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书迷为何陷入热搜狂潮,《小故事》主角假千金和妈妈都重生了的故事为何如此撩人心扉?

小娜 2024-05-30 09:21:38 8
小娜 2024-05-30 8
点击阅读全文

我是个假千金。

上辈子,真千金回家那一天,就把我赶了出去。

但她还是不肯放过我,在学校带头霸凌,直到把我逼的跳楼。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秦娇正在刺激我,逼我搬家。

“我才是这个家的真千金,你不过是个冒牌货,有什么脸待在这?赶紧滚出去!”

注意到房门口的脚步声,我故意放大声音。

“姐姐,我知道我是假的,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舍不得离开爸妈。”

……

今天是秦娇搬回来的第一天。

她到我房间的时候,我正趴在桌子上写试卷,下星期就是期中考试了。

秦娇见我对她的到来没有一丝反应,心里很不悦。

“宋卿,你不过是家里养的一条狗,现在主人回来了,你也该滚出去流浪了。”

“你看不出来这个家没有一个人欢迎你吗?我才是这个家的真千金,你有什么资格待在这。”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

我故意放大了声音,“姐姐,我知道我是假的,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舍不得离开爸妈。”

秦娇对我的反应很满意,眉梢间都带着得意。

“还真是条不听话的狗,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等以后家里有吃不完的剩饭烂菜,随时欢迎你回来,毕竟你只配吃这些。”

“宋卿,我在孤儿院的这些年,你鸠占鹊巢霸占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现在我要一点一点地拿回来,你宋家千金的身份是我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我装作没听见他的话,噼里啪啦地开始收拾行李。

就在这时候,我爸推门进来了,显然是听到了我们刚才的对话,一脸不悦。

“秦娇,阿卿虽然不是我们亲生的,但是在我们家养了这么多年,我和你妈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家的孩子,以后这种话不许你再说!”

秦娇刚到家,第一次见我爸这么严肃的说话,吓得一激灵,躲在旁边不敢说话。

我扯了扯我爸的衣袖。

“爸爸,你不要这么说姐姐,她刚回来,对我霸占了这么多年他的地位肯定不满,我能理解的,你不要生气。”

秦娇暗戳戳瞪了我一眼,眼睛仿佛要人喷出火了。

我爸斜睨她一眼,鼻腔发出一声冷哼。

“阿卿你记住,这就是你的家,下次谁再敢说出让你滚出去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重生了,上辈子秦娇是豪门真千金,而我不过是个换错人生的假千金。

秦娇来的第一天,便想方设法赶我出来。

后来我也觉得自己不过是个假千金,留在宋家也没什么意思,加上秦娇的刁难,不想让自己的养父母为难,就主动搬出了宋家。

但秦娇仍不肯放过我,在学校成立小团体,带头霸凌我。

逼我在大冬天只穿秋衣裤在操场跑步,强迫我每天跪着用手擦干净秦娇的皮鞋,课桌里出现死老鼠死蛇更是家常便饭。

甚至在高考前最后一次大考中,诬陷她做弊,导致我被学校开除。

学校考试碍于秦娇是宋家真千金的身份,对这场霸凌事件睁只眼闭只眼。

终于我撑不住了,在高考的前一天,选择跳楼自杀。

书迷为何陷入热搜狂潮,《小故事》主角假千金和妈妈都重生了的故事为何如此撩人心扉?

现在我重生了,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要让秦娇得到应有的惩罚。

既然秦娇想把我赶出去,那我就想尽办法留下,让她得到应有的报应。

但很显然,秦娇的目的就是把我赶出门,不达目的,她是不会罢休的。

第二天一早,我正和爸妈在楼下吃早饭,只见秦娇慌慌张张地跑下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剪刀和剪成碎片的娃娃。

她拉着我爸的胳膊,一脸焦急,“爸,你快看,有人半夜把这把剪刀和剪碎的娃娃放在我床头,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在警告我?”

说话间,她的眼神有意无意地往我身上瞟,就差说是我干的了。

我没理她,继续吃我的早饭。

我妈很疑惑,“家里就我们几个人,怎么会有人好端端地把这两样东西放你床头?是不是你睡觉前自己剪的,醒了又忘了?”

秦娇很笃定地摇摇头,“绝对不是我自己干的,一定是有人不欢迎我回家,想用这种手段把我赶出门,这次只是个警告,下次这把剪刀就会插在我的身上!”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她还真挺会编故事的。

我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姐姐,你该不会是说是我干的吧?虽然我不是爸妈的亲生女儿,但爸妈养了我这么多年,知恩图报我是懂的,我绝对不会做让他们不开心的事。”

我爸原本疑惑的眼神瞬间变得清朗,打着圆场说道。

“可能是阿姨打扫卫生的时候不小心放进去的,待会我让阿姨注意一下,这事到此为止了。”

我明白我爸的意思,秦娇刚回家,又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对她是有愧疚的。

但我并不介意,因为我知道,就算秦娇是亲女儿,我爸妈对我的爱也一分没少。

上辈子,我跳楼以后,我爸一夜白头,我妈整整一个月下不了床,他们把我带回家,以宋家女儿的身份帮我办了后事,就让秦娇气愤不已。

后来他们得知秦娇一直在霸凌我,愤怒之下把秦娇也赶出了门。

没想到恶毒的秦娇竟然趁着夜深时分,一把火烧了宋家,爸妈也葬送在火海里。

想到这,我对秦娇的恨又加深了几分。

我顺着我爸的话点点头,话中有话道,“是啊,下次注意就是了。”

没想到秦娇却不依不饶。

“不行,我才刚搬回来,就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威胁我,等再过一段时间,是不是就要拿剪刀捅死我啊!”

“妹妹,昨晚我半睡半醒间,好像看到你来了我房间,这东西该不会是你放的吧?”

一听这话,我妈气的脸都白了,“一大早的,说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你爸不是说了么,这事到此为止。”

秦娇一脸委屈地看着我妈,“妈妈,明明是别人想害我,您为什么不想帮我查出真相,反而还要骂我?”

我妈一抬眼皮看着她,“因为我相信我的家人不会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

秦娇身体一颤,我妈已经很清楚的表明了立场,她相信我。

我爸看老婆生气了,脸色更黑的难看,对着秦娇说道,“行了行了,我相信阿卿不会做这种事,你肯定是睡糊涂了。”

我却摇了摇头,“爸爸,既然姐姐说这事是我干的,如果不把事情查清楚,她心里肯定不舒服,我也不想白白被人冤枉。”

我转头看向秦娇,“姐,你说是我干的,有什么证据?”

秦娇僵着脖子道,“我昨晚亲眼看到你了,这就是证据!”

“你就是嫉妒我抢了你的位置,想把我赶出门!”

我耸耸肩,指了指一旁的监控,“姐,你刚来可能不知道,我们家装了监控,360度无死角。”

秦娇的脸唰的白了。

她当然不知道家里有监控的事,因为我家的监控装的很隐蔽,不留心的话很难发现。

更重要的是,我特意让阿姨明里暗里告诉秦娇,家里根本没装监控。

所以她才想了这一出诬陷的把戏。

监控录像里,秦娇从厨房里拿了把剪刀,又送玄关拿了个娃娃,边走边剪,嘴里还在咒骂。

“宋卿这个狗东西,我一定要把她赶出门,他凭什么享受这么好的生活,他就应该在暗沟里发黑发臭!”

整个客厅安静的可怕,每个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我爸最先反应过来,声音冰冷彻骨,“秦娇?这就是你干的好事?”

秦娇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道,“爸,我错了,我就是一时心里不平衡,嫉妒妹妹,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我爸目光转向我,“阿卿,你说这事怎么处理?”

我笑着说“爸,姐姐也是初犯,就给她一次机会吧,我相信她下次不敢了。”

我爸赞许地看着我。

“不愧是我养大的女儿,有胸襟,有格局!”

我当然知道,爸爸对秦娇还是有一丝期待,毕竟亏欠了她十几年的人生,不过很快他们就会发现,秦娇远比他们想象中恶毒。

倒是我妈看向秦娇的眼神十分不满,看着她的背影都发出一声冷哼。

我有些疑惑,“妈,你好像对秦娇很不满,出什么事了吗?”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