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揭开书迷热搜《苏晚研蒋厉庭》背后的神秘面纱!主角蒋厉庭苏晚研的故事为何成为追文焦点?

小芳 2024-03-02 05:48:48 28
小芳 2024-03-02 28
点击阅读全文

苏晚研蒋厉庭 书中的两位主角是 蒋厉庭苏晚研 ,由网络大神苏晚研编写而成,这本书精妙绝伦,让人爱不释手,本文主要描写的是:好像还正要找工作一样,你这不是开服装厂么,干脆招进来吧,说不定近水楼台你先得月呢。

封面

《八零美人:嫁个万元户养崽崽》精彩章节试读

好像还正要找工作一样,你这不是开服装厂么,干脆招进来吧,说不定近水楼台你先得月呢。”

蒋厉庭低头在捧着的单子上认真的算着,鼻尖溢出轻嗤道:

“都说像富家千金大小姐了,还用得着来这一片找工作,哪来的骗子,说不定正是想接近你这种人傻钱多的,

再说了,我这里开的工资,可从来不缺人,没点关系的都进不来,我还亲自招她进来,多跌我面儿。”

苏晚研处在他隔壁的厂门口,闻声脚步一顿,撩起眼皮望过去:

这人........好讨厌呐。

裴夜略微尴尬,推了把蒋厉庭道:

“厉庭,我觉得她应该听见了,正在看我们呢。”

蒋厉庭胳膊被推歪,笔尖在白纸上“呲溜”一声,划下一道痕迹。

他剑眉蹙起,不耐烦的回过头,语气极度不好道:

“别推老子,这可是跟钱有关的,算多了工资再发下去,老子多亏.......”

他话未说完,只见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道曼妙背影渐行渐远,

她脊背挺直,黝黑长发披散在身后,果绿色碎花裙是收腰设计,勾勒出不盈一握的腰肢,看着就好像很软的样子,

高雅娉婷的气质,更是在如织人流中割裂出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

蒋厉庭迟迟说不出话。

裴夜勾着唇,幸灾乐祸道:

“看吧,我就说好看,可惜喽,你没看见她长什么样,还把人家给得罪了,

小心以后有些什么妙不可言的缘分,因为今天的话,难搞奥。”

蒋厉霄抽了口烟,袅袅薄烟自性感薄唇涌出,

他双眸微眯,视线很是用力的看着苏晚研的背影,嘴硬道:

“切,也就背影还.......一般般吧,我眼光高着呢。”

裴夜唇角轻扬,看破不说破道:

“行吧,那赶紧把你黏人家身上的眼睛收回来,不是说要去我家吃饭么。”

“那我先去供销社买点东西,总不好空着手去。”

蒋厉庭算好单子见没问题,和周六交代好就往供销社走,

刚进门,就发现柜台前出现那抹熟悉的曼妙背影,

他脚步一顿,随后犹豫不过半秒,默默往米面油粮区域走。

裴夜眸底溢出戏谑,一眼明了他的心思,打趣道:

“厉庭,你去那边做什么?我家里不缺米面粮油的。”

“我家里缺呀。”

蒋厉庭耳廓绯红,声音不自信的道完,在拥挤的人群中,朝苏晚研靠近。

裴夜好笑道:

“是呦,你家不仅缺米面粮油,还缺媳妇呢。”

苏晚研听见声音,就知道是那两个人,

她抿了抿唇:又是那讨厌鬼。

恰好此刻,服务员在给她称米,称杆吊的高高的道:

“这1块1毛钱了,行不行?”

苏晚研压根不好意思说出家庭的窘迫,她小幅度的摇了摇头,递出手里的一块钱。

服务员不耐烦的从布袋里挖走一部分米,又拨动称杆道:

“就你事多,七毛钱一斤的大米,我这一会给你挖多了,一会给你挖少了,哪能真正好,净瞎耽误我时间。”

蒋厉霄已经走到苏晚研身后,他动作一顿:这还是个落魄千金,回小县城躲债的?

苏晚研知道国营企业的营业员各个眼高于顶,吵起来也是自己吃亏,

而让她花自己的私房钱,养活一大家子,那更是不愿意,索性服务员也没为难,

她抱着称好的米转过身。

“砰”的一声,

猝不及防的撞上一具高大的身躯。

周围人潮拥挤,蒋厉庭敛眸凝向撞在自己怀里的少女,

只见她盈盈美眸仿佛含着春水般撩人,唇瓣不点而赤,五官精致到似上帝的宠儿,

4

他心脏骤然乱了频率的慌跳,像力士疯狂击打鼓面,声声震耳,俊面也跟着烧了起来,语气极度不自然道:

“你.......你叫石开么?我那会在厂门口说的话,不是故意的,还有你是不是找工作,我那里缺人,你可以到我那里去。”

石开?

什么鬼?

苏晚研眉心轻蹙,已经把他归类到讨厌和他说话的人行列,她偏身就想走。

倏而,蒋厉庭急忙伸出一条手臂拦住,深怕和她再次错过道:

“你还没跟我说你具体叫什么呢?”

苏晚研猝不及防,纤腰撞上他的精悍臂弯。

蒋厉庭感受到臂弯处传来的柔软,大脑神经好似有团烟花炸开般极致兴奋,

他俊面似炙火烧过的滚烫,火速收回手,深怕留下不好印象,局促的解释道: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不过我真的想知道你叫什么?是县城人么?

我怎么没见过,还是过来走亲戚的,那你亲戚家,住哪呀?”

哪怕再是冷静的人,芳心一动的刹那终归会失了分寸,一改先前淡漠性格,变得手足无措。

苏晚研娇颜绯红,退后一步往旁边走,瞥了他一眼,觉得前后反差有点大,但也压根懒得搭。

蒋厉庭见她想走,着急道:

“喂,你告诉我住哪条街也行呀,不然我怎么找你呀。”

周围人好似看戏一般,目光戏谑的全投向两人。

苏晚研面颊越发涨红,听蒋厉庭还在不断追问名字,

她气的抽出苏念念的纸和笔,写下一段话。

“刺啦”一声,

纸张被撕下,拍在蒋厉庭怀里。

他拿起来看着,一字一句的读着道:

“臭——琉——芒。”

他读完后,没注意到周围人传来的轻笑目光,美滋滋道:

“这年头还有姓臭的么?不过琉芒这名字真别致。”

裴夜似还没反应过来,神情微怔,随后拍了他一下道:

“不是,庭哥,你再品品,这名字不对劲,你不能看上一个钟意的,就连脑子都没了呀。”

“有什么不对劲的。”蒋厉庭眉眼扬起的再看了眼纸张,倏而脸色一僵:

臭流氓?

骂我的?

周围传来肆无忌惮的轻笑。

蒋厉庭是附近蒋家村的人,虽然小学都没读完,

但从小就脑袋聪明,经常走南闯北的挣钱,后来慢慢就在县城开了服装厂,

然后这两年一跃成为有钱人,在这一片是无人不认识,其中有人打趣道:

“蒋老板,你这该不能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吧。”

裴夜好笑道:

“就是,我可记得某人说过你厂里工资开的高,从来不缺人呀,这亲自招的,也不嫌跌面儿了?”

蒋厉庭顿时语塞,随后支支吾吾道:

“那会不是说话得罪人家了么,给人安排个活干就当补偿了。”

裴夜轻笑了声道:

“你给人腿打断的时候,也没看你给过人补偿,那会就说了两句话,就想补偿了?你什么时候竟然长良心了。”

蒋厉庭没会,眼睛再次瞟向苏晚研,

她的身影曼妙,染上落日的余晖,漂亮的像一副画,

他耳廓霎时再次通红,心脏又是不规律的强跳,朝着周围人道: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