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裴期周婉林榆是什么小说_林榆裴期周婉免费读正版

小兰 2024-03-09 03:29:21 16
小兰 2024-03-09 16
点击阅读全文

林榆裴期周婉 的主要出场人物是 裴期周婉林榆 ,是网络作家裴期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本书意味悠长,行云流水,裴期周婉林榆主要讲述了:“你从前......”裴期说到一半话音戛然而止。我从前是什么样?我仔细回忆了一番。从前我会细致地帮他擦拭,给他熬醒酒汤,耐心哄着他回房间。他会将头埋进我怀里撒娇,一口一个“乖老婆”、“好阿榆”叫着。也会因为我嫌弃他满身的酒气而闹脾气,非要我亲亲他才罢休,从身后搂着我亦步亦趋地往房间去。

封面

《林榆裴期周婉》精彩章节试读

“你从前......”裴期说到一半话音戛然而止。

我从前是什么样?

我仔细回忆了一番。

从前我会细致地帮他擦拭,给他熬醒酒汤,耐心哄着他回房间。

他会将头埋进我怀里撒娇,一口一个“乖老婆”、“好阿榆”叫着。

也会因为我嫌弃他满身的酒气而闹脾气,非要我亲亲他才罢休,从身后搂着我亦步亦趋地往房间去。

或许是都想到了往事,一时屋内没人再开口说话。

我能清晰地看见,裴期眼中滑过一丝愧疚。

又如滴水归海般消失不见。

我开始学着不给裴期打电话,不去询问他为何晚归,也不再像唱独角戏般给他分享琐事。

饭桌上不再是只有他喜欢的口味,就连每日帮他准备的领带,也是随手挑选。

裴期很快发现了不对劲。

在某天清晨,他攥着手中与西装颜色并不搭配的领带,欲言又止地盯着我。

好半晌才问出一句:“阿榆,你最近怎么了?”

这是我们之前的仪式感,我总说这样他去到哪里,低头都能看到我为他亲手系上的领带。

我对此乐在其中,格外在意这独属于我的特权,因为我存在于他身边的象征。

但有些东西是会过时的。

我将那条领带接过,重新挑了一条合适的递给他。

神色自然平静,“最近有些累。”

裴期制止了我给他系领带的动作,将我整个搂进怀里。

微烫的呼吸打在我的颈窝,使我瑟缩一下,浑身僵硬。

他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改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不动声色地将他推远些,笑着答应:“好。”

那天以后裴期好像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我的身上。

对话框里他的对话明显越来越多,也不再每晚应酬,时常会给我带一束新鲜的白玫瑰回来,夜晚总要抱着我入眠。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转变,我并没有想象中的欣喜。

反而有种悬而未决的无力感。

年关将近,北市飘起鹅毛大雪。

“今年冬天带你去南方旅游好不好?”

裴期走进厨房,从身后环抱我,将头搁在我肩膀上。

“不了吧。”我专心处眼前的食材,漫不经心地答。

“那去国外?你怕冷,我们找个温暖的地方待半个月。”他接着提议。

原来他还记得我怕冷啊。

刚刚同居的时候他发现我畏寒,常年手脚都是冰凉的,于是费尽心思给我暖手暖脚。

我们最初飘在北市的那几年,无根的浮萍想要往下扎根太难了,潮湿的地下室里,寒意能将所有暖意都吞噬干净。

裴期就将我冻得像冰的脚贴在腹部,冷得直抽气也不松手。

我笑他傻,他直气壮地说:“疼老婆怎么能叫傻,傻子才会不疼老婆呢。”

我回过头,看着二十八岁的裴期,与记忆中的身影缓慢重叠。

鬼使神差地想:

去吧,或许就这一次了。

见我答应,裴期立马直起身,盈满笑意的贴了贴我的发顶,“那我来安排。”

我们打算去一座沿海城市。

裴期以我最近状态不佳为由,独自安排好了吃穿住行,事无巨细。

出发前一周我才有了些许真实感,随之而来的期待也逐渐升腾。

林榆裴期周婉裴期周婉林榆的内容分享,了解更多完本小说,就上本网站。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