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姜童鸢郑元赫是什么小说_姜童鸢郑元赫免费大结局

小宇 2024-03-24 15:41:09 12
小宇 2024-03-24 12
点击阅读全文

姜童鸢郑元赫 的主角是姜童鸢郑元赫,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由作者姜童鸢编写,这本书文理通顺,白玉微瑕,姜童鸢郑元赫的简介是:姜童鸢苍白的脸在一瞬间变得更加没有血色。一时间,她差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好一会儿才问出一句:“他亲口说的……我逼他?”费白潜知道自己话说重了,心虚别开眼:“没,但他突然来找我们,说了一句你病了和你们要结婚了,就开始狂灌自己酒。”“你对他的心思,大家都明镜似的。

封面

《姜童鸢郑元赫》精彩章节试读

姜童鸢苍白的脸在一瞬间变得更加没有血色。

一时间,她差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好一会儿才问出一句:“他亲口说的……我逼他?”

费白潜知道自己话说重了,心虚别开眼:“没,但他突然来找我们,说了一句你病了和你们要结婚了,就开始狂灌自己酒。”

“你对他的心思,大家都明镜似的。这不明摆着……”

余下的话他没说完,但姜童鸢也明白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那些朋友多少看得出她喜欢郑元赫。

而如今她重病,就要死了,他们却要结婚!

当然只能是她逼迫的。

姜童鸢的心像被块巨石重重砸过,闷痛到她喘不上气。

见她状态不对,费白潜慌了,撂下句“我去叫护士来”,就起身离开。

然而护士没来,来的是郑元赫。

他步履匆匆,几乎是冲过来扶住了她:“小鸢,你怎么样?你看着我,能看清吗?”

离得近了,姜童鸢清楚闻到郑元赫身上那股没散干净的烟酒味。

他以前从不碰这些的……

自己竟把他逼到这个地步了吗?

姜童鸢喉咙发涩,心头也阵阵发酸。

她用尽全力将他推开:“离我远点!”

郑元赫被迫后退了两步,微皱起眉:“你又在闹什么脾气,因为我忘了来陪你做化疗?”

姜童鸢竭力压住身心的双重痛苦,嘲讽地扯起嘴角:“我为什么要因为你没陪我生气,你又不是我男朋友。”

“换句话说,你完全可以不顾忌我的心情。”

“就像现在,你觉得我无取闹对吗?那你就该转身走,把我扔下!”

就像过去无数次她的思绪被他所牵扯,可他丝毫没有察觉到一样。

自己都已经习惯了,为什么要改变?

为什么想要的时候得不到,不想要的时候又强塞给她?

姜童鸢控制不住情绪,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郑元赫不明白她突然怎么了。

“小鸢,我扶你先躺下,等会儿护士就过来给你吊水,就不疼了。”

说着,他伸出手。

却被姜童鸢狠狠打开。

她眼中带着股说不出的决绝:“郑元赫,你听不懂话吗?”

“我不用你管,也根本不想和你结婚。你我都心知肚明那个约定只是玩笑,你以为我真喜欢你吗?”

“我不过是觉得耍你好玩而已。”

郑元赫面色终于染上冷峻:“姜童鸢,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姜童鸢逼着自己开口:“知道。做了二十年朋友,我不想闹得太难看,麻烦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话落,病房里一阵死寂。

郑元赫眸光暗冷:“姜童鸢,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刚刚的话是真心吗?”

姜童鸢知道有些回答一旦出口,自己和郑元赫之间的关系就再也无法转圜。

但她还是回答了:“是。”

郑元赫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病房门重重关上,“砰”的巨响,像是砸在姜童鸢身上。

所有伪装在这一刻卸下,她躲进被子里放声痛哭起来。

她哭了一夜,哭到眼睛干了,哭到没有力气。

天色大亮时,她想,这样也许就够了。

郑元赫不必再委屈自己,其他人也不会再诟病她。

之后一段时间,郑元赫果然没有再来过。

姜童鸢日复一日重复着扎针、化疗、吃饭和睡觉的过程。

她整个人都变得麻木、空洞。

最后,还是护士说总得有个人来照顾。

姜童鸢没办法,只能把自己得病的事情告诉了家里。

当晚姜母就来了。

她坐在姜童鸢的病床边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

姜童鸢看着,觉得母亲还是爱自己的。

她张了张嘴正想安慰,姜母突然开口:“小鸢,你跟妈说实话,你还有多久?”

姜童鸢顿了顿,手慢慢攥紧:“如果情况好转的话,大概还能活两三年。”

姜母沉默了会儿,抹掉眼泪后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

“小鸢啊,妈查过了,你这个脑瘤很折磨人的。与其遭这个罪,不如不治了,以后妈照顾你。”

“以防万一,你先把这个签了,把你的房子和车直接转到你弟弟名下吧。”

姜童鸢郑元赫姜童鸢郑元赫章节小说全文阅读,看完结好文,就上本网站。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