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以十倍价格,我与舒家从此再无瓜葛(陆泽远舒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_(陆泽远舒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xiaoyu 2023-12-02 12:21:22 11
xiaoyu 2023-12-02 11
点击阅读全文

他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们之间似乎变得只有欲,没有情。

离开了这张床,他们什么关系也没有。

舒蕴把那根抽了一半的烟熄灭。

缓步回到床上,掀开被子,把床边的人抱紧怀里。

她似乎瘦了。

在阳光灿烂的早上醒来,陆泽远知道,身旁的男人已经离开了很久了。

被窝的另外一旁早就没有了温度。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了。

像极了金主和情人。

陆泽远如往常一样洗漱。

今天时笙要回来了,她要去接她。

陆泽远点开了还停留在上次的语音通话那个聊天记录。

“我今天去时笙那。”

“好。”

江氏的会议上,众人都十分疑惑,江总的身上的气压骤冷,让刚刚在汇报的人,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够好,让江总如此不满。

停顿了一下,望着舒蕴。

舒蕴冷漠地注视他,“继续啊。”

“是。”整场会议所有人都在提心吊胆中过去。

机场

以十倍价格,我与舒家从此再无瓜葛(陆泽远舒蕴)全集免费阅读无弹窗_(陆泽远舒蕴小说免费阅读)_笔趣阁

陆泽远见到好久没有见过的人。

“陆泽远,这。”一个穿着脏粉色的牛仔连衣裙,头上带着白色的帽子,甜美可爱。

女孩身后,跟着一个温柔的男人,看着陆泽远时,点头示意。

他们坐上车,因为他们才下飞机,也没有吃午饭。

陆泽远去到提前预定好的餐厅。

“陆泽远,你看我在比利时拍的照片。”时笙出院后,没有回来京城,而是到处旅游。

而祁牧凡也一直跟着她。

陆泽远坐过去时笙旁边,看见里面的时笙笑容灿烂。

忽然,房间的门打开了,陆泽远抬头看去,门口站着的人,矜贵、斯文。

陆泽远原本想要说的话一时忘记了。

只是定定地看着他。

这是这两个月来,他们除了在床上其他地方的第一次见面。

祁牧凡见舒蕴来了,朝他走去,两人拥抱了一下。

原来是祁牧凡叫来的。

第53章 陆泽远,我要吃荤

舒蕴今天穿着一身深灰色的西装,头发被梳得一丝不苟,高挺的鼻梁下架着那副金丝边框眼镜,斯文矜持。

陆泽远一直很想问他,为什么工作时总喜欢带着那副金丝边框的眼镜。

戴上后显的多禁欲似的。

白天有多禁欲,晚上就多狂野。

陆泽远脑海中不自觉浮现昨晚他发了狠的折磨她时,狭长的桃花眼底下的猩红,额头的低落的汗水滴落在肌肤上的灼热,常年健身的人,身上的肌肉结实有力,一切都充满着狂野与激情。

陆泽远感觉脸有些热,慌忙地拿过冰水压了压心中的燥热。

心中唾骂自己色胚。

都是相熟的人,彼此都自然的落座,祁牧凡肯定就坐在时笙的身旁,陆泽远也近着时笙坐下。

舒蕴来到自然的落座在陆泽远的身旁。

熟悉的薄荷烟草味如料想中充斥鼻腔。

陆泽远竟觉得有些不自然。

原本陆泽远就点好了菜,菜上得很快。

时笙是典型的辣妹子,简直是无辣不欢。

时笙还没回国时,在和她视频就念叨了很多次想念辣椒的味道。

所以陆泽远才特意选了软件上的网友推荐的排行第一名湘菜馆。

陆泽远看着满桌子的红油辣菜,想到隔壁的男人那金贵的胃。

舒蕴是一点辣都吃不得的人。

陆泽远放下筷子,朝着服务员开口,“麻烦再拿一下菜单过来,我要加两个菜。”

时笙看着餐桌上都摆不下的菜,都是自己喜欢的菜,食欲大动,听到陆泽远要加菜,才抬起头来。

“这些都吃不下了,不用加了吧。”

陆泽远脸色平淡,低着头看手上的菜单,企图在一个湘菜馆里找到粤菜。

她浅浅地开口“你就放开肚子吃吧,我最近长痘痘了,不太能吃这么多辣的。”

陆泽远翻遍了菜单,愣是没找到一个没有辣椒的菜。

“加个手撕包菜吧。”

这个辣应该可以吧。

陆泽远把菜单还给服务员,眼尾看到旁边的舒蕴正夹着一块辣子鸡,正准备放进嘴里。

陆泽远手下的动作比脑子还快。

手抓住了他右手,不小心碰倒了放在边缘的茶杯。

餐具碰撞的声音。

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而舒蕴把辣子鸡放进嘴里的动作被打断。

他侧头看向一旁的陆泽远。

京城的九月已经有点微凉,她穿了一件米白色的针织衫,乌黑的头发在灯光照耀下泛着光泽。

发现她今天难得的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唇红齿白。

因为不小心碰到了杯子倒落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和慌乱。

舒蕴那只被陆泽远抓着的手,放下手上的筷子,用另外一个手慢条斯理的把陆泽远碰倒的杯子扶正。

时笙和祁牧凡用奇怪的看着他俩。

陆泽远脸上泛红,抬头对上他那双神情难辨的眼眸,“你怎么...”吃辣了。

只见舒蕴眼底闪烁着笑意。

手再次拿起筷子,夹起辣子鸡放到陆泽远的碗里。

“你吃。”

时笙看到他们这一连串的动作。

“这有一堆辣子鸡,你俩不用争那一块。”

时笙戏谑的看着他们,把那盘布红灿灿布满干辣椒的辣子鸡转到他们那边。

陆泽远尴尬的松开抓着舒蕴的手。

埋头吃饭,脸上一片红晕。

那盘辣子鸡她再也没动过,但她知道味道还不错。

至少刚才舒蕴夹给她那块的味道不错。

最后上的是陆泽远后来加的那盘手撕包菜。

白嫩绿的包菜里,夹杂着几个干辣。

陆泽远夹了一块,咀嚼。

不辣。

自从刚才陆泽远阻止舒蕴吃辣子鸡后,他就没有再过动筷。

等到这倒手撕包菜转到他面前时,舒蕴慢条斯理地抬起手,夹了一块。

南ᴊsɢ初一直盯着他放进嘴里,喉结滚动,咽下。

他的没有一丝难受痛苦的模样。

应该能接受吧。

后面陆泽远留意到他又夹了几次,她才没有继续盯着他。

吃过饭后,因为祁伯母知道时笙和祁牧凡今天回国了,打电话让他们回家。

时笙脸色一副不太想回去的神情。

即使现在祁伯母和祁伯父不知道她和祁牧凡之间的事,但是见到他们,她还是会心虚。

但最后,时笙还是不忍拒绝祁伯母,不情不愿的和祁牧凡坐上家里安排的车离开。

只剩下了陆泽远和舒蕴。

包厢里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氛围,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就好像他们离了床,已经没有话题了。

舒蕴站起来,拿过她放在背后的手提包。

“走吧。”菲薄的唇微启,声音淡淡的,低沉有磁性。

陆泽远结账时用余光看到,他就站在一旁,时不时看一下手表。

没有催促,也没有离开。

一个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