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江楚韵周屿安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江楚韵周屿安(江楚韵周屿安)知乎小说

xiaot 2023-12-05 09:45:08 19
xiaot 2023-12-05 19
点击阅读全文

周屿安对售票处的工作人员说了声抱歉,走去一边给岑知雪打了个电话——

他现在是自身难保,他平时的那群朋友估计也收到了家里的警告,不会在这个时候帮他的忙。

选来选去最后只剩下岑知雪。

岑知雪很快接起电话,不等他开口,她第一句话就是:“这就是你抗争的方式?直接和家里断绝关系?说实话,这不是最好的方法。”

周屿安没有接她的话:“江楚韵回纽约了,我的卡都被冻结,你帮我一次。”

在周屿安嘴里听到他求人帮忙是从没有过的事情。

如今的他当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周屿安了。

岑知雪没来由觉得有些心酸和可悲,因为同样的境地,她当初和温瀚清也经历归。

她沉下声来:“你知道这个时候没人能帮你,我帮你也会受到影响……但我不在乎,钱我等会儿给你转过去,你之后随时联系我。”

周屿安没想到她会这么痛快答应。

毕竟在此之前,他们只是合作关系,仔细追究起来连朋友都算不上。

他一时沉默下来,那句谢谢卡在喉咙。

像是要知道他说什么,岑知雪在他出声前先开口:“别的话就不用多说了,我也不是在帮你,我只是在帮当初的我自己。”

“而且如果瀚清还活着……他也会一定会帮你的。”

如果她和温瀚清对家里做出抗争的时候,有人能帮他们一把,或许他们不会妥协的那么快,也会更有信心一点。

岑知雪深吸了口气:“周屿安,我是真的希望你能成功,这不是因为我不想嫁,而是我觉得这个圈子深藏在暗潮下的肮脏规则,该有人出来改变了。”

“如果你能成功,那么其他人……就再也不会受到这些规则的桎梏了。”

周屿安什么都没再说,此时再多的话语都是苍白的。

他低声“嗯”了一声。

挂断电话,他买了去纽约的机票。

江楚韵周屿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江楚韵周屿安(江楚韵周屿安)知乎小说

然后坚定的走向了他想去的那个方向。

第29章

在被拥进怀里后,江楚韵大脑一片空白,迟迟没能缓过神来。

而周屿安也没有给她反应和喘息的机会。

他不容拒绝的,强势的吻住了她的唇。

同时他揽着她的腰走进屋内,另一只手还没忘记关jsg上公寓的门。

两人一起跌在沙发上,江楚韵终于反应过来。

她伸手去推他的胸膛:“周屿安,你先放开我……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周屿安却没有起来。

他像突然变成了个执拗的孩子,有力的双臂紧紧抱着她,怎么也不肯放手。

他的嗓音很沙哑,似乎还带着委屈:“我很想你,我真的很想你。”

这句话让江楚韵顿时丧失力气,再也无法推开他。

其实已经不用他亲口说出来,她在那几百条的短信里已经看到了他的思念。

她任由他抱着自己,两人就这样在沙发上无声的相拥着。

江楚韵看不见周屿安的眼睛,却能清晰感觉到肩头传来的轻颤。

她抬起手,犹豫半晌,还是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因为被压着,她的声音有些发闷:“你怎么会在这里?”

周屿安抬起上半身,深邃的目光和她的对视上。

“我离开了陆家。”

他说的离开自然不会是字面上的意思。

江楚韵怔愣了几秒,眼睛不可置信的睁大:“你和家里断绝了关系?你疯了吗?”

她的反应也让周屿安静了片刻。

他半是惊喜,半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迟冰,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

“没有。”

江楚韵下意识否认,可说完才觉出自己有些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在周屿安如炬的目光下,她别开头,到底坦白:“记起来一点,但不完整。”

这件事恐怕连医院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阿尔兹海默症本身就是一种很难完全治愈的病,她配合治疗两年,还是把之前的事渐渐忘记干净。

可周屿安的出现,还有迟到两年的那些短信,竟然让她回想起来过往的一些事情。

只能说是奇迹了。

但周屿安听完后却站起了身。

他站到沙发的另一边,漆黑的眼底突然露出几分紧张:“你都想起了什么?”

江楚韵重新看回他,片刻就明白了他在紧张什么。

她嘴角勾出一抹苦涩笑意:“原来你也会害怕吗?”

“你来找我,连和家里绝交的后果都不害怕,却害怕我想起来你是怎么骗我的吗?”

周屿安浑身微滞,连呼吸都变慢下来。

最后他低下头:“对不起。”

这一句抱歉,他曾经以为再也没有机会亲口说给她。

在迟到八年之后,终于抵达。

江楚韵摇摇头:“其实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你有你的选择,我总不会因为你要回到属于自己的位置而不高兴,我只是……”

“我只是不明白,你明明和我说清楚就可以,为什么非要用那样的办法?”

“明明一句分手就可以解决的,可你偏偏要让我以为你死了。”

周屿安手背上青筋凸起,眼底充满浓郁的痛苦。

“也许你不会相信,但这的确不是我做出的选择。”

第30章

周屿安的思绪飘回到八年前的那一天。

那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

他和江楚韵毕业后同在一家律所实习工作,但江楚韵的能力远在他之上。

那天他准时下班,她却还要留下来继续加班。

不能一起回家,江楚韵有些不开心,憋着嘴将键盘敲得砰砰作响。

他看见,趁没人注意笑着凑过去与她厮磨:“我们戚律师辛苦了,今晚想吃什么?我做好饭在家里等你。”

江楚韵这才心情好一些:“我想吃你做的糖醋小排。”

周屿安笑意更深:“行,别说一个糖醋小排,再加四个菜都没问题。”

“那你记得下来接我回家……楼下的路灯又坏了。”她勾着他的手指小声撒娇。

他点点头:“嗯,你回来提前跟我说。”

两个人每天都在一起,也就没有在这时依依不舍的必要。

周屿安摸了摸她的头,给她倒了杯热水就离开。

离开律所的时候,他还在想着除了糖醋小排,该再给她做些什么菜。

却不想刚买完菜走出超市,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红旗车。

三四个黑衣人看见他之后走上来将他围住:“少爷,请跟我们走一趟吧,先生和夫人在等您。”

周屿安其实早料到这一天的到来,因为从两个月前开始,陆母就给他打电话通知他回家。

她说:“我们约定好的五年,现在时间到了,你玩的也够久了,该回来了。”

十八岁那年,周屿安执拗的想要学法,不想走家里安排的道路。

闹了很久,陆父和陆母松了口。

他们答应让他学法,甚至可以多给他一年做律师的工作,但条件是所有花费都不能依靠家里,遇到什么困难也不能和家里开口,并且五年后就必须回家。

周屿安答应了。

尽管他后来发现赚钱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他还是很努力。

除了成绩优异拿到的奖学金,他业余时间还会去律所实习,解决几个案子赚外快。

而就在大一的第二个学期,他遇见了江楚韵。

他永远也忘不了见到她的第一面。

江楚韵身穿一件简单的白裙,站在辩论赛反方的第四位,以一己之力让对面的正方说不出一句话。

辩论赛结束宣布反方获胜的时候,她露出笑容,阳光正好照在她的身上。

没有任何犹豫,周屿安走到她面前对她伸出手:“同学你好,我们……能认识一下吗?”

江楚韵再次展开一个笑容:“当然,我是江楚韵。你呢?”

“周屿安。”

两人就此相识,没过多久就成为法律系出名的般配情侣。

周屿安欺骗自己这样的生活会一直继续下去。

但陆家人的出现像当头一棒将他敲醒,明晃晃的告诉他这不可能。

周屿安攥紧手里提着菜的袋子,看着面前几个黑衣人,试图拖延:“我明天会回去。”

黑衣人却丝毫不动:“抱歉,先生和夫人明确吩咐过我们,今天一定要带您回去。”

周屿安过了五年普通人的生活,但不代表他血液里流着的陆家的血也跟着消失了。

“怎么,我今天就是不回去,你们还想强迫我不成?”

第31章

周屿安比谁都清楚,就算他们是因为陆父陆母的命令来的,也不敢真的拿他们怎么样。

然而就在他说完这句话后,黑色红旗车后座上的车窗却降了下来。

陆父冷漠严肃的侧脸露出来,他甚至都没看周屿安一眼,就冷声吩咐:“把他押上车。”

父亲。”

周屿安心往下沉,被人支配的感觉让他觉得愤怒。

可他无法和陆父抗争。

他紧抿薄唇,放低了姿态:“父亲,算我求您,我明天一定回家……至少给我时间让我处理现在的生活,我不能一声不吭的离开。”

陆父终于看向他,眼神却淡漠轻蔑:“上车,我不想再说一次了。”

黑衣人立刻动手去禁锢周屿安的双臂。

周屿安第一次与自己的父亲对抗,他挣脱几人伸过来的手,就要从包围圈逃出去。

然而陆父的一句话直接将他钉在原地。

“周屿安,你现在不跟我走,五分钟后江楚韵就会被这家律所开除。”

周屿安不可置信地看向陆父。

在他的记忆里,虽然父亲常常是严厉的模样,可他一直认为父亲是个面冷心热的好人。

他做慈善,下民间,帮助了那么多人。

可现在,他却用江楚韵来威胁自己的儿子。

陆父对他的表情丝毫不在乎:“怎么,觉得我过分?这就是权力,有权力的人才有资格说话,你什么都没有,凭什么和我谈条件?”

“等你也有权力的时候,想做什么都没人管你,但现在,你只能听我的话。”

“带走。”

陆父冷冷扔下这句话,将车窗重新升了上去。

这一次,黑衣人再围上来的时候,周屿安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