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谢时逸顾潇潇(谢时逸顾潇潇)小说免费赏阅-谢时逸顾潇潇(谢时逸顾潇潇)全文阅读(谢时逸顾潇潇)

xiaohu 2023-12-09 06:30:36 23
xiaohu 2023-12-09 23
点击阅读全文

看着那许多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表哥表姐们一个个心疼眼眸,谢时逸心里酸涩无比。

林家正厅,林老主子子坐在正当中。

谢时逸的到来对他来说比任何灵丹妙药都更有效。

舅舅林邺道:“予卿,当初不是幽州不起兵救援,老主子子听闻王城叛乱当即就要亲自带兵前去,谁曾想幽州军内竟有那君家贼子的叛徒。”

听到这里,谢时逸更为自己对林家的怀疑深感羞愧。

林老主子子一拍桌,猛地咳嗽几声:“君家无耻至极,还是怪你父皇太过仁善,当初没有斩草除根。”

谢时逸蓦地攥紧手,哑声道:“都是因为我,是我害了父皇他们。”

林家众人这才想到谢时逸和谢时逸曾有一段婚约,一时哑然。

林家长子,谢时逸的大表哥林清臣见气氛沉重,忙转移话题:“那予卿表妹你是如何逃出王城的?”

谢时逸回神,咬着牙敛下心中翻涌泣血,细细道来。

“上元灯节那天,谢时逸遇刺,那箭上有剧毒断肠草,我原本以为他必死无疑,可谁知药圣南宫无望竟然出现在皇宫,趁他为谢时逸治伤的时机,我便杀了谢时逸的皇后姚文淑。”

众人俱是一惊。

谢时逸却极平静的模样:“之后我将一个提前准备好的宫女的尸体伪装成我的,又放了一把火烧了未央宫,随后便从父皇告知我的宫中密道逃出。”

那密道原本只有皇上和太子才知晓,君家叛乱的消息传出后,皇帝为了保她性命,才将此事告诉她。

想到此,谢时逸心脏又痛起来。

许氏几百条性命的代价,换她一人存活。

林邺惊诧道:“谢时逸的皇后死了,这么大的事为何没有半点消息传出?”

“我也不知道。”谢时逸摇头,“但我确定她死了,我亲自动的手。”

林赫老而弥辣:“一个不知所谓的女人死了,对我们无关紧要,现在最重要的事,予卿,你想如何做?”

谢时逸指甲陷进掌心,布满血丝的眼中迸出滔天恨意。

谢时逸顾潇潇(谢时逸顾潇潇)小说免费阅读-谢时逸顾潇潇(谢时逸顾潇潇)全文阅读-笔趣阁(谢时逸顾潇潇)

“当然是杀了谢时逸,夺回我许家的东西,为许氏所有枉死的族人报仇。”

林赫浑浊眼里迸出精光:“好,不愧是你父皇的女儿。”

若是谢时逸只会哭哭啼啼,他虽然心疼,却也不免叹息。

毕竟这是皇室唯一留存的血脉。

林赫目光扫过在场的林家众人:“从今日起,我幽州军便为予卿帝姬驱使,夺回许家天下。”

谢时逸蓦地看向林赫。

大许帝姬称号与公主不同,等同于皇太女,地位与储君一般无二。

林赫与之对视:“予卿,你可敢接?”

谢时逸闭目又睁开,缓缓起身行了个大礼:“谢时逸,责无旁贷。”

林家众人面色恭敬,包括林邺在内倏然跪下:“拜见帝姬!”

第25章

谢时逸对众人一礼,久久未曾起身。

这一切太重了。

从此往后,她不止要肩负许氏一族兴衰,还要背负林氏所有人的性命。

她只能胜,不能败。

林赫宽慰道:“予卿你无需忧心,谢时逸还未收服幽云十六州,这里面的人不少都曾是老夫同袍,也曾效忠于你父皇。”

“现在许家还有血脉留存,他们不可能视而不见,待外祖休息好,便拉下老脸一个个去请他们联手抗衡楚朝,兴复大许。”

谢时逸心内一暖,却拒绝道:“无需外祖,予卿一人足矣。”

林赫愣了:“你要亲自去说服他们?”

谢时逸昂首,语气坚定:“既是帝姬,这便是我必经之路。”

她不能再依赖任何人。

当初许氏男子一夕之间尽皆灭绝,是她没有撑起皇室的风骨,对谢时逸摇尾乞怜。

虽然事出有因,但她终究是丢尽了皇家颜面,这或许也是那些对父皇忠心的将领按兵不动的缘故。

现如今,她要将她碎裂的骨头和皇室的尊严,一点一点找回来。

林赫老怀大慰:“你父皇母后在天有灵,也能安息了!”

谢时逸抿紧了唇,不求父皇母后还有哥嫂的原谅。

只求未来下了地府,能够有脸去见他们。

“事不宜迟。”谢时逸抬眸看向外面,“第一个,便从云州开始吧!”

……

紫宸殿内。

谢时逸躺在床上,眼眸紧闭。

南宫无望抽出最后一根颤动的金针:“陛下余毒已清,我的任务已完成,今日便会离开皇宫,对了,时简会跟我一起离开。”

暗影看着谢时逸苍白无血色的唇,蹙眉道:“药圣前辈,您不能走,陛下这模样,哪里有恢复的样子。”

这一月来,谢时逸都是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

南宫无望斜睨他一眼,淡然如风道:“心病还须心药医,你们家小皇帝这病,我无能为力。”

“无论如何,陛下没好之前,您……”

谢时逸眼眸幽幽睁开打断。

“暗影住口。”

暗影冷漠的脸上终于出现波澜:“陛下您醒了?”

谢时逸冷冷一扫,他躬身退开两步。

见状,谢时逸对南宫无望道:“麻烦前辈,我知晓要不是我那日如此折腾,也不必前辈耗费如此多的心力。”

他瞥一眼暗影:“今日便送药圣前辈出宫,不得耽搁。”

“是。”

“还不去准备给前辈的东西。”

南宫无望摆了摆手客气道:“唉,陛下不必如此费心,我什么都不缺。”

谢时逸道:“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无非是些普通的药材书籍而已。”

南宫无望暗道,那就更不需要了。

然而当他看见那些万金难寻的珍稀药材和几乎绝迹的孤本时,以他的见多识广也是一惊。

南宫无望摸下巴,这礼物可送到了他的心坎上。

难不成又要欠小皇帝一个人情?

想了想,他要来笔墨纸砚,写下一行字后递给暗影。

谢时逸看向回来复命的暗影,以手抵唇将咳嗽压下后问:“南宫无望走了?”

暗影跪下,递出一封信:“是,这是他让属下转交给陛下的回礼。”

回礼?

谢时逸不明所以的接过拆开,只见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一行大字。

偷梁换柱,君代桃僵。

第26章

谢时逸眼眸一凝,这说的是……谢时逸?

他蓦地看向暗影,眼里碎冰浮动:“他还说了什么?”

暗影面瘫脸上出现一丝疑惑:“说是,陛下的药方。”

谢时逸闭上眼,手上宣纸被他攥成一团。

他低声呢喃道:“谢时逸,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

他不是没怀疑过那具骸骨是别人,可仵作检查过后,年纪身形就连骨头上的伤都别无二致。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一直郁结于心。

暗影眼眸一戾:“既是如此,南宫无望为何不早点告诉陛下?我这就去将他拦下。”

谢时逸阻止:“不可无礼。”

他该庆幸他及时准备了重礼恭恭敬敬地将南宫无望送出去了,若非如此,他还不知何时才能得知谢时逸还活着的真相。

若是谢时逸还活着,她现在会在哪里呢?

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地方——幽州。

如果那具尸体是伪造的,另一具也肯定不会是烟雨了。

看来,他的暗卫叛变了。

不过谢时逸却并不生气,反而有些隐隐的高兴。

他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谢时逸,你可一定得好好活着!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他原本幽暗无光的眼睛再次灼亮起来。

“暗影,传韩立安进宫。”

暗影离开后,太监赵河过来询问:“陛下,姚皇后的丧仪还未举行,继续秘而不发吗!”

谢时逸蹙了蹙眉,若是姚文淑死了的消息传出,不知道多少人又要盯上这位置。

各大世家必定会想方设法送人入宫,惹人心烦。

这位置,唯有他心上那人能坐。

他冷森森道:“什么丧仪,皇后失德,现如今不是幽禁于冷宫吗?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