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温软语傅擎深的温软语傅擎深传奇:温软语傅擎深最新完整版,立刻尝鲜!

小颖 2024-03-01 20:40:59 19
小颖 2024-03-01 19
点击阅读全文

温软语傅擎深 的小说名字是温软语傅擎深,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书籍,由作者温软语编写,这本书描写生动,引人入胜,本文主要讲述的是:傅擎深没有再出现。温软语离开了。小楼里安静下来。那残留下淡淡的让人困倦的气息,让傅擎深更加烦躁。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比失去更难受的,是拥有过再失去。这些年傅擎深一直被失眠症困扰,习惯了也就这样了。但温软语出现之后,他有过两次安睡。如今回归失眠的状态,让傅擎深的情绪随时处于一个爆发的边缘。

封面

《温软语傅擎深》精彩章节试读

傅擎深没有再出现。

温软语离开了。

小楼里安静下来。

那残留下淡淡的让人困倦的气息,让傅擎深更加烦躁。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比失去更难受的,是拥有过再失去。

这些年傅擎深一直被失眠症困扰,习惯了也就这样了。

但温软语出现之后,他有过两次安睡。

如今回归失眠的状态,让傅擎深的情绪随时处于一个爆发的边缘。

他不允许人生中,有这么一个特殊。

这让他太被动了。

用钱不行。

有老爷子在,普通的威胁也不行。

那用感情吗?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到如今这种地步,傅擎深也没想过用那些肮脏血腥的手段去对付温软语。

或许是因为温软语的眼神太干净了。

那是一种如同镜子一样,能照人心的干净。

傅擎深打电话给陆景和。

陆景和这个狐狸开始给傅擎深出主意了。

傅擎深越听越皱眉。

电话里陆景和笑着道:“傅哥,只要你按我说的做,让一个女人爱上你很简单的。”

……

温软语回到了她租的公寓。

她收拾好东西,打扫了一遍卫生。

同住的室友是个三十几岁的大姐,在附近工作。

老公寓很旧,她以后只能睡客厅,洗手间也不方便,但温软语很开心。

这是她自己租的房子,她住得很安心。

条件艰苦,能有山里艰苦吗?

离开傅擎深的第一天,温软语饭都多吃了一碗。

在她考虑要不要多吃第二碗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她人生地不熟的来京都,没有朋友,没有亲人。

傅爷爷也不知道她住这里,她以为是合租大姐回来了。

温软语放下碗,去打开门。

打开门的那一刻,温软语反手就想把门重新关上。

门口的傅擎深完全的黑了脸,一手推住了门。

这个小鬼有这么讨厌他吗?

以往都是傅擎深赶人,这还是傅擎深第一次吃闭门羹。

温软语见傅擎深抵着门,才放弃了关门,再用力的话,就压着傅擎深的手了,她不想伤人。

温软语明显不悦的道:“你来做什么?不是说了么,我们以后最好不要见面,和傅爷爷无关的事,不要找我。”

傅擎深视线看向房间里,冷笑道:“这是什么鬼地方,能住人吗?”

“关你什么事,我觉得这里很好。”

“跟我回蜃景。”

温软语没有犹豫,直接拒绝:“不回,大叔你是不是忘了,昨天是你一定要让我搬出来,现在又让我回去,这样出尔反尔的戏弄别人很好玩吗?”

傅擎深很少被人这么当面不客气的怼,眼眸中渐渐染上厉色。

下一刻,他想到了陆景和的交代,想到今天来的目的。

他压下心中阴霾,尽量和善的道:“之前的事,我跟你道歉。”

温软语震惊了,傅擎深这样脾气古怪肆意妄为的人,居然会道歉?

她微微仰头看着傅擎深,水汪汪的大眼像森林中小鹿,灵动而清澈。

傅擎深被看得呼吸一滞。

第19章你没有脾气吗

温软语目光明亮,突然莞尔一笑。

她笑容甜美的道:“大叔,我接受你的道歉了。”

温软语这人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傅擎深和她争锋相对,那她不会认输。

傅擎深道歉了,她便不会计较太多。

主要还是傅擎深是傅爷爷的孙子,她对傅擎深有着比旁人高出许多的容忍度。

傅擎深莫名松了口气,嘴角微微上扬,“那跟我回蜃景。”

他会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人带回去。

他对这个小鬼没感觉,也不喜欢这种可笑的小鬼,道歉只是达到目的手段而已。

事情比陆景和说的更容易。

然而,下一刻温软语摇头。

“大叔,我就不跟你回去了,房子我已经租好了,之前不知道你是被迫结婚的,这段时间很抱歉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知道你很讨厌我,等找到有机会我会跟傅爷爷说离婚的事。”

温软语特别的坦然。

不用再和傅擎深培养夫妻感情,她再看傅擎深就很平静了。

就像看海报上的电影明星,好看是好看,但跟她没关系。

傅擎深嘴角的笑意变成了森冷。

温软语感觉对面的男人像是有点生气,但这人本来就喜怒无常的,有时候笑着也是在生气,根本就看不出来他的心情。

温软语有点忐忑的道:“大叔,你还有事吗?没事我要继续吃饭了。”

傅擎深语气幽冷:“没事看。”

温软语朝他笑着挥挥手,然后毫不犹豫的关上了门。

傅擎深站在门口满脸阴霾,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

他突然有些不耐烦玩什么感情游戏。

想把人打晕了直接带走。

……

翌日。

周一。

今天是温软语上班的日子。

早上六点,温软语就坐公交朝着蜃景那边过去。

不是去找傅擎深,而是要去蜃景第八区菜市场做杀鱼工。

傅擎深住的小区大概有点偏僻,她转了两趟公交,又步行了十多分钟才到达目的地。

此时菜市场刚开门。

卖鱼的吴大叔正在搬装鱼的桶,把鱼倒入氧气池里。

温软语正要上前帮忙。

一旁戴着手套的中年妇女朝她吼道:“你就是温软语吧,市场工作怎么来得这么晚,以后六点就要到门口等着,现在去把这些桶里的鱼全倒入氧气池里,小心点不要把水撒得到处都是!”

温软语被吼得一愣一愣的。

吴大叔连忙阻止:“这桶太重了,她一个小姑娘怎么拿得动,我来就行。”

妇人手套上还沾着水,直接拧了吴大叔一把,不满道:“你来什么来!我付工资了,这些事就是她应该做的,拿不动就不要来干这份工作。”

吴大叔还想再反驳。

温软语连忙上前接话:“我来做,我可以的。”

妇人哼了一声,去扫地上的水了。

吴大叔抱歉的对温软语道:“小温你别介意,这是我媳妇,你喊吴婶就行,她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温软语认真的点头:“没关系的,我不介意。”

她是真的不介意,连傅擎深那样怪脾气的人她都能忍,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再说,为了挣钱,她完全可以。

吴大叔叹了口气,不忍心欺负小姑娘。

下一刻,就见温软语轻松的提起大桶,把鱼倒入氧气池里。

好家伙,动作比他一个大男人还轻松。

这小丫头力气也太大了……

吴大婶见状没有再说什么。

上午生意很好,温软语围着小围裙,鱼骨剁的咔咔作响。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