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贺柏年宋汐高赞小说完结阅读(贺柏年宋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贺柏年宋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xiaoyang 2023-12-07 18:15:10 22
xiaoyang 2023-12-07 22
点击阅读全文

情不该被指责吗?想要漂漂亮亮和有人疼爱,那就好好的做自己啊,让自己成为一个浑身发光的人,自然有人喜欢有人疼爱。

也许她有她活着的不容易,人活着谁又是一帆风顺的呢?老话说得好,没有梧桐树,引不来金凤凰。你要是棵根都烂了的破树杈子,连麻雀都不稀得落,怎么可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呢。

我确实不谙世事,我身边的人多数也真的都在尽他们所能的惯着我,但所有我想要的东西,都是靠我自己去争取,我努力读书,努力画画,努力做好一切关于我的事情,就是爱情我也做到专一不悔,所以我才有今天,这是我努力的结果,不只是被惯出来的。

原生家庭不好,可能会给她带来一定的困扰,但不妨碍她成长为一个优秀的人。

她可以和我们一样读书,那当然也可以和我们一样去努力创造未来,而不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做一只寄生虫,由别人帮助她实现夙愿。

更何况,她的原生家庭,在她十五岁之前,比我的家庭要好的多,那可是高官之家,十五年还不足以塑造她的品行吗?

明明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明明是欲壑难填,明明是心性不定左右摇摆,还说得这么委屈。

花蕊的心思,我真是不能理解也不敢苟同。

这让我对她的那点怜悯和心疼瞬间消失殆尽。

我是好心帮她,没有看她热闹的意思,却换来她的一顿不满和责骂,想想也是自己找的,就多余管她,让她自生自灭多好。

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也真是不值得,可惜了机票,改签好贵的。

宋汐给花蕊垫付了医药费,又给她雇了一个护工,等到一切都安顿妥当,已经快十一点。

我们一群人集体离开,剩下花蕊自己留在病房里。

不是我们没有同情心放她一个人在医院不管,而是管不了。

关门时我回头看了一眼,花蕊抻起被子盖住自己,洁白的被单微微的颤抖。只是不知道她的哭,是为自己的言行感到羞愧,还是失去孩子而感到的痛苦。

不管哪个原因,都是她活该罢了。

海蓝受惊的小鹿似的跟着宋汐,战战兢兢的小样子,倒引起宋汐的注意。可能想到是他的原因导致她受了惊吓,难得的起了愧疚之心,对她的态度好了许多,至少不像先前那样冷冰冰的让她不敢靠前。

第309章完了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大哥说既然遇上了,就一起吃个饭。十一的假期还没过去,也算凑在一起过个节。

宋汐说自己还有事要回学校,问海蓝要不要和他一起回去。

贺柏年宋汐高赞小说完结阅读(贺柏年宋汐全文免费阅读)_贺柏年宋汐全文免费阅读

小姑娘揉揉肚子,毫不迟疑的跟在宋汐身后上了出租车,她上车前回了次头,我对着她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她了然的笑了,朝着我郑重的点头。

但愿海蓝的单纯和明媚能够拯救宋汐那快要腐烂的灵魂,让他变回从前风光霁月的少年。

“唉,女大不中留啊。”

我感慨的摇头叹息,逗得大哥含笑斜睨我,“怎么担忧得像老母亲似的?走吧,带你去吃饭,想吃什么?”

“随意好了,不是太饿。”

大哥选了一家不大但看上去很干净的饭店进去,服务生给我们找了个相对安静的卡座。

我和大哥面对面的坐着等餐。

我想起来还没告诉妈妈回不去的事情,掏出手机,脑子里琢磨该怎么和妈妈说不回去的事,结果大哥说他已经通知过我爸妈了。

“我爸妈说什么了,很失望吧。”

“失望确实有一点,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要我好好照顾你,还说有我在,她们放心。”

“大哥,你这样真的会把我惯坏的。”想起花蕊说的话,在家里爸妈惯着我,出来读书这几年,大哥惯着我,几乎没什么事要我自己做的。总的来说,确实是被惯得够呛,快成废人了。

“惯坏才好啊,把你惯成巨婴,没有自理能力那种,你就会离不开我,一辈子赖着我一个人,多好。”

“可我会觉得自己好没用。”我半趴在桌边不无遗憾的说。

想想青青她们,多数的事情都是自己处理,看着她们风风火火闯九洲,就觉得好威风。

其实,花蕊的话多多少少的对我产生点影响。

大哥伸手掐了下我的下颌,“胡说,宝贝的画一级棒,学校的成绩一级棒,连吉他都弹得一级棒,怎么会没用呢?不许妄自菲薄。”

我侧头考虑一下,也是这个理儿,但成长是必须的,我不能永远享受而不懂得付出,“爸妈年纪大了,你也比我大那么多,以后肯定需要人照顾,我会好好学习如何照顾人的。现在你照顾我,等你老了我照顾你。放心好了,我会学会熬汤的。”

大哥被我气坏了,伸手掐着我的脸蛋儿威胁我。语气是恶狠狠的,实际只是微微捏了一小下,“胆肥了,敢嫌弃我年纪大。”

冤枉,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就是单纯的想要以后照顾他,让他也享享我的福嘛。

和大哥玩儿得正开心呢,饭店门口闯进一个人,见到大哥眼睛一亮,冲到我们的桌边,累得拄着双膝牛喘,“凌老师,手机请不要放静音好吗?学生我为了找你,真是走遍千山万水、又越过险滩戈壁,一个多小时,连口水都没喝上,累屁了。”

小男生脸上还带着几分青涩,面孔也很生,显然是大一新生。

我被他逗笑了,大哥那张在学生面前的严肃脸也多了一丝笑纹,他掏出手机看了看,好家伙,十几个未接来电,微信上也几十条语音加文字消息。

“不小心按了静音键,辛苦你了,急着找我,发生什么事?”大哥左手握拳抵在鼻尖,掩住喉咙里的笑意。

小男生终于喘匀了,眼睛瞧着桌上已经上来的两道菜,咽了咽口水,“凌老师,有没有可能一边吃饭一边述说呢,学生找了您一个多小时,腿都跑细了,肚子里边现在是钟鼓齐鸣,都快能开音乐会了。”

他的幽默逗笑了我们,大哥按铃要服务生添了套碗筷。

原来是校方合作的一个新项目,甲方的人员突然决定下午过来调研,大哥做为项目牵头人,必须随行。而且还有一些先期的准备工作,需要大哥参与和把关。

这回是真的完了。

我就说嘛,想回南城,哪有这么简单。

好好一顿饭,吃得滋味儿全无,还攒了一肚子失望。

吃过饭,大哥叫车把我送回家后再去学校,家里没有人我自己在家也没有意思,便想要去水晶屋画画,索性一起回学校。

下车前,大哥揉着我的头发要我乖一点,离危险物品远一点,发生什么意外机灵一点。

都什么时候了,就看不到我受伤的心灵吗?就只顾着你自己那点利益,也考虑考虑我好不好。

我强颜欢笑的和他说再见,大哥的眼睛紧盯着我,带着浓浓的警告。直到我一再的表示他的意思我明白,三个一点全都铭记于心,他才放心的下车离开。

这是男朋友吗?简直就是醋精好不好。

多日未来水晶屋,也没摸画笔,今日再次进入,发现居然有点想念。

看来我这辈子是和画笔分不开了。

正是国庆假期,同学们不是回家就是结伴出去旅游,水晶屋里只有林子巍和一个面生的小女生。

女生坐在画架前,笔握在左手心,右手指着画上的某个部位说着什么,林子巍站在她身边耐心的倾听。

见我进来,林子巍先是愣了一下,很快直起身子,有些局促的挠了挠头发,转头朝我笑了笑,“学姐怎么过来了,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

不知什么时候,这家伙对我的称呼又变成学姐了,态度变得分外恭敬,挺突然。

不过,也挺好。

“处理完了,参赛的事情准备得如何了,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基本就绪,有事情我会和你说。对了,这次的参赛,你要不要联名?如果要的话,我加上。”

这次的比赛我并没有报名,作品取自他们自己,我只是做为顾问从旁协助,根本没做什么事,取得好成绩也是他们画得好,和我没什么大关系。

这种情况之下,我怎么可能那么厚的脸皮的要求联名,“我又没有作品,不必报我的名字。我过去了,你们有事再叫我。”

我走出几步,听到小姑娘压着声音问林子巍,“师兄,这个姐姐就是你的女神吗?”

林子巍默了一会儿,说,“她是京大美术系的女神,不是我一个人的。”

“哦,姐姐个子好高啊,身材太好了,说话的样子也好酷,太漂亮了,有男朋友吗?”

“有啊,学姐的男朋友是美术系男神。不过是禁欲系,别多想哈。”这句话我听着说得有点勉强。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a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