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徐清然沈廷煜)小说免费赏阅-徐清然沈廷煜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

xiaoe 2023-12-06 10:24:08 15
xiaoe 2023-12-06 15
点击阅读全文

沈廷煜撑着一把太阳伞,手里拿着矿泉水,表情平静

:“喝点水,别中暑了。”

他说话的语气寻常得仿佛两人从来没有分开过这几年。

徐清然听到他这样熟悉的声音,耳朵都嗡嗡作响,下意识就往旁边躲开,躲开他的伞,宁愿站在烈日底下站着。

沈廷煜现在见到她,就觉得心疼,也不想强迫她,继续把水递给她。

她把他当空气,不接也不看他。

“清然,我们至少还是朋友。”

曾经那么相爱,即便成不了恋人,至少以朋友的身份可以关心她。他消失的这三年,已后悔,当初不该走的。

朋友?

徐清然一直很平静的心情因为他的这句话蓦然升起一股恨意。

当初办完离婚,他决绝离开时,就不可能会是朋友;

在妈妈生病,她最难想找他帮忙而发现被拉黑之后,就不可能会是朋友;

在孩子们生病,她一人抱着俩孩子在医院熬着的日日夜夜,就不可能会是朋友。

她看着沈廷煜,就觉得凭什么呢,你想消失就消失,你想回来就回来,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

:“卓总,我在工作,请勿打扰。”

所有怨恨都藏在她的心里不说出来,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

当然,还有另一层原因,她不想让卓家任何人知道孩子们的存在,只想离他们远远的,她这一生,除了孩子,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孩子们不能有任何闪失。

所以但凡牵扯到孩子的事情,任何人都是她的假想敌。

这时前边一直在照顾徐母的小新忽然惊呼一声

(徐清然沈廷煜)小说免费阅读-徐清然沈廷煜全文无弹窗阅读

:“舒律师,快过来,徐妈妈好像中暑了。”地上的徐母脸色发白,额头上冒着大颗大颗的汗,还不时恶心想吐,但就是固执地躺着不起来,小新怎么扶她也不起。

沈廷煜闻言,比徐清然早了一步过来,很自然把太阳伞递给小新让她给徐母挡着,然后扶起徐母让她喝他手中的水。

他力气大,徐母又晕沉沉的,想绝食也没用啊,人沈廷煜直接扶起来,给她灌了一口凉水。

第512章

沈廷煜此时的思路很简单,既然徐清然是因为这老太太要在法院门前绝食躺尸而不得不陪着在烈日底下暴晒,徐清然又不肯接受他的好意,那么他只能把老太太带到阴凉地方了。

结果人家徐母是中暑了,头晕,恶心,躺了这半天已经快要虚脱,被他忽然这么灌了一口水,凉水进肚子里,就更恶心了。

呕的一声,吐了....吐了...

并且,很不巧,不偏不倚吐在沈廷煜的裤腿上...

而沈廷煜本来因为扶徐母起来,徐母身上的灰全擦在他的白衬衫上,白衬衫有几处脏特别明显,而现在的裤腿上...

小新简直不敢看卓总的表情,转头憋着,没有取笑的意思,就是惨不忍睹!

而徐清然也因为这个突变,一时站在那里...

就是,沈廷煜那么矜贵的一个人,现在从上身到下身,都叫人不忍直视,而且隐隐约约有点酸臭味。

不知为何,徐清然就想起以前,她丢了文件,沈廷煜帮她翻垃圾桶找文件的场景,当时也是穿着白衬衫,衬衫上都是污渍,他以此为借口去她家洗澡,然后顺理成章就住在了她家。

此时,他的狼狈有过之而不及!

小新觉得卓总会马上发飙,因为真的蛮恶心的,那么贵的裤子!

徐母也似乎吓坏了,她既有市井泼妇的一面,亦有长期生活在底层的怯懦,这会儿见自己吐了这个男人一身,而男人看着很高贵不是普通人,她心里就咯噔一下,噗通跳得飞快,怕对方要她赔偿,她现在是一穷二白,赔不起。

想到这,头就更晕了。

沈廷煜倒是神色自诺,看不出生气或者嫌弃的表情,只不过他保持着姿势微微回头

:“清然,有纸吗?”

徐清然这才正眼看他,见他眼里闪过一丝不适,只是隐藏了没表现出来而已。谁被陌生人吐了一裤子,也不可能好。

看他狼狈,徐清然心情倒是稍稍好了一点。

“没有纸。”不是故意,而是包里真没有纸,小新急忙翻自己的包,发现竟然也没带纸。

沈廷煜还是保持着半蹲的姿势,不可能站起来,因为站起来,会更惨烈。

“清然,去我车里拿纸,陈哥在车上,顺便拿两瓶水过来。”他冷静吩咐。

徐清然就朝他的车走过去拿纸,走到车旁时才想起,自己怎么就听他的话了?让她干嘛就干嘛了?

她管他脏不脏做什么。

正想着往回走不给他拿纸时,车内的司机陈哥忽地从驾驶座上下来,很兴奋地叫她

“舒小姐,好久不见啊。”

陈哥算是她学车的教练,她的车技是陈哥手把手带出来,是很久不见了,她点点头算是招呼。

都已经到这了,她便弯腰从他的车内拿了一包抽纸一包湿纸巾还有两瓶水,抬头时,竟见到他的车前还挂着她以前送的那块和田玉。

这辆车已经不是以前他开的那辆,但是和田玉还在,与这车冷硬的气质很不搭。送他这块挂坠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此时看着就觉得有些讽刺。

她拿纸与水的时候,顺手就把这块玉也拿了下来,打算等会扔了。

沈廷煜还是比较有风度的,即便自己狼狈不堪,但是在徐清然去拿纸与水的期间,他还在给徐母慢慢地喂水。

第513章

小新在一旁直感慨,怎么会有人明明摆着一张冷漠疏离的脸,但是做的事情又有礼且周到,就像刚才送她过来时也一样,全程疏离不说话,但就是安安全全把她送到法院门口,很矛盾。

小新哪里知道,人家卓总本就是冷漠没热心的人,做这一切不过都是因为她们跟舒律师有关系而已。

徐清然把纸、湿纸巾、水都递给沈廷煜,一声不吭,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谢谢。”沈廷煜结果纸开始清理裤腿上的残渍,清理完,又用矿泉水仔细洗了手才舒服一点。

这时陈哥也赶过来了,示意车内有备用服装,可以去换一套。沈廷煜把徐母扶到阴凉处之后,才回自己的车内换衣服。

小新对他这一系列的动作佩服得五体投地,就是觉得这个男人的教养太好了,真是应了那句话,越是高阶层的人,素养越高。

沈廷煜很快就换了一套干净清爽的衣服出来,不过下车时看了一眼车前窗,就看出问题来了,他的那块和田玉不见了。

这边徐母经过刚才的中暑,还难受着,不敢再去那躺着了。大约是隔三差五就有人以这种方式来抗议,法院根本没人理她,她也认请了这个事实,加上舒律师说已提交材料,会尽全力去促进法院重审本案,她才平静下来。

由小新搀扶着,三人准备离开。

沈廷煜迎面走来,本想送她们回去,但看徐清然一脸冰寒的模样,不可能会坐他的车,他便也不想为难她,只不过在徐清然经过他身边时,他忽然伸手轻轻拽着她的胳膊。

徐清然一僵,抬头怒瞪他,什么意思?

他稍稍低头在她耳边严肃道

:“我的东西呢?”他指那块玉。

徐清然甩开他的手,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故而回答

:“扔了。”

“清然,那是我的。”送他的自然就是他的,虽然很便宜,却是陪伴他很多年,是他很宝贵的东西。

徐清然觉得自己刚才就是脑抽行为拿走做什么,现在放在口袋拿出来不是,不拿出来也不是,只好一口咬定

:“扔了,况且当时并未赠送给你,只是挂在车上使用,我有权收回。”

也是蛮强词夺理的,在他面前就是理直气壮把无理变有理。

沈廷煜都被她气笑了

:“清然,你现在是心虚吗?”

一语中的戳穿她。

徐清然不想理他,径直往前走,想追上小新和徐母,结果沈廷煜又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这回稍稍用了一点点力气,几乎是把她拽入到自己的怀里,他说

:“听话,把挂坠还我。”

这个挂坠对他很重要。

距离太近了,能闻到彼此身上熟悉的气息,沈廷煜的心又软又疼,徐清然则是升起莫名的怒意,从口袋里拿出挂坠,狠狠扔给他。

第514章

是在乎一个挂坠吗?当然不是的,在乎的是她而已,这是她唯一送他的东西。但好像,他有点本末倒置,惹她生气了。

挂坠被徐清然狠狠扔给他时,掉入石阶上。

随着一声清脆的碎裂的声音,挂坠裂成了两半。

那声破碎的声音就像是一把尖锐的刀,瞬间刺中两人的心脏。

徐清然头也不回地走了。

沈廷煜蹲下身把挂坠小心翼翼捡起来,看着手里裂成两半的挂坠,顿觉真不是一个好兆头啊。

小新看着舒律师一脸铁青上车,有些担心。舒律师平时虽冷冷的,也挺严肃,但很少真正的生气,不会轻易表露出自己的情绪,这是有多生气才没控制住?

徐清然其实更多的是生自己的气,被他拽进怀里那一刹那的目眩神迷、鬼使神差拿走那一块毫无作用的挂坠,都让她生自己的气。

“舒律师,我们先送徐妈妈回家吗?”小新不得不开口问,因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