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姬小卿墨衍是什么小说 姬小卿墨衍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3:40 18
2023-11-28 18
点击阅读全文

哪怕琅璀很喜欢姬小卿。

他觉得自己也可以忍受他默默喜欢着她了。

大抵琅璀对他的兄弟之爱让他觉得纯粹、安全、无害,这样的他爱着姬小卿,也只会想着对她好吧?

离别的情绪是伤感的。

这让膳桌上的氛围都变得沉重了。

姬小卿最讨厌气氛压抑了,当场就吆喝着:“哎,都愣着干什么呢?吃饭!吃饭!”

她含笑活跃着氛围:“快吃!这雨有的下呢!琅哥,你就安心吃饭!等你们吃完饭,我跟你们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

琅璀将要离开,最留恋的莫过于她了。

是以,他看她时,目光不自觉地大胆了些。

不过,他的目光是热烈的、坦荡的,并不让姬小卿反感,顶多让她有点儿害羞。

这种少女的害羞般情绪是很稀罕的。

姬小卿跟祁隐确定心意后,面对其他男人,一颗心早不会有涟漪了,更不会产生害羞的情绪。

“等你们吃好饭再说。”

她已经吃好了,捏了几颗葡萄,就去外面看雨了。

祁隐见了,提醒着:“风大,当心吹着雨。外面有些冷。多穿些。”

姬小卿不以为意:“大夏天的,能冷哪里去?”

她被热怕了,不怕冷。

祁隐不放心,还是让人去送披风了。

姬小卿不肯披着,看了会雨,没忍住,伸手接着雨水玩了会,把袖子都弄湿了,才回去了:“你们吃好了吗?”

表兄弟俩一前一后站起来,异口同声:“吃好了。”

宫人们开始收拾膳桌。

琅璀看到姬小卿脸上有雨水,头发也有些湿,衣袖更是滴着水,就知道她刚刚伸手玩雨水去了。

真是小孩子脾性!

祁隐拿她的小孩子脾性没办法,说也说不得,直接动手拿了干净帕子,给她擦脸、擦头发、擦手,就像是慈爱的老母亲面对贪玩归家、弄得一身脏兮兮的小孩子,永远宠溺,永远纵容,永远关怀备至。

姬小卿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的关怀,也没说个谢,目光落在对面的琅璀脸上,笑道:“琅哥,你还记得我说的游戏吧?一起来玩啊。”

琅璀点着头,笑问:“什么游戏?”

第521章

姬小卿所说的游戏是掰手腕。

她一是忽然想看两个帅哥谁的力气大,二是想看祁隐的极限在哪里。

她真的好奇他源源不断的精力都怎么来的。

天之宠儿不成?所以生来精力旺盛?

不过,那些功成名就的大人物确实有远超常人的精力。

祁隐这人一看就是个大人物,有点大人物的特质好像也算正常。

“就这样,你们手臂交叉——”

她看宫人把膳桌收拾好了,就拉他们坐过去,兴致勃勃继续说:“对,开始发力,把对方的手臂压下去,就是这么个比手腕的小游戏,听懂了吗?”

太简单易懂了!

像琅璀,在军队里,没少跟将士们比试腕力。

他还以为是什么新鲜的玩法,一直挺期待的,结果就这?罢了,虽然不新鲜,但她喜欢玩,他还是乐意奉陪的。

“听懂了。”

他点头,看着祁隐,问道:“你呢?准备好了吗?”

祁隐已经在准备了,憋着气,运着力,压着琅璀的手腕,但没压下去。

琅璀亦然。

他们两人的力量相当,直压得对方的手臂青筋鼓动,相触碰的位置一片通红,也没有一点倾斜。

端的是纹丝不动。

姬小卿看了好一会,也没看出胜负的苗头,也是稀奇了:这兄弟俩是比持久战吗?

她可不想等下去了。

就出声喊着:“加油!祁隐,加油!”

祁隐得了爱的鼓励,如有神助,开始占据上风,有把琅璀手腕压下去的趋势了。

但不要小瞧一只单身狗的威力!

琅璀一早上净看他们秀恩爱了,早憋一肚子郁气了,这会看姬小卿给去祁隐加油鼓劲,就像是哀兵,顿时来劲了。

他也来了力量,渐渐挽回局势,开始把祁隐的手腕压了下去。

但祁隐刚刚享受到一点胜利的滋味,还是当着姬小卿的面,哪里能认输?

于是,他们就这么掰扯着,又回到了平衡点,谁也不能压倒对方。

姬小卿看得不耐烦了,就开始“恶搞”了:“来吧,现在是问题时间,你们可以抢答的哦。”

她就是想破坏两人的注意力。

只要有一人松懈一些,立刻就能见胜负了。

“听明白,点头哈。”

她的声音落下,看到他们都点了头,就开始问了:“请问,什么羊最倒霉?”

是熟悉的脑筋急转弯。

祁隐跟姬小卿玩过几次,立刻就有答案了:“替罪羊!”

琅璀看他回答了,就趁他回答时,暗暗用力,也确实把祁隐手腕压下去了,但他回答完问题,立刻就压了回来。

“不错。祁隐对了。继续。”

姬小卿又开始说第二个问题:“请问,这世界上什么河最难过?”

短暂的沉默。

祁隐跟琅璀在沉默时,也都很默契地用力。

当然,也都在想答案。

可惜,琅璀没跟姬小卿玩过游戏,思维就有些落后了。

这一题依旧是祁隐回答的:“夫妻不和(河)。”

琅璀:“……”

谐音啊!

他在分析祁隐回答问题的角度。

“对。哈哈,阿隐太棒了!”

姬小卿觉得祁隐是她见过的、脑子最活跃的人。

她含笑夸奖过后,看向琅璀,鼓励道:“琅哥,你要加油啊!”

琅璀听了,就在掰手腕上用劲了。

两人又是一阵奋力拉扯。

姬小卿瞧着,继续提问题:“各位,注意了,请听第三题:请问,人的一生中说的最多的三个字是什么?”

第522章

漫长的沉默。

这个问题算是把两人都难住了。

姬小卿看琅璀一直沉默,完全没参与的样子,就提示了:“琅哥,你随便说点什么呗?说错也行,重在参与嘛。”

琅璀见她这么说,便随口参与了下:“不知道。”

“恭喜琅哥!答对了!”

“?!”

琅璀震惊了:不知道?这也行?

祁隐也震惊了,但震惊之余,反应及时,一个用力,把琅璀的手臂按下去了。

他觉得姬小卿是故意的,心情酸妒极了:“好啊,你们夫妻俩一起耍赖!”

姬小卿笑道:“哎呀,小游戏,娱乐而已,不要在意嘛。”

琅璀很在意,男人的面子比天大,必须挽回来,就冲祁隐说了:“你胜之不武,我们继续比!”

他拉开架势,准备再跟祁隐比一场。

祁隐也不怕他,作势就伸出了手。

姬小卿赶忙伸手拦住了:“不行,不比了,瞧瞧,都快磨破皮了!”

他们两人都是高手,手腕较劲,摩擦加强,相互摩擦处的皮肤都红得灼烫了。

但他们男人的胜负欲都很强。

琅璀一激,祁隐就要应战。

她为了制止他们的雄性行为,就单手托着下巴,继续出问题了:“来,来,我给你们讲个笑话。一天,蚯蚓妈妈四处找丈夫,都没找到,就问儿子,你爸爸去哪里了?蚯蚓儿子说了一句话,蚯蚓妈妈就哭了。你们猜,蚯蚓儿子说了什么?”

这是个解答题。

琅璀就回了:“爸爸跟别家蚯蚓美人睡觉了?”

姬小卿摇头大笑:“哎,琅哥,你满脑子坏思想!”

不然呢?

蚯蚓儿子说了什么?

祁隐也不知蚯蚓儿子说了什么,就看向了姬小卿,询问着:“说了什么?”

姬小卿见他们都看着自己,未回答先笑了:“哈哈哈,蚯蚓儿子说,妈妈,爸爸陪人钓鱼去了。哈哈哈,好笑不?”

可怜的蚯蚓爸爸惨死鱼钩之上。

祁隐跟琅璀对视一眼,明白了姬小卿的意思,但都没笑出来。

姬小卿见他们不笑,便知这个冷笑话没成功,哎,所以说这就是时代的鸿沟啊!她都尽力找些他们能get到的笑梗了!

“算了,算了,咱们继续玩脑筋急转弯,请听题——”

她收敛了笑,一手扶着下巴,一手点着脑袋,继续说:“什么蔬菜只有公的,没有母的?”

又是一阵安静。

外面大雨还在下,啪嗒啪嗒、哗哗啦啦是无比闹腾的世俗之曲。

殿里煮着茶,壶里的茶水咕咚咕咚冒着泡儿,三人围桌而坐,饮茶闲谈,是偏安一隅的岁月静好。

很多很多年后,琅璀都还记得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