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为何认为总裁豪门小说中,凌晨,我的妹妹被人一刀捅死在床上的故事能够超越经典《小故事》的霸主地位?

小菁 2024-06-11 10:57:42 8
小菁 2024-06-11 8
点击阅读全文

凌晨1:29,我梦到一个长发遮脸的女人在追杀我。

正当刀尖刺到我后背时,我被吓得惊醒过来。

抬头一看手机时间。

1:28。

就在这时,客厅大门吱呀一声开了。

我心里一惊,这个家就住着我和我妹妹,可她没理由大半夜出门。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客厅的灯。

房间摆设一切正常,也没有异样的声音传来。

“婷婷,是你开的门吗?”

我对着她房间喊了一声,可没有任何回应。

接着我走到大门口,左右看了看楼道,黑漆漆的空无一人。

关上大门后,为了确定妹妹还在家,我直接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她侧躺在床上,背对着我一动不动,看起来已经熟睡。

我走到她跟前,晃了晃她身体,问她有没有出门。

可她依旧没有动静,而且皮肤摸起来很凉。

将她身体摆正之后,我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我的妹妹双眼圆瞪,脖子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正在往外淌血。

“啊啊啊!”我被吓得掉下了床,抬头就看到一个长发盖脸的女人,手中攥着沾血的刀。

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刀刃就刺进了我的心脏。

一阵剧痛传来,意识也在这一刻消散。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脸上冷汗直流。

为何认为总裁豪门小说中,凌晨,我的妹妹被人一刀捅死在床上的故事能够超越经典《小故事》的霸主地位?

原来刚刚一切都是梦境,真是虚惊一场。

可当我打开灯,想上个厕所时,却发现墙上的指针,指向1:27。

时间怎么会如此巧合?

我心中的恐惧感逐渐生起。

我掐了自己胳膊一下,结果传来一阵疼痛。

没做梦就好,听说在梦里是感受不到疼痛的。

为了让自己安心,我赶忙跑到妹妹的房间。

看到她睡眼惺忪的样子,心里顿时安稳下来。

“怎么了,哥哥。”

“没什么,刚刚做了一个噩梦。”

“你没事吧,是不是最近加班太累了?”

“没事,你睡吧,我等下就回去。”

我决定陪她一会儿,她才14岁,根本没有应对危险的处理能力。

墙上的时钟不断走着,很快就来到1:29。

正当我庆幸刚刚只是一场噩梦时,客厅大门吱呀一声又开了。

脑子里瞬间闪过那个长发女人,难道我还在梦里?

为了保护妹妹,我随手拿起地上的扫把,准备出门探个究竟。

大门敞开着,我打开了房间所有的灯光,可并没有发现有人进来。

妹妹看我一脸紧张,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一惊一乍的?

“你没听到门外的开门声吗?”我紧张的说道。

“没有啊,什么声音都没有。”她一脸懵逼的说道。

“你自己看,门不知道被谁打开了。”

她走出卧室看了看大门,结果发现门是关闭状态。

我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难道我一直没醒过来吗?

可眼前的一切都那么真实,连痛觉都跟现实无异。

“哥哥,我知道你最近一直加班,身体状态不好,要不你明天请假休息一下吧。”

听到妹妹的安慰,心里很不是滋味。

虽然我只是一名平平无奇的自媒体运营,但依靠自身的努力,和没日没夜的加班,现在已经晋升成主管,并且薪资也慢慢高了起来。

可最近身体老是出问题,不是做噩梦,就是身体莫名乏力,也许真是出现幻觉了。

安顿好她睡下后,我一直在回忆那张女人的脸。

她的眼睛是一双丹凤眼,眼角还有一个泪痣,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但又回忆不起来。

为了防止意外,我将客厅大门反锁,并准备睡在客厅沙发上。

走之前妹妹拉住了我的手,说感觉房间很冷,让我把空调打开。

可当我将空调打开,调到30度后,她还是说冷。

“是生病了吗?身体不舒服?”我关切的问。

“没有,就是冷,打心底觉得冷。”她抱着自己身体,眼神恐惧的说道。

“等房间热起来就好了,我就在客厅睡哦。”

“嗯,那你也早点休息。”

等我走出房间,舒舒服服躺下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

那个长发盖脸的女人,始终萦绕在脑海中,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妹妹房间传来异响,声音就好似用指甲,在划金属的声音。

感觉到不对劲,我赶忙跑到房间,发现窗户已经开了大半,床上的妹妹也消失了。

我跑到窗户口,大喊了几声她的名字,可发现楼下并没有人,反而在楼顶听到了救命声。

顾不上那么多了,我随手拿起厨房的菜刀,准备上楼顶跟她拼个你死我活。

天空中下着小雨,雷声不时在云层炸响。

我站在顶楼,看到一个红衣女子,正掐着我妹妹的脖子,站在楼顶的边缘。

“放开她,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我几乎是咆哮出来。

“是吗?我想要我女儿的命。”

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发出声音,而是直接在我脑内形成了这句话。

“我又没害你女儿,你到底是谁?”

她听到后,似乎是觉得不满意。

直接松开了手,任由我妹妹掉落下去。

在这一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以极快的速度冲到我跟前,一刀捅进了我的心脏里。

一阵剧痛袭来,我再次从床上惊醒。

一看时间,1:26。

时间按照规律一直在提前。

我人傻了,我还在这个梦里。

一股深深的绝望蔓延到全身,恐惧感已经达到巅峰。

我不能这样等死,我得救出妹妹,想办法逃离这里。

那个女人的身份在我脑中很模糊,但我确定在哪儿见过她,得想个办法找出她的身份。

此时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雷身也越来越响。

我跑到妹妹房间,一脸坚定的告诉她说,今晚先睡我的房间,否则会遇到危险。

她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说,怎么了?

“没时间解释了。”我牵起她的手走出房间。

窗户和门都已经被反锁,我拿出电脑开始寻找,记得之前报道过一起新闻,就是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

我记得明明是一件大新闻,可我的脑子在排斥想到这件事,又或者是在梦里的原因,脑子总是不听使唤。

妹妹在一旁担忧的看着我说,哥哥你怎么了,是家里来坏人了吗。

她不知道现在的情况,解释也解释不清楚。

“没有,你不是从小就怕打雷吗,所以才让你过来睡。”

“还是哥哥最懂我。”

她从后背抱住我,脸颊在我后背蹭了蹭,然后乖乖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筛查了一遍过往新闻后,我发现了一个跳楼自杀案,正是我之前报道过的,最令我震惊的是,那个跳楼自杀的女子,眼睛也是丹凤眼,眼角也有一颗泪痣,只不过刚刚没有看到全脸,不确定是不是她。

这个女人的死相相当恐怖,即使打着马赛克,还是能看到脑浆流了一地,身体以一种极度扭曲的状态趴在地上,血液汇聚成一条不大不小的血流,缓缓流向了下水道中。

最令我心生胆寒的是,她的死亡时间就在凌晨1:29,而且当时穿的是一件红色连衣裙,小时候听奶奶讲,人死的时候若是穿红衣,再加上带着强烈的怨恨,那么就会在死后化作厉鬼。

想到这,不知为何,我突然感觉到空气开始变得寒冷起来。

即使开着30°的空调,依旧抵不住这刺骨的寒意。

此时妹妹的呼吸声很均匀,看起来已经睡着。

寒气越来越浓,我谨慎地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可还没等我巡视一遍房间,头上的灯就突然灭了。

任凭我怎么按开关,都无济于事。

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突然发现墙上出现了裂痕,而且痕迹在不断扩散,就像墙外有人在用巨大的力量推倒这面墙。

不一会儿,裂缝中开始渗透出血液。

妹妹听到了声音,从睡梦中醒了过来,赶忙躲到了我身后。

“不用怕,我会保护好你的。”

妹妹抓住我的衣角,轻轻啜泣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脊背发凉,额头开始渗出冷汗。

据说现实5分钟,相当于梦境一个小时,只要熬到天明就可以了。

就在这时,墙上的血停止了外渗,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正当我松了一口气,准备安慰受惊的妹妹时,后背传来一阵刺痛。

不知何时,她拿起了桌子上的剪刀,狠狠插进了我的后背。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