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情感微小说连载篇阅览_失明以后老公堂而皇之地带着小三登堂入室,就是欺负我看不见阅读无广告

小茹 2024-06-11 18:28:04 8
小茹 2024-06-11 8
点击阅读全文

我和我老公李洛结婚五年,生有一女,原本生活幸福美满,可一个月前一场车祸夺走了我们的女儿小暖,而我因为救我老公双眼失明。

这一个月里我以泪洗面,失去女儿的切肤之痛我每天都生不如死,幸好我有一个对我不离不弃的老公。

“老婆,别想太多,医生说了你不能再流泪了,对双眼复明很不利。”

老公说完反手抱住了我,即便看不见他,但我仍然能感觉到他的双手温度异常的滚烫。

“我知道,老公睡吧。”为了不让他担心我假装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老公抱着我的手松开了,我听到他翻身的声音。

以前我们一岁多的女儿就睡在我们中间,回想起过往的幸福我更难过。我伸出手朝着女儿以前睡觉的位置摸去,心猛地揪起!

我竟然摸到了一只手,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断定绝对不是我老公的手,这只手皮肤细嫩,而且还留有长长的指甲。

我被吓了一跳,猛地掀开被子起身。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们的床上?”

我老公立刻抱住了我安抚。

“老婆,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小暖已经离开了,你再怎么不愿意面对都要坦然接受。”

我只是失明,但是我的触觉跟嗅觉是完全正常的,特别是在我老公抱住我这一秒我能闻到他身上有股不一样的味道。

我们家用的沐浴露一直都是薰衣草的味道,可他睡衣上的味道明显是水蜜桃的香甜味。结婚五年我们家从来没有买过水蜜桃味道的沐浴露,因为我觉得这种味道闻起来太腻。

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我确信刚才摸到的是跟我手掌差不多一样大的留着长指甲的手,而老公衣服的味道更是证明这个人很可能是在床上,可我失明根本看不见。

为了验证我心中的猜测,我没有说破。

“我没事了。”我立刻推开了他。

但我并没有躺下,而是沿着床的另外一头爬去。我的手能感觉到床单上的余温还有湿漉漉的一片。

我的心底一片哇凉,刚才李洛抱着我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出汗,可床单上湿哒哒的一片又是什么回事?

我的手很快被我老公制止了。

“老婆,你是不是找被子?你先躺下我帮你盖上。”

他的心虚更加让我怀疑,事实上从我出院至今,我就发现家里跟平时不一样,总感觉家里多了个人。

比如李洛在厨房做饭,可是客厅的沙发垫却是温热的。我们在餐厅用餐,浴室里却突然传来冲马桶的声音。

直到我亲自摸到这双手还有他身上的水蜜桃味道,我更加断定家里绝对不止我们两人。

一个能够跑到我们夫妻床的人除了小三我想不到其他。

一整夜我难过到无法入睡,直到第二天天亮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客厅外传来女人的声音。

我想到昨晚上的那只手,还有李洛身上的味道再也无法淡定了。

我立刻掀开被子下了床,双脚一直在寻找地上的拖鞋,可是双眼失明的我根本就连自己找鞋子穿的能力都没有。

我的心里更加狂躁起来!

“老婆,你下床怎么不叫我?”

一只温热的手握住了我的双脚,他什么时候走进来的我竟然完全没有听到。

一想到他家里多出的这个人,我心里的怨气无法发泄。

他给我穿鞋我直接狠狠的朝着他的身上踹了一脚。

“我知道你嫌我是个累赘,我不需要你照顾。”

面对我的无理取闹李洛还是像平时一样用最温柔的话安慰我。

“为了我你失明,我没能保护好你们母女,是我罪该万死,如果你打我能够让你心里舒服点,我不介意。”

李洛的话永远是这么好听,才一次次的让我放下了戒备。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声巨响。

我竖起了耳朵立刻质问。

“外面的人是谁?”

“我刚请来的保姆,我正打算你醒来之后告诉你,可是你的情绪不稳定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说。”李洛解释。

我立刻站起身走了出去。

“你好,我是你老公请来的保姆叫林碧羽,比你年长五岁,你可以叫我林姐。”

听声音的确不太年轻,比我年长五岁那也差不多四十几岁了。

我为了验证那只手是不是她伸出了手示意握手,我唯一能确定的是她没有留长指甲。

接下来的日子林碧羽倒是把我伺候得很好,她很听话叫做什么就做什么,但让我奇怪的是她到来之后的半个月里我每晚都睡得很好。

恰巧又到了我回医院复查眼睛的日子,林碧羽陪同我一起来到了医院,她把我送进我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后我让她在门外等候。

“这次你老公怎么没陪你来,我正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医院有眼角膜了,你同意的话可以马上移植。”许医生说道。

“我今天就可以做手术,但我希望许医生帮我隐瞒我老公,我想给他一个惊喜。”我说道。

“当然可以,不过门外陪你来的人是你妹妹?之前没见过,毕竟是手术必须有家属陪同。”许医生说道。

妹妹?这到底什么回事?林碧羽不是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吗?我自从失明后足不出户,这还是第一次让她陪出门。

于是我试探的询问了许医生。

情感微小说连载篇阅览_失明以后老公堂而皇之地带着小三登堂入室,就是欺负我看不见阅读无广告

“没错,外面是我的妹妹,许医生是不是也觉得她长得漂亮?”

“是的,长得的确漂亮,而且非常年轻。”许医生回答。

我的心再次坠入了万丈深渊,李洛跟林碧羽都欺骗了我。

我最后让许医生隐瞒了林碧羽,以身体不适为由悄悄的做了眼角膜移植手术并且住院两天。

在住院的这两天里,我的全身体检结果里还出现了食用安眠药过量的情况,而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林碧羽到来后我睡眠质量变好。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李洛在我每晚入睡前喝的牛奶里放了安眠药。

第2章

终于,在眼角膜移植后的二十六天我的双眼复明了。

我盯着手中的牛奶,习惯的将它倒掉。

在眼睛恢复的这二十六天我已经很确定牛奶里放了安眠药,而这二十六天里奇怪的是林碧羽并没有做出出格的事情。

我甚至有点怀疑这件事跟林碧羽没有关系。

“老婆,牛奶喝了吗?”李洛走进来问。

“喝了,谢谢老公冲的牛奶,我好困先睡了。”我拉起被子盖住了身子假装入睡。

不久后,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还有窃窃私语。

“宝贝,你可想死我了,在老女人的身边做是不是更刺激?”李洛轻车熟路的抱着林碧羽上了床,我刚好面对的是正门口位置,看得一清二楚。

这一刻,我握紧拳头咬着牙,努力的克制住自己心底的悲伤。终究是我低估了林碧羽跟渣男。

“那是当然,我都二十几天没过来了,我更想像之前一样每天跟你一起睡。”林碧羽回答。

“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老女人特别敏感,那天晚上你还不小心让她碰到你的手,差点露馅。宝贝再忍忍,小暖的意外险拿到手,我们再把她给干掉,到时候又得到一笔意外险。”李洛笑着说道。

“那你是打算再来一场车祸?”林碧羽追问。

“她现在失明了,随便一个小意外都会让她丧命,但绝对不能像之前一样制造车祸,我怕保险公司那边怀疑。先不说这些我们先干正事,接下来的计划都交给我。”

听完他们的对话,我气到肝疼,我以为李洛只是出轨,可我万万没想到这个渣男竟然为了意外险不惜把小暖搭进去,她可是我跟他的孩子。

都说虎毒不食子,渣男连畜生都不如。

车祸的时候我为了救他双目失明,他竟然还对我动了杀心。如果我这个时候跟他们对抗,很可能性命不保。

我在心底暗暗发誓,这对狗男女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然而,我身后渣男李洛跟小三正翻云覆雨,我只能默默的隐忍我必须收集到证据才能把之前的车祸彻底推翻。

这一夜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亲眼目睹了现场直播,渣男跟小三从床上到地上再到卫生间,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我看到都格外的恶心。

他们甚至可以明目张胆的在床的另外一侧拥抱入睡,我真的恨不得直接拿起刀亲手为我女儿报仇,但我还是克制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