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傅龙宸夏安禾(傅龙宸夏安禾)在哪里免费看-小说(傅龙宸夏安禾)全文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aku 2023-12-05 23:21:37 20
aku 2023-12-05 20
点击阅读全文

“至于妞妞,你觉得自己配做她的母亲吗?母亲会一次次的利用自己的孩子吗!”

见男人这么说自己,姚燕玲也索性不装了,眼眶的泪顺势夺框而出。

“我能有什么办法?”她双目通红,声音颤抖到发颤,“你知道妞妞亲生父亲的那个德行,我能有什么盼头,我只能回来找你,我也是真的爱你啊……”

她上前抱住男人的后背:“龙宸,我们一家三口不是一直都相处的很愉快吗?”

“那些日子,你都忘了吗?”

都到现在了,姚燕玲还在口口声声的说爱。

傅龙宸眉头拧成了结,用力的掰开姚燕玲的双手,厉声警告:“我对你的帮助,全都是出于对群众的照顾,一点私心都没有。”

夏安禾走了,他的心也死了。

真的不想再纠缠,只想往后余生好好守着那抹黄土。

对于姚燕玲这个恶毒的女人,他只想离得远远的。

“如果之前让你产生了误会,那么我只能说抱歉。”

说着,头又开始痛了,他对着地上的女人说:“如果你要是真的在乎妞妞,就好好把她培养成三观正的孩子,别像你一样!”

“你做的那些事,我都会如实汇报给你文工团领导和政府机关,安禾不能平白无故受那些诬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本来还在地上哭的姚燕玲这会突然笑了,笑得像个小丑。

“傅龙宸,你口口声声说,要让妞妞得到好的教育,可是你却亲手害她的母亲没有工作。”

“你说我是坏人,那些坏事都是我做的,可是……难道不是你给我的希望吗?”

姚燕玲扶着沙发站了起来,一双杏眸充满了恨意:“说到底,你才是那个坏人!”

“夏安禾对你的失望,是你一步一步亲手造成的,你真的很残忍,我恨你!”

说完,姚燕玲像是疯了般,大笑着走了。

残忍?恨你?

傅龙宸夏安禾(傅龙宸夏安禾)在哪免费看-小说(傅龙宸夏安禾)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

这些词让傅龙宸久久愣在原地。

即使外面没了那个疯女人的声音,可那些话还是在他的充斥着他的耳朵。

他眸色深沉地看着桌上夏安禾的照片,声音发颤:“安禾,你是不是也恨我?”

没有回应,再也等不到回应。

刹那间,愧疚如同藤蔓紧紧缠在他的大脑,模糊了视线。

痛到恍惚,好似有千万支虫子在爬,啃噬着他的大脑。

紧接着,眼前彻底发黑,失去意识……

昏迷间,他好像看到有个熟悉的影子抚上了自己的额头,着急呼喊着他的名字。

“龙宸,你别睡,你千万别睡……”

第18章

再次醒来,周围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傅龙宸恢睁开了双眼,入目的都是病床前秦母担忧的眼神。

“妈,你怎么来了?”

嗓子像是烧了一把火,艰难的发出沙哑的声音。

秦母红着眼给他往背后垫了枕头,心疼地看着他:“要不是军区领导给我们打电话,你是不是都不打算告诉我们,你生病了?”

说着,又给他倒了一杯温水。

傅龙宸接过水,喝了两口,喉咙总算好受了些,正要开口,病房门被推开,秦父和医生走了进来。

对他一番细心检查后,秦母连忙关切的问:“医生,我儿子……”

医生看着傅龙宸,沉重的问道:“秦团长可是之前在部队受过伤?”

他没有隐瞒,如实的说着:“曾经在战场上被弹片袭击,大脑被划伤,但是只是脑震荡。”

“那当时可有去医院处理过伤口?”

听着医生话里的意思,傅龙宸顿时察觉到一丝异样。

当时正在外地,没有那个医疗条件,当时也没有什么大事,就也没注意。

他看着医生,眸色深沉:“王医生,你有话就直说吧。”

最近经常头疼,他大概也猜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

而一旁的秦母也瞬间慌了神,抓着医生的手,焦急的问道:“医生,我儿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是很严重吗?”

王医生安抚着秦母,又看了下秦父,这才对着傅龙宸继续开口。

“秦团长,你之前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导致大脑里遗留了血块,这次您又因为失去夫人,伤心过度才会引发并发症,所有才会时常感到头疼。”

“医生,那应该怎么办?”

王医生郑重的回:“我看了秦团长的头部扫描结果,目前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动手术,但是你们也知道手术有风险和术后并发症。”

敏锐地察觉到并发症这三个字眼,傅龙宸深邃的眼眸看向医生。

“什么并发症?”

王医生沉默了一瞬,才回:“有可能会失去部分记忆……”

对于是什么记忆,不用明说傅龙宸也明白。

“我不同意这个治疗方案。”

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让他忘记夏安禾,他做不到,也不想这么做。

医生彷佛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病人不愿意,也就没有再强求。

“还有一个方案就是药物治疗,只是秦团长脑海里的血块面积大,恢复的时间也慢,治疗效果也不一定会达到预期。”

“好,就药物治疗。”傅龙宸低沉嗓音在病房里响起。

一旁的秦母听着两人的对话,早就红了眼。

老天爷怎么能这么残忍。

几天前才失去儿媳,现在儿子又出了事,如果可以,她这个白发人真的想替他们遭这些罪。

“医生,如果药物治疗没有效果,我儿子会怎么样?”

医生面露难色,不忍心地回:“血块会压迫大脑神经……”

看着秦母承受不住的眼神,医生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最坏的结果,只是安慰的回:“当然,秦团长身体底子强,一定可以康复的。”

这不轻不重的话秦母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

她明白自己儿子不想忘记安禾,可是儿子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儿子,要不咱听医生的手术治疗……”

“妈!”

话未说完,就被傅龙宸打断了。

病房内,瞬间变得有些沉闷。

“你们可以商量好了,再来找我。”王医生留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秦母还想劝,傅龙宸却抬眼看着她,目光坚定:“我已经决定了。”

第19章

忘记一个人很容易,很是忘记后再记起却很难。

傅龙宸不想让那些与夏安禾之间的回忆就从脑海里摘除,那会比失去更让他难以承受。

看着儿子的眼里的坚定,秦母也没再说什么了。

“好,儿子,妈尊重你,你好好休息。”

说完这句话,秦母和秦父就离开了病房。

傅龙宸望着天花板,不知道为了多久,大地渐渐被黑夜笼罩。

夏日的夜晚静悄悄的,除了偶尔几声清脆的知了声,便别无他声。

银灰色的月亮带着孤寂而落寞,点染着空旷的病房。

无心睡眠,他便索性下了床,来到窗边,发呆。

榕树下,站着一对小夫妻,他们好像在争吵,女人气鼓鼓的样子让他蓦然响起了夏安禾。

那个已经离开他,却永远留在了心底的女人。

距离太远,他听不清两人说了什么,只能大概猜到,男生应该是犯了错误,女生生气了要走,却被男生抓住。

看着这一幕,目光一柔,转而就想起上次自己负伤回来的那次。

那次任务,因为是临时通知,所以没有来得及告诉夏安禾。

傅龙宸连家都没回,就带着手下的人前往了灾区的现场。

他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夏安禾生日。

早晨出门前,女人将外套递给他手

又嘱咐了一次:“龙宸,别忘了你今晚答应陪我去看电影。”

傅龙宸带玩帽子,俊逸的脸上露出柔和的神色:“好,我今晚早点回来,你在家等我接你。”

“不用。”夏安禾心中欢喜,“我直接去电影院门口等你,我先把票买好。”

“这样等你过去到了,我们就可以一起进去了。”

“好,电影院门口见。”

看了眼手表,他就急匆匆的走了。

可是那天,计划却赶不上变化。

上级领导把他叫到了办公室:“龙宸,临海市发生重大泥石流,整个村子都被淹没了,队里决定由你带队前往救援。”

人民群众有危难勉强,军人自然刻不容缓。

只是,当他领命离开时,脑海里却突然闪过早晨夏安禾那期待的眼神。

所以那一次,做事向来雷厉风行的傅龙宸,第一次对司令员请示。

“司令员,我可不可以给家里打个电话?”

司令员也很想同意,可是所有人都整装待发在等,晚一分钟,临海市的人民就多一分危险。

看出领导的为难,傅龙宸没有再多说。

“我知道了。”

他匆匆抬手敬礼,就转身大步上了吉普车。

这一走,就是半个月。

后来,他才知道,那天夏安禾在寒冷的冬夜里,等了他整整一整晚。

“抱歉,事情紧急,没来得通知你。”

他回来后,又因为忙着做报告,又晚回了几天,可是他的解释太晚了。

就是从那次开始,夏安禾好像变得脸上再也没了笑容。

当时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或许是太疲惫了,见到女人那副冷淡的模样,身为血气男儿的傅龙宸,腾的一下心里就来了火。

说了他这辈子最后悔的话。

“你是军属,要知道自己的使命,如果你觉得委屈,我可以放你自由。”

第20章

夏安禾沉默很久,但是他听到了有泪砸在地上的声音。

看着女人红肿的眼神,他又烦又燥,只是那时候不明白,其实内心还有丝愧疚。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动不动就哭。”

可是好半天,他说出的话,又是这么冰冷的一句。

房间内气氛更冷了。

他默默的看着女人抽泣,拧着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ak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