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燃烧激情!宋昭宋世诚的故事在《皇上娘娘她又去整治后宫了智者不入爱河,娘娘拆桥过河》必读章节中绽放光芒!

小倩 2024-04-02 20:12:06 10
小倩 2024-04-02 10
点击阅读全文

宋昭宋世诚 的小说名字是皇上娘娘她又去整治后宫了智者不入爱河, 娘娘拆桥过河 ,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宫斗宅斗书籍,由作者宋昭编写,这本书字斟句酌,回肠荡气,宋昭宋世诚的详情概要:“这件事你办的不错,银子你且拿着。你二弟在宫中犯了错,被罚去了辛者库当差,日子过得不好,我入宫后也会找个机会让他来伺候我,不叫他再受那些苦。”张郎中并不接银票,躬身再度谢恩道:“奴才也没做什么,不过是趁着搜查之际,将桃花花粉洒在了大小姐的后寝院里,又按照二小姐的吩咐,在老爷面前说了两句话罢了。

封面

皇上娘娘她又去整治后宫了 智者不入爱河 ,娘娘拆桥过河》精彩章节试读

“这件事你办的不错,银子你且拿着。你二弟在宫中犯了错,被罚去了辛者库当差,日子过得不好,我入宫后也会找个机会让他来伺候我,不叫他再受那些苦。”

张郎中并不接银票,躬身再度谢恩道:

“奴才也没做什么,不过是趁着搜查之际,将桃花花粉洒在了大小姐的后寝院里,又按照二小姐的吩咐,在老爷面前说了两句话罢了。

论起来,二小姐您以身犯险,您才是真正受苦的人。这些银子奴才不需要,只盼着二小姐入宫后能搭救奴才的二弟。当年奴才家道中落,家严没办法才送二弟入宫换了银子,他身世可怜,奴才实在不忍心让他在宫中再受磋磨。”

宋昭清浅笑道:“你放心,他跟在我身边,就没人有本事能再欺负到他头上去。至于这银子,是你办事办得好该得的,你收着就是了。”

等他手下银票后,宋昭一边仔细将药膏涂抹在脸上,一边似笑非笑地说:

“人受了打,身上自然会落伤。落了伤,自然就得用药。”

说着忽而抬头看向张郎中,媚眼如丝,笑意嫣然,“张郎中你眼明心亮,应该知道母亲和长姐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所以给她们医治的时候,你可千万要上心。”

张郎中自然明白宋昭的意思,笑着说:

“二小姐放心,奴才一定‘好好儿’给她们治病,绝不让您失望。”

所有人都以为宋昭不想入宫,

却没人知道,她其实比谁都想入宫去。

因为只有入宫这一条路,才可以让她彻底摆脱宋家这个人间炼狱,让她替自已枉死的生母报仇。

宋昭的生母白氏,是宋世诚的妾。

白氏生得美艳,入了宋家的门就是专房之宠。

因此在她过门之后,当家主母姜氏就对她颇有微词。

早些年宋昭还年幼的时候,姜氏做局冤枉白氏偷盗,竟当着宋昭的面,活活将白氏用皮鞭抽死。

5

姜氏的母家对宋世诚在官场上有不少帮衬,故而即便宋世诚知道白氏是枉死的,也未曾过问过半句。

亲眼目睹生母惨死的宋昭,从小就明白一个道:

男人要有权,女人手中更得握有实权。

若只是依附于男人,等哪日色衰爱弛,就算是被人给活活打死,也只当是贱命一条,无人问津罢了。

所以她不想再做任人抽打的那一个,

若要做,那她一定得做那个亲手掌鞭之人。

这日夜深时,宋昭去了趟柴房。

她瞧着姜氏母女俩确实是受了些折磨,

面色苍白,身上印有不少血痕,这会儿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她见状眉头微蹙,倒斥责起了执刑的家丁来,

“父亲让你行鞭刑,不是让你把长姐和母亲往死里打。你若是在明面上打出了伤来,要她们日后还如何接人待客?”

家丁抓了抓头皮,“可老爷说了,要落够三十鞭,如今还差十鞭没打。”

“女子柔弱,你再这么打下去,半条命都得折了。”

宋昭撸起袖管,从家丁手中接过皮鞭,“罢了,剩下十鞭我替你打,随便意思一下便是,你也好跟父亲交差。”

姜氏到底是主母,家丁本就不愿意做这得罪人的差事,

见宋昭要揽下来,忙不迭将皮鞭交给她,逃命似地跑了。

宋昭缓步走向姜氏母女二人,双手执鞭,将皮鞭抻得劈啪作响,

姜氏母女一脸惊恐地看着她,朝着墙根的方向瑟缩着,“你......你想做什么?”

‘噼啪’

宋昭手起鞭落,狠狠一鞭抽打在了姜氏的脸上,

左侧的脸颊登时落下了一道红得发黑的血痕,疼得她惊叫一声,捂着脸瘫倒在地上。

宋玥扑上去护在姜氏身前,目眦欲裂地瞪着宋昭,

“ jian ren !这一切都是你算计我们母女俩!你......啊!!!”

‘噼啪’

又是一鞭,抽在了宋玥的前额上。

“我算计你们?呵~比起你这些年对我的羞辱,比起你的母亲打死了我的母亲,今日这几鞭子,我还觉得远远不够呢!

若不是新入宫的秀女母家不能带丧,你以为我还会让你们有活路?不过不打紧,自我入宫之后,才是你们噩梦的开始。”

“ wo pei !”姜氏朝着宋昭吐了口血痰,“你为了陷害我们,把自已的脸折腾成这副鬼样子,明日入宫你定是不能承宠了!

你是生得好看,可宫里从来都不缺好看的女子。你是庶出女,启朝从来没有过庶出女封妃的先例!你便做个答应,等着老死宫中吧!”

宋昭将皮鞭在空中空甩了两圈,忽而笑了,

“妃位?哈哈?我入宫就是要做皇后的,不然做什么?去给旁人做饭吗?”

说着眸光一戾,忽而发狠,对着姜氏和宋玥又是一顿乱鞭,

只等这些年憋在胸口的那口气出了,才长舒一口气道:

“我能忍你们这么些年,你们便该知道我为了得到我想要的,能做到哪般。

我不是我娘,为了宋世诚一句空话,便赔上了自已的性命。

我很清楚我要的是什么,挡在我前面的人,我必会将她们一个、一个,全都铲除殆尽。

而今日的你们,便是最好的例子!”

话落,她随手一扬将皮鞭丢到了姜氏的脸上,拍拍手扬长而去。

6

第二日一早,宫车来宋府接宋昭入宫。

临别之际,宋世诚相送于府门外,

他哭得老泪纵横,一个劲叮嘱宋昭入宫后要照顾好自已。

云杉作为家生奴婢,是可以随宋昭一起入宫的。

等宫车驶离宋府一段距离后,云杉感慨道:“其实说到底,老爷还是心疼二小姐您的。奴婢在府上当差这么些年,还从未见过老爷哭成这样。”

宋昭笑笑,看着窗外的景,没说话。

他那是在哭自已吗?

他不过是在哭给御前的人看,想给自已哭出一个慈父的名儿罢了。

一路入了皇宫的午门,宫车停在了绛雪轩外。

才停稳,就听宫车外响起了一道尖细的嗓音,

“奴才内务府小顺子,恭请小主安好。”

车门从外启开,宋昭看了一眼立在车头的内监,笑着冲他颔首示意。

那小顺子原本还眉开眼笑的,却在瞧见宋昭红肿的容貌后,霎时变了脸色。

宫里头的奴才,最会审时度势拜高踩低,

尤其是在内务府当差的,最擅体察圣意,哪样的人能讨皇帝欢喜,哪样的人会不受待见,他们一眼就能分辨。

从小顺子的态度就能看得出,他是觉得宋昭这副容貌断然不会承宠,所以连给个笑脸应付一下都懒得应付。

待下了宫车后,小顺子将宋昭主仆二人往绛雪轩里面引。

云杉问他,“劳烦问公公一句,可是皇上等下会来这儿?”

奈何小顺子就当没听见一样,自顾在前头领路,连头都懒得回。

云杉还以为是他没听见,清了清嗓想拔高声调再问一遍,

宋昭于此时拉了她一把,冲她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再问下去。

来到绛雪轩内阁后,宋昭看见其他三名和她一起中选的秀女,皆已经到了。

小顺子对她态度不好,对这几个新秀却是胁肩谄笑的,

“李贵人,萧常在,刘常在,这位是宋答应,几位小主先在此处稍候片刻,等下皇上下了早朝,便会召你们去御前觐见。”

几人中属宋昭的位份最低,她先向这三人行了礼,

而她们在瞧见宋昭后,只神色淡淡地点了点头,便算是回礼了。

最前头立着的是李贵人,她身着玫紫色云锦花鸟氅衣,发饰耳饰多用金银,很明显家世要比一旁的萧常在和刘常在好许多。

她是个会来事,命自已的贴身婢女取了几锭银子给小顺子,

“我才入宫,许多事儿还不懂规矩,日后还望顺公公能多提点提点。”

小顺子收了银子,笑得嘴角都咧了起来,“小主聪明伶俐,又生得好看,自然是能得皇上垂怜的。”

萧常在和刘常在也都各自给了利好,

唯有宋昭双手不停搅动着绢帕,一脸的局促,

“顺公公,我入宫也没带什么钱银,这样吧......”

她取下了一枚银耳坠递给小顺子,“您拿着,往后也请您......”

“免了罢。”小顺子摆摆手,连银耳坠碰都没碰就谢绝了宋昭的好意,

“您贴身的饰物奴才怎好拿?这东西金贵,您可自已个儿收好了罢。”

他阴阳怪气一番后便走了,倒引得李贵人她们讪笑连连。

宋昭羞得脸红,低着头走到一旁的角落里坐下。

李贵人和萧常在她们看向宋昭的方向,背地里议论的声音颇大,像是生怕宋昭听不见一样。

7

萧常在道:“哎呦,护国公好歹也是正二品的朝廷要员,她到底也是护国公府出来的,怎地这般寒酸?”

刘常在说:“李姐姐就不同了,父亲是河运总督,同样也是官至正二品,但姐姐入宫就是贵人,娘家又有陪嫁带着,可不知道要比她一个答应强出多少去~”

萧常在笑着接过话把儿来,“妹妹你是糊涂了?李姐姐是嫡出,那姓宋的不过是个庶出,没让她从官女子的位份上熬起来,那都是皇上给了护国公家脸面。你看她长那模样,也不知是不是有什么暗病,咱们可得离她远些。”

李贵人听着这两人的吹捧,心里乐开了花。

于是笑着摆摆手,故作姿态道:“罢了罢了,入了宫都是自家姐妹,你们就少说两句吧。”

这些像刺刀一样的话,听得云杉都心里发酸。

可她却看宋昭神色淡淡,竟还有闲情逸致低着头抠弄着手指甲上的蔻丹。

云杉低声道:“小主,咱们入宫前老爷明明给了咱们二百两纹银,就是为了让咱们给宫里的奴才利好钱。旁人都给,您刚才为什么不随着她们一起给那个公公些油水,也便算了?”

宋昭抬眸看向云杉,用唇语说了一句:

‘他没命拿’。

云杉看是看懂了,但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刚想追问,就听见殿外传来了小顺子的惨叫声:

“奴才知错了!娘娘饶命!”

众人循声望去,见小顺子被扣押跪在地上,方才他收下的那些利好,随他叩首的幅度过大,从怀中掉出来洒了一地。

而在他面前,正立着一名身材高挑婀娜,身着绛红色压金纹衫衣,外披银丝褂,发梳出云髻,佩鎏金点翠步摇的华贵女子。

她轻抚发髻,低眉睨了小顺子一眼,肃声说道:

皇上娘娘她又去整治后宫了 智者不入爱河,娘娘拆桥过河&宋昭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