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滢雨珂袁嘉辰方远雪免费看全文_袁嘉辰方远雪滢雨珂【已完结】

小娟 2024-03-02 09:01:36 23
小娟 2024-03-02 23
点击阅读全文

袁嘉辰方远雪滢雨珂 是小说《滢雨珂袁嘉辰方远雪》中的主要角色,这是由作者袁嘉辰最新创作的一部现代言情类型小说,故事讲述了后来我就断片了。“雪滢什么事?”领班眉飞色舞地跟我讲起来。雪滢被袁少踹了。她“上岸”不满一个月,就被他重新踹回阴沟里。据说,精神大受刺激,到了去看心医生的地步。一个久历风月场的女人,按说心素质不是一般的强大。

封面

《滢雨珂袁嘉辰方远雪》精彩章节试读

后来我就断片了。

“雪滢什么事?”领班眉飞色舞地跟我讲起来。

雪滢被袁少踹了。

她“上岸”不满一个月,就被他重新踹回阴沟里。

据说,精神大受刺激,到了去看心医生的地步。

一个久历风月场的女人,按说心素质不是一般的强大。

袁少做了什么,竟让她精神崩溃?

而且我想不明白,袁少花了那么大力气抱得美人归,这不到一个月,就把她给甩了?

病娇少爷的心思,我委实不懂。

我住进方远给我租的公寓,环境清幽,我很喜欢。

方远每隔两天会来找我一次,其余时间,都由我自己支配。

我捡回了书本,开始静下心来读书。

我的学籍还保留着,我想等弟弟病好以后,就重回学校。

除了读书,还努力健身。

之前做夜场,身体亏损严重。

马上要给弟弟捐骨髓了,我需要一副健康的体魄。

某天,方远带我去参加一个商务酒会。

我穿着优雅裙装,挽着他的胳膊,款款走进宴会厅。

现场贵宾云集,都是些衣冠楚楚的上流之辈。

而我在人群中,赫然发现了一个脸熟的人——

韩老板。

紫晶馆曾经的大客户,雪滢的旧日金主。

而他,是这次酒会的举办者。

酒会正式开始,韩老板上台讲话。

先是动情回顾了自己几十年的商场生涯,接着说:“接下来,我要给诸位郑重介绍一个人。

犬子韩嘉辰,远峰集团的未来接班人。”

众人的掌声中,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年轻男孩走上台。

我愣愣盯着他。

我的眼睛,一定出了问题。

他怎么跟袁少长得那么像?

他一张口说话,我的天,声音也一模一样!

他是袁少?袁少是他?他是……韩老板的儿子?!

方远低声对我说:“怎么样,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我只想说,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等等,容我一。

雪滢是韩老板的情人。

袁少是韩老板的儿子。

儿子把老子的情人撬走,气得老子发飙。

然后儿子把老子的情人一脚踹掉。

老子和儿子跟没事人一样,人前还是如此亲密……

有钱人的世界,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没法懂。

无怪乎雪滢精神崩溃。

这要换成谁,都得崩个大溃。

中途,我去上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看见袁少靠在走廊的墙上,手插进裤兜,神情颓靡。

他转过头,望向我的目光突然犀利。

“被方远包养了?”他开门见山,问得直接。

“嗯。”

“你知道这样不道德么?”

“哪里不道德?人家小方总是单身,我又没破坏他的家庭。”

“呵。”他冷笑,“对,你比雪滢那种三儿高尚一丢丢。”

我也冷笑:“那你不也把她喜欢得不要不要的?”

他颇为惊讶:“喜欢她?我怎么会喜欢一个夜场女孩?我恨死你们这样的人了。

“为了钱,什么底线都可以突破。恶心,恶心至极。”

我不想再跟他啰嗦。

撇过头,准备离开。

他攥住我的手腕。

我回头,“你干什么?”

他死死盯着我,眼里涌动着各种情绪,像是纠结,像是愤怒,像是痛苦。

又什么都不像。

“雨珂?”我和袁少正僵持着,方远来了。

“小韩老板,这是怎么了,我这小秘书冲撞你了?”

袁少松开我,我被他捏得生疼的手腕终于得解放。

方远对我说:“给小韩老板道个歉。”

这是什么道,是他无端招惹我,我凭什么给他道歉?

我平常很听方远的话,但这次,我偏不道歉,偏不!

我黑着脸,双手环抱在胸前,爱咋咋地吧。

气氛冷了十几秒钟,最后袁少说:“对不起,打扰了。”

8

意味深长地看了方远一眼,转身离开。

回去的路上,方远在车里狠狠亲我。

“雨珂儿,你今天表现真棒,太硬气了,我喜欢死了。”

我攀着他的肩,“奇了个大怪,袁少怎么变成韩老板的儿子了啊?”

方远嘿嘿一笑,“那我给你讲讲他家的故事?”

从方远口中,我知道了豪门圈里流传甚广的韩家父子的故事。

袁少确是韩老板的儿子没错,而且是原配夫人所生的独苗苗。

韩老板的原配夫人姓袁,是个香港人。

韩老板长期在内地跑生意,和夫人聚少离多,感情渐渐淡了。

然后他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包养了情人。

在香港抚养儿子的袁夫人知道以后,愤然离婚,还给孩子改了姓,韩嘉辰变成了袁嘉辰。

袁嘉辰是在父亲的缺席、母亲的哀怨中长大的。

他十三岁时,袁夫人得了重度抑郁,韩老板跑回来抢儿子了。

韩老板有钱有势,神通广大,袁夫人没抢过前夫,被他逼得远走他国。

袁嘉辰被带回内地,跟着爸爸生活。

父子俩感情比较淡漠。

袁嘉辰户口本上改回了韩姓,但对外依然称自己姓袁。

摆明了不认这个老爸。

韩老板也拿他无可奈何,不敢跟儿子撕破脸。

他离婚后再娶,妻子一直没有生育,庞大家业需要前妻的独子继承。

一年前,韩老板又有了新欢,紫晶馆的头牌姑娘雪滢。

然后儿子干出了一件惊天地吓鬼神的事儿:从老爸手里把雪滢给撬过来了。

简直是虾仁诛心,顶级复仇。

据说,老子知道实情后,气得住进医院。

但最终,他原谅了儿子。

毕竟,女人如衣服,儿子却是心头肉。

他老了,身体不好,需要儿子尽快接手自己的产业。

叛逆的儿子在这场“复仇”之后,终于爽了,痛快了,释放了,与老爸和解了。

于是就有了这场公开的权力交接酒会。

听完方远讲的故事,我心情十分复杂。

我终于明白了袁少痛苦的根源。

明白了他乖张性格形成的原因。

明白了他诡异行事背后的逻辑。

他根本不爱雪滢。

他只是为了报复薄幸的父亲。

我又想起方才他说的话:“我怎么会喜欢一个夜场女孩?我恨死你们这样的人了。

“为了钱,什么底线都可以突破。恶心,恶心至极。”

我想,他对我,也应是这种感觉吧。

一个月后,我跟方远请假,说弟弟病了,想回趟家。

方远没有多问,很爽快地答应,还说:“如果需要我帮忙,随时开口。”

“谢谢小方总。”

“叫我方远。”他摸摸我的脑袋,“我等你回来。”

他不怕我卷三十万跑路,光是这种信任,就让我内心一阵暖意。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