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蒋时宜陆沉枭小说在线看_蒋时宜陆沉枭小说免费看

小茹 2024-03-24 20:21:20 12
小茹 2024-03-24 12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 蒋时宜陆沉枭 中的主角人物有蒋时宜陆沉枭,这是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由作者蒋时宜编写,这本书声色并茂,纷繁复杂,蒋时宜陆沉枭主要讲述的是:她怀里抱着个孩子,小孩儿几个月大,撇嘴哭了。隔天姜晚婉醒来,沈行疆已经走了。枕头旁放着换洗衣服,还有十五块钱。姜晚婉揉了揉酸痛的腰,把钱拿起来揣到兜里,兜里有钱,心里就有底气,男人的钱在哪儿,心就在哪儿。外面日头大,照的屋子亮堂堂。姜晚婉连续两天晚起,不敢再赖床,爬起来洗漱,出去恰饭。

封面

《蒋时宜陆沉枭》精彩章节试读

她怀里抱着个孩子,小孩儿几个月大,撇嘴哭了。

隔天姜晚婉醒来,沈行疆已经走了。

枕头旁放着换洗衣服,还有十五块钱。

姜晚婉揉了揉酸痛的腰,把钱拿起来揣到兜里,兜里有钱,心里就有底气,男人的钱在哪儿,心就在哪儿。

外面日头大,照的屋子亮堂堂。

姜晚婉连续两天晚起,不敢再赖床,爬起来洗漱,出去恰饭。

许兰如昨日般在房檐下改袄子,家里穷,衣服有穷穿的方法,春天袄子改单衣,秋日单衣放棉花做夹袄。

春夏秋冬基本都是那几件。

看姜晚婉出来,许兰暧昧地看着她:“弟妹,锅里给你热了饭多吃点补补力气。”

她生了俩孩子,受不住队里上年纪的女人打趣,可看着年纪轻轻刚为人妇的姜晚婉,忍不住打趣她。

第一次尝到那些妇人打趣小媳妇儿的快乐。

姜晚婉脚步顿住,红着脸皮钻进厨房。

她吃的是午饭剩饭,高粱饼子配着酸菜汤。

高粱饼子便宜,但喇嗓子,她咬了一口抬起头,用力咽下去,噎到了,紧忙喝口酸菜汤缓缓。

吃完饭,姜晚婉搬个小马扎去许兰旁边坐下,看她做衣服。

前些日子她买了毛线和布料,想着学点手艺,给沈行疆织件毛衣,改条裤子。

许兰看出她的想法:“这个是锁边针。”

姜晚婉认真学习,许兰把针线给她,她学着许兰的手法把针从线孔中穿出,再缝到布上……

“啊!好疼!”

针不小心扎在肉上,疼得姜晚婉龇牙咧嘴,美眸含泪。

她抓着冒出血珠的手指塞到嘴里,含糊不清说:“幸亏我没生在古代,生在古代连缝裤子都不会,我要被街坊邻里笑话死。”

许兰把针线接回去:“那倒不会。”

“不知道吧,你家男人针线活不错,他从小不亲人,五六岁的时候嫌弃三叔针线活不好,又不喜欢别人碰他东西,就自己缝,我家大柱一直以为他会打光棍,没想到见到你之后,竟然把你放手心里捧着,把你排在他前边。”

姜晚婉没见过沈行疆小时候,听嫂子谈他童年趣事,眼前多了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小男孩儿,五六岁还有点婴儿肥吧,可可爱爱的小奶团子自己缝衣服。

“噗……”

“他也太可爱了吧。”

许兰:“……”

说的好像你见过一样。

姜晚婉忍俊不禁:“他针线活好,又不代表我针线活好,人家还是会笑话我的。”

许兰不置可否:“那可不一定,老四宠你,他会自己做完针线活拿出去显摆说是你做的。”

姜晚婉汗颜:“好像真有可能。”

许兰的针线活不错,针脚密,走针直,姜晚婉看着颇为心动,她回屋取出她买的布料和毛线,还有一块枣红色的布。

许兰把深色布料和毛线接过来:“想让我给你男人做衣服?”

“做衣服行,我不收你的好处。”

姜晚婉嘿嘿一笑:“不是,我想叫你教我做裤子织毛衣,然后这块枣红色的布,你留着给穗穗果果做冬衣,瞅瞅这花色多适合小孩儿。”

沈行疆不喜别人给他做衣服,她才不会假手于人。

看出姜晚婉诚心送布,许兰就把布收下了:“我替孩子们谢谢他们四婶。”农家生活有来有往,她收了这块布,也有办法把人情还回去。

做衣服的事儿谈成,姜晚婉专心学起来。

等她学会裁样子,锁边针,缝裤子。

大队也准备收秋了!

生产队的队员,知青,统统要投入到秋收当中。

秋夜天,连地黄,风吹着稻谷皮满天飞,金黄干裂的苞米叶子哗啦啦作响。

早晨五六点大家要起来下地,姜晚婉穿着旧衣服,大棉鞋,扎着粉色头巾一头扎在了地垄沟里。

姜晚婉干得慢,但是态度端正,苞米皮扒得很干净,这么多队员,属她扒的苞米光溜。

葛红玲不止一次夸过她:“我们要向姜晚婉同志学习!”

姜晚婉没有骄傲,扒玉米她认真,薅绿豆也很认真,绿豆和黄豆不好薅,晒干的豆荚,力气稍微大些,豆荚就会炸开,豆子落在土里不好捡。

姜晚婉蹲在地里,薅得十分用心。

她把每一颗绿豆和黄豆都当做姜怜的头发,她用了巧劲,保管一下子薅掉豆苗,又不会让豆荚炸开,快准狠,绝对不会浪费一丝力气,就可以薅掉所有根系!

在薅绿豆和薅黄豆的任务中,姜晚婉再次被评为先进队员。

吃过午饭,张红日在大喇叭里卖力夸奖。

“喂喂,乡亲们,同志们,大家听我说,你们要向姜晚婉姜知青学习,把绿豆黄豆薅得干净,薅得不炸荚,她是个干活的新手,态度却像个老手。让我真正感受到,妇女能顶半边天……”

生产队边上的黄土路上,一个干事开车开进来,车轮子卷的尘土飞扬,车里坐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还有个保养不错的妇人,妇人手里抱着孩子。

他们的车进来,刚好听到张红日的广播。

年轻女人不敢置信地捂住嘴:“娘,那个人说的是晚婉吗?”

妇人愣了下:“好、好像是的。”

好久没听过晚婉的名字,她才发现,自己好久没有想到这个女儿了。

干事听到她们谈话,好奇问:“姜知青,你们认识广播里面的同志吗?”

他口中的姜知青不是姜晚婉,而是……姜怜。

半个月前,姜怜的父亲姜南城被举报给洋人倒卖文物被查了,在姜怜要嫁进程家前几天,她被削了报社文职的职位,一家人都被下放。

她父亲作为主事,被查后下放到南方山区牛棚,估计还没到。

她和后娘宋香雾,还有几个月大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姜临被下放内蒙,好死不死,和姜晚婉同一个生产队。

姜怜楚楚可怜地咳了声:“认识,我是她堂姐。”

第17章姜家母女大战

干事没想到这么巧:“那你堂妹还挺厉害的,大喇叭里还夸她呢。”

姜怜嘴角抽了下没说话。

厉害个屁!

琉璃厂姜家大小姐姜晚婉,沦落到和内蒙泥腿子一起在地里刨食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听说她男人没读过书,不懂礼数,不懂风月,也不懂鉴宝,肯定是个皮肤黝黑,流着臭汗,不洗澡脚还特别臭的臭男人!

姜晚婉那么漂亮,男人受不住诱惑,一定每天晚都用他的大黄牙臭舌头欺负她!

姜怜幻想着差点笑出声。

正值抢收午休,队员们拖着沉重的双脚往家里走,车子开进来的瞬间,大家都伸长脖子去看。

小孩儿则追着车屁股跑:“自行车两个轮子,这个车四个轮子,你们瞅瞅,上面还放着玻璃砖呢!”

又有个淘气的指着车尾气说:“你们快看看,它能边跑边放屁!”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