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他曾为了拒我的婚宁愿变太监,却在称帝后娶我为后在线免费读_古风微小说完结的小说

小琪 2024-06-11 10:24:45 9
小琪 2024-06-11 9
点击阅读全文

父皇为我和魏渊指婚时,他抗旨不尊。

翌日,魏家便被满门抄斩,只有他净身成了太监。

待他称帝后,他杀了我的唯一的哥哥。

而后他的爱妃又杀了我的小狗。

我心死了。

···

我在景秀宫中坐了许久。

身子都快僵了,可魏渊依旧没有出现。

我摸了摸衣袖,脸色微变。

“公主是在找这个吗?”

寒光闪过,匕首带着红盖头一同钉在了身后的墙上。

摇曳的烛光映在他那张熟悉的脸上,现出一抹异样的红。

这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又怒又怕,索性先声夺人,“魏渊,你这阉狗还真敢来!”

他屠我萧氏全族,窃我萧氏江山。

这等不共戴天之仇,我如何咽得下!

他沉默不语,面无表情地把玩着手中的玉扳指。

良久,他才慢悠悠地问道:“莫非公主已经等不及了?”

还没等我反驳,他便讥笑道:“两年前,公主对朕可不是这个态度,那时可是欢喜得很!”

魏渊的这句话,像把尖刀刨开了我的心脏。

若非当时我鬼迷心窍,若非当时我慈悲心肠,事情又怎么会成今天这个样子!

斩草要除根,否则后患无穷。

只可惜,明白这个道理的代价太大了。

恍惚间,我又掉进了那个阴森森的雨天。

宫墙破碎,战火横飞,看着源源不断的叛军,父皇正了正衣冠,将我拦在身后。

“玉儿乖,闭上眼,别看。”

魏渊冷冽的声音将我从回忆中拽了出来。

“还是说我这阉人,已然配不上公主的千金之躯?”

他张开双臂,命令道:“替朕更衣!”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容不得我拒绝半分。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朕!”

魏渊说这话时,双手肆无忌惮地在我身上游走。

这般侮辱,比杀了我还难受!

“魏渊,你若还念旧情就杀了我!”

“旧情?”魏渊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眉角微挑,“我魏家灭门时,旧情在哪?朕在净身房里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旧情又在哪?”

他咬着后槽牙,“你能活着,就已经是朕最后的慈悲了!”

他一把扯掉我身上的婚服,带着属于胜利者的微笑,命令道:“今晚将朕伺候好了。”

啪!

我一记耳光扬在他脸上,心中暗惊。

强撑着一口气,恶狠狠地问道:“你这阉狗能做什么!”

我在魏渊的眼中看到了危险的光。

他一把钳住我的下巴,修长的手指似乎要把我捏碎。

“莫非真当你还是公主?”

他声如洪钟,瞬间又成了那个不可一世的上位者。

“来人。”

候着门口的女官连忙跪在地上。

“扒去萧后衣物,丢在景秀宫的门口!”

魏渊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让她好好冷静冷静。”

记忆中的影子不断闪烁,

我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身穿龙袍的阉人,已经不是身边那个沉默寡言的魏公公。

他忍气吞声了两年,如今是报仇来了。

我挣扎着,试着摆脱几人的束缚。

“魏渊,我迟早会杀了你!”

“那就在这份屈辱中活下来。”

他的声音隔着门扉传进了我的耳朵里,“就像朕在你身边委曲求全的一样。”

时值初夏,夜晚倒也不是寒冷。

我静静地站在宫外,听着殿内女子的压抑声。

冷清清的泪水带着疲倦和屈辱,没有一样饶过我。

活下去?

萧氏亡族的那天,我就已经死了。

我依门而睡,醒来时自己却已经躺在床榻上。

“魏阉呢。”

宫人脸色大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看着她们战战兢兢的样子,我才注意到几人都是新面孔。

“娘娘恕罪。”

“魏阉呢!”

宫人的头埋得更低了,小心翼翼地回道:“帝君去了金銮殿,等着娘娘出宫降福呢。”

降福?

我心中冷笑。

乱臣贼子兴风作浪,窃了我萧氏河山,居然还想着让佛祖保佑,当真是可笑至极!

“起来吧。”

我压着时辰,故意想要魏渊难堪。

直到宫女催促,才准备动身。

本以为魏渊已经走了,却没想到他正躺在马车顶部晒着太阳。

阉狗就是阉狗,即便当了帝君,也改不了这种习惯。

“臣妾来迟,还望帝君责罚。”

我微微作揖,态度恭敬得很。

魏渊一跃而下,轻飘飘地落在我的身旁。

“萧后说得哪里话,区区半把时辰朕等得起。”

他眉宇带笑,声音更是温柔得不像话。

那双冰凉的手直到坐进马车才放了下来。

我出声讽刺,“演技不错。”

魏渊嘴角上挑,“彼此彼此。”

我刚要还口,他就递来一包油纸。

桃花酥!

我咽了咽口水,没骨气地接了过来。

“你就不怕朕下毒?”魏渊有些好奇。

“你舍不得我死!”我随口说道。

“你说得对,朕舍不得你死。”

他无情的声音让我再次认清了现实,“萧家的债,朕还没有讨回来呢,怎么舍得让你死呢!”

“就像朕以阉人之姿活着。而你也只是他们的替罪羊罢了,这很公平,不是吗?”

我上身前倾,鼻息都快砸到了他的脸上。

“魏渊,你确定不是因为喜欢我?”

魏渊闻言一笑,替我拂过额头青丝。

“若不是为了名正言顺,但凭你萧家做的那些事,朕早就把你挫骨扬灰了。爱你?玉儿还是这么天真!”

他的答案依旧很残忍。

一句话,磨灭了我们之间所有的情谊。

不知为何,我心里堵得厉害,掀起帘子将桃花酥连同油纸一同扔了出去。

直到慈云寺前,魏渊拉着我又扮起了深情。

降福的程序繁琐且又枯燥。

我趁着魏渊不注意偷偷溜出了大殿,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后山的忘忧亭上。

只可惜来的不是时候。

若是赶上好时令,在这后山上还能摘到些可口的野果。

而现在,往事随风散,一切都变了样。

后山依旧是后山,而我却不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我微叹一声,将这万般思绪又藏在心中。

父皇,我到底该这么做?

这时,身后的丛林中传来一阵细碎的动静。

我抹去眼泪,小心翼翼地剥开杂草,看到一个脏兮兮的小狗。

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瞬间缠在了我的心上。

你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嘛?

真可怜。

小狗呜呜地回应着,仍由我从杂草中抱了出来。

当魏渊从慈云寺出来时,我连忙将它藏在华服下。

他脸色难看,想必是已经看见了。

“魏渊,我要养它!”

我的心怦怦直跳,深怕他拒绝了我的请求。

他一言不发,就连怀里的小狗都感到了一丝不安。

魏渊并没有回我,转身独自上了马车。

我以为他不肯,扭着性子一动不动。

“上车。”

他的声音从马车里传了出来。

我连忙抹去眼泪,钻进了进去。

也不管哪来的桃花酥,捏碎了喂给怀里的小狗。

“连自己都照顾不周全,还带个累赘,公主心真大。”

你管我!

这人好生讨厌。

“魏渊,给它起个名字吧。”

“畜生不配有名字。”

“那就叫它,魏公公。”

我自顾自话,全然不顾魏渊僵红的脸。

旋即便听到他咬牙切齿的声音,“好,好得很,萧玉!”

自大从慈云寺回去,魏渊就再也没有回过景秀宫了。

许是当了帝君,这后宫便由得他翻天覆地。

我倒也落了个清闲。

每天除了逗魏公公玩,就是坐在床榻上发呆。

一坐就是一整天。

就当我以为魏渊的深情已经不再维继时,他突然出现了。

“魏公公,快来恭迎帝君。”

我招呼着还在啃骨头的魏公公。

“免了。”魏渊嘴角一抽,眼神有些无奈。

“魏公公,快谢谢帝君。”

魏渊接过宫女送来的茶盏抿了一口。

过了许久,他才淡淡地说道:“萧橦川的行踪找到了。”

空气仿佛瞬间停滞。

我张了张嘴,想说的话却卡在了喉咙。

“人已经在来京的路上,不日就到。”

魏渊似乎很享受我现在的表情,他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我的公主,那么你该如何选择呢?”

萧橦川!

我指尖泛白,一股恨意瞬间充斥着全身。

若不是他,父皇就不会死,萧家也不会亡。

他该死!

即便千刀万剐,也死不足惜!

可他毕竟又是我的兄长,是我在这个世间唯一的亲人了。

那夜梦中,魏渊让我在父皇和萧橦川之间选一个!

就在我犹豫不决时,一阵冰凉搅乱了噩梦。

他曾为了拒我的婚宁愿变太监,却在称帝后娶我为后在线免费读_古风微小说完结的小说

“怎么哭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