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文幼兰贺砚庭(文幼兰贺砚庭)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文幼兰贺砚庭)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xiaot 2023-12-04 11:06:33 9
xiaot 2023-12-04 9
点击阅读全文

她笑了笑,声音轻柔:“王妃辛苦了,打扫的很干净,起来给我奉茶吧。”

文幼兰神情微僵,起身去端了茶来,低声道:“夫人,请喝茶。”

林雪舞看着杯盏上的血迹,用手帕捻着接过,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

文幼兰怔怔看着林雪舞半响,终是忍不住开口问:“当年你为什么要主动离开?”

林雪舞抿茶的动作一顿,旋即轻声开口:“我当然要离开,这样一来,阿林会永远都记得,是你逼走了我。”

文幼兰瞳孔一缩,明明眼前的林雪舞是个人,可她却像是看到了蛇蝎一般身上发冷。

林雪舞眼中嫉恨与得意相融,显得诡异至极。

“我除了出身青楼,哪点不比你强?”

“可你是先帝赐下的王妃,哪怕在王府所有人都叫我夫人,可在皇家玉牒上,我算什么?”

“文幼兰,是你占了我的位置!”

文幼兰浑身一颤,竟无力说出一句反驳的话。

……

入夜,文幼兰才回到王妃院。

春桃看着她伤痕累累的手,骤然红了眼:“王妃,我去请大夫。”

文幼兰疲惫的坐下,目光落在桌上那副半成的护膝上。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唇边溢出一抹苦笑。

谢老爷子七十寿诞在即,她本想给祖父做一对护膝当寿礼,可如今却办不到了。

很快,春桃带着顾泽进了院子。

顾泽踏进房门,脚步便是一顿。

桌前的文幼兰,身形孱弱,面色苍白,一双素手更是惨不忍睹。

文幼兰贺砚庭(文幼兰贺砚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文幼兰贺砚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顾泽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认识的文幼兰,是丞相府惊才绝艳的二小姐。

而不是眼前这个,在王府日渐失去光芒的女子。

他诊脉后,看着文幼兰,语气微沉:“王妃不曾按时用药?”

文幼兰淡淡答:“昨日事忙,忘记了。”

顾泽心里蓦的腾起怒意。

“什么事能比命还重要?堂堂王妃活成这幅样子,说出去简直坠了谢家名声!”

“你过得这样惨,还要同那青楼女子相争,不肯和离么?”

文幼兰愣了愣,随即心里猛地发酸。

顾泽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见外头人都怎么传的。

她忍了忍,却终究没忍住。

“顾大夫知道的不少,但你忘了,我只是一介女流。”

“若我是男儿身,若我真能想和离就和离,拼上性命我也不会让谢家落到如此地步!如果可以,我甚至不会选择嫁给贺砚庭!”

她压下喉间刺痛,字字句句如同泣血。

若不是贺砚庭当年毁约闹的人尽皆知,她祖父又怎会求先帝赐婚?

文幼兰剧烈咳嗽起来,鲜血顷刻染湿手帕。

她抬头,苍白脸上血色染唇:“若是自甘堕落能护住谢家,我甘之如饴。”

顾泽彻底怔住。

“你走吧。”文幼兰站起身来,指向门口。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她下意识看去,呼吸骤然一顿。

贺砚庭站在门口,脸色阴沉至极。

下一刻,他走上前,抬手便给了文幼兰一耳光!

======第5章======

文幼兰的脸偏向一边,瞬间浮起红印。

她耳朵嗡嗡作响,可贺砚庭的话却再清晰不过:“要不是雪舞心细,本王还想不到你胆子竟大到在王府私会奸夫!”

他眸色冰冷,字字如刀,划在文幼兰心上,刹那间鲜血淋漓!

顾泽脸色大变:“王爷慎言!王妃与草民再清白不过,此番前来,只因王妃病重。”

“什么病非得晚上看不可?”贺砚庭扫他一眼,眼底凉薄尽显。

顾泽还要再说,却被文幼兰拦住。

“顾大夫,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与你无关,还请你离开。”

顾泽抿紧唇,只得背上药箱离开。

贺砚庭冷冷一笑:“你倒是想护着他走,但他跑得掉吗?”

话刚落音,门外便传来侍卫的声音:“拿下!”

下一刻,顾泽被人压着重重跪倒在地,不得动弹!

文幼兰浑身一震,她看着贺砚庭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声音发颤:“你放了他!我以性命起誓,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贺砚庭上前一步,声音森寒:“你这条命,也配拿来起誓?”

心脏像是被捅开一个大洞,浑身血液都透过它往外涌,手脚瞬间冰冷。

文幼兰脸色惨白,就在此刻,春桃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哀求出声。

“王爷,王妃真的是清白的,她的守宫砂还在啊!”

灵魂仿佛被再度拉回躯壳,文幼兰听见春桃的话,却只觉得一股耻辱遍布全身。

她眼眶骤然酸胀,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哪怕一个字

贺砚庭看她不说话,心底的怒意更甚,他攥住文幼兰的手腕,声音森森。

“本王只信自己看到的!”

他动作发狠,扯着文幼兰就往里屋走。

感受到他身上的戾气,文幼兰心底生寒,下意识开口:“你要做什么?”

贺砚庭扫了门边的顾泽一眼,嗓音冰冷:“本王倒要看看,你是否真的清白!”

文幼兰恍然意识到他想做什么,瞬间挣扎起来。

可她病弱之躯,又怎抵得过贺砚庭?

文幼兰被重重摔在床上,她甚至没来得及反抗,身上便是一凉。

手臂上那颗嫣红似血的守宫砂瞬间暴露。

贺砚庭看着,眼底似有火焰升腾,他猛地覆了上去。

一阵剧痛袭来,文幼兰不受控的喊叫出声,下一刻便死死咬住唇瓣。

肌肤相触青丝纠缠,文幼兰如同巨浪下的孤舟,在浪头下一点点破碎……

……

这日过后,接连几日,文幼兰都昏昏沉沉的反复发烧,连床都下不了。

自然也没能赶到为祖父庆贺寿辰。

谢家。

主厅内圆桌一张,人影一双。

谢老爷子看了看天色,声音低低:“都这么晚了,我们先吃饭吧。”

谢清央见他情绪低落,忙道:“祖父别担心,如今摄政王府诸事繁杂,玉辞或许是抽不开身……”

谢老爷子无奈的扯扯唇:“莫要诓我这个老头子了,我怎会不知你姐妹二人艰难,只恨祖父人老无用,护不住你们……”

“都是祖父的错,若是你们父母泉下有知,只怕都会恨我。”

他语气悲凉,谢清央看着他花白的头发,强撑的笑意再也维持不住,偏开了头。

谢老爷子没再说下去,只是望向摄政王府的方向,眼中隐有泪光闪动。

翌日,文幼兰终于清醒。

春桃见她醒来,忙擦去眼角的泪,将她扶坐起来。

“王妃,是奴婢不好,奴婢该死!”

文幼兰张了张嘴,嗓音沙哑:“不关你的事,我睡了多久?”

“五日有余了。”

文幼兰瞳孔骤缩,她掀开被子下床。

“祖父的寿辰我没回去,他老人家定然担心,春桃,给我上妆,我要回家。”

这时,门口传来声音。

“王妃确实该回去,否则,怕是都见不到谢老爷子最后一面。”

“你说什么?!”文幼兰呼吸一窒,她惶然看向出现在门口林雪舞,惊的声音都变了调。

林雪舞施施然走进屋内,语调带笑:“我说,谢老爷子为了向王爷求你的和离书,如今还在府门口跪着呢!”

======第6章======

轰!

文幼兰脑海中一片空白,她踉跄两步,下一刻疯了一般朝门口冲去。

凉凉细雪纷纷扬扬,落在她的乌黑的发和苍白的脸上。

王府的院落层层叠叠,好似永远没有尽头。

文幼兰终于冲到门口,脚步却瞬间停滞!

雪铺满地,王府外,却人头攒动。

台阶下,谢老爷子跪于台阶下,满头雪白,直教人分不清他头上究竟是白发,还是落雪!

疼!胸腔中的那颗心仿佛疼的要炸开!

而人群中的声音也字字传入文幼兰耳中。

“摄政王府还没出来人啊?谢老丞相可跪了整整一天了。”

“是啊,摄政王倒也罢了,没想到谢老丞相的孙女都不出来。”

“真是个白眼狼,从婚事到和离都要老人家操心!”

文幼兰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撕心裂肺!

若不是看出她对贺砚庭情窦丛生,祖父绝不可能去求先帝赐婚。

若不是因为她嫁了贺砚庭,祖父壮志未酬,又怎会被逼致仕?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文幼兰冲上前去,重重跪倒在谢老爷子面前,喉间哽咽几乎字不成句:“祖父,您不要跪了,您起来,我们回家……”

这一刻,她后悔了!

心脏剧烈跳动,溢出无尽的悲哀与怨悔!

谢老爷子看见她,眼里的担忧骤然一松,他艰难抬手,想要抹去她满脸的泪。

可下一刻,年过古稀的老人,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满地洁白!

“祖父!”

谢家府邸。

文幼兰站在谢老爷子床前,紧张的看向顾泽。

“顾大夫,我祖父怎么了?”

顾泽神情凝重:“我只能吊着老爷子的命,若想活,必须有雪莲为药引。”

文幼兰浑身一颤,但随即她便记起,贺砚庭的私库里,便有一株雪莲!

她看着唇色惨白的祖父,转身就往外走:“还请你照顾我祖父,我一定会拿回雪莲。”

摄政王府。

贺砚庭脸色阴沉的坐在正厅。

林雪舞柔声道:“王爷,莫生气了,王妃只是太看重谢家人罢了……”

这时,下人来报:“王爷,王妃回来了!”

贺砚庭猛然抬眸,眼中染尽冷意。

然后,文幼兰的身影便映入眼帘。

她连气都没喘匀,便对着贺砚庭直直跪下:“王爷,我祖父危在旦夕,求王爷赐下雪莲,救他性命!”

她红着眼,浑身都发烫,可贺砚庭的话,却仿佛一盆凉水兜头淋下。

“你祖父这一跪,让本王沦为整个京都的笑柄,即便是死,也是他咎由自取。”

文幼兰只能重重磕下头去,声音嘶哑到了极致:“王爷,所有罪责我愿一力承担,求求您将雪莲给我!”

她一下又一下的磕着头,整个房间都回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