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蒋厉庭苏晚研最新章节阅续_蒋厉庭苏晚研最新篇章

小珂 2024-03-02 05:45:00 16
小珂 2024-03-02 16
点击阅读全文

蒋厉庭苏晚研 书中的两位主角是蒋厉庭苏晚研,由网络大神苏晚研编写而成,这本书形神具备,韵味无穷,蒋厉庭苏晚研讲述了:处在厨房的苏晚研被他羞辱的面红耳赤,她抿了抿绯唇,敛下长睫:这流氓,可真能侮辱人。裴夜拎着礼品走进厅内,轻笑着接了声道:“可能你们刚回来,没听说过他的名头,这追他的女人呀,可从厂这头排到那头,你女儿欠债还想插队,做梦也不能想的这么美的事呀。

封面

八零美人:嫁个万元户养崽崽 》精彩章节试读

处在厨房的苏晚研被他羞辱的面红耳赤,她抿了抿绯唇,敛下长睫:

这流氓,可真能侮辱人。

裴夜拎着礼品走进厅内,轻笑着接了声道:

“可能你们刚回来,没听说过他的名头,这追他的女人呀,

可从厂这头排到那头,你女儿欠债还想插队,做梦也不能想的这么美的事呀。”

苏国志听不下去,胸腔轻颤道:

“不带你们这么羞辱人的,你就是愿意娶,我也不会把我女儿嫁给你这种人。”

蒋厉庭双眸危险眯起,性感薄唇吐出袅袅白烟,他一把揪住苏国志的衣领,狠戾道:

“操,你还一副吃了亏的样子,老子话今天搁这,要么给房子,要么打断你一条腿,再给房子,

至于想用女儿平账这种事,你女儿就是脱光了躺我面前,我也不会多看一眼。”

苏晚研羞愤难忍:“.......”

而李翠岚深怕房子不保,着急道:

“不是,研研很漂亮的,就是没做过饭和家务,其他做的都很好,你不吃亏的。”

蒋厉庭漆黑墨瞳迸发火光,俊面冷肃寒冷沉,睨过眉眼道:

“妈的,一个女人连家务和饭都不会做,懒成这样还想给我平账,

我看你是想给老子找祖宗,我有今天,要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你这倒好,要平四千块钱的账,还他妈用废物填给老子。”

裴夜也觉得这家人有点侮辱蒋厉庭的意思,刚想再帮两句,

可不经意间,瞥见站在厨房内低敛着眉眼的苏晚研,

他瞳孔惊睁,慌忙用手肘抵了抵蒋厉庭:

这缘分,算彻底被他自己糟蹋光了。

“搞什么?老子正他妈要账.......”

蒋厉庭被杵的不耐烦偏过头,

恰好,苏晚研轻抬湿红的美眸,神情凄楚的望了过去,

霎那间,两人四目相对,时间仿佛静止一般漫长。

蒋厉庭话音猛顿,整个人如同被当头一棒,大脑凌乱成一团浆糊,

复而,意识到是自己刚才这番羞辱的话才惹得她哭,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完全不复先前那般盛气凌人。

苏国志被他揪住衣领,气的大脑发懵,血压飙升,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旁边的周力没注意到两人情况,还在喋喋不休:

“就是,我庭哥将来娶媳妇,一分钱不花,就有大把随便他挑的,

你女儿都是个啥也不会的废物,就是倒贴,咱庭哥也不会要的。”

蒋厉庭单手还保持着攥住苏国志衣领的动作,他突然激动道:

“要,我要她,我现在就让人去订酒席,我今天就要洞.......不对.......结婚。”

他向来看钱重,可见到她的一刹那,哪怕明知四千块钱彩礼在这个年代属于天价,但依旧强烈的想要她,

甚至也知道今天算是把苏晚研得罪干净了,若是按正常追求,

恐怕一辈子都摸不到她的衣角,所以机会摆在面前,就绝不能放过。

此刻,厅内是十足的安静,几人神色不一,似各有所想。

周力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偏头看他,

刚好,也看见苏晚研,他本来还质疑的眼神,顿时变得清明道:

“哎,我这就去饭店帮你订酒席。”

苏晚研低敛下脑袋,指腹细细摩挲着手腕红绳,一言未发。

蒋厉庭唇角轻勾,大脑神经持续兴奋,

总觉得今天被上天眷顾了,碰到喜欢的姑娘,还能成为自己媳妇,竟然有种恨不得现在就带回家的冲动。

李翠岚笑得合不拢嘴:

“你能这么想就对了,研研,快出来,见见你丈夫,这蒋老板呀,

人长得好,关键还能干,做的服装生意可大了,你说说这到哪去找这么好的男人。”

8

蒋厉庭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拽着苏国志的衣领,

他惶然松了手,还顺带替他了下衣服,语气不复方才盛气凌人,反而略带点讨好道:

“你看看这褶的,我明天就让人给你买两身衣裳,还有今天来,

我可是特意给你带了礼物的,刚刚话赶话,忘了拿给你,我可是个文明人,上门哪能不送礼。”

话罢,他一把扯过裴夜手里的礼品,一股脑塞到苏国志怀中。

裴夜还保持着抱礼品的动作,眸光惊诧:

这不是送给我家的么?还能这样用上?

苏志国当即把礼物推了回去,刚想开口,却看见李翠岚微隆起的肚子,

他眸光微晃,顿时犹豫住了。

厅内气氛陷入僵持,落日余晖斜入窗内,笼罩着苏晚研,她眼眸通红,心底大致有了数,

曾经她是父亲眼中最重要的人,可现下,到底还是被人彻底替代了,

她敛下长睫,能预见未来生活的悲哀,一滴清泪顺着眼角滑落,细细抽噎了声:

“今天你要是敢拿我抵债,那我就当还了你的养育之恩,但是你卖了我,就不能卖念念了,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的声音清悦带着一些哽咽,似泉水叮咚,极为好听。

蒋厉庭神情微怔,随后悦然的凑近她:

“你还会说话呢?”

苏晚研湿红的美眸瞪了他一眼,

她自小身处高山,身旁全是知书识礼的同阶层人,心底对于嫁给这种口吐脏话,行径痞匪的人,十分排斥。

蒋厉庭目光黏在她脸上,丝毫没在意她的想法,唇角恨不得咧到耳后根道:

“原来你叫研研呀,这名真好听,放心,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苏国志重重的叹了口气,可还不待开口,李翠岚仗着肚子,知道能拿住他,又深怕蒋厉庭反悔,着急道:

“既然这样,那你赶紧带走吧,这账就算平了啊,以后可不准找我们家要钱了,我们互不相欠。”

蒋厉庭也怕苏国志变卦,急忙把借款单拍给他,就拉着苏晚研的手往外走,

她的纤手软嫩细滑,蒋厉庭一想到这种身处高阁的白玉珍珠,即将是自己媳妇顿时有些心猿意马,耳廓绯红道:

“媳妇,我这就带你回家,你那衣服啥的,都不用要了,明天全换新的,咱家什么都不多,就是衣服多。”

“我自己会走。”

苏晚研极为反感,往外抽了下手,可倏而,蒋厉庭不舍得松,攥的更紧,耳廓炙烫道:

“你现在可是我媳妇了,得给我牵着。”

苏晚研顿时语塞,知道自己是抵账的,

也不敢太抵抗,只能低敛着眉眼,任由他不规矩的摩挲着自己的手。

“放开我姐姐,你个臭流氓。”苏念念冲出来,肉坨一样往蒋厉庭身上扑,哭着道。

蒋厉霄着急带着苏晚研回家,自然没那么好的耐心,他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吓唬道:

“你都骂我流氓了,信不信我揍你一顿?”

苏念念吓的“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鼻涕跟面条一样挂着,一抽一抽的道: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