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霍砚辞乔时念小说在哪免费看-新上热文霍砚辞乔时念(霍砚辞乔时念)小说全章节最新阅读

xiaoy 2023-12-03 21:00:08 20
xiaoy 2023-12-03 20
点击阅读全文

介于上次的追尾意外,她没敢去有车的道路上行驶,而是在别墅区后边的一片空坪练习。

正练得起劲,她看到不远处停了辆黑色的车,以及车旁的霍砚辞。

此时天色已然暗下,只有路边高立的路灯。

霍砚辞站于车旁,西裤长腿,风姿卓越,双臂随意地互挽,被路灯拉出长长的身影。

看上去仿佛一帧定格的唯美电影画卷。

“咚!”乔时念一时分神,右边车胎陷进了一个土坑里。

土坑说深不深,但乔时念踩了几次油门也无法将之驶出。

贪恋美色就是这么误事!

才多看了几眼就陷了胎,幸好不是路上,不然又要出意外了。

“下车,我来。”

第24章心猿意马

乔时念正跟轮胎较着劲,耳边传来了霍砚辞的声音。

抬头一看,他已走来了车旁边。

纵使乔时念觉得有些丢脸,但为这种事赌气,她还没那么幼稚。

撇了下嘴,乔时念解开安全带,让出了驾驶位。

霍砚辞坐上车,从容地打了把方向盘,随后踩下油门往后一倒,右边车胎竟真从土坑里出来了!

很快,霍砚辞行云流水地从驾驶位下来,“你继续。”

乔时念又撇了下嘴,重新坐于驾驶室。

刚扣上安全带,霍砚辞居然坐到了副驾驶!

“你坐上来干什么?”乔时念拧起了秀眉。

霍砚辞乔时念小说在哪里可以看-新上热文霍砚辞乔时念(霍砚辞乔时念)小说全章节最新阅读

霍砚辞的墨眸瞥得她一眼,不答反问:“头发怎么弄成这样?”

乔时念看了眼后视镜里自己剪至齐肩的蛋蛋卷,“我的头发,我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关你什么事!”

霍砚辞俊脸微沉了下。

“你还有事么,没事就下去,没看我忙着?”乔时念下起了逐客令。

霍砚辞忍了忍,系上安全带,冷道:“不是要练车,还愣着干什么?”

乔时念看出了霍砚辞的意思,“用不着你管,我一个人开得挺好!”

霍砚辞嗤声,“开得好能陷到小土坑里出不来?”

乔时念说:“天色太暗,我没注意而已。”

“你敢保证开车到的每个地方都灯火通明,没有丝毫障碍物?”

“我——”

乔时念还想狡辩,霍砚辞不耐打断:“我可不想每次都替你收拾烂摊子,开始练习!”

“……”上次的事,确实是她理亏。

乔时念懒得跟霍砚辞争辩了,目视前方,踩下了油门。

虽然乔时念不屑要霍砚辞教,但又不得不承认,有他在旁边偶尔的指点,开起来确实更得心应手。

往前开,转弯,掉头这些乔时念都相当熟练了。

“我累了,下次再练吧。”

除了累,乔时念心里还惦记着茗茅的事,也不知道莫修远那边看完了她的初步计划书没。

“你下去。”

乔时念将车停在了霍砚辞的车边。

霍砚辞没有动弹,他还漫不经心地说:“扔这明天让司机来开。我看看你倒车入库的水平。”

“……”

乔时念将车开回了别墅车库,果然被倒车入库给难住了。

纵使有倒车影像,横竖还是停不好!

“眼睛注意看车胎两侧的黄线指示,边调整角度,边慢慢打方向盘。”

霍砚辞居然俯身过来握住她方向盘上的手!

掌心的温度通过手背传导过来,乔时念的半侧肩膀也贴在了霍砚辞坚硬的胸膛。

加上耳边他呼出的淡淡热气,乔时念觉得非常不适。

她想抽出自己的手往左边避让,霍砚辞却先她一步按住她手,严肃道:“集中注意力,好好学习。”

“……”把他当免费教练,把他当工具人,一切都是为了练车。

乔时念在心里默念,开始跟随霍砚辞指示,调整着往左往右的角度。

她练得非常认真,大眸专注,淡眉轻皱,鼻尖都在隐隐冒汗。

手中的柔荑十分柔软,她头发的馨香也钻入了鼻中。

让霍砚辞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终于,在乔时念回正方向盘又往后倒了点后,车子顺利进入了停车位。

“我成功了!”

乔时念雀跃地抬起了头。

却发现霍砚辞正在看她。

他瞳仁漆黑,眸色幽深如潭,里边映着她带笑的脸庞。

他们此时离得很近,近到彼此的呼吸都清析可闻。

乔时念从没和霍砚辞这么近距离又这么平和地挨在一块儿过。

这一刹,她的脑子仿佛停止了思想,睁着大眼怔怔地回望着霍砚辞。

霍砚辞朝她低下了头,他的俊脸在她眼前放大,他的睫毛卷而浓密,他的唇——

“你干什么!”

在霍砚辞即将触到她唇的瞬间,乔时念突然回过了神,反应迅速地推开了他!

“没毛病吧!”

羞恼地斥了一句,乔时念飞快地冲下了车。

她用力地拍了几下自己的脑袋,边在心里狠狠地骂自己:没出息,太没出息了!

不就挨得近了点,怎么就被蛊惑了?

他们可是要离婚的人!

回到厅里,王婶在餐厅等着他们吃饭。

“太太,老宅那边送来了虫草海参汤,说是老夫人特意准备的,让你们一定喝完。”

霍奶奶隔段时间就会让人给他们送来吃食。

乔时念以前最爱用这个理由让霍砚辞回家,眼下,她一点都不想和霍砚辞呆一块。

正好门边响起霍砚辞进屋的动静,乔时念快步往楼上走去。

“王婶,我不饿,就不吃了!”

“不是说贫血,过来吃饭。”霍砚辞叫住了她。

可乔时念没有搭理,身影消失在了楼道。

“先生,我会给太太留饭菜,晚点饿了,她可以吃。”

霍砚辞不爽乔时念这种态度,“她不吃就不要留了!”

王婶没敢出声。

霍砚辞坐着喝了碗虫草海参汤,到底心烦意躁,他甩下勺子,“留些吃食,我晚上宵夜。”

说着,他去往书房。

王婶有些疑惑,先生不是从不吃宵夜么?

……

乔时念冲完澡,打开了邮箱。

莫修远方面给她回复了消息,肯定她专业的同时,向她提了些合理意见。

想不到莫修远看着像个二世祖,做起事来还是认真高效。

制定详细的投资方案,有许多综合性的东西要查要看,乔时念磨拳准备开工。

忽地,外边传来道闷响——

第25章不会再惯着他

像是谁喝醉走不稳,身子撞到了墙壁。

乔时念心觉奇怪,家里就王婶和霍砚辞,谁会喝酒?

“叭哒。”她的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霍砚辞竟走了进来!

他身形有些不稳,俊脸上透着不正常的红色,额头冒汗,眼角也有些猩红。

乔时念直觉危险,她合上电脑想将人请出去。

“你喝了酒?”

乔时念边问边不动声色地拉开了房门,“王——唔!”

王婶两字都没来及喊出,她唇上一疼,霍砚辞居然直接堵住了她的唇!

“你……”

乔时念惊得想推开,霍砚辞却更用力地吻着她。

霍砚辞身上很烫,也搂得她很紧,根本不给她挣扎的空间,将她压在门边夺取着她的每一寸呼吸。

乔时念挥着拳头想打他,手也被他摁在了门上!

男女力量悬殊,乔时念被压制得完全没法动弹,也没法说话,她感觉自己快要缺氧窒息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央求声。

听到央求,霍砚辞非但没有停下,还如同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在她唇上狠咬了一口——

“啊!”

在乔时念痛叫声中,霍砚辞松开了她的唇,可不容乔时念有喘气的时间,霍砚辞将她整个人往上提起,想咬她脖子!

“太太——”王婶听到声响急急地上了楼。

当看到霍砚辞姿势暧昧地搂抱着乔时念、脑袋贴在她的颈边,整个人顿时傻住了。

“王婶,帮……”

“下去!”霍砚辞捂住乔时念的嘴,声音嘶哑地命令。

王婶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