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最新热搜许瑜璟唐书夏最新更新章节免费阅读_许瑜璟唐书夏无删全文阅读全文(许瑜璟唐书夏)

小茹 2024-03-07 04:24:20 18
小茹 2024-03-07 18
点击阅读全文

抖音热文 许瑜璟唐书夏 是唐书夏精心打磨的一本古代言情书籍,它的内容引人入胜,精妙绝伦,许瑜璟唐书夏的主角是 唐书夏许瑜璟 ,本书全文描写的是:翌日清晨。唐清迟还卧在床榻沉睡,的房门发出吱呀的声响,惊醒了她。许瑜璟轻手轻脚行至榻前在她唇上落了一吻。紧接着他的鼻息声就扑在耳畔,对上她惺忪的睡眼,柔声说:“书夏,这两天公务繁忙,我恐不能陪你。”唐清迟没应答,沉沉合上眼皮。许瑜璟只当她贪睡,便自顾自轻手轻脚离开。

封面

《许瑜璟唐书夏》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清晨。

唐清迟还卧在床榻沉睡,的房门发出吱呀的声响,惊醒了她。

许瑜璟轻手轻脚行至榻前在她唇上落了一吻。

紧接着他的鼻息声就扑在耳畔,对上她惺忪的睡眼,柔声说:“书夏,这两天公务繁忙,我恐不能陪你。”

唐清迟没应答,沉沉合上眼皮。

许瑜璟只当她贪睡,便自顾自轻手轻脚离开。

门刚合上,唐书夏就坐起身来拿起帕子用力擦拭着嘴唇,直到帕子上沾染了血她才作罢。

她披上衣袍,走到案桌前,铺上宣纸,便写起了信。

第一封,给小娘。

一愿她身体康健,万事顺遂。

二愿她切莫难受,来日且长。

……

最后一句她说:女儿不孝,万望珍重。

写下这封信,眼泪终是抑制不住。

她颤抖着身子,吞咽下痛楚,铺下一张新的宣纸。

这封信是她写给许瑜璟的。

写完后,她才瘫下身去。

……7

西苑厢房。

微弱的烛光也掩藏不住许瑜璟满腔的爱意。

他俯下身覆在槐娘子那片温润上,槐娘子顺势搂住他的腰:“王爷,奴好想你。”

许瑜璟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里面装着一只翡翠玉镯。

“这是我母妃留下的,她曾说要送给我的王妃。我原是留作一个念想的,如今恰逢你生辰,便赠与你,愿你岁岁安榆。”

槐娘子接过木盒,沉思片刻,又垂下眸去:“奴本不该奢望什么生辰礼,幸得王爷垂怜才能伴您左右,奴已经很知足了。”

未等许瑜璟开口,槐娘子又将头靠在许瑜璟的怀里:“若王爷真要送奴生辰礼,奴想要个名分。哪怕是通房、是妾,奴只想堂堂正正站在王爷身边。”

忽而门外侍卫的声音响起:“王爷,王妃那边差人来请您过去一趟。”

许瑜璟微微皱眉,还未等他开口。

槐娘子索性坐在了他腿上,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王爷,今日是奴的生辰。”

另一边,唐书夏垂坐在椅上,还在等许瑜璟回来。

【死心吧,他不会来的。】看透一切的青宝鄙夷地开口。

它来了,它遵守承诺来接她回家了。

就在今日。

派去送信的侍卫来报:“王爷那边实在有事,走不开。王妃且再等等。”

唐书夏有些不甘:“再去,就说我呕吐不止。”

西苑厢房,槐娘子一脸委屈地在许瑜璟怀里小声啜泣。

“王爷,他好像在踢我,我好痛。”

而这边的已经青宝失去耐心,直接将他们二人亲昵的画面展现在了唐书夏眼前。

许瑜璟此刻正搂着槐娘子,拂着她的孕肚,商议如何给她名分。

侍卫去报,他只说:“唤御医去看。”

唐书夏那颗心好似被分裂开来,她这次是真的死心了。

她低声呢喃:“本想最后告个别,如今看来没这个必要了。”

唐书夏两眼发黑,突然发问:“青宝,回家之后我和你还会再见吗?”

青宝没回她,只提醒了一句。

【灵魂和肉体剥离会很痛,你做好准备。】

话音刚落,唐书夏感觉灵魂与肉体逐渐分离,头痛欲裂。

她死死咬住嘴唇,但丝毫不能压制痛苦,她忍不住用头去砸地。

“啊——”

一声惊呼,唐书夏眼前突然出现一道白光将她笼罩,她只觉浑身一轻。

黑洞,撕裂了天花板,她看到自己的灵魂正在缓缓上升……

在失去意识前,她听到那个虚无的空间里再次传来声音。

【会。】

第10章

天空忽而雷声乍起,接着大雨倾泻。

西厢房内。

许瑜璟皱起眉头,心里莫名感觉不安。

他挪了挪身子想要起身,槐娘子嘤咛一声又转入他的怀中。

“王爷,别走,外面打雷,奴怕……”

许瑜璟凝着正在睡梦中的槐娘子,忽而想起自己好似从未陪过她整夜。

他顿觉亏欠,伸出手去轻轻拍哄着她入睡。

另一边,王妃寝殿。

小英惯例在此时去唤王妃梳洗,敲了半天的门却没有半分回应。

“王妃,王妃?”

一声声呼喊犹如沉入黑夜中,只剩一片寂静。

那扇被闩紧的房门好像将屋内人与屋外的世界隔绝开门。

屋内的唐书夏就静静地躺在床上,没有一丝血色。

房门很快被侍卫撞开,小英立马跑到床榻前,当她的手触上唐书夏的肌肤,已经没了一丝温热!

她心猛地一沉,当场瘫坐在地上。

她强撑着想站起身来,却没有一丝力气。

瞬间泪流满面。

她忽然想起入睡时王妃曾拉住她的手说:“小英,我想回家了。”

原来是这样……她都未曾发现。

于是她仔仔细细又拿起梳妆盒,为王妃上了最后的妆。

“王妃,我们体体面面地,让小英带你回家……”

唐清迟被裹在被子,让下人抬着出了王府。

门外侍卫拦着,不肯放行。

小英只能强掩住眼底的痛,装作淡然:“这是王府中一个不听话的婢子,王妃要我将她处理了。”

出了王府,又进了唐宅后门,直奔怜娘子的房中。

怜娘子一脸诧异,看着那团被子身子不停的抖:“小英,这是什么?”

小英颤抖着将被子掀开,唐书夏那张惨白如纸的脸蓦地出现在怜娘子面前。3

怜娘子瞪大了眼睛,喉咙犹如被堵住,哑了声,不可置信的凝着被子里的人。

她上前一步,紧紧抱住唐清迟冰冷的躯壳。

“女儿,你睁开眼睛,看看娘亲啊,你看看娘亲——”

怜娘子悲恸到无泪落下,空有哀鸣,痛到极致便哭也哭不出来。

小英噗通跪下颤抖着手递上唐清迟绝笔:“这是王妃留给您的。”

垂眸的功夫,小英再抬头,怜娘子竟肉眼可见苍老了上十岁。

突然,门外婢女的声音响起:“娘子,王府那边差人来问王妃是否回了府?”

怜娘子发出涩涩的声音,一手搂紧唐书夏,一手抽出书信中夹着的和离书。

“把这封和离书交给王爷,就说此后书夏和他再无半分干系。”

话落,她又抚上唐书夏的脸。

“娘从小就告诉你,世上最不可信的便是男人。”

“可你,为何偏偏不信啊——!”

悲鸣一出,混沌的双眼竟流出了血泪!

北康王府,是夜。

收到信的许瑜璟急匆匆就要往唐府赶,槐娘子却一把拉住他。

许瑜璟甩开槐娘子的手:“书夏她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才要与我和离的。”

槐娘子凝着被甩开的手,又道:“王爷,王妃近日性子大变。听说今儿个还打死了个婢女,估计就是最近心思郁结,这才要与你和离。”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