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七零军婚,嫁给军区第一硬汉小说叫什么_杜红英高志远小说已完结

小倩 2024-04-03 02:01:14 11
小倩 2024-04-03 11
点击阅读全文

七零军婚 ,嫁给 jun qu 第一硬汉》小说章节免费阅读,此书的主要人物有 杜红英高志远 ,是由杜红英倾力编写。本书文采斐然,气贯长虹,构思新颖,大力推荐。小说精彩内容分享:  “都累坏了吧。”  四个壮小伙干到东方鱼肚白,总算完成了即定目标。  “不累,饿。”石柱实诚的回答。  “就是,高二哥,饿了。”  “你们几个把灶房先砌好了,我去给你们煮早饭。”  “高二哥就是周扒皮。”看着高志远的背影张军笑道:“干了一晚上了还让砌灶房。

封面

《七零军婚,嫁给 jun qu 第一硬汉》精彩章节试读

“都累坏了吧。”

四个壮小伙干到东方鱼肚白,总算完成了即定目标。

“不累,饿。”石柱实诚的回答。

“就是,高二哥,饿了。”

“你们几个把灶房先砌好了,我去给你们煮早饭。”

“高二哥就是周扒皮。”看着高志远的背影张军笑道:“干了一晚上了还让砌灶房。”

他们容易吗?

他趁着月光在河沟边砍了竹子回来划成竹片,一片片的钉在墙上;李建国和石柱则一趟一趟的抬石头,王海则在家砌墙。好好的一道墙生生的 kou 了一个洞……不过,经过一宿的奋斗这间屋子大变样了。

还是很有成就感的,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这么有能耐。

“砌吧,高二哥今天就要搬家呢,总不能让他们在露天坝烧锅锅眼儿。”石柱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我和建国再去河边找石头,你俩也别偷懒。”

“ gou ri de 石柱,我们啥时候懒过。”王海可不承认这个懒字,都到了娶媳妇的年纪了,还说懒谁家姑娘愿意嫁给他。

“你娘不是经常骂你懒吗?”

“我……谁的娘不骂儿子懒?”王海也是服气了,老娘那个大嗓门整天说他懒,回头娶不到媳妇儿看她怎么办:“你看我干活懒过?”

“你这叫家懒外勤”

“就是,帮人不能懒,懒了就没饭吃!”

兄弟几个边干边开玩笑。

高志远回了家。

家里爹娘都起了。

“一大早你上哪儿去了来?”

高建成看他一身灰皱眉问。

“保管室打扫,今天搬家。”

你们让搬就搬啊,他又不会赖在这里。

“我请了人帮忙,先煮点饭吃。”高志远道:“放心,用的口粮我们搬走的时候扣下来。”

“高志远,你非要和老子算这么清楚吗?”高建成忍无可忍:“你以为算得清就不欠老子的了?你这条命都是老子给的,你欠老子一辈子。”

“爹,干嘛呢,大清早的别吵了人家睡觉。”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不是我算清楚,是你们一点儿也不愿意吃亏。八大纪律三项注意我记着呢,放心我不会拿 qun 众一根一线的。:

高建成气得半死。

张桂兰起床煮早饭,看到早饭都煮好了。

一大钵的稀饭,还炕了一烧箕的麦粑。

“我的麦粉……”走过去看时,好家伙,五六斤麦粉全都没有了:“高志远,你这个败家子,你炕这么多吃得完啊!老娘要吃一个月的麦粉全让你糟蹋完了。”

“能吃完,可能还不够。”高志远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粮票递给她:“算我借的,这是全国通用的粮票,还你。”

“你……”这个狗东西回来六天了都没拿过粮票出来,这一下就拿出十斤,感情还藏着好东西:“你一个月津贴到底是多少?结个婚还买三转一响,那些钱和票哪来的?”

在张桂兰的眼里,没有成家分家之前的工资津贴都应该上交给她。

“一个月九块,那些东西是找战友借的,欠着债和人情呢,娘是要替我还吗?”

“想得美,肠子想反了不好装屎。”张桂兰呸了他一口:“老娘之前就说过,让你不要买那些东西,打肿脸充胖子,现在你慢慢的还账。”

“那也是我的事儿。”高志远没理老娘,拿了一个碗舀了一碗稀饭,又拿一个碗装了两个麦粑就在他老娘虎视眈眈之下端进了房间。

“你看看,你看看……”高桂兰指着这一幕喊高建成看。

“看啥看,人家心疼媳妇儿,你也管?”高建成瞪了她一眼:“管得宽人家不习惯,所以他要分家呢。”

“老娘辛辛苦苦养了他二十多年,他也没给我端过饭菜进房间。”

高建成……那能一样吗?

开了荤的男人肯定要将媳妇儿供着的。

房间里,杜红英早醒了,也听见了外面的争论,只要男人不占下风她就没必要出头。

“红英,先吃饭,吃了把咱们的东西收拾了,晚一点他们几个就过来帮我们搬家。”

“好。”

杜红英看着男人一身灰尘,连头上都沾着蜘蛛网:“你干啥去了呢?昨晚几点睡的几点起的?”

为啥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打整保管室去了。”高志远没说自己一宿没睡:“我先给他们几个送早饭去了。”

左手抱稀饭钵钵,右手提了菜篮子,菜篮子装的是碗筷和麦粑在张桂兰夫妻的注视下往保管室走了。

“你看看,你看看……”张桂花又生气了。

“看什么看,吃早饭。”高建成道:“你不饿我饿了。”

张桂兰只好去端碗筷,看着高志远留下的麦粑和稀饭火又大了。

“又闹啥呢?”

“他才留两碗稀饭,四个麦粑,思文吃啥?”

高思文也饿了,走出房间就听到了这句话。

气得脸色铁青。

“闭嘴吧,分家了,人家不煮他的也是应该的。”

“他爹,你怎么还向着他说话,你看看,才回来几天啊,将一个家搞成啥样了,这还是一家人吗?”

张桂兰气得直抹眼泪:“思文是他哥哥啊,他煮个早饭都不留一点给他。”

“那他是哥哥呢,怎么不起来煮早饭?”高建成瞪了张桂兰一眼:“行了,都这么大一个个的,还要谁伺候谁吗,要吃自己去煮,鸡蛋也有面条也有,还煮不出来吃嘛。”

“我不吃了。”

高思文是气得真的吃不下东西了。

高志远可真能恶心他。

“思文,娘去煮,娘给你煮荷包蛋。”

张桂兰也是气狠了,抓了四个蛋煮了出来一大碗,放了点红糖还放了点猪油:“这几天你脸色都不好,快补补。”

房间里的杜红英……呵呵,这个婆婆的心眼儿是真的偏得没边了。

他们一家三口在外面,杜红英也不出去,将床上用品收拾打包,要带走的都装了,自己的东西一个都不能少。

还有,这个屋子也不能便宜了高思文,走了也得锁上。

杜红英将能想的都想了,然后就等着高志远回来搬家。

想想这辈子开局就挺顺利的,远离某个人渣未来一定会很好!

6

搬家了,杜红英特意将自己箱子上的锁取下来将房间门给锁上。

“红英,你把这道门锁上干嘛?”

张桂兰瞪大了眼睛:“你们搬走了,万一有个人客这些来也能住啊?”

“噢,房间里放了贵重的东西,万一掉了就不好了。”

杜红英知道,她这个小动作是小气扒拉的,但是,对付小人装什么大方。

“放在家里的东西未必还会被人拿不成?红英啊,你怎么就是这样的人了?”

张桂兰气得半死,之前看着不是一个好好的姑娘吗?现在看来居然是事精。

“婶子……噢,不对,妈,有一句话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连人都有被偷的时候,更不要说东西了。”杜红英淡淡的说:“小心点没坏处。”

“你说啥呢?”

张桂兰真是气恼不已。

“没说啥,我先走了哈,保管室还不知道乱成啥样了。”

说啥你自己去领会。

杜红英走了两里路来到了保管室。

“来了来了,嫂子来了。”石灵欢喜的迎了上去:“嫂子,快来看……”

看啥?

当杜红英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还有卫生间时都惊呆了。

“这……”

“高二哥和我哥哥他们几个连夜搞出来的,嫂子,漂亮吧?”

“漂亮。”杜红英看向对面站着的男人欢喜得直点头:“谢谢!”

“哈哈,看把嫂子激动得。”

“那是必须的,我回头娶媳妇也把新房搞成这样。”

“那你得找高二哥做指导。”

“我就照着这样搞。”

杜红英看着清清爽爽的房间,那个卫生间的门还是一条军绿色的床单,地面全是用石板铺了的,杜红英知道这些造型是城里人才有的。

上辈子九十年代都没能享到这样的福,高志远让她的居家档次直接提前了二十年。

这个男人做事真靠谱!

“高二哥,嫂子,家搬过来了,你们慢慢收拾,我们先走了。”

回家睡觉了,太累了!

“谢谢你们,明天我请你们吃饭喝酒。”

“庆祝你们迁新房子吗?”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那我们肯定来。”

“来,都来,小灵,你也来。”

“好,我早点来帮你烧火。”

说起烧火,高志远才发现家里还没有柴。

嗯,下午去砍些回来。

几人走了,杜红英将门关上,转身就将高志远抱住。

“老公,你真好。”

“我身上脏。”

高志远浑身一僵,热血上涌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哭笑不得。

这个大煞风景的直男。

“等一下我去洗个澡回来。”

“上哪洗?”

“河里。”

“不行,冷水洗了对身体不好。”

“没有的事儿,我们都是河里泡着长大的。”

“不行就是不行,现在你们还年轻,到老了一身的病。”杜红英道:“我给你烧水洗。”

“咱们家还没有锅,下午我去镇上买一个。”

这……分家好像还真没分这些东西。

高志远还是去离保管室一里路的河边洗冲凉了。

换上干净整洁的衣服,头发还湿潞潞的跑回来,杜红英抬头就看到他那张帅帅的脸心跳加速。

“快擦擦头发,擦干了睡一会儿,等会儿得回我家吃午饭。”

今天是三朝回门,尽管昨天回去过了,但那不一样。

“你陪我睡吗?”

杜红英脸一下就红了。

“回我家吃了饭回来陪你。”

“嗯,好。”

杜红英要给他擦头,高志远抓过干毛巾自己揉了揉,他这个寸头没什么可擦的。

“睡一会儿吧。”

为了让她住得好熬通宵搞出卫生间和厨房,这个男人是真有心。

他越对自己好,杜红英越是难爱,想着上辈子的蠢和没有生育的苦恼。

这么好的男人给她,怎么也得给他生个娃啊。

高志远是真的累了,倒头就算。

杜红英就将搬过来的东西一一规整。

等会儿回门,她忘记了还要买东西。

其实新媳妇回门都是婆婆准备的。

因为分家搬家,张桂兰仿佛忘记了这件事儿似的,杜红英也没有想起。

事实上,还是因为张桂兰没心!

手上还有娘偷偷塞给她的六元钱的私房钱,干脆就去镇上买两包糖吧。

想到这儿,杜红英就去箱子里翻钱。

结果,箱子里就有两包冰糖。

这个时代,买一包白糖都要靠票的,两包冰糖明显的超标了。

高志远准备的回门礼?

杜红英看着床上熟睡的男人心里暖暖的,有他,自己好像都不用操心啥。

“姐,姐,在不在,我们来接你回家了。”

保管室的大门在喊,红兵红卫在大声嚷嚷。

“别吵,你姐夫在睡觉。”杜红英连忙打开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爹娘说你们昨天闹了分家,今天一早就去高家接你,结果还是去晚了,说你们搬到这里来了。”杜红卫看到保管室多出来的厨房:“还不错呢。”

“那是,你姐夫昨天晚上熬了一个通宵修的,还修了卫生间。”杜红英恨不能让全家人都知道她嫁了一个好男人。

“高二哥比高大哥靠谱,”

“别提他。”

人渣!

“嗯,我们的姐夫是高二哥。”红卫看向杜红英:“姐,爹娘说你要随军啊?”

“嗯,可能会。”

“那我们想你了怎么办?”

“你好好读书啊,长大了也当兵,以后就能天天见到我了。”

杜红英哄小孩子,哪知道杜红卫却是当了真。

“好,我也要当兵。”

摸了摸三弟的头,小家伙今年十二岁,因为读书晚才上小学四年级,个头也矮,大约是前几年饿的。

“要当兵就得多吃点,长高点。”

“嗯,我要吃很多很多,长到像姐夫这么高。”

姐夫……高志远醒了听到这个称呼心里软乎乎的。

起床就看到了姐弟三人在大门口站着。

“怎么不进屋?外面天气大热得很。”

“我姐怕吵了你睡觉,姐夫,我们来接你们回家了。”

“好,就来。”

高志远转身回屋,将两包冰糖从箱子里取出来装进了帆布包里。

“红英,咱们走吧。”

“保管室离大房子远,会不会……”

杜红英有点担心家里的东西被盗。

“青天白日的,没有谁敢这么大胆。”高志远想了想:“回头我去逮一只小狗回来养。”

7

闺女回娘家了。

尽管昨天已经见到了,今天陈冬梅还是很紧张。

一进门就拉进了房间。

“你们今天就搬家了?”

“嗯,娘,搬了,挺好的。”

“不是,高家怎么能这样呢?”陈冬梅气不过:“张桂兰之前还给我说要将你当亲闺女来待的,前脚进门后脚分家,三朝还没回门就搬家,这都是……”

“娘,您别生气,是我要分家我要搬家的。”杜红英连忙安慰她:“我不喜欢看着那个人。”

“你……这……”

“高志远就同意了,没有说啥?”

“娘,他由着我呢,对了,娘,我们的新家可漂亮了,明天你来看看吧。”

新家?

“保管室啊,我们收拾了一间屋出来住,高志远昨天晚上和石柱他们几个连夜做了布局,还给我砌了卫生间和厨房,我喜欢着呢。”

看女儿满脸的笑,陈冬梅将信将疑。

“也好,搬了家我们要来给你烧锅底,明天中午过来。”陈冬梅道:“兴一个家不容易,还缺啥,我们家里有的你都拿去用着,别委屈了自己。”

“娘,啥也不缺。”

可以说缺锅碗瓢盆吗?

杜红英到底不好意思开口。

缺也应该是高志远去他高家拿。

“红英,你和志远……”看着女儿眉眼里都是笑:“你们……”

“娘,您想问啥就说吧。”

“你们同房了吗?”

哈……亲娘的问题好羞羞啊。

亲娘眼巴巴的望着她回答。

杜红英没辙只好红着脸点头。

“还好吧?”

“娘,他对我很好。”

“哎哟哟,对你好我就放心了,红英啊,男人……”

啧,老娘这这一套套的理论还挺丰富的,估计着就是这样把自家爹管得死死的。

不过,老娘说男人就喜欢那一口,要顺着点。

杜红英可不敢,顺着自家男人胡来,她第二天保证下不了床。

“红英啊,吃饭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