意突然崩裂,一张脸青一阵白一阵,笑意全都收了起来。

过了半晌,才开口,“妮妮,你......”

“嗯,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她们查到的。”

“她们?”

“喜欢迟域的人。”

“?”

“因为迟域两次送我回家,她们很妒忌,就去查你和我爸的黑料,你时常私会男高和男大学生的事,她们都查到了。拿来威胁我,远离迟域。”

“..............”

苏母沉默。

苏迦妮也不算说谎,只是那群名媛不是现在抖出来,是后来她和迟域领了证,张罗着要办盛大的婚宴,才有人把这些丑闻放了出来,那时,苏母已经染了病。

苏迦妮无地自容。

迟家也不愿认这样的亲家。

最后,她和迟域的婚宴就再也没人提过。

他们不是隐婚,也胜似隐婚。

苏母叹了一口气,“你爸那边.......”

“他玩得比你花。”

“......”

“你们如果过不下去,不如早点离,以后各玩各的,总比现在道德。”
"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