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林岁晚江月白新章节更新_江月白林岁晚好看的小说

小红 2024-05-16 00:49:12 7
小红 2024-05-16 7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林岁晚江月白中的主角人物有 江月白林岁晚 ,这是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由作者江月白编写,这本书精妙绝伦,让人爱不释手,江月白林岁晚主要描写的是:众人恍然大悟,郭振面沉如水,在宋佩儿眼神示意下,将不满咽下去。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阻碍,让她刚刚那种流畅丝滑的行气状态烟消云散。“月儿……”“阿姐……”“贱丫头!”“你手中玉简里是什么?”脑中闪过爹娘弟弟,林岁晚和陆南枝的面孔,江月白心神一乱,行气猛的被打断,胸口如遭重击,偏头喷血。

封面

我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精彩章节试读

众人恍然大悟,郭振面沉如水,在宋佩儿眼神示意下,将不满咽下去。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阻碍,让她刚刚那种流畅丝滑的行气状态烟消云散。

“月儿……”

“阿姐……”

“贱丫头!”

“你手中玉简里是什么?”

脑中闪过爹娘弟弟,林岁晚和陆南枝的面孔,江月白心神一乱,行气猛的被打断,胸口如遭重击,偏头喷血。

【你贪心不足,耗空精气,欲念横生自伤其身,姑娘,你想一日飞升吗?】

“咳咳咳,咳咳!”

江月白剧烈咳嗽,气息混乱,再难平静。

“爷爷说过犹不及,是我贪心了。”

抹掉嘴角血迹,江月白平复心绪,发现自己满身泥垢,斑驳腥臭,衣袖和裤腿短了三寸有余。

她舒展筋骨,浑身噼里啪啦。

念头一动,净尘术扫过,全身上下焕然一新,衣衫合体。

江月白明显感觉到自身变化,经脉拓宽数倍,身体轻灵,气力饱满,具体提升多少,回头去找灯笼怪尝试便知道。

她取出柴刀,手指纷飞,锋芒诀起!

三息成诀,金芒如锥。

去!

并指下压,锋芒钉入柴刀,其上符文大亮。

“比原来成诀快了一息,锋芒威力也强了三倍,再试试现在一口气能施展几次锋芒诀。”

江月白十指搅动,金光锋芒于指尖跳跃,越来越快,越来越强,一道道注入柴刀之中。

直到第十五次,江月白才停。

丹田里金行灵气旋光芒暗淡,被压榨一空,只动用金灵气,比之前多施展五次。

此刻,其他四旋加速旋转,自行转化灵气补充金旋消耗,慢慢重归平衡。

若她将自己压榨到极致,还可以施展四个十五次。

江月白目光火热,黎九川说得没错,五灵根比单灵根只强不弱,她真的做到了!

从前金灵根中的灵气只能用作金行法术,现在她消除限制,其他四道灵根中的灵气也能转化为金灵气。

真正的五倍之强!

“原本锋芒诀达到二层巅峰需要一百天,现在我若是每日不停,全力练习,岂不是只要二十天?”

江月白激动不已,又很快冷静下来。

以她现在的修为,金灵气用光,需要一刻钟左右才能达到新的五行平衡,往后修为提升,灵气量大,所需时间会更久。

要想缩短这个时间,她仍需继续领悟更深的五行之道,领悟越深,转换越快。

【混沌分阴阳,阴阳化五行,五行生万物,万物天地中】

黎九川说得没错,五行是大道,她此刻不过是将这条大道之门叩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罢了,往后仍需继续努力。

看了眼修炼室内的计时沙漏,距离第三天结束还有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后再走,现在叫我看看,接下来该怎么安排修炼计划。”

【姓名】江月白

【灵根】五行灵根

【境界】练气三层

【功法】

五行归真功练气篇(三层:1/1000)

【法术】

锋芒诀(二层:58/1000)

草木诀(一层:5/100)

云雨诀(一层:13/100)

赤炎诀(一层:5/100)

震地诀(一层:5/100)

【武技】

追星步(小成:385/1000)

砍柴刀法(小成:410/1000)

“爷爷不会震地诀和草木诀,那我就以锋芒诀,震地诀和草木诀为主。”

修炼之余,要全力提升这三道法术的层级,争取早日达到四层,考上灵耕师替爷爷分担。

除此之外,她准备学习制符,早点赚灵石养爷爷。

就是不知道她的全部身家,十五块灵石够不够买符笔符纸和符砂,估计够呛。

原本只有十块灵石,后来五颗引气丹她用不上,就偷偷在那个月最后几天卖给了石小武,换了五块灵石,石小武好奇引气丹哪来的,她只说是爷爷给的。

还有这该死的修炼室,实在是太贵了!

但不得不说,这里灵气真的足,不然她刚才顿悟时灵气不够,可能就没法一下冲到练气三层。

此番花费灵石为财,得黎九川指点为侣,得《五行归真功》为法,得修炼室为地。

修行四要素财侣法地,当真是缺一不可!

第019章师弟

天地苍茫,银装素裹,漫天飞雪,万树银花。

修炼室门前,雪积到膝盖位置,身上灰衣寒暑不浸,江月白的小脸却被萧萧北风刮得生疼。

她艰难走出回廊院落,大雪封山,无路可出。

“跟爷爷约好了三天,他怎么没来呢?”

冷风呼啸,江月白站在门口哈气搓手,不知道该怎么回花溪谷,雪这么大,她走半道就得被埋。

江月白回头看院中,看管此地的杂役老头坐在廊下摇椅上闭目养神。

“爷……师兄,请问这么大的雪,我该怎么回花溪谷?”

老头睁眼,“是你这小丫头,陶丰年也是有意思,练气一层突破竟然还要用修炼室闭关,真是灵石多得没处花,我看看你这三天到底突破了个什么。”

老头对江月白颇有印象,除了财大气粗的内门弟子,没人会在练气一层就到修炼室闭关。

老头定睛一看,倒抽一口凉气。

“哎呀呀,你这是练气四层还是五层啊,灵光饱满比陆南枝那丫头也不弱。”

江月白刚刚突破,一身灵光尚未内敛,加之五灵根灵气量充足,所以老头才有误解。

“禀师兄,我是五灵根,此时将将到练气三层。”

“那也不得了啊,你修得什么功法,厚积薄发有这么猛的劲道?虽说练气前中期修起来跟玩一样,但你这速度着实……”

“师兄,您还没告诉我如何能回花溪谷呢?”

“咳咳,陶丰年前两日还曾来过,不过昨夜大雪有异,各谷灵植受灾,他身为花溪谷主事,肯定是没法来接你了,我也不能擅离职守……”

仙鹤啼鸣之音从院外传来,江月白赶忙拱手告退,出门寻鹤。

江月白刚走,老头背后修炼室门被拉开,身材高大的洪涛带着一身饱满灵光走出,深邃目光紧盯远处一闪而逝的身影。

适才,他在里面就已听到江月白的声音。

初闻她练气三层,洪涛心想绝不可能,她半月前才在杂役堂报备,踏入练气一层,半个月就连破两关?

此届弟子中,除了陆南枝无人能做到。

可冷静一想,洪涛恍然大悟,这小丫头定是早就突破练气一层,一直在隐藏修为。

按照陶丰年的性子,不奇怪。

从她入门到今日,甭管她何时突破练气一层,一个半月时间修到练气三层,这速度连谢景山都赶不上她。

她若无奇遇,便是有大毅力,有天衍宗祖师之风范。

想到此处,洪涛顿感羞愧,上次在杂役堂给小丫头甩了臭脸,此时倒不好意思见她了。

“洪管事这是圆满无瑕,临门一脚了吗?”老头目光灼灼盯着洪涛打量。

洪涛颔首,他的确已经练气后期大圆满,随时都能闭关筑基,但在筑基之前,还有一关。

“近日雪大,想来弟子们都在猫冬修炼,内务堂事情不多,洪管事正好下山了尘缘,想吃什么想做什么尽管去。”

“一旦筑基便是真正入道,尘缘尽灭,天道因果束缚加身,不可再轻易扰乱凡人命数,很多事要掂量着做了。”

想做的事……

洪涛目光飘远,越过茫茫大山,不知婉娘是否还在等他归家。

院外。

谢景山看着江月白,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你你你……你卑鄙!”

谢景山咬牙切齿,他专门修了天眼术,能随时洞察他人灵光辨别修为,这臭丫头三天前还练气一层。

怎么一下就练气三层了!

还长高了半个头!

欺人太甚!

整日追在黎长老身后问东问西,搞得他不跟着提点问题就不如人似的。

还总把她资质差,悟性低挂在嘴上。

谢景山今日才发现,这臭丫头是在迷惑他,降低他的警惕,然后偷偷修炼,惊吓所有人!

他整夜修炼,埋头苦读,比陆南枝起得早,比陆南枝练得多,比陆南枝学得勤,就连饭都硬塞着比陆南枝多吃半碗。

要知道,陆南枝小小一点,饭量比成年男修还大。

他以为厚积薄发总能超越陆南枝,今日也是特意来闭关冲击练气三层的。

谁知道还未闭关,先被这不起眼的臭丫头釜底抽薪,迎头痛击!

谢景山满心委屈,想哭!

江月白不知道她干什么就卑鄙了?几天不见,谢景山怎么还变矮了?

不对,是她长高了。

江月白挺了挺脊背,看谢景山身旁高傲贵气的白鹤,眼含羡慕。

“你是来修炼室闭关的吗?”

谢景山眼一瞪,暗暗垫脚挺背。

“什么闭关,我从来不修炼也不需要闭关,修为自己往上冲,压都压不住烦死了,我是出来玩的。”

“既然如此,你能不能送我回花溪谷?大家都说内门谢景山最是仗义,上次你出手帮我们几个杂役弟子,我就知道你是侠肝义胆,急公好义之人,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对吧?”

江月白眼眸如星,盈盈闪闪,给谢景山盯得脸颊微烫,不好意思起来。

“我也没有……没有你说得那么好吧?”

“有!是你太谦逊了。”江月白斩钉截铁。

“咳~那走吧,反正我也不用修炼没事做,送你一程。”

谢景山踏上白鹤背部对江月白伸出一只手,掌心有红痣很特别。

江月白扫了眼未曾伸手,后退两步一个疾冲,踏地而起轻轻落在谢景山身侧。

白鹤背部宽厚,坐两个孩童绰绰有余。

“身法还挺好。”谢景山把手揣进袖子,“坐稳了,清风,去花溪谷。”

白鹤展翅仰头清啼,迎着风雪飞上高空。

高空风大,江月白被刮得险些闭气,整个人朝后倒仰,谢景山扯住她衣袖才将人拉回。

谢景山腰间玉坠上荡开青光,寒风退散,两人被包裹在气泡般的光罩之中。

白鹤越过山巅,直入云霄。

千山万壑,蔚然壮观。

“果然还是要飞到云上,才能见到天地壮美!爷爷的纸鹤真的太破了啊——”

江月白对天长喊,左顾右盼,一副没见识的样子。

谢景山背脊直挺,暗自勾唇,刚刚的挫败感稍微缓解些许。

白鹤飞行速度极快,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落在花溪谷口。

两人从鹤背上跳下,江月白九十度鞠躬感谢。

谢景山下巴微扬,正欲说话,江月白身子抬起,变了神色。

“话说,你还在练气二层吧?”

谢景山头皮一紧,顿感不妙。

“那你是不是以后都要叫我师姐了?”

谢景山:!!!

“今天多谢师弟相送,师姐先走咯,师弟快些回去闭关吧,哈哈哈~”

江月白狂奔入谷,将谢景山斩于马下,提前完成。

谢景山气急败坏,抓起地上一团雪朝江月白砸去。

“你这个口蜜腹剑,过河拆桥,忘恩负义,卑鄙无耻的小人!!”

雪落无声,人影不在。

“清风我们回去,不突破练气四层我誓不出关!”

白鹤啼鸣,直入长空。

扑簌簌。

道旁矮山雪崩,守谷灵蟾抖落满身白雪。

呱~

第020章灾

“爷爷?”

江月白飞奔回家,没看到陶丰年踪迹,村中也无人烟,便朝谷后灵田狂奔,路遇石小武。

“江师姐你回来啦,陶老刚还吩咐我拿他的令牌去灵兽谷借渡雁接你呢。”

石小武得江月白卖给他五颗引气丹,才在时限内踏入练气一层,因此一直对江月白十分亲善。

“这是怎么了,大家都去哪了?”江月白问。

石小武道,“还不是这大雪闹的吗?今年的雪来得早来得急,还有点异常,冬季灵麦的麦苗全都冻伤了,还生了冰甲虫。”

“不光咱们花溪谷,大半个天衍宗都遭了灾,再不赶紧处理,今冬将颗粒无收,还有好些珍贵的灵药未能幸免,灵田也有可能受损,来年无法耕种。”

江月白惊讶道,“这么严重,那宗门就没反应?”

“自是有的,执法堂的长老和弟子都出动了,正在全宗各处探查是否有妖异祸乱,还有万法堂和神机堂也正忙活着布大阵扭转乾坤,也不知道是谁受了天大的冤枉,天降暴雪没完没了。”

江月白内心震动,原以为只有凡人才会因为天地威势而无力抗争,没想到修仙界也会因为大雪而蒙灾。

天威浩荡,当真叫人难以喘息,倍感压迫。

“我爷爷呢?”

“陶老正带领大家给灵田除雪除虫,已经忙了一日一夜没休息了,对了,陶老叫你一回来就去找他。”

江月白心中一紧,爷爷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么大的风雪还一直在灵田里劳作,肯定会撑不住的。

“走,去灵田。”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花溪谷一百多灵耕夫带领各自学徒分散在灵田各处,挥舞衣袖,以风卷术清理覆盖在田间的厚重积雪。

陶丰年蹲在宋佩儿的租借的十亩灵田中,脊背佝偻,已半刻钟未曾挪动,白雪加身,如同雕像。

他神色疲惫,干枯双手护在一株娇贵的红色灵植两侧,运转火灵气,催动赤炎诀,小心翼翼的温养赤练草根系,驱除寒气。

冻伤叶片徐徐舒展,重焕生机,一旁的宋佩儿长舒一口气。

她接了内务堂委托,种下十亩赤练草,作为炼制筑基丹的辅药。

赤练草属火性烈,一场冬雪本不该冻伤根系,谁知这场大雪寒气深重十分诡异,若非昨夜救治及时,十亩赤练草毁之一旦。

宋佩儿的下场,将不止赔偿那么简单。

其实她若是有多余的灵石,应该买些阵旗布下大阵护住灵药才是,可大阵日常维持消耗灵气,这又是一笔灵石支出。

寻常修士抱着侥幸心理,大都是不愿多花灵石布阵的,毕竟天灾也不常有。

“别再让雪埋上,你这些赤练草问题不会太大。”

陶丰年艰难站起,脑袋昏沉晃了两下,被宋佩儿托住。

“今日多谢陶师兄相助,日后有用得着师妹的地方,师妹万死不辞。”

陶丰年摆摆手,“现在只希望宗门早点扭转乾坤停了大雪,否则苦的只有咱们这些土里刨食的底层修士。”

宋佩儿面色凄然,“只怕难熬,花溪谷中修士九成学的都是云雨诀,大雪之下最忌施雨,松土翻田的震地诀也无用。”

“对付冰甲虫需二层以上锋芒诀,幼苗根系冻伤需赤炎诀修复,可偏偏我所精通的是云雨诀和震地诀,草木诀也要等除了虫才能恢复草木生机。”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