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何玉萱朱戚容(何玉萱朱戚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何玉萱朱戚容)何玉萱朱戚容最新章节(何玉萱朱戚容)

qingyan 2023-12-03 20:09:18 16
qingyan 2023-12-03 16
点击阅读全文

前几天传来消息,安定了二十年的边境突然爆发战争,而何玉萱走了快二十天,却一直都没消息。

心脏连日来的紧缩感疼的他捏紧了拳,哪怕曾经子弹差点打中心脏,都没有这样疼过。

蓦然间,他想起结婚前夕偶然听见她对首长说的话。1

“他救过我的命,我愿意嫁给他。”

朱戚容眸色渐深,更觉烦躁。

他从前觉得结婚生子就跟任务一样,只要完成,和谁都一样。

可何玉萱那句话就像根刺,横在他的心里到现在,也许他们真该敞开心扉好好谈谈……

想到这儿,朱戚容加快了步伐。

刚到办公室门口,警卫员突然跑了过来,急声道:“团长,我看见夫人的弟弟往姜同志那儿去了,我怕又闹出什么事,您还是过去看看把。”

朱戚容脚步一顿,皱起了眉。

先不说孙家豪为什么去找姜雪柔,他伤还没养好,医院就这样放任他出院?

想起还没回来的何玉萱,朱戚容只能转步走向大院。

才到门口,就听见里头的孙家豪悲切控诉:“姜雪柔,你还敢狡辩!我今天在医院听见你跟别人打电话了!你模仿我阿姐的字迹写举报信举报姐夫,还让人卖假药给她手底下的病人,害的我阿姐差点坐牢,是不是!”

朱戚容登时停住脚,心跳恍惚都顿了一下。

紧接着,姜雪柔嘲讽的声音传出来:“你个断腿小瘸子耳朵倒灵光,可你听到又怎样,说出去谁信?”

“你还不知道吧,你姐姐为了找医生治你的腿,千里迢迢去了边境,听说那边爆发了战争,她说不准已经死了,你这小瘸子以后可就没人照顾喽!”

刻薄的话一字字撕裂朱戚容对姜雪柔温婉良善的印象,气得他咬着后槽牙,额间的青筋不断跳动。

他身边的异性并不多,也从没想过相识十几年女人会有这样阴狠的一面。

突然,门被猛地拉开,孙家豪拄着拐急切地冲出来,却踉跄地摔了下去。

朱戚容一把扶住他。

何玉萱朱戚容(何玉萱朱戚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何玉萱朱戚容)何玉萱朱戚容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何玉萱朱戚容)

看见他,孙家豪一下愣住。

而门内姜雪柔得逞的笑来不及收敛,凝在骤白的脸上:“戚容,你……你什么时候来……”

孙家豪却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攒住朱戚容的手,急红了眼:“姐夫,我阿姐呢?她真的去边境了吗?”

朱戚容顾不得警告姜雪柔,只温和安抚孙家豪:“她很快就回来了,别担心。”

安抚好孙家豪,朱戚容便叫来哨兵把他送回医院。

随即,寒冰般的目光凝向姜雪柔,他一字一句下令:“姜雪柔污蔑军人,去联系公安,严厉处置!”

说完,也不再理会姜雪柔的哀求,转身朝机关大楼奔去。

他无法再等下去,想见何玉萱的迫切几乎逼得他喘不过气。

可一到大门口,却看见司令一脸沉重的站在车边。

见他来了,司令还直接说:“你来的正好,跟我一块去机场,接因军事冲突牺牲的军医遗体。”

话如榔头,狠狠敲在朱戚容心上,剧痛转瞬即逝。

他下意识想到何玉萱,可很快否定。

她心心念念想着给孙家豪治病,她那么惜命,绝对不可能轻易让自己死的!

朱戚容自我安慰了几番,跟着司令上了车。

但一路上,不安加剧,他居然都不敢开口询问牺牲的军医叫什么。

天色阴沉。

不久,抵达目的地。

朱戚容刚下车,就见仪仗队和撤退回来的医生们在一架飞机前肃穆站成两排。

他抑着混乱的呼吸,视线在白色身影中扫过一张张陌生的脸。

不是何玉萱,都不是她……为什么她不在!?

从没有过的无措和恐慌撕裂着朱戚容的心,就在他不顾礼仪,正要大声叫何玉萱的名字时,机舱门突然打开。

四个战士抬着身盖国旗的军医遗体,一步步走下飞机。

他定睛望去,瞳孔骤然紧缩!

紧接着,耳畔响起庄重浑厚的呐喊:“淮东军区致以崇高敬意,在此迎接何玉萱烈士回家!”第11章

“敬礼!”

‘轰!’

一声雷鸣,细雨落下,湿润了在场所有人的眼。

朱戚容僵着,军旅生涯中第一次没有听从指令,只是被抽离了灵魂般凝着国旗下那瘦弱的身躯。

何玉萱闭着眼,安详的模样仿佛是睡着了而已。

恍然中,他脑海中猛然闪过十年前看见被掩埋在废墟中的小女孩

她伤痕累累的脸上满是灰,可含着希望的澄澈双眸就像束光,温暖了他当时因看遍生死离别而麻木的心……

在战士小心翼翼的护送下,何玉萱的遗体被放到了车上。

听见车子的发动声,朱戚容才如遭雷击般回过神,不顾一切就要奔过去。

“戚容!”

司令一把捏住他的肩,忍痛劝慰:“好好送玉萱最后一程吧。”

默然片刻,司令惊觉掌心下的肩膀在颤抖。

朱戚容身体僵直,眼睛猩红,可泪水就像被封在了眼眶掉不下去。

战士强忍眼泪,将国旗缓缓盖住何玉萱的脸。

车子渐渐驶离。

朱戚容眼中的光芒似乎也被带走,他站直了身体,朝那远去的红色敬礼。6

……

天黑。

朱戚容不知道自己怎么参加完何玉萱的葬礼,也不记得自己怎么回的家,回过神时,他才发现自己站在漆黑的客厅里。

浅吸口气,空气中仿佛还残存着一丝属于她的药草淡香。

打开灯,一切都没变,可好像一切都变了……

“戚容。”

朱戚容愣了愣,转身望去,见是司令,本能地敬了个礼。

司令却抬抬手,示意他坐下才斟酌开口:“从机场回来后,你一句话都没说……”

朱戚容面色如常,可声音却沙哑无比:“司令,我跟她都是军人,从参军那天起就做好了牺牲的打算,您放心,我不会影响训练任务。”

司令沉默,眼中流露出丝不认可。

如果不是在何玉萱遗体火化时看见他把嘴咬出了血,自己还真信了这话。

半晌,司令又低声问:“我听政委说,你跟玉萱要离婚?”

朱戚容攥紧的手一顿:“……我没打算离。”

看着他眼底的痛色,司令欲言又止,但最后也只是说了句:“家豪还不知道她姐姐牺牲的事,你缓着点告诉他。”

事到如今,何玉萱已经牺牲,再多的安慰和沟通都已经苍白,只能交给朱戚容自己解决。

目送司令离开,朱戚容才上楼回房。

开了灯,除了衣柜里的衣服,何玉萱其他东西都还在。

桌上记录病人的笔记本,露出书签的医学名著,以及那张她签好字的申请离婚报告。

他走过去,指尖抚过那个永远被镌刻在烈士碑上的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自己上次的失信。

他答应了她给她传话,却没做到……

朱戚容手颤了颤,心在瞬间都揪在了一起,疼的他背脊发凉。

是他……是他没有信守承诺,何玉萱才会远赴边境去找李医生,才会牺牲!

因为她那句不含感情的‘他救过我的命,我愿意嫁给她’,他就跟她赌着口气……

一瞬间,山一般的重压袭上身体,他踉跄一步,碰倒了手边的书。

‘啪’的一声轻响,一本泛黄的笔记本掉落在地。

像是受了牵引般,朱戚容低头望去,双眼骤然被纸上娟秀的字刺红!

——1984年11月7日,晴。

我爱上了朱戚容,我的救命恩人。第12章

朱戚容抑着呼吸捡起那陈旧的笔记本,是何玉萱的日记!

小心翻开,仿佛掀开了她的过往。

——1977年3月13日,阴。

我又梦见他了。

他穿着军装,像神仙一样,带着光把我救了出去。

我想见他,可我不知道他在哪儿,真愁人啊……

——1977年5月6日,雨。

今天老师说县外发生了山体滑坡,一个村子都被埋了,路上都是去抢险救援的战士,他们都好年轻,他救我的时候好像也才十八岁呀。

他们都是好人,老天保佑他们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1977年9月13日,雨。

今天的雨很大,家豪的腿痛的哭了一整天,我很难受,我答应过天上的爸爸妈妈,要好好照顾他,可是他那么痛,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一定要努力学习,长大当一名医生,治好家豪的腿。

但是我也想像他一样做个为人民服务的军人……会有又能治病又能当兵的机会吗?

——1979年10月1日,晴。

我终于见到他了!

准确的说在老师家的电视上看见他了!2

他参加了今年的阅兵,他一点都没变,不,变得更有精气神,也更好看了。

可惜他的画面就只有几秒,我都还没看够啊……

老师说我如果想当医生又想当军人,可以去做军医,但很辛苦,我必须有足够的毅力。

我相信我可以,他保家卫国,我救死扶伤,这就是我现在的信仰。

——1981年7月10日,晴。

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我不仅考上了

军医大学,还知道了他就在我要读书的城市!

我离他越来越近了,真好!

但是……他还记得我吗?当初他把我救出来以后就走了,我连谢谢都没来得及说。

没关系,只要能再看见他,我就开心!

——1981年12月19日,雪。

我见到他了,是真的见到了!

老师带我们去军医院学习,我看见他从检查室出来。

我很想上去叫他,可他在跟人说话,表情严肃,应该是很严重的事情,我过去肯定很唐突。

他变了一些,成熟了,也黑了很多,眼神比当初更加刚毅,我没忍住一直偷看他……

没想到他突然看过来,我吓得立刻转过头,现在想起来,我当时的心跳肯定到极限了。

但他好像也只是扫了一眼,很快就走了。

因为这事,我都没认真听老师讲课,被教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