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阮希雅贺景全文免费完整版,阮希雅贺景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2023-11-28 17:10:06 16
2023-11-28 16
点击阅读全文

“正如诗涵小姐看到的,大少爷的病从来没有痊愈过,就算这样,如今我们不管再怎么劝大少爷吃药,他都会因工作繁忙推脱。大少爷的脾气并不好,在前几天一次股东大会上,因为项目问题遭到一名股东的反对,当场对人动手。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好几次。如果再这样下去,其他几名股东会因为这样的事而发出提议撤掉大少爷的职务。”

阮希雅:“所以…王叔您想让我做什么?”

王赴:“请您念在大少爷出面帮了您这么多回的份上,让大少爷接受治疗,如今除了您,没有人能够说服他。”

阮希雅拧了拧眉,犹豫着:“王叔您在他身边这么多年,都没能劝动他,我跟他也不过寥寥几面…”

王赴:“诗涵小姐是聪明人,大少爷为了您做了这么多,你不可能不明白大少爷的心思,上次原本是大少爷预约好了手术,知道您出了事他立马下了手术台到了学校…”

“诗涵小姐这些话大少爷是明令禁止不准让任何人告诉你,可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开这个口。”

原来,他为了我做了这么多事!

除了这些,江裕树都还为了她,做了什么?!

过了会儿,阮希雅回到包厢,沉重地坐在他身边。

抬眸,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他的声音很温柔。

他又握住了她的手,温度很暖。

“手怎么这么冷?”

贺景看到那亲密的举止,眼底闪过一道不明的黯然。

“刚刚洗了手。”阮希雅起身拿起他面前的碗,给他盛了点蔬菜肉末粥,本来就是给他点的,走进来他还是一点都没有吃。

包厢内所有人视线全都看了过来,应月瑶一副看戏的模样,调侃地说道:“诗涵,你怎么对我哥这么好,还给他盛粥,你怎么不给我来一点,你是不是有点太偏心了?”

阮希雅低着头感觉有道炽烈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装作视而不见地说:“你想吃,我也给你盛。”

应月瑶笑着看了眼江裕树,“算了吧,我可不敢跟我大哥争宠。大哥,你今天可要多吃点。”

“月瑶,不许贫嘴。”

“知道啦。”

阮希雅坐下,将碗放在他的面前,轻声道:“你尝尝看有没有冷掉,要是冷了,我让厨房再煮一碗。”

江裕树一笑,“好。”

应月瑶感觉自己深深吃了一波狗粮,随即又扭头看着身侧的人,“战大叔,我给你夹菜,多吃点银耳红枣羹,美容养颜,绝对让人看不出来你三十岁。”

‘噗嗤’

正在吃饭的叶凡发出了嗤笑声。

应月瑶:“你笑着什么!”

叶凡连忙否认:“没有,我没有在笑,就是有点呛到了。”

应月瑶没有再理会,她自顾自将银耳红枣羹,放在了贺景面前,“你快尝尝有没有冷掉…要是冷了…我让厨房再做一碗。”她学阮希雅在说话。

阮希雅垂下了头,耳根微微有些发红,倒是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这么做只是因为王叔的那番话…

他病情加重,治疗抑郁症的药也断了,每天很少吃东西。

确实江裕树帮了她不少,阮希雅对他是感激的。

这些小事,阮希雅没法推脱。

哪怕是在贺景面前。

每个人都有独立的人格,她不可能一直成为被随意摆弄的玩偶,什么话全都听他的。

时间九点半的时候,白玉书对贺景说:“战大哥,我有些困,想先回去了。”

贺景抬腕看了眼时间,“确实时间不早了,回去吧!”他的语气听不出喜怒,不过却比平时冷了些。

白玉书没吃多少,她的心思完全都不在,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裕树对阮希雅说:“也确实该回去了,你明天还要上课,我送你。”

应月瑶很快地抢答说道:“哥,你就送诗涵吧!我坐战大叔的车来的,现在我要让他送我回去!”

她很快地挽上了贺景的手臂。

江裕树看着她,像是在等阮希雅的回答。

她收到眼神,吞吐了声说:“也…也好吧!”

应月瑶:“那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随即阮希雅又说:“叶凡,我已经帮你们叫了司机,送你们回去,回去的路上记得小心。”

叶凡吃得太饱了,几个人躺靠在椅子上休息:“知道了,啰嗦。”

阮希雅跟着江裕树离开,走到门口,等沉枫将车从地下车库开过来需要一会儿。

现在吹来的风,让人有些冷。

肩膀上很快就多出了一件外套。

阮希雅视线朝后,看向那件烟灰色的西装:“你已经有很多衣服在我那儿了,我不是很冷,还是你穿着吧!”

江裕树嘴角勾着淡淡弧度,他的笑温暖了许多,“我无妨。衣服来日方长,可以以后再还。”

阮希雅没有再说什么,她感觉到口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就摸了下,“这是什么?”

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还有金属打火机。

这个打火机,好像跟江野的那个打火机是同款,不过是颜色不同。

“你现在…是不是身体还没痊愈,以后还是少抽烟了吧!我就先替你收着,等你好了,再还给你。”

“依你。”

江裕树发现,同样的话,不同的人说,在他心里会有不同的感觉。

而面前这个人,在他心里永远都是特别的存在。

她终于能够看他一眼了!

她也没有再逃避!

诗涵…你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

这样的好,仅仅的…只对我一个人!

“药还有在吃吗?怎么没有随身带着?”

第124章你以前从来都不是这样的!

“忘带了,下一次一定。”

“嗯。”

阮希雅上了江裕树的车,车内开着空调并不是很冷,那件外套任然还披在她身上,回去的时候确实有些晚了,阮希雅侧头靠在车座椅上已经睡着了,鸦羽般长睫闭着。

沉枫透过后视镜,将车内的灯光,调暗了些,车内安静的能听清她清浅呼吸。

江裕树拿出备着的毯子轻轻盖在她身上,阮希雅舒服的调整了个姿势,感觉到有动静,她轻缓着睁开了眼睛,迷糊有些看不清视线,直到她看清了熟悉的面孔。

“抱歉,吵醒你了!”声音温柔。

阮希雅低头看了看身上的毯子,泛着困意的摇了摇头,“没事,到了吗?”

“还要一会儿,继续睡吧!到了我叫你。”

“嗯嗯。”阮希雅正准备再睡会儿时,忽然感觉到,一只很暖的手将她揽了过去,半边身子靠在江裕树身上,枕头着他的肩头。

阮希雅心‘咯噔’了下。

脑子瞬间有了三分清醒。

姿势亲密,在外人看来就好像是一对正在热恋的情侣。

可是阮希雅没有办法将他推开,只能任由他抱着,其实她并不喜欢这样。

她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有些不喜欢!

是因为进战太快了吗?

也许是吧!

阮希雅比较慢热,总觉得这样有些怪怪的。

贺景比他们先到,可能已经上去了。

因为阮希雅到华庭公寓的楼下已经很晚了,车只有几十码,慢道一个成年人跑步都能追得上的速度。

公寓楼下。

“我自己上去就可以,已经很晚了,你快回去吧!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江裕树浅笑应着:“好。”

诗涵其实很聪明,知道他的心思,今天的举动已经被她看出来,江裕树没有再贪心,道了别后,看着她背影消失,他才离开。

阮希雅坐上电梯,开门回到家时,吴妈正在清理厨房,听到声音才停下手里的事。

“怎么现在才回来?”

阮希雅困倦的玄关处换了双棉拖鞋,“睡着了,在楼下停了会儿。”

吴妈端了杯热牛奶过去,还有一片暖宝宝,“这是今天买的,贴在身上会暖和,你生理期还没走,记得多穿些,别把自己冷着了。”

“我知道了。”阮希雅拿起牛奶喝了口。

吴妈又问,“战少爷跟玉书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阮希雅:“他们有事没跟我一起。吴妈…不用等他们了,你也快去休息吧!”

“好,你记得早些休息。”

她点头。

阮希雅脱下身上的西装,放在一边,喝完牛奶,回到房间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洗了个澡。

半小时后,从浴室里出来,拿着干毛巾擦着头发,床头柜边忽然响起了手机震动,来电号码显示是江裕树打来的。

阮希雅停顿了手上的动作,静静地看着电话被自动挂断,收回视线,坐在床头边,心里有些沉重,就像是有人在她胸口慢慢堆积了石头。

其实她有很多次机会拒绝江裕树的心意,今天晚上,她也打算将事情跟他说清楚,可是她没想到王叔会将他的病情告诉她。

要是他们之间在这样下去,她怕事情最后,只会给他更大的伤害…

阮希雅想了想还是给他发了消息:抱歉,刚在洗澡,没听见。

“我想听听你的声音可以吗?跟我说一句晚安就好。”

半分钟后,江裕树在未开灯的房间里,接到了那通电话。

少女清丽的声音响起:“到家了?”

“嗯。”

手机里沉默了会儿。

也不知道该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