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天哪,太令人振奋了!沉浸其中,宋言之裴聿琛的传奇,《追妻火葬场反派不做受气媳妇啦》必读章节全新探索

小婷 2024-03-03 01:57:11 17
小婷 2024-03-03 17
点击阅读全文

追妻火葬场反派不做受气媳妇啦 》完结章节阅读,小说主角是 宋言之裴聿琛 ,这是宋言之最新打造的现代言情书籍。这本小说内容非常好,情节引人入胜,描写生动,大力推荐。宋言之裴聿琛小说内容精彩阅读:宋言之看他不生气了,帮他把衣服换了下来,拿出去洗。心里却很沉重。上辈子小宝时常都是脏兮兮的回家的,那会儿她根本不会多想发生了什么。却忽视了因为小宝和正常孩子不一样,即便是被欺负了也不会找妈妈,就自己独自承受。她这个做母亲的实在是太失败了。给小宝洗了衣服,宋言之见他还没洗手就上桌,道:“小宝,先去洗手再吃饭。

封面

《追妻火葬场反派不做受气媳妇啦》精彩章节试读

宋言之看他不生气了,帮他把衣服换了下来,拿出去洗。

心里却很沉重。

上辈子小宝时常都是脏兮兮的回家的,那会儿她根本不会多想发生了什么。

却忽视了因为小宝和正常孩子不一样,即便是被欺负了也不会找妈妈,就自己独自承受。

她这个做母亲的实在是太失败了。

给小宝洗了衣服,宋言之见他还没洗手就上桌,道:“小宝,先去洗手再吃饭。”

今天的小宝比往常要听话些,他滑下凳子去厨房扭开水龙头洗手。

还没搓两下就甩着手迫不及待的要吃饭了。

被走过来的宋言之一把拉住,她肥手揉出泡沫,仔细在他手上搓洗。

小宝的指甲里好多泥巴,抠了半天才弄干净。

本来还担心他会不耐烦,但没想到被她抱住小家伙竟然安静了下来,静静的望着她的大手包裹着自己的小手清洗。

宋言之趁机教他日后要这样洗才能洗干净。

特别是摸了虫子或者泥巴,不然吃了肚子里面会长虫子。

小宝听到这话,立即伸直了小手。

他不要肚子里长虫。

本来坐在外面等着吃饭的裴季川兄妹听见宋言之温声细语的教导着小宝洗手,又听说不洗手就吃饭,肚子里会长虫子,立即吓得脸都白了。

忙跑厨房说:“宋阿姨,我、我们以后也要洗手。”

宋言之看了他们一眼,没说什么,微微点头,给小宝擦了擦手拉着他走出去。

见她没有要教他们洗手的意思,两个孩子心里有些酸酸的。

有些想哭。

此刻想要妈妈的冲动,达到了巅峰。

吃完饭,照例喝了药。

宋言之又开始在房间里练起了瑜伽。

浑身拉伸的感觉,不得不说很舒服。

酸痛感立竿见影的缓解。

小宝坐在床上,好奇的望着妈妈奇怪的动作。

一会儿蹲着、一会儿翘一只脚、一会儿又趴着……

好奇怪啊。

宋言之练完,又是满头大汗。

她做完饭都会留着火星烧热水,不说每天都能洗澡,但擦洗一下还是可以的。

练完瑜伽躺下别提多舒服了,宋言之迷迷糊糊就抱着儿子睡过去。

半夜,大雨倾盆而下。

冷风从窗户中吹进,吹的宋言之打了个激灵,忙拉被子盖上。

刚睡着没多久,宋言之又感觉身后一凉。接着,腰肢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搂住。

梦里,两条巨蟒缠住了她,任由她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

宋言之费力的挣扎着,又抓又咬。

“额……”黑夜中,男人抽痛的声音响起。

裴聿琛睁开双眼,看着怀里一口咬在了自己胸前的女人。

这是有多恨他,睡着了也不老实。

伸手按住她仍在死死掐在自己手臂上的手。

顿了顿,摩擦了两下。

不是一个女儿家的柔嫩,指腹间很粗糙。

曾经他也握过这双手,并不如此。

裴聿琛眉眼暗了暗。

宋言之被束缚的好痛苦,浑身滚烫。迷迷糊糊之间,一双温柔的大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然而她还是觉得热,不断的踢着被子。

晚上出了汗擦了身体,结果半夜还下雨了,冷气吹了进来,她发起了烧,浑身烫的不行。

她翻来覆去的睡不舒服,梦里有人用凉凉的东西贴在她的额角,哄着她。

声音好温柔。

宋言之忽然就感觉很委屈,眼睛是闭着的,可眼泪却哗啦啦的流,嵌入枕头里。

第二天,宋言之一觉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睛看见儿子都要掉下床了,吓了她一跳。

身上有些黏腻,她记得昨晚上自己好像是有些发烧了,一直不太舒服。

不过这会儿却感觉神清气爽,一点也没有之前生病后的虚弱无力。

果然吃药运动还是很有用的。

外面已经大天亮了,宋言之对这种生活模式挺满意。

不用起的比鸡早的日子简直太美好了。

虽然如此,但这会儿也不过早上七点。

她伸了个懒腰从床上起来。

今天要送儿子去育红班,她换上了新买的连衣裙,头发扎了丸子头,还特意选了结婚的时候买的银耳饰戴上,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温柔。

裴聿琛似乎没回来,也好,最好一直别回来,直到退役拿到钱再来找自己离婚分财产最好。

宋言之美滋滋的想着,一边纠结早上吃什么。

早餐专注营养,她打算用骨汤熬米粥,虽然没有肉,但是油水足足的。

再给儿子泡上一杯奶粉,煮个鸡蛋,就差不多了。

她也确实是没有虐待男主兄妹,除了自己特意给儿子买的好东西,吃的都是和他们一样。

这个年代,没有父母,寄人篱下,能吃上一顿饱饭就应当知足了。

家里缺的东西还是多,只是宋言之手上的积蓄却没有多少了。

她这一次送孩子去育红班,不仅是为了让他能提前接受教育,更重要的是,自己也不能在家干坐着。

她在纺织厂原本有工作的,但是后来怀孕之后身体一直反应很大,无法工作。

之后婆婆就做主帮忙找人顶替了她的位置,说是等她生完孩子再还给她。

谁想到宋言之会早产,之后身体一直很差,在床上躺了很久。

她妈听说这事,大老远的从村里跑过来帮她照顾了一段时间的孩子。

宋言之这才有时间休息。

但即便如此,还是落下了很多病根。

之后她原本想去找对方要回工作的,但是对方一直各种敷衍不见她。

宋言之没办法,只得找婆婆去谈。

结果婆婆也是一推再推,说是公公身体不好,让她在家先照顾着。

宋言之只得每天起早贪黑的去裴家给他们买菜做饭打扫卫生。

偶尔还会被叫去大姑姐家帮忙。

这忙来忙去,自然是没办法工作了。

之后婆婆又说丈夫寄信回来,要收养两个孩子。

宋言之满心疲惫。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垮了。

然后就是未来已经去世的她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好在她回来了,不然同样的苦,还要再吃一辈子。

这一次,这个工作她都必须拿回来。

即便是卖出去,她也不能便宜了外人。

小宝是在一阵香味中醒过来的。

他昨晚上又做梦了,梦里妈妈一大早就带着裴季川兄妹去学校报到,裴季川可聪明了,老师说的算术题他都会,大家都很喜欢他。

妈妈还给他买了新本子和铅笔。

而他却像是发疯了,将裴季川的纸笔撕烂。

妈妈很生气,用条子打了他一顿。

小宝好难过。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