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季尘桑软(季尘桑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季尘桑软小说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季尘桑软)

xiaot 2023-12-06 09:45:14 28
xiaot 2023-12-06 28
点击阅读全文

老旧的设施让季尘皱眉,所幸,楼道坏掉的灯修好了。

背后,一辆银色车子停在夜色里。

秦瑜坐在车里,静静地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而她身上穿着本该参加宴会的白色礼物……美丽张扬。

她从李宅跟过来。

她看着季尘带桑软出来,她从未见过季尘那样温柔的表情,也从未见过季尘那么充满占有欲的动作,他的手掌几乎一直握着桑软的细腰。

她一直以为,季尘对桑软不在意。

她也一直以为,桑软在不爱的婚姻里折磨三年,早就遍体鳞伤,可是宴会中的桑软是众人的焦点!她拉小提琴的样子,美得惊心动魄!

所以,方才季尘才忍不住在车里吻了她。

秦秘书握着方向盘,一脸失意。

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她拿了手机,挑了一张季尘桑软跳舞的照片,用微信小号发给了白筱筱……她相信,白筱筱看了这么亲密的照片,她绝对坐不住!

秦瑜低头笑了。

有些东西,她可以得不到,桑软也休想得到。

……

桑家房子很小。

季尘身高接近188,头顶着门框进去的。

他进去后,直接就伸展不开,坐在唯一的单人沙发上显得局促。桑软倒是坦然,她进房间把礼服换下来,换上轻便衣服。

她去厨房下面。

季尘脱了外套,靠在沙发背上吸烟,黑眸一直盯着桑软的背影。

其实过去,他下班桑软也曾这样,给他下面。

季尘桑软(季尘桑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季尘桑软小说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季尘桑软)

但他从未这样,好好看过她。

哪怕在床上,他也不曾仔细看过她的样子。只知道她的肌肤很白,腰很细,一双腿又长又直。

他常常沉迷于跟她的夫妻之事,哪怕不爱。

他静静看着,

修长指间夹着的香烟,散着薄薄灰色烟雾,如蚕丝般萦绕在他周身,顿时有了朦胧之感。

桑软下了两碗鸡丝面。

老母鸡的高汤,撕得细细的鸡丝,一小把金线南面,卧了一只饱满的荷包蛋外加两棵碧绿小青菜。

最后,淋了几滴麻香。

光是闻着,就很香。

季尘将香烟熄掉,走到小餐桌前吃面,他是豪门贵公子不习惯这种小桌子小椅子,适应了半天才算是伸展开来。

叉了一筷子吃了,是很香。

季尘抬眼,看着桑软斯文吃面的样子,轻声说:“桑家从前那样子,你怎么学会这些家庭妇女的本事的?”

桑软停住筷子,怔忡了下。

原来,季尘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结婚时她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因为季尘挑剔,她才学会那些。

不过他知道不知道,都不重要了。

桑软淡淡道:“都是些简单的事情,不难学!”

季尘目光深深,没再说什么……

吃完,桑软收拾了碗筷去洗。

季尘仍是坐在餐桌前,他摸出一根香烟来却没有点上,就这样含在唇上注视着桑软的背影,他的黑眸在专注时尤其吸引人。

厨房灯光,照在桑软身子上。

她垂眸顺目的模样,其实很招男人,至少季尘现在就很想拥抱……

第25章白筱筱:季太太,他不爱你!

季尘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他走进狭小的厨房,从身后搂住她的身子,下巴搁在桑软的薄薄肩胛骨上,微微侧头,温柔亲吻她耳后软肉。

突如其来的亲昵,让人不设防。

桑软几乎腿软。

她垂眸,看着手中没有洗净的碗盘,声音压得低低的:“季尘你说上来吃碗面,现在……这是做什么!”

季尘收紧手臂,贴在她耳际轻喃:“桑软,跟我回去!”

桑软身子微僵。

这是第一次,季尘没用命令的语气让她跟他回去……而像是请求,这一点点改变,让人心头微微酸涩。

她低头不语。

季尘亲吻她发丝,稍稍抬眼:“好不好……好不好?”

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

季尘微微皱眉,根本不想管,但是桑软已经清醒过来。

“你接电话吧!”

季尘看一眼电话,是白筱筱打来的。

他挂了电话想解释点什么。

桑软猜出电话是谁打的,她一边洗碗一边淡道:“你该走了!别忘了将10万转给我!”

她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心中只惦记着10万块。

方才的暧昧,荡然无存。

季尘退后一步,注视着她的背影,半晌他很轻地问了句:“桑软,是不是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肯跟我回去?”

桑软的背影写了拒绝。

季尘亦是骄傲的,怎么可能求女人?当下,拿出手机转了10万给她,便走到外面的沙发前拿了外套离开……

桑软一直在刷碗。

她听见手机传来信息的声音,她听见季尘离开,门板微微震动的声音,她强迫自己不在意,因为她太清楚今晚季尘的温柔来自哪里。

因为她的价值!

若是她没有能拿下李太太,没有帮他拿下那个项目,他绝不会高看她一眼,绝不会屈尊来她这里只为吃一碗面,也不会对她说那样子的软话。

因为他是季尘,在生意场上如狼似虎的季尘。

他们不欢而散,

桑软说服自己不在意,

但是眼睛还是微微湿润了,她又不是木头,她当然有感情。

……

接下来几天,桑软都没有见着季尘。

她觉得轻松。

这天,她去医院探望桑大勋,才去不久她就觉得沈姨神情有异,像是有什么事情闷在心里。

果真,中午饭点的时候,沈清就借口说自己想吃水煮鱼了,一个人吃不掉,桑大勋没有怀疑笑着说:“小软不是也喜欢?你让她陪你一起吃,你们娘俩也能说说话。”

沈清替他将靠枕,整理又整理,这才离开。

医院附设的餐厅。

水煮鱼还没有上来,桑软轻声问:“沈姨,发生什么事了?”

沈清忍了又忍,还是憋不住说了。

她告诉桑软:“那个白筱筱……桑软,你知道她的来路吗?”

桑软只知道,白筱筱从前是个护士。

她摇了摇头。

沈清气得要命,冷笑出声:“白筱筱的爹妈,从前一个是咱们桑家的司机、一个是桑家灶台上的厨娘!以前我跟你爸爸可没有亏待他们,但是他们倒是生出了个好女儿,硬生生地抢了你的丈夫!现在人就在医院,VIP病房是季尘供着,最好的医生他们也用着……这简直是讽刺!”

桑软也很意外。

白筱筱的父母,从前竟是桑家用过的人。

这时,服务员端来一大盆水煮鱼,但是沈清哪里有胃口吃?

她仍是气愤不平:“白家肯定有鬼!”

桑软心里也不好过,她轻按住沈姨的手背,柔声安慰。

她能理解沈清。

沈姨娘家条件很好,当年26岁的沈姨,铁了心地要给40岁带着一儿一女的桑大勋当续弦,最后闹得与娘家老死不相往来。

沈姨心高气傲。

她发誓要过得好,要让娘家知道她的选择没有错……可是如今,却被昔日的佣人踩在脚底下,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桑软安慰许久。

她又说了200万的事情:“有了这笔钱轻松不少。沈姨,咱们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沈清被她哄笑了。

但是笑着笑着,她不禁又忍泪道:“小软,阿姨不是为自己,我只是为你不平!一个司机厨娘的女儿长得又寒酸,怎么就……”

顿了下,她才继续道:“季尘是瞎了眼!”

桑软哄她开心,附和几句。

沈清发泄过后,心里舒服了很多。她记挂着丈夫,吃了点儿东西就匆匆离开,留下桑软对着一大盆水煮鱼发呆。

“季太太!”

蓦地,一道声音响在耳畔,熟悉又陌生。

桑软抬眼,她看见了白筱筱……

白筱筱穿着病服坐在轮椅上,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那双看似柔弱的杏眼,却带着精明。

白筱筱来找桑软,也是没有办法了。

这些天季尘不肯接她电话也不来医院看她,打电话给秦秘书,对方总是阴阳怪气,说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