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承罪结局在线看_方梨江祈檌完结的小说

小茹 2024-03-06 21:28:55 36
小茹 2024-03-06 36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 承罪 》是作者“花枝春野”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 方梨江祈檌 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她为什么出现,又为什么是她江祈檌绞尽脑汁,偏爱的美色,空白的家庭,哪有那么多巧合,都出现在她一个人身上让他兴奋让他低落,让他烦躁又让他能纾解多神奇的一个人方梨他在心里念她的名字布施的过程不会对外公开,捐赠的具体款项只有主持和江家父子知晓江祈檌看着江茂林演戏,没什么心情跟着他演,好在没什么出格的行为,更没说错话“你留下在这儿住几天”,江茂林把人留下,毫不停留的带着手下的人跟住持拜别...

承罪结局在线看_方梨江祈檌完结的小说

第8章


黄元莉脸色铁青,刚开完年级大会,高跟鞋踩得哒哒响,下了会就直奔教室,怒气冲冲,走廊上的学生识趣的让出路,免得溅上一身血。

教室里也乱成一锅粥。

这次月考班级第一名是方梨。

就那么一瞬间的事情,部分同学对于转校生的态度有所改变,兰诺高中卧虎藏龙,转来不到一个月,便接连让人大跌眼镜的,还是头一个。

但这并不会改变多数人的观念,冯柯的成绩也不差,两年以来也频繁坐过班级第一的位置,那又怎样呢?

穷人和富人的差距,绝对不会是一次成绩的分数就妄想攀比。

齐阳把班级排名的名单投屏到白板上,然后放大到合适的位置。

整个班级都寂寥无声。

颜冬握紧手心的笔,看到大屏幕上的排名,第十。

好烦,她好烦,所有人都好烦。

那些投过来的目光,或多或少都带了些敌意,碍于坐在不到一米远的江祈檌,那些目光打着幌子,又流转到他身上,看他帅气的眉眼,脱离常人的慵懒,和满身的贵气。

江祈檌指尖点着桌面,扭头不太正经的把目光投向埋头的方梨,带一点笑,“新同学很厉害啊。”

听着不太像夸赞。

方梨好脾气的回话,“谢谢”,本来想说你也厉害,突然想起来这人直接消失半个月,根本没参加月考,猛地收声,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正巧黄元莉踏进班级,给了方梨台阶下,她转回脸,不再看他。

小班会开得气氛特别压抑,黄元莉有些阴阳怪气的埋怨三班这次没考好,是的,是埋怨,而不是批评,这里的老师跟学生的关系很奇怪,更像是为他们服务的保姆。

方梨在“D”选项上重重斜划一道,圈了个单词,打个叉,桌角被点了下,她抬头,发现黄元莉站在过道旁,沉着脸,“跟我来一趟。”

办公室里还有老师在备课,见方梨进来,惊讶于学校第一名的颜值这么高,不觉多看了几眼。

黄元莉开门见山,“成绩是你自己的吧?”

方梨愣了几秒钟,点了下头,缓缓出声,“学校的监控设备这么先进,抓作弊还不是轻而易举。”

黄元莉像是突然松口气,“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也知道你之前...”她赶紧摆手,又不说了,换了话题,“继续保持,这次拿下年级第一,甩了第二名将近十分,不能掉以轻心,要继续加油知道么!有不懂的及时来问。”

她随便夸赞几句,将人打发走。

方梨回应的也敷衍,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连楼层都下错了。索性直接翘了自习课,在校园里胡乱的走。

梁思恬自杀跳下的那栋楼,是个偏僻的旧楼,好像是几年前的教学楼,最近一年翻新的时候直接丢弃当作综合楼了,七层高,梁思恬从天台一跃而下,头朝地,血肉糊了一地。

那楼目前已经被封死,暑假那会儿就安排工人开始拆除,里面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模样,再等一个恰当的时机,估计就要被推平了。

方梨站在楼前抬头往上看,说高,仰头就能轻松看见七楼教室的窗户玻璃裂了几道缝隙;说不高,下落就能摔死人。

阳光很足,正值下午两三点,晃得人睁不开眼睛,直到后脖颈酸疼,方梨才动了下,长时间对视阳光,猛地一低头,眼前光影斑驳,圈圈点点的顺着视线往外扩,头晕得厉害,她顺势蹲下,抱着膝盖,脑袋埋进膝头,闭上眼缓了会儿。

不知道哪个班在上体育课,偌大的校园里三三两两的有身影走过,她起身,反正已经浪费掉半个自习课,不差这十分钟。

一转身发现身后站着韩绪宁,不知道看了多久。

“你在哭么?”韩绪宁拿下肩头的校服外套,往她面前走。

方梨有些晕头转向,她甚至左右看了两眼,确定他是在跟自己说话,摇摇头,“没有。”

韩绪宁笑笑,“我还以为第一名在这儿哭鼻子”,他从兜里摸出颗糖,伸手递给她,“要么?”

方梨继续摇头,虽然觉得莫名奇怪,但还是礼貌道谢,“谢谢。”

“你,不记得我了?”他将没送出去的糖剥开,塞进嘴里,垂眼看她被阳光晒得通红的脸,“那天在你们班,你和江祈檌...”话说一半,他挑了下眉毛,意思自己应该不用把这件事情说完,“我叫韩绪宁,楼上一班的,江祈檌朋友。”

方梨盯着他的脸看了会儿,像是在对号入座:“我叫方梨。”

“我知道,新来的转校生不仅成绩好,还一跃挤上兰诺最近半年校花排行榜榜首,十分有名气”,他语气轻飘,确实没有任何讽刺的意思,跟那天见他那种冷脸完全不同,像是变了个人。

韩绪宁看着她有些懵的表情,猜到她应该什么也不知道,估计也不会在乎这些虚无的排名,取悦自己的娱乐项目罢了,他将嘴里的糖换了个位置,自顾自继续道:“江祈檌他在追你?”

方梨更加觉得莫名其妙,被他的话震惊,微微瞪大眼睛,像小鹿一样,摇摇头,“没有。”

她的话很少,总是说得特别简短,又或许是对他这样,韩绪宁没怎么在意,踢着脚边的石子,“你怎么来这边了?你们班不是体育课吧?”

方梨对他并没有太大敌意,但这样突然的交流也很莫名其妙,撒谎道:“迷路了。”

韩绪宁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嗤笑一声,没拆穿她,“从这边绕过去,就能看见教学楼。”

她顺坡下,“好,谢谢你,那我回去了。”

“一起,我也回去,体育课解散了”,韩绪宁大跨一步跟上她,正巧下课铃声响起,“你看,这下我必须得回班了。”

方梨没阻止,两人并排往回走,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

韩绪宁将糖块咬得咯吱作响,声音带一点儿含糊,“你喜欢江祈檌?”

方梨不明白他从哪看出来的,转头掠他一眼,“你误会了,他没有在追我,我也不喜欢他。”

他又笑起来,本应该酸溜溜的话,他说得十分坦然,“不应该啊,没人不爱江祈檌啊!”

听起来有些自大,但好像的确不可否认,一个游戏人间的贵公子,长了一副好皮囊,顶着不可高攀的家世,一切听起来都那么有吸引力。

韩绪宁三言两语都在围绕着江祈檌,听起来就像是打探消息的卧底。

方梨也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执着。

进到教学楼,她在前,正在上楼梯,没几步就拐上拐角,不见她单薄的身影。

韩绪宁脚步慢下来,故意拉开距离,转瞬又换上那张冷冰冰无趣至极的脸,仿佛刚才的笑颜不过是逢场作戏的手段,就连动作都矜贵起来,举手投足,又变成那个大家熟悉的冷漠少爷了。

方梨从楼梯口上来,抬眼就看见像是魔咒一般困扰她的人。

江祈檌靠在墙上,脊背塌着,只一个侧脸就让方梨认出他,难得见他有耐心,不像对她自己,总是带着一股子强硬,拉拽撕扯她。

夜夕靠的很近,乍一看像是在他怀里。

扬着笑脸说着什么,像是亲密的恋人,少女软昵的倾诉。

方梨不知为何逃得很快,几乎跑出残影。

韩绪宁往后退开一步,同款姿势靠在墙上,但他仰着头看天花板,眼前全是夜夕故意将裙子提得很高故意软着声音跟江祈檌撒娇的画面,他自嘲的笑笑。

看吧,没人不爱江祈檌。
"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