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郑元赫姜童鸢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_郑元赫姜童鸢(姜童鸢郑元赫)免费全本言情小说_(郑元赫姜童鸢)最新章节

小颖 2024-03-24 08:28:32 11
小颖 2024-03-24 11
点击阅读全文

郑元赫姜童鸢 》小说主要是围绕着 姜童鸢郑元赫 的故事展开,是作者姜童鸢精心打磨的现代言情书籍,它的内容内容丰富多彩,下笔流畅,非常吸引人。小说精彩阅读:自杀!这两个字如天边一道响雷重重砸在郑元赫耳旁。他大脑一片空白,耳朵里也嗡嗡作响。“不可能……”郑元赫双眼茫然地摇了摇头,“这不可能。”说着他就要往山谷的方向走去。身后的警察和工作人员同时拉住他:“这位先生,请您冷静。

封面

《郑元赫姜童鸢》精彩章节试读

自杀!

这两个字如天边一道响雷重重砸在郑元赫耳旁。

他大脑一片空白,耳朵里也嗡嗡作响。

“不可能……”郑元赫双眼茫然地摇了摇头,“这不可能。”

说着他就要往山谷的方向走去。

身后的警察和工作人员同时拉住他:“这位先生,请您冷静。”

“郑先生,那边危险,您不能去啊!”

郑元赫置若罔闻,想要挣开他们的束缚:“小鸢不可能自杀,她答应了要好好治病的,她为什么要自杀?”

警察皱起眉:“她得了什么病?”

“脑瘤……”郑元赫下意识回答。

但回答完,他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

他没再挣扎,而是拿出手机发给了医院负责姜童鸢的脑科主任。

那边很快接起:“小郑,怎么了?”

郑元赫紧紧攥着手机,没发觉自己的声音都在发抖:“姜童鸢……她的病怎么样了?”

脑科主任沉默了片刻:“这件事姜医生原本不让我告诉你的,但你们是朋友,我想最后这段时间你应该陪在她身边。”

“半个月前,姜医生的癌细胞扩散了。她放弃了手术和化疗,时日不多了。”0

“咚!”

郑元赫的手机从掌心脱落,砸在地上屏幕瞬间开裂。

半个月前,正是姜童鸢和他说想要一个生日宴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活不久了?

她为什么不告诉他?

她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自己默默地承受着一切?

郑元赫眼前忽然划过几个小时前,他和姜童鸢生气,转身离去时她落寞的眼神。

那竟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当时他离开后,她该多难过。

今天明明是她的生日,他给她办这个生日宴就是想让她高兴,可他都做了什么?

那边,工作人员在接受警察的调查。

“姜小姐有跳伞证,她和这位郑先生都是我们这里的常客,以前姜小姐也独自跳伞过,所以我们才放心让她自己跳的。”

“姜小姐每一次都签署了高空跳伞免责承诺书,这次也一样……我们没发现她有什么异常,只是今天她来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好。”

听着工作人员的话,郑元赫心如刀割。

他甚至可以想象出姜童鸢决定用这样的方式赴死时,该是什么样的神情。

她本就因为生病的事情情绪低落,自己明明知道的……他明明不该一个人走的!

郑元赫深深弯下腰,胸腔里痛到好像能呕出一口血。

他急切地需要找到一个发泄口,抬手就想用力一拳砸在地上。

可落下的那一瞬,他又想起了自己的身份。

他是个外科医生,他的手不能受一点伤。

于是就连那一点能发泄的出口都没有了。

就在这时,医护人员抬着一个蒙着白布的担架走了上来。

白布上有几处被血染湿,不用掀开,许多人都已经不忍别开眼。

警察转头看向郑元赫:“郑先生,麻烦你过来确认一下死者的身份。”

郑元赫双脚如灌了铅一样。

他一步步走过去,走近了,差点一失力没站稳。

医护人员将那白布给掀开了。

郑元赫一双毫无光采的眼在望见那被血沾染半面的脸孔时陡然睁大。

“她……她不是小鸢!”

第12章

这一突变让在场所有人都怔住。

几个警察先回过神来走上前:“你说什么?”

郑元赫紧盯着那张已经扭曲变形的脸,心底隐隐的有什么要冲出来:“她不是小鸢,小鸢还没死……”

旁边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今天就来了姜童鸢一个客人,他们也亲眼看着她直到最低开伞距离还没有开伞,直直坠落了下去。

如今警方从山谷里把尸体抬了出来,死的却不是姜童鸢。

那会是谁?

怎么还有另一个人死在了山谷里?

事情一下变得严重,警察让基地里的人一个个过来辨认。

但人人都说没见过这个女人。

郑元赫抓住一个警察的手臂,语气急切:“她不是姜童鸢,就说明姜童鸢还活着,你们不派人去找她吗?”

“郑先生,你先冷静一些。”那警察将郑元赫的手拿开,“刚才我们已经在山谷里排查过了,再没有第二具尸体。”

“姜小姐许是坠入了水里,我们等下会派人去找。”

“但姜小姐降落时没有开降落伞,掉进水里的冲击力很大,就算她当时没有死,之后恐怕也没有力气游到岸边了。”

郑元赫身子一晃,刚有点光采的眼睛又黯淡了下去。

警察拍了拍他的肩膀:“这里不适合久留,你还是先回去吧。如果找到姜小姐的尸体,我们警方会通知你的。”

“节哀。”2

说完,警察便转身去给基地里的工作人员登记。

而那具无名尸体也被法医带回去准备解剖,寻找身份,验明死因。

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

只有郑元赫站在原地,感受着心脏好像被一点点撕开,泼了盐水,又被狠狠碾了一脚。

他怔怔地想,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想不清楚,失魂落魄地下山离开了。

这一路郑元赫心不在焉,车也开得很慢。

等到家,天色已然全黑了。

他开门下车,还没站稳,就看见一个人影气冲冲走来。

紧接着他就被狠狠推了下。

“郑元赫,你是不是疯了,你把我一个人扔下?你去干什么了!”陈佳霓面色愠怒,看上去多少有些狼狈。

她被郑元赫丢在山路上,走到一双腿快瘫软了才拦下好运碰到辆出租车。

而郑元赫直到此时看见她,才想起来还有她这么个人。

也才想起来在去跳伞基地之前,他的确与她在一起。

但想到姜童鸢的时候,他把陈佳霓全然忘在了脑后。

按说不该这样的……陈佳霓才是他喜欢的人,不是吗?

郑元赫心底涌起股异样的情绪,可那感觉太虚无缥缈,让他抓不住。

而这时面前的陈佳霓红了眼:“郑元赫,你是不是真不喜欢我了?当初可以你先和我表的白!”

郑元赫怔了怔,本能地开口:“不是……”

就在这一秒,他忽然发现自己脑海中姜童鸢的面容突然变得很模糊。

像有人拿着一块橡皮擦,要把她从他的记忆中彻底消除一般!

不要……

郑元赫抬手捂住太阳穴,竭力地想和那股无形的力量抗争。

他不要忘记姜童鸢!

头在顷刻间剧烈地疼起来,郑元赫忍不住,一个失力单膝跪在了地上。

他为什么突然就想不起来自己和姜童鸢是怎么认识的了?

为什么他的心跳也不属于自己了?

郑元赫头疼欲裂,浑身冒出冷汗。

就在他快要撑不住的前一秒,他落入了一个柔软的怀抱。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