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厉闻川江时笙》完结版小说在线阅读_厉闻川江时笙全文阅读无弹窗_(厉闻川江时笙)全文阅读

小雅 2024-03-24 06:44:22 15
小雅 2024-03-24 15
点击阅读全文

江时笙厉闻川 是一本非常火的现代言情风格小说,它的书名是厉闻川江时笙,这本书完美无缺,无可挑剔,厉闻川江时笙主要介绍的是:江时笙不知道自己挣扎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获救的。只记得漂浮在洪水中的无力感。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救灾棚里。棚外人声嘈杂,江时笙撑着酸软的身体坐起,环顾一圈,棚内除了她没有别人。吊瓶里冰凉的液体,顺着针管流进身体。这时,门帘突然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掀开。江时笙抬眼就看到了厉闻川。

封面

《江时笙厉闻川》精彩章节试读

江时笙不知道自己挣扎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获救的。

只记得漂浮在洪水中的无力感。

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救灾棚里。

棚外人声嘈杂,江时笙撑着酸软的身体坐起,环顾一圈,棚内除了她没有别人。

吊瓶里冰凉的液体,顺着针管流进身体。

这时,门帘突然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掀开。

江时笙抬眼就看到了厉闻川。

他一身白大褂,金丝眼镜后的面容带着些疲惫。

见江时笙醒来,厉闻川没有任何反应,例行公事般询问她的状态。

江时笙一一回答着。

气氛却越来越沉重,静谧。

“厉主任,您未婚妻来了!”

听着棚外的喊话,厉闻川毫不犹豫转身朝外走。

江时笙那一声“厉闻川”就这么堵在了喉咙里。

棚外的对话仍在继续。

“厉主任的未婚妻真给力,雪中送炭,这么快就亲自带着物资飞了过来。”

“肯定是心疼厉主任呗,感情这么好真让人羡慕。”

“苏小姐真是个大好人,她听说邻村也缺物资就要开着车过去,厉主任担心,也要陪着一起。”9

……

听着这些,江时笙不受控制的脑补出厉闻川和苏晓雪的甜蜜。

也想起了之前在京阳市时,那一顿食不下咽的晚饭。

她盯着手上青色的血管,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冲动——

拔掉手上的针头,出了救灾棚。

就见厉闻川和苏晓雪并肩站在物资堆旁边。

女人贴心的替厉闻川着衣领,声音轻柔:“你确定要跟我一起去?”

“江小姐还躺在病床上呢,你就这么走了放心吗?”

听到自己的名字,江时笙脚步黏在原地,无法上前。

她想到那个被厉闻川戴在身上,在被自己发现后,又被他丢掉的戒指。

江时笙忽然很想知道,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厉闻川对她是什么样的态度。

下一秒,她终于听到厉闻川的回答:“她和我有什么关系?”

心里好像有什么轰然倒塌,江时笙脸色一瞬苍白。

原来……没什么不同。

那个戒指……估计真的就像厉闻川说的那样——忘了。

只有她还天真以为,厉闻川对自己会不会还留有感情……

江时笙再也没办法听下去,转身踉跄跑回了救援棚。

刚掀开门帘,就看到里面站着医疗队的同事。

见到江时笙,他连忙开口:“江主任,你醒了可真是太好了!”

“刚刚院长来电话说其他医院派来的医疗队明天就到临南了,咱们外科需要您回去坐镇。”

江时笙愣了下,脱口问出:“厉闻川呢……”

察觉到同事诧异的目光,她补救道:“他也是外科医生,他不回吗?”

同事笑着摇头:“厉主任要留下来陪他未婚妻,今晚就去邻村。”

江时笙这才想起刚刚听到的那些,脸上的笑容苍白又僵硬:“我知道了。”

同事离开后,江时笙一个人在棚里坐了很久。

最后,在厉闻川和苏晓雪出发去邻村前,先一步离开了临南。

……

回到京阳,她忙到不可开交。

这天,她正在值夜班,忽然接到急诊科的来电。

“江主任,麻烦您过来一下,这有个患者情况很危急。”

江时笙一边通过电话询问患者情况,脚下一刻也不停地跑了过去。

可在到达急诊科后,江时笙整个人都僵住了。

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竟是她的父亲。

第9章

这是她从医以来,第一次面对自己的亲人。

江时笙狠狠抑制住浑身的颤抖,组织人员进行急救。

三个小时后,江父的情况终于暂时稳定了下来。

病房里。

江时笙坐在病床前,看着脸色病白的父亲,始终不敢相信他怎么就会得了脑瘤。

“江主任,这个肿瘤紧挨着额叶,周围又都是血管,手术难度很大。据我所知全世界类似这样难度的手术只有一项成功案例,操刀医生就是厉主任。”

同事的话在耳畔一遍遍响着,突然,江时笙感觉到有一只大掌在轻轻抚摸自己的头顶。

她回神就看到父亲已经睁眼:“笙笙,别哭……”

江时笙眼眶一下就红了:“爸,都怪我,居然没注意到你……”

江父轻轻摇了摇头:“你忙,不怪你。”

江时笙忍着眼眶里的泪,紧握着父亲的手:“我一定会治好您的!”

一定能!

江时笙想着,等父亲重新入睡,就立刻开始联系厉闻川。

可电话怎么都打不通。

短短一周内,江父又进行了三次抢救。

江时笙熬得双眼通红。

这天,江父刚从抢救室推出来,她就听人说支援临南的医疗队回来了。

江时笙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厉闻川的办公室。

“厉闻川!”2

厉闻川背包还没放下,一回头就看到江时笙熬得通红的双眼。

江时笙把父亲的病例摆在他面前:“国内外只有你有成功手术经验,拜托你,救救我爸。”

她姿态放得极低,满眼希冀地看着厉闻川。

可厉闻川只是扫了眼,就沉声拒绝:“这手术,我不做。”

这一刻,全世界好像都安静了下来。

江时笙呆呆的看着厉闻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对上男人淡漠的眼,她像被刺到了般,无比清醒:“为什么?”

她不明白,他明明不是见死不救的人,为什么会拒绝得这样果断。

江时笙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我知道因为六年前的事你讨厌我,可那是我爸!那是一条人命!厉闻川,你救救他好不好?”

“只要你救我爸,我……我可以辞职,我可以离开京阳不碍你的眼,我求求你……”

“我说了,我不接。”厉闻川蹙紧的眉心里全是不耐,“你听不懂吗?”

声音里凛冽的寒意刺得江时笙浑身一抖。

她怔怔看着这个自己放在心里六年都放不下的男人,声音沙哑:“因为是我爸,所以你才不愿意接的吗?”

厉闻川没有回答。

也没否认……

江时笙双手颓然下垂,连日来一直强撑的情绪也几近崩溃。

“为什么啊?凭什么啊?”

“厉闻川,我到底哪儿对不起你?真相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

“你到底还想我怎样?”

她一句接一句的问着,没有嘶喊,声音那么低哑,却藏不住其中的颤抖。

厉闻川眼底闪过抹什么,刚要开口。

就听江时笙说:“厉闻川,早知道会是今天这样,我们没在一起过该多好?”

只做个普通同学,那她是不是就不用被这段感情折磨六年。

她父亲也不会躺在病床上,被拒绝救治!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