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许初允顾闻祈小说在线看书免费阅读_老板他沦陷了全文阅读无弹窗(许初允顾闻祈)

小丽 2024-05-15 22:13:04 9
小丽 2024-05-15 9
点击阅读全文

老板他沦陷了 的主角是 许初允顾闻祈 ,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由作者许初允编写,这本书层次分明,字字珠玑,许初允顾闻祈的内容概括是:许初允状似看车外风景,实则偷偷瞟了旁边的男人一眼。江闻祈搭着腿,靠在座位上,指尖在手机上轻点几下,车载音响响起富有节奏的蓝调音乐,舒缓、悠然,冲淡了几丝凝滞的尴尬。他似乎很忙,垂睫接了一个又一个电话。

封面

《老板他沦陷了》精彩章节试读

许初允状似看车外风景,实则偷偷瞟了旁边的男人一眼。

江闻祈搭着腿,靠在座位上,指尖在手机上轻点几下,车载音响响起富有节奏的蓝调音乐,舒缓、悠然,冲淡了几丝凝滞的尴尬。

他似乎很忙,垂睫接了一个又一个电话。

察觉到她的小动作,江闻祈微微侧头,“怎么?”

许初允开门见山:“江先生是专门来问我答复的吗?”

江闻祈摁亮手tຊ机屏幕看了眼,“还没到三天。”

许初允不说话了,脑子乱糟糟的,没有答案。也没想好这只猫到底该怎么办。

想了想,许初允决定先道谢:“江先生,刚才多谢您了。不知道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此时恰好有车开着灯相对而过,光影交错里,他的侧颜轮廓更显深邃分明。

许初允隐约听到江闻祈轻笑了一下,“这算什么麻烦。”

语气浸着淡淡的不以为意。

认识以来,许初允第一次听到他语气里居高临下的分明情绪。

在这之前,他一直好像一个高强度运转的精密计算机处器,冷淡,克制,一切尽在掌握,从容淡然。没有什么多余的、不相干的情绪,从头到底牵引着节奏走。

车就在此时到了目的地。

顾不上别的,车门自动打开后许初允便解开安全带,抱着猫咪飞速快步冲了进去。

已是深夜时分,宠物医院却白灯如昼。

“小姐您好,宝贝是怎么了?”前台的年轻女生抬头问她。

许初允三言两语描述清楚情况,前台明白了,“那您先放在这里,我马上去叫值班医生,先做个抽血拍个片检查一下。”

“好的。”许初允目睹着她小跑而去,看向白桌后的另一位值班人员,“怎么收费呢?”

值班的年轻女生笑容和煦,“您是顾老板的朋友对吧?不用付费。”

“顾老板?”许初允在脑海里检索着这个名字,“您是不是搞错了?我不认识这位。”

年轻女生笑容不变:“十分钟前顾老板交代过,他的朋友马上会到,不是您还能是谁呢?放心,您家宝贝在我们医院的所有治疗都是免费的。”

十分钟前。

想起在车内时江闻祈曾经打过的几个电话,她下意识地朝门外看去。

江闻祈在大厅外面。

他低头看了眼手表,五分钟过去了,去旁边商城买衣服的陆林还没回来。

隔着透明的玻璃,江闻祈远远看了一眼。

许初允站在治疗室外,低着头来回踱步,双手抱胸,身上还穿着那件湿透得彻底,仿佛能滴水的毛衣。

看着就冷。

他轻轻啧了一声,解锁手机。

在治疗室外来回踱步的许初允听到手机铃声响,在安静的厅内很醒目。

她低头,微信跳出一条新消息。

W:【出来。】

许初允不明所以,回望了一眼门紧闭着的治疗室,里面隐隐约约传出医疗设备的轰鸣嘈杂声,还是依言走出了门外。

繁华夜色里,深夜时分的江城依然繁忙,车流如织,高楼大厦运转着,星星如钻点缀在漆蓝色的天幕,好似永不落的星光之城。

晚风徐徐,枝叶飒飒作响。

江闻祈双手插兜,身姿笔挺,姿态有些散漫不羁,与夜色融为一体,目光漫不经心地落在许初允身上。而那件质地考究剪裁利落的西装外套,正搭在他弯起的肘间。

21

许初允在他面前站定,她本身身高不低,甚至算得上高挑,此刻仍需要微微仰头去与他对视,“怎么了江先生……”

话音未落,那件搭在肘间的外套便被主人扔了过来,许初允下意识地伸手接住。

“穿上。”

他语调平淡,没什么情绪,比起关心,更似命令。

触感面料细腻厚实,温热,还带着男性独有的体温,很淡的男士香水钻入鼻腔,秋冬木质香调,让人想起波士顿落叶纷飞的秋天,阿尔卑斯雪山下的木屋,沉静克制,内敛却又贵重。

冷风吹过,湿漉漉的衣服黏着皮肤,许初允冷得打了个寒颤,没有再推辞,“谢谢江先生。”

西装袖子长出来一截,很好地将她整个人包裹,隔开了刺骨寒风,只余温热。

“江先生,您还有事的话可以去忙,我这边一个人就可以了。”

许初允斟酌着措辞,温声开口,“非常感谢您的帮忙,今晚麻烦您了,等过两天拍完戏,我想上门探望一下 jiang ye ye ,可以吗?”

无论如何,今夜江闻祈帮了她,是不争的事实。

江闻祈已摸出烟盒,宝石蓝的烟盒夹在修长骨感的指间,“介意吗?”

他嗓音淡淡,比夜色更凉。

许初允摇了摇头。

江闻祈抽出一根,虚拢着,咔嚓一声,打火机砂轮跳跃出蓝金色的火焰。

一点微弱的红光在秋夜里明灭。

徐徐的白烟散开,被秋风吹散,烟味意外的并不刺鼻,似是加了蓝莓爆珠,带着淡淡的果香,清爽淡雅,柔和且醇。

“不必,等你忙完送你回去。”

他侧头吸一口烟,才回答许初允的上一个问题。

许初允下意识循着他的动作看去,近距离才看清了他左手白金陀飞表下,青色的纹身。

似乎是一串英文字母。

白雾顺着指间蔓延到腕骨,看不清具体是什么。

许初允收回视线,“那您要不要去里面坐一会儿?外面冷,我再帮您买杯热饮。”

江闻祈转头看她,薄唇轻轻上挑,“怎么,许小姐把我当做冷热不知,无法自的成年人了?”

许初允:“……”

她有这个意思吗?

左右今晚对方帮了她大忙,她忽视掉对方语气里的淡淡嘲讽,深吸口气:“那江先生,我先进去了。”

江闻祈没说话,只垂眼看着许初允重新进入医院大门。

自动门开合,空气里响起一个有几分幸灾乐祸的男声:“让我看看是哪阵风,把我们江少都给吹过来了。”

江闻祈侧头看向声源。

便看到好友顾明泽一身黑,指尖勾着个兰博基尼的车钥匙,笑得不怀好意地看他。

早在助安排来最近的这家宠物医院时,江闻祈就料到了这一幕。

他懒得多给顾明泽眼神,只吁出一口烟,神情淡然。

有值班的兽医和前台从门口路过,进门前都不约而同地朝这边打招呼:“顾老板晚上好。”

顾明泽挥了挥手作为回应,目光又回转到江闻祈身上,尾音微扬,“你还没说呢,今天怎么突然来我医院了?接到电话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以为你被绑架了。”

不怪他有此疑问。

当初留学时,他们几个玩得好的兄弟经常周末一起轮流去彼此家里聚会。

然而每次轮到来他家时,江闻祈绝不赴会,宁愿在图书馆赶课题作业,也不愿意来他组的局。

22

只因为他喜欢猫狗,别墅里养了一只缅因一只布偶兼一只金毛。

他气急败坏问江闻祈怎么就不给他面子时,男人是这么回答的——

“味儿太重了。”他眼皮也没掀,就这么懒倦地、不以为意地口吻道:“什么时候不养了,把你的别墅彻底打扫干净,没有一丝猫毛了,再说吧。”

顾明泽:“……”

恨得牙痒痒,却又拿他没什么办法。

现在听说他要来自家的宠物医院,早在前台接到江闻祈助的电话时,顾明泽就丢下别的局,直接赶了过来。

无他,过来看看热闹。

“怎么,终于良心发现曾经对我的精神伤害,来慰问我了?”

顾明泽并不在意江闻祈的无视,笑眯眯地伸手想勾住江闻祈的肩,被对方一个闪避躲开。

他收回手,继续侃侃而谈:“还是说,明白我说的动物医疗是个很有前景的行业了?你要不来投资试试,别不信,我真的很看好这一行的发展。”

“毕竟现在生育率下降,未来会有很多人养宠物作为慰藉,你出一个亿,我可以给你……”

“顾明泽。”江闻祈凉凉出声打断他,“我今天刚结束大大小小十几个会议,不是来这儿听你讲项目的。”

“想讲也可以,把方案准备好,走评估审批。”

顾明泽:“……”

老板他沦陷了 完结全文阅读内容真是很不错呢,书友们一起来看吧!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