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老书虫推荐孟姮齐翊小说-孟姮齐翊小说全章节在线看

xiaohei 2023-12-07 17:36:47 23
xiaohei 2023-12-07 23
点击阅读全文

“奴婢说过了,太后给的两条路,奴婢都不想选。”

“那就是没得谈了。”

太后微微一抬下巴,内侍们会意,纷纷逼近孟姮一步。

“太后就不好奇,奴婢为什么要陪太后演这么久的戏吗?”

太后没开口,秦嬷嬷倒是叉腰冷笑了一声:“孟姮,你未免太小瞧太后了,先前你给萧嫔出谋划策的时候,太后就知道你诡计多端,早就有所防备。”

她看了眼沙漏:“这个时辰,早朝的确应该结束了,乾元宫也去人通风报信了,但那只是应该,今天的早朝,会有很多事情,皇上脱不开身的。”

孟姮一愣,扭头看了眼门外,脸色微微变了。

秦嬷嬷放肆地笑了起来:“就凭你个黄毛丫头,还想和太后斗?这次就当是太后教你个道理,姜还是老的辣。”

话音落下,她脸色陡然冷厉:“动手!”

内侍们立刻蜂拥而上,将孟姮反剪双臂压到了太后面前。

眼看着她再无力反抗,太后嗤笑了一声:“不识时务的东西,现在你想求饶,哀家也不想用你了,拉下去,杖毙。”

内侍们拉着孟姮就到了院子里,刚将人推倒在地,杀威棒还不等抬起来,长信宫大门就被推开,良嫔惠嫔与一众太妃说笑着走了进来,看见眼下的情形顿时愣在了门口。

良嫔满脸诧异:“这是怎么了?”

秦嬷嬷瞬间僵住,后妃和太妃们怎么会赶在这时候过来?

眼下的情形该怎么解释?

她无措地看向太后,可太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了,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

孟姮推开内侍站起来,朝良嫔走了过去:“是太后关心皇上,传奴婢来问几句话,现在说完了,正要走呢。”

良嫔应了一声,上下打量着孟姮,见对方点了点头,这才松了口气。

“本宫许久不见皇上,也有些事情想问问姑姑,待会姑姑随本宫一起走吧。”

孟姮低头应了一声。

老书虫推荐孟姮齐翊小说-孟姮齐翊小说全章节阅读

良嫔这才上前一步,遥遥看向太后:“臣妾给太后请安,惠嫔姐姐得了个新鲜玩意儿,说要献给太后,臣妾便跟着来凑个热闹,路上遇见几位太妃,便同行了,叨扰了太后,还请太后恕罪。”

太后此时才回过神来,却已经不能做什么了。

当着这么多太妃和后妃的面,就算她坚持孟姮秽乱宫闱,也不能擅自处置皇帝身边的人。

再说,奸夫也并不在这里。

为今之计,只能认了孟姮的话,假装她真的只是一片慈母之心,免得多生事端。

她脑海里几番思绪翻转,最终咬着牙忍下了这份憋屈:“哀家今日不适,你们改日再来吧。”

众人连忙行礼退下,孟姮便堂而皇之地跟着良嫔走了。

太后看着她的背影,目光仿佛淬了毒的针,若是可以,她已经用目光将孟姮扎成刺猬了。

孟姮若有所觉,临出宫门前回头看了一眼,却是浅浅淡淡的一笑,不是说姜还是老的辣吗?怎么一点点变故都扛不住了呢?

她可从没说过,她搬的救兵是齐翊啊。

第194章说得好有道理

众人出了长信宫,彼此都是松了口气,纷纷和良嫔道别。

孟姮没有言语,只是屈膝行了一礼。

太妃们明白这一礼的意思,却只是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提,很快便各自散了。

她们虽然仰仗太后生活,可太后的刻薄,尤其是晋王的恶毒,她们早已深受其害,旁地做不了,凝聚在一起给她找些不痛快也是好的。

何况今天此举,也远不只是出口气这么简单,她们与皇帝接触甚少,昨天一见才知道是个温和厚道的人,将希望寄托在这样的人身上,可比太后要让人放心得多。

何况,她们也的确欠了皇帝一个人情。

很快,御花园就只剩了三个人,孟姮颇有些惊讶地看向惠嫔,她没想到这位也会过来。

“惠嫔娘娘的恩德……”

“什么恩德?我可不知道。”

不等她开口,惠嫔就打断了她的话,“本宫就是寻了个好玩意,想去给姑母瞧瞧的,旁地什么都不知道……唉,走了这半天,饿了,良嫔妹妹,本宫就先回去了,这个给你们,本宫可不是吃独食的人。”

她说着从随身的布袋子里抓出一把花生,塞进了孟姮手里,歪头一笑,转身走了。

良嫔侧头轻咳两声,轻声一笑:“这位惠嫔真是个奇人,我自诩聪慧,却根本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孟姮看着手里那把花生,却是悟了。

惠嫔身边有个丫头叫豆包,多少有些势利眼,先前曾怠慢过她,惠嫔因此给过她一把花生。

这是第二次。

今日相助,是特意来还她当初没追究豆包的人情的。

真是个妙人儿。

孟姮忍不住笑了一声,冷不丁手心一痒,竟是良嫔从她这里拿了颗花生。

孟姮一把夺了过来:“你不能吃这些,大夫怎么嘱咐的,你都忘了?”

良嫔眼睛垂下去,可怜兮兮道:“一颗都不行吗?”

“一颗都不行,再偷吃我就告诉奶嬷嬷。”

良嫔失望地叹了口气,满脸的不高兴:“姐姐,你不爱我了,以前你都不是这么凶的。”

孟姮只好软下语气:“虎骨可收到了?有没有用处?”

“有有有,姐姐,你下次再惦记我,也给我送些好吃的,别总送这些药材。”

孟姮答应了一声,正想为今天的事道谢,冷不丁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你以往,有这么贪嘴吗?”

良嫔因为体弱,有诸多禁忌,饭菜也要清淡,养得她胃口一直不算好,这么大的人了,吃饭还像喂鸟一样,奶嬷嬷每天都为了让她多吃一口而费尽了心思,现在她竟然自己想着要吃的。

真是新鲜。

良嫔也很是无奈:“别提了,先前萧嫔去了上林苑,王贵人又闭门不出,只剩了我和惠嫔,难免要亲近几分,可这一亲近就了不得了,她整日的吃,什么都吃,我看着看着就……”

就馋了。

孟姮没想到竟还有这种意外之喜,虽然因为家族恩怨,她对荀家的人仍旧有偏见,可若是惠嫔当真有如此效用,至少对良嫔来说,是很好的,只是——

“即便东西她自己都会入口,你也要小心,你的身体毕竟太弱了些。”

“我都晓得,姐姐去我那里坐坐吧,早先我听说你在上林苑受了伤,先前接驾的时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也不能问,看又看不出什么来,好好和我说说。”

说起伤,孟姮眼前闪过的,却是齐翊血淋淋的肩膀。

昨天夜里还在发热,今天就去上朝,还要被荀家的人拖着不能早些休息,也不知道伤口怎么样了。

“你……要不要去看看皇上?”

她犹豫片刻还是问了出来,她不想在齐翊身上浪费时间,可身份在这里,她不能不管不顾。

但如果良嫔去了,她就可以完全躲起来了,不看,不听,也不问……

“我不去,皇上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回宫休息。”

孟姮怔了一下,不去?

“为什么不去?他受伤了,昨天还发了热,正是需要……”

良嫔歪了歪头,打断了她:“那我更不能去了啊,姐姐你是知道的,我天生体弱,过了病气怎么办?”

孟姮被噎得哑口无言,说得倒是很有道理,可是,可是……

“我又不是太医,去了也没用。”

良嫔又打下一击重锤,砸得孟姮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皇上有太医管的,”良嫔轻笑一声,“姐姐不用担心,去我那里吧,我前阵子身体好了些,给你做了套衣服,你跟我去试试吧。”

孟姮犹豫片刻还是摇了摇头:“太后现在视我如同眼中钉肉中刺,和你走太近会连累你。”

良嫔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什么,可最后还是闭了嘴,她不怕被孟姮连累,却不能让自己成为窦荀两家交恶的导火索。

“那我让人给你送过去。”

“好。”

眼看日头要大起来,孟姮催着良嫔走了,等对方拐进了小道,她才往乾元宫去,可没走几步就迎面瞧见一顶软轿发了疯似的正朝着这里跑。

等走近一些,她才看出来轿子上的人是齐翊。

对方也看见了她,语气十分急促地喊了一声停,却连等禁军将软轿停稳的时间都来不肯,半空里就跳了下来,大踏步朝她而来。

“奴婢参见……”

“孟姮!”

齐翊一把抱住了她,也将她没来得及说完的话都堵了回去。

“我以为太后要对你下手。”

他抱得很紧,紧的仿佛要把她揉进骨头里去,以至于他身上的颤抖无比清晰地透过紧贴的身体传递了过来,抖得孟姮愣住了。

不知道是怎么了,她最近时常会产生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