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苏宴辰柳绮玉(苏宴辰柳绮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宴辰柳绮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苏宴辰柳绮玉)

xiaoy 2023-12-10 15:00:38 15
xiaoy 2023-12-10 15
点击阅读全文

“你也不要怪他不来见你,本来就是你自己用这个孩子赖上的我们家,现在孩子没了,这就是天意。”

‘天意’两个字刺中柳绮玉心中最深处,她沉默的听着江母好似语重心长的话:“你还年轻,以后找个和你相配的人结婚,不要再好高骛远……”

柳绮玉拿起离婚申请,看着申请人上熟悉的‘苏宴辰’三个字,突然打断江母。

“我想要见见他。”

江母故作慈善的面孔露出不悦:“还见什么?你签了就是!”

话落,她发现自己语气太过着急,又放缓声音:“他现在没空,你现在这样也出不了院,这样吧,你再想想,我过几天再来拿。”

说完,江母便起身离开。

柳绮玉又在床上躺了几天,江家没有再来人。

在隔壁床大婶一日比一日同情的眼神中,柳绮玉感觉自己能起身后,就忍着浑身痛楚离开了医院。

走到街上,到处都能听见烟花爆竹声。

看着哈哈笑着跑来跑去的小孩们,柳绮玉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就要过年了。

天下着雪,她身上没有钱,走了很久才走回江家。

柳绮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坚持到这儿的,她只是,想见见苏宴辰,有些憋了两辈子的话,她一定要说。

江家门口,大红灯笼高高挂起。

柳绮玉一瘸一拐的走上前敲了敲门,不多时,门开了,一个她上辈子无比熟悉的人出现在她眼前。

于雪看着眼前狼狈憔悴的女人,神情疑惑:“不好意思,您找谁?”

第10章

柳绮玉浑身有些发冷,她张了张嘴,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苏宴辰在吗?”

“名轩去送年礼了,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苏宴辰柳绮玉(苏宴辰柳绮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宴辰柳绮玉全文免费阅读_笔趣阁(苏宴辰柳绮玉)

柳绮玉看着于雪比起9年后更为青春秀雅的模样,忽的想起之前有一日在家门口看见的,在苏宴辰车上拥抱他的身影。

原来,当时那个女人就是于雪。

柳绮玉心口缓缓抽痛,她抿紧了唇哑声问:“你和苏宴辰,是不是在一起了?”

于雪一惊:“没有没有!还没有啦,他还没离婚呢,我们还没正式在一起的!他只是看我在国内孤单,才请我来过年的……”

于雪越说越小声,脸也红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柳绮玉喃喃开口。

原来兜兜转转,人和人的姻缘,还是在按上天注定好了的路在走。

苏宴辰和于雪,本就是注定在一起的人,而她柳绮玉,从来只是这段感情中的插曲。

那些本想要和苏宴辰说的话,突然变得没那么重要。

于雪看她脸色苍白,忍不住说:“要不,你进来等他吧,外面太冷了,进来烤烤火……”

“……不了。”

柳绮玉回过神,从怀中拿出一张折叠的纸递给于雪:“于小姐,麻烦你帮我把这个给苏宴辰。”

她语气真挚:“祝你和他,之后幸福快乐。”

这段从开始就是错误的感情,就在此刻结束吧。

说完,柳绮玉缓缓转身离开。

雪地上,一行深浅不一的脚印缓缓远去。0

在她走后,于雪立即关上门走进江家,手中的纸还没打开,就被江母一把扯过。

江母小心收好纸,看着于雪,颇为满意的点头:“小雪,还是你有办法。”

于雪笑得甜美:“哪里的话,是慕小姐自己决定放手的。”

……

又过了两日,就到了除夕。

苏宴辰裹着满身风雪从机场回家,他这次被公司特派出国,好不容易才赶在过年前回了家。

想到家里大腹便便的柳绮玉,他有些归心似箭。

这次走得急,他连告别都没说,只托了同事给家里带话,让江母把她接回江家照顾。

苏宴辰手中还拿着一个奶瓶,是在国外机场买的,听说是对婴儿无毒害的新材料,他忍不住就买了。

想到柳绮玉看见礼物时的笑容,苏宴辰嘴角无意识的勾起一抹笑。

敲响家门,开门的是江母。

一见苏宴辰就笑了:“哎呦,还好赶上了年夜饭,快进来!”

走进屋子,苏宴辰眼神下意识扫着家里各处,想要找到柳绮玉的身影,却没看见。

江母还在絮叨,苏宴辰忍不住开口问:“妈,她呢?”

江母话一顿,自然开口:“你管柳绮玉做什么,她跟着她那哥哥,回老家过年去了。”

苏宴辰皱起眉,心里堵了一口气,没有再问。

江母便笑着张罗起年夜饭来,苏宴辰心里烦乱,在书房坐了许久,他还是找出很早之前慕东留下的村里的电话号码,准备打过去问问柳绮玉孩子的事。

门口却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苏宴辰只好先去开门,而门外竟是郑婉婉的父亲

郑父看见苏宴辰,立即抓着他的手,老泪纵横:“名轩啊,求求你代表柳绮玉签个谅解书吧,你不能放着婉婉在牢里过年啊……”

苏宴辰闻言,心中一沉:“什么谅解书?”

郑父以为苏宴辰是在反讽他,急忙道。

“婉婉给你下药,只是因为她太爱你了,至于推柳绮玉出车祸这事,婉婉那么善良的孩子绝对不是故意推的她!”

“反正那个孩子不是畸形儿吗?没了也没什么关系吧?看在你和婉婉一起长大的份上,求你放过她这一次吧……”

苏宴辰被郑父话中透露的东西惊骇得僵在原地。

原来几个月前给他下药的人是郑婉婉!原来家里不见柳绮玉的人影,是因为她被郑婉婉害得出了车祸!

而他和柳绮玉的孩子……想到柳绮玉那么珍惜那个孩子的样子,苏宴辰心中竟是一痛。

江母匆匆从厨房出来,见此情况,内心直骂!

苏宴辰面上覆上一层寒霜,看着江母:“妈,这到底怎么回事?”

“名轩啊,柳绮玉她是出了车祸,没了孩子,但她也是真的回老家了。”

江母叹息一声:“妈只是为了让你过好这个年才没说。”

“她找我要了一大笔钱才肯走的呢。”

她从抽屉拿出一张纸,递给苏宴辰,神情恳切:“你看!这就是柳绮玉给你的离婚申请书!”

第11章

苏宴辰接过那张纸,看着上面‘离婚申请书’几个大字没说话。

半响,他冷冷问:“妈,为什么离婚申请书上有我的签名?”

江母神情一僵,有些不自然的道:“妈是想着你回来就可以去领离婚证,才给你代签的。”

“反正你不是早就想和她离婚,等过完年去民政局把离婚证领了不就行了!”

苏宴辰眼神深邃的看了江母一会儿,看得江母笑容僵硬,但他最终没说什么,反而看向郑父。

“您请回吧,郑婉婉做牢是罪有应得,我不会签谅解书,也没资格代表柳绮玉签。”

郑父还要再求,苏宴辰却直接拿起车钥匙,越过郑父就要出门。

江母急忙叫住他:“马上要吃年夜饭了,你这是要去哪?!”

苏宴辰淡淡道:“我得去找她问清楚。”

说完,他直接离开,留下的江母顿时满心慌乱。

……

慕家村。

从城里开车到慕家村最快也要4小时,江沐辰赶在10点才到慕家。

他只在接亲那天来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来过。

慕家是个只有三家土坯房的小院,苏宴辰的车一在家门口停下,慕家大哥慕东立刻警觉的开门查看。

见是江沐辰,脸色立刻难看至极:“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苏宴辰缓缓道:“我想和柳绮玉聊一聊。”

“都离婚了,你们还有什么可聊的?”慕东紧紧攥着手,脸上满是悔恨。

“俺知道,你一直埋怨我带着村里人上门去逼你娶绮玉,可绮玉怀孕的事村里都知道了,要是你不娶她,你让她今后怎么见人!”5

苏宴辰沉默着,当初那么让他愤怒的场景,现在想来,他竟莫名多了一丝愧疚。

慕东说着已经红了眼:“都是俺的错,当初我就不该逼着大妹嫁给你!”

“她每次放假回村提起你都是那么快乐,俺还以为你们结婚后她肯定能过得好……”

苏宴辰喉结动了动,一向淡然的心绪此刻无比杂乱,甚至还有一丝莫名的心疼。

“大哥。”他第一次叫了这个称呼,“求您让我见见绮玉,我有很多话想和她说。”

慕东看着苏宴辰诚恳的面容,沉默半响,摇了摇头。

苏宴辰还要再恳求,就听他说:“绮玉前几天就走了,她个性倔,不肯再留在这个伤心地。”

“你也不用问我她去哪儿了,我也不会说。”

慕东一向老实的脸上满是坚硬的拒绝:“你走吧,你是城里的少爷,和我们村里姑娘没有以后的。”

苏宴辰看向慕东身后的土坯房,只有堂屋亮着灯,两个小孩的身影倒映在窗口。

没有另一个他想看见的身影。

“我还会再来的。”苏宴辰说完这句,终究低着头离开了。

慕东关上门回到里屋,迟疑地看向床上躺着的面色苍白的柳绮玉:“大妹,你真不去见见他吗?”

柳绮玉摇摇头:“哥,我不该再和他有任何牵扯。”

纠缠了两世的孽缘,她已经下定决心狠狠剪断,所以,她决不能再见苏宴辰。

只因她害怕,再见到他,她便会动摇。

“哥,等出了年,我就去四川。”

等慕东离开,柳绮玉用力的攥着被子闭上眼,眼泪将枕头浸湿,直到睡着,而握着被子的手还是紧紧的。

……

6年后。

1999年夏季,四川汇炉第一届国际展销会。

柳绮玉身穿黑西装,扎着高马尾,踩着高跟鞋快速的向展销会场走去。

努力跟上她的助理神色焦急:“老板,隔壁展台把我们的户外电源拿走了不肯还,现在我们的人在和他们对峙。”

6年前,柳绮玉来到四川,找到因为国营饭店倒闭而回乡的李伟成。

两人合作开了一家私营火锅店“德牧”,在柳绮玉的计划下,这几年越做越大,已经在四川的各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