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甜文章节免费读_刚好是你小说已完结

小文 2024-06-11 07:36:13 11
小文 2024-06-11 11
点击阅读全文

我遭遇到前男友的背叛。

我阴错阳差地和自己的发小韩睿明结婚了。

我一直以为他很讨厌我,因为每次他对我态度都特别恶劣。

因为每次他对我态度都特别恶劣,直到有一次我拔牙晕倒。

我才发现,事有蹊跷!

——正文——

“啊,张大,再张大点。”

我躺在牙椅上,看着面前的牙医。

他虽然戴了口罩,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

赵默,我的前男友。

后来,莫名其妙成了我的姐夫。

他欠我一个解释,我至今没搞清楚为什么。

“孙菲菲,别动,我要打麻药了。”

我看着那个针头,忽然有些害怕,哆嗦地问:“能不能轻点?”

甜文章节免费读_刚好是你小说已完结

“我尽量。”

事实上,他的动作真的很轻。

只是我这个人不吃痛,还是没忍住哼了起来:“我疼。”

“忍一忍,马上好。”赵默的声音异常温柔。

一瞬间我有些恍惚,我多久没听到他的声音了。

“你这智齿,拔了也好,还蛀了,一了百了。”赵默一本正经地说。

上次家庭聚餐,我无意间说了下,“我智齿发炎好几次了,疼死了。”

结果我妈倒是上心了,说,“你姐夫就是牙医,去他那边拔了好了。”

餐桌上,我看着赵默,不知该如何作答。

反倒是赵默坦然地说:“行啊,你下周来呗。”

结果,我真的来了。

当那颗牙齿拔下来之后,我明显感觉到嘴里都是血。

赵默拿着一根针对我说:“别动,还需要缝一针。”

我点点头。

等到全部弄好之后,赵默拿着药对我说:“这个药吃一个星期,一周之后,来拆线。”

我恭恭敬敬地说了声:“好。”

结果,我刚走出房间门,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往下坠。

晕倒之前,我就听见护士在大喊:“不好了,有人晕倒了。”

一时之间,我就听见好多人往我这边涌来,脚步声络绎不绝。

可是我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就听见护士小姐对着我身边的男人说:“她胆子可真大,来大姨妈还来拔牙,不要命了呀。”

那个男人无奈地说:“是呀,她永远都是这么没脑子。”

我大吼一声:“韩睿明,你说谁没脑子!”

韩睿明连忙回头,捂住嘴巴,对着护士说:“你看看,就这种坏脾气,所以说,结婚有什么好,女人就是麻烦。”

没错,就在赵默和我姐姐官宣的时候,我第二天毫不犹豫地拉着发小去了民政局。

我还记得那天,赵默和我说:“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还没等我搞清楚原因,他们就向双方父母摊牌正在交往。

以前我和赵默谈恋爱那会儿,压根没有和父母通过气,所以他们对于姐姐谈恋爱,也没有过多的疑问。

似乎在这段感情里,最伤心难过的人只有我。

当晚,我喊上自己的发小韩睿明,一起去了酒吧。

酒吧里,我各种酒混在一起,一杯接着一杯往肚子里面灌。

韩睿明知道我的事情,也知道我对赵默是谜一样的崇拜,所以他也没说什么,只是一直安安静静地陪着我。

只是第二天醒来,我愣是没想到,我竟然和韩睿明躺在了床上。

我看了一眼身上什么也没穿的他。

我心里暗骂一声:完了,酒后乱性,把自己的发小给睡了!

我连忙穿上衣服。

一瞬间我把所有的对策都想好了,我买一张机票,直接去外地的分公司。

这样,也可以避免我和韩睿明之间的尴尬。

可是事与愿违,我刚穿好衣服,门突然被推开。

只见韩睿明的妈妈赵清婉,大声喊着:“韩睿明,现在几点了,这么大的男人,公司那么多事情需要你去处理,你倒好,还睡觉。”

我原本想躲,可是我能躲了去哪里?

我就这么定定地看着赵清婉,他妈妈也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

我尴尬地朝她挥挥手。

“阿姨,那个,早上好。”

韩睿明此时也从睡梦中惊醒。

“妈,你进来不会敲门吗?”

“还敲门!你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赵清婉平时是个温婉的江南女人,我也不知道为何她今天火气这么大。

现在这种情况,完全解释不清楚啊!

我刚想夺门而出,却听见赵清婉对我说:“菲菲,你不准走,今天这事儿,我一定让我儿子给你个交代。”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被赵清婉拎到了客厅。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直接让我们结婚,一定要让韩睿明对我负责。

只是我刚想拒绝,没想到惊动了我爸妈。

他们老两口也来了,一看这种情况,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就直接让我们去领证了。

我还在云里雾里的,这画风转变得也太快了。

这还没走出失恋的阴霾,立马投入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

韩睿明推了推我的胳膊,我这才从回忆中出来。

我皱着眉看他:“你干嘛?”

“我就看看你,有没有被摔成智障。”

没错,这就是我和韩睿明的相处模式,互怼。

这种模式,一直延续到了我们婚后。

我别着脸,不想理他。

说实话,我还没有从“闺蜜”到“夫妻”的角色中转换过来。

一直到现在,我还是把他当成我的好闺蜜,从来不把他当男人。

韩睿明看我不说话,估摸着以为自己语气不太好,他又软软地问:“你一大早上出门,为什么不告诉我,是拔牙?”

言下之意,我懂!

就是质问我,为什么不告诉他?

“我觉得你工作挺忙的,所以我觉得这种小事,没必要告诉你。”

我是真的觉得没必要告诉他,毕竟只是拔牙,又不是动手术。

况且,最近他公司在忙上市,他里里外外要打点的东西很多。

我虽然帮不上忙,但是至少能做到不给他添麻烦。

“呵呵,小事儿,那你倒是能处理好啊,要不是你晕倒了,你是不是压根就没打算告诉我,你少了一颗牙。”

我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这么大火气,不就是拔个智齿而已,有毛病吧。

我本来拔了牙,嘴里就有点疼,再加上生理期,肚子搅得我更加心烦意乱。

我捂着肚子,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韩睿明看着我,他也不知道,我反应竟然这么大。

他连忙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和我道歉:“对不起,我刚才态度不太好。”

我压根没指望他道歉。

韩睿明多骄傲的一个人,平时我说一句,他恨不得和我顶上一百句才罢休。

今儿竟然屈尊降贵,和我道歉。

就在我们两人都沉默不语的时候,赵默穿着白大褂,走了进来。

曾经我以为,穿白大褂的男人是最帅的。

那种危机时刻,救死扶伤的样子,就是他们的高光时刻。

没错,说的就是赵默。

赵默从拎着的袋子里,拿出一个冰袋,递给我。

“这个拿着敷牙,能缓解疼痛。”

我刚想伸手去接,却被韩睿明接了过去。

“谢谢你,姐夫。”

赵默明显愣了一下,但是三秒后,又恢复了平静,他又掏出一个热水袋。

“这个,拿着暖肚子,你有痛经的毛病,等恢复些体力,再回去也不迟。”

看吧,这就是赵默和韩睿明的区别。

赵默永远都能给人温暖,但是韩睿明永远都像黑社会大哥,只会对我嚷嚷。

我没有继续去看赵默,只是韩睿明没有什么好脾气地继续数落我:“拔个牙,把外人都惊动了,这下高兴了?”

我还没说话,赵默倒是沉不住气了。

“你怎么当她老公的,人都这样了,你还骂她?”

“哟,怎么,你想骂她,还没有机会呢,姐夫。”

“够了,你们吵死了。”

韩睿明继续骂我:“你歇够了吗?歇够了起床回家。”

“你现在让她回什么家?”赵默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了。

我看看赵默,最后对着他说:“对不起,姐夫,今天给你添麻烦了。”

赵默的脸忽然沉了下来。

“孙菲菲,你一定要这么和我说话吗?”

我掀开被子,刚准备下床,可是韩睿明却当着赵默的面,直接把我横抱起来。

我被惊地问:“韩睿明,你干嘛?”

“我怕你再摔了,本来就不聪明,摔傻了,还得我照顾你。”

就这样,我被韩睿明抱着走出了病房。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