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顾若男王村姑免费看全文_顾若男王村姑小说叫什么

小蕾 2024-03-24 03:24:40 11
小蕾 2024-03-24 11
点击阅读全文

顾若男王村姑 》大结局提前知晓,顾若男王村姑是这本书的主角,是网络作者顾若男倾力打磨的现代言情书籍。这本书的作者文笔极佳,情节扣人心弦,行云流水,实力推荐。《顾若男王村姑》小说章节内容介绍:“顾若男你聋了吗?又偷懒?”我爸摔了筷子。我迎向我妈哀求的视线。心里想的全都是。她是怎么一巴掌,一巴掌,扇聋我的左耳。又是怎么怪我给她吃药,耽误他儿子学 xi 。我掐了自己一把,“哇”哭了出来。在我妈惊恐的目光中,我大喊。“爸爸!奶奶!你们快过来啊!我妈她要吃药!”一团乱。奶奶饭也不吃了,直接跑过来。

封面

我杀了我妈妈 》精彩章节试读

“顾若男你聋了吗?又偷懒?”

我爸摔了筷子。

我迎向我妈哀求的视线。

心里想的全都是。

她是怎么一巴掌,一巴掌,扇聋我的左耳。

又是怎么怪我给她吃药,耽误他儿子学 xi 。

我掐了自己一把,“哇”哭了出来。

在我妈惊恐的目光中,我大喊。

“爸爸!奶奶!你们快过来啊!我妈她要吃药!”

一团乱。

奶奶饭也不吃了,直接跑过来。

骂我妈:“你怎么回事儿啊,还没一个孩子懂事,连她都知道怀孕不能吃药,你再忍一忍,就当是为了我的宝贝孙子。”

我爸端起桌上的鸡汤,往我妈嘴里灌。

“喝碗鸡汤,补补营养,睡一觉,出出汗就好了。”

我妈很痛苦,求他们:“我受不了了,我要吃药,妈,求你了,就让我吃一粒药吧。”

“就一粒,没事的,求求你们了。”

我爸急了,把碗摔在地上。

“你什么毛病,好好给你说,你听不懂是不是,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儿子?”

“三天不打,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我爸掀开我妈的三层被子。

一股混着汗和油的恶臭扑来。

我别开了头。

我奶奶拦住我爸爸,劝他:“别动手!别打到我的乖孙了!你有气,等她生完了再打!”

推推搡搡。

我看到我妈抬起了右手,死命想抓住什么,一口气没提上来。

右手重重垂了下去。

我奶奶拦不住我爸,喊我:“傻站着干嘛!过来拦着点啊!你爹要打死你弟弟了!”

我眼眶聚满了泪,指着床上已经断了气的妈妈。

“妈妈,妈妈,她……”

他俩同时转过头。

“乖孙!”

“儿子!”

竟然没有一个人。

喊的是我妈妈的名字。

他们只宝贝她的肚子。

我爸拿起手指,放在我妈鼻前。

脸色一黑。

“妈,没气了!”

“你起开!”

我奶奶推开他,抱着我妈的肚子,哄道:“乖孙,你别怕,别怕,奶奶来救你了,奶奶在这儿呢。”

这画面实在诡异。

他们叫来了邻居,把我妈扛到诊所。

到诊所之后,护士摇摇头,说:“太迟了,已经没有呼吸了。”

4

“那我的孙子呢!我的孙子还在她肚子里呢!”

奶奶疯了一样,揪住护士的衣服。

“对!”

我爸也紧随其后:“能不能扒开肚子,把我儿子救出来!”

护士人直接傻了。

“孕妇都没了,孩子怎么可能还活着?而且她都没显怀,孩子还没成型呢,你们要取什么?”

他们偏偏不信。

大闹诊所。

说如果不把孩子救出来。

就要把诊所砸了。

警察来了之后。

他们才消停一会儿。

又要闹着解剖尸体。

“警察同志!你们不能这样见死不救啊!我的孙子还在她肚子里呢!我可怜的孙儿啊!奶奶不能救你啊!奶奶也不活了!”

我站在一旁。

看着我妈面色灰败的遗体。

她躺在那里,像是一个容器。

如果有可能,我真的很想亲口问问她。

妈妈。

这样的结局。

是你想要的吗?

妈妈的葬礼,办得很风光。

不是为了我妈妈。

而是为了我那个尚未出世的弟弟。

我奶奶哭得眼都快瞎了。

动不动就指着我爹骂:“你个孽障!杀了你儿子啊!如果不是你要打她!她不会吓得一口气提不上来!我可怜的孙子啊!孙子啊!”

我爹不敢揍我奶奶,只能拿我出气,拿皮带抽我,边抽边骂。

“都怪你!非攒弄你妈吃药!”

“要不是你,她也不会一直闹着要吃药!你是不是故意害死我儿子!”

“你就是故意害死我儿子的!”

那一天,他被我奶奶骂了,喝多了酒,又要拿我撒气。

我满院子跑,故意扯着嗓门喊:“别打了!爸!我知道去哪儿找弟弟!”

我嗓门很大,连我奶奶屈尊,都从屋里走出来,问:“去哪儿找?”

我单纯一笑,说:“这事儿简单,再给我爹找个老婆不就行了吗?”

我奶奶一愣,拍了拍手。

“好哇!好哇!还是男男有主意,你还愣着干嘛!出去找媳妇儿啊!”

可是媳妇儿,哪有这么好找。

没人看得上我爹。

还有我家里的条件。

我奶奶不服。

决定亲自下场。

而我,早已为她物色好了人选。

王村姑。

上一世,就是她,收了我奶奶的钱,把我卖给了那个老头。

5

风水轮流转。

我经历的那些非人折磨。

她也该尝尝了。

我在放学的路上。

“偶遇”一个算命大师。

我把他领回了家。

奶奶一开始,还拿笤帚赶他:“滚滚滚!我们家不需要算命!坑别人去!”

我拉住奶奶,好心劝说:“奶奶!大师说了,能帮我找到弟弟!”

一提到孙子。

我奶奶直接变脸,问:“孙子?大师,你真能帮我找到孙子?”

大师点了点头,掐指一算,说出了我妈去世的前后经历。

我奶奶被他忽悠瘸了。

领他进屋坐着。

还指挥我:“快给大师倒水!”

大师摸着胡子,高深莫测。

“我掐指一算,你们家的儿子运,就在南边。”

“南边?”

奶奶听不懂,问:“大师,你能不能说得再直白一点。”

大师摇了摇头,说:“不可说,不可说。”

我和大师互换一个眼神。

恍然大悟。

“南边!奶奶,他说的南边,该不会是住在咱们家南边的王阿姨吧!”

“什么王阿姨?别胡说八道,她可是一个……”

“寡妇!”

我奶奶和大师脱口而出。

我奶奶一愣,说:“大师,你也认识王村姑?”

大师摇摇头,慢悠悠道:“此言差矣,我只是算出来,你们家儿子的缘分,跟一个寡妇,息息相关。”

我奶奶连忙问:“是王村姑吗?”

大师闭上了眼,摇摇头,这下是问啥,都不肯再说了。

“不可说,不可说。”

想要孙子,就得摆阵。

大师在我家 zhe teng 了一天。

收钱的时候,我奶奶心疼,多问了一嘴:“大师,这是不是有点太贵了?”

大师怒了,说:“你还想不想要孙子了?”

孙子,就是我奶奶的命门。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